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09.第一百零九章 她这样自我解决

作者:云飞居士更新时间:
    [第1章正文]

    第109节第一百零九章 她这样自我解决

    李玉欣就这样翻来覆去辗转反侧无法入睡,她一向就常常失眠,而这次失眠的时间特别长,因为今天的两次经历太深刻了,恐怕她这一辈子就无法忘记了。{网 }

    她想,那个郑屠夫从此是再也不敢来纠缠自己的了,今天他已经被吓破了胆,看来他十分害怕去坐牢房,今天已经抓着了他致命的把柄了,有了这个把柄,谅他以后也不敢再对自己无理了。

    可是陈建军呢,哦,他真的好棒哦,肌肉好结实哦,这小子,他还真会干这种事情呢!看来他以前谈过恋爱,和女娃儿睡过觉呢,要不然他咋会这样会搞呢,搞得人好舒服哦。可是这样和他搞不是在偷人嘛,真是对不起老公啊。

    哦,老公,你都快一年没回来了,你知道我晚上独守空房有多难熬吗?你呢,你想干这种事情了,该怎么办呢?嗯,广州可是个花花世界呢,听说那里发廊**房的女孩子很多呢,你会不会去找她们?哎,为啥子我们两口子要天各一方呢?嗯,都是为了以后过的更好啊,

    大家都说了,你们一帮人在外面这样干了个四五年再回来,就能够找个二三十万啊,有了这二三十万,我们以后的生活就不用愁了啊,哦,存定期在银行里面一年的利息都是好多哦!

    哎,生活总是有得有失哦,老公啊,你在外面钱倒是找了不少,可是我们两个都还年轻啊,不能在一起过夫妻生活总是不如意哦,你知道我想那种事情了是怎么过的吗?我实在忍不住就只好自己解决啊……

    想到这里,李玉欣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自我解决的情景,那次她得了妇科病,拿了一种药需要用手指捏着塞进自己的那条沟壑里面,当然在用那种药的时候需要在手指上戴上配备的透明指套以避免手指甲刺伤那里面的软肉,当时她的手指捏着药塞进去的时候,她竟然感觉到有一种异样美妙的感觉,因为她正一直处于饥渴的状态,当自己的沟壑突然塞进了像男人的小宝贝一样坚硬的东西时,她不禁浑身颤栗起来,仿佛觉得是自己老公的小宝贝插进了自己的身体一样十分安逸。[网 &;a r=&;p://&; ar=&;_ban&;&;&;/a&;]于是她禁不住来来回回地抽动了好几次,觉得感觉安逸了……

    从此她就开始了那样的自我解决,每当夜深人静或者午夜梦回时,睡不着而又燥热难挡渴望被插入时她就用自己的最长的中指戴上那种透明的指套插入自己的沟壑里面抽动起来,直到自己得到满足为止才停止。然后她把那种指套清洗干净以后再用。

    可是那样的自我解决总是不如和一个男人真刀真枪地干来得痛快,虽然她善于自我解决,可是自我解决总是有些不尽人意,因此她还是渴望和男人真刀真枪地干。

    当看到陈建军并且和他经常接触时,她总是莫名其妙而又情不自禁地心动,那次他抱着啤酒无意中擦着了她胸上的山峰,让她产生了一种异样美妙的舒服感,而昨天她在为他抹光着的肩膀后面的泥巴点点时,感受到了他肌肉的结实力量,不禁想入非非了,因为她好久没有接触过男性的肌肤了。

    而今天因为机缘从天而降终于让她品尝到了久违的男人的滋味儿,令她的渴望终于得到了淋漓尽致地渲泄,而且陈建军似乎经验丰富,又把她弄得欲仙欲死,比起自己的老公还搞得十分安逸。于是她就陷入了不可自拔的境地里,虽然清醒时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老公,可是那种无比快乐的境界充满了无法抗拒的吸引。她真的好想和他再来一次。

    第二天镇上赶场,上午村子里面更没有啥子人了,栽秧子的还在栽秧子,秧子栽完了的都赶场去了,因为大家好几天都没有赶过场了,而婆婆昨天去大姐家里栽秧子还没有回来,她说秧子还没有栽完呢,而且她好久没去过的女儿家里了,想在那里耍两天回来。一个人坐在店里真是百无聊赖,李玉欣又想起了昨天和陈建军在一起疯狂的美事,想着想着身上不禁燥热去了,品尝到了甜头的她真的好想再来一次,而且觉得昨天意犹未尽呢。

    终于她憋不住拿出手机给陈建军打电话了,她说柜台上的那种蓝剑啤酒快卖完了,而她婆婆还没有回来,她走不了,要他帮忙进三件回来,叫他先垫倒钱,回来她就给他。她给陈建军打完了电话后,大约二十分钟的样子,只见陈建军就开着电瓶车来到了店门外面。

    李玉欣看到陈建军栽货来,立刻走出店外笑吟吟地望着他柔声说:“军娃你的动作挺快嘛。”

    陈建军看到她还是昨天的打扮,瞟了一眼她那一双露在短裙下面的不黑不白地美腿说:“玉欣嫂的吩咐,军娃丝毫不敢耽搁嘛。”

    李玉欣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呵呵,你小子还挺逗的。”

    陈建军呵呵地笑就去抱啤酒。

    李玉欣也抱起一件跟着陈建军进了店里。

    最后的第三件啤酒是陈建军抱进去的。

    三件啤酒才八十几块钱,李玉欣数好钱就递给了陈建军。

    陈建军接了钱就准备走,没想到李玉欣却叫着了他:“军娃,你别忙走嘛。”

    陈建军就停止就脚步问:“玉欣嫂还有啥子事嘛?”

    李玉欣一下拉着了他的手说:“坐下来嘛,陪嫂子说说话嘛。”

    陈建军一接触到她柔软的小手,不禁骨软筋酥地坐在了椅子,他不好意思地看着电视屏幕,只见电视屏幕上演的还是昨天的那部警匪片。

    李玉欣突然俯下来附在他的耳朵边上悄悄问:“军娃,昨天和嫂子在一起安逸不?”

    陈建军闻到她吐气如兰,鬼使神差地点点头低低地说:“嗯,安逸!”

    李玉欣摸捏着他的手柔情似水地说:“还想和嫂子那样不。”

    陈建军:“嗯,嫂子,你要愿意,军娃也愿意。”

    李玉欣:“那我们现在就上楼去。”

    陈建军:“我听嫂子的。”

    李玉欣捏了一下他的脸:“那就跟嫂子上楼吧。”

    陈建军立刻站了起来想了想说:“嫂子,不忙,我先把车开回去再来嘛,要是让人家看到了不好。”

    李玉欣立刻点头称是:“嗯,最好别让人晓得你在我这里,等一下我也关了门。”

    周围没有别人,陈建军立刻开车回家,把车停止坝子里,然后才走着到了李玉欣的家门前,此时只见李玉欣已经关了店门,等陈建军一进去她就立刻关了大门。

    求推荐票,各位读大你轻轻地点击就是对居士最大的支持,谢谢!

    (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p:///0/442/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