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1章:五火禁咒,新罗城灭!(终⑦)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另外两大神话级高手有着三大器灵的存在,楚锐已经完全不考虑了,退一步说,三大器灵纵然是无法灭了他们,拖住却完全不是问題,他还是将jing力放到自己的目标上。

    往下一瞥,看着狼烟袅袅,遍地尸体的新罗城,已经十分狼藉了,然而,楚锐却不打算就此完结,他要做的,不是将新罗城打成破烂,而是,将其毁灭。

    一个斩天裂地,一个三昧?真火爆流弹,一个幽冥?鬼火流星雨,三个招术,虽然让新罗城元气大伤,但是距离毁灭,却是$淫荡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相差甚远,此刻的新罗城,城内,还有将近一半的地方安然无事;城内,还有一百万的军队安然无恙;城内,还有数千万的玩家活蹦乱跳。

    既然做了,那就要做到最好。

    毁灭,那就要毁灭得彻彻底底。

    “毁灭?焱火啸龙弹。”

    楚锐双眼厉芒一闪,身体仿若离弦之箭一般疯狂的朝着新罗城的中心地带杀了过去,浑身一震,已经被他抽取了不少的能量再度源源不断的滚滚而來,丹田内的毁灭焱火本源火焰团毫无保留的将本源能量倾泻而出。

    看着楚锐浑身冒出了凌厉的白se光芒,一股股让人战栗的恐怖威压传來,使得下方的新罗城内的一众npc和玩家惊惧不已。

    “杀,杀了他,千万不要让他的招术释放出來。”

    每个人都察觉了楚锐正在酝酿大招,然而较之npc,玩家们对于能量的感应还是弱了一些,纵然慌乱,倒也不至于特别的惊惧,可是,一众npc,特别是那些对于能量感应极其敏感的魔法职业却是一个个亡魂尽冒,他们很是清楚,楚锐正在酝酿的招术是多么的恐怖,先前楚锐一招,将护城结界给轰击得支离破碎,然后又是一匕,彻底击溃了护城结界,致使整个新罗城曝露在了这个恶魔的狰狞爪牙之下,然而,这还不算,那个恶魔凶残,远远超乎了他们的想象,恰若一尊杀神一般扑入军队之中,仿若屠鸡宰鸭一般,使得整个新罗城血流成河,现在,他又在酝酿更加恐怖的招术,想要将新罗城彻底毁灭。

    若是之前有人敢在他们面前说一个异世界的勇士可以一个人毁灭新罗城,他们一定会跳起來狠狠的给他十几个嘴巴子,然后哈哈大笑,但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在他们实现中的那个恶魔一般的人,真的做到了,一座强大的主城,里面容纳了数千万的生灵,可战之人占据了绝大部分,然而,数千万人却是奈何不了他区区一个人,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栖身的家园,一步步的在这个恶魔的手下,走向毁灭的深渊,万劫不复。

    不管心中有多么的愤怒,然而,事实就是事实,愤怒纵然给予人压力,让人爆发潜能,不过,愤怒也不是万能的,当实力差距到了一定境界的时候,不管你再愤怒,也无济于事,面对眼前这个恶魔,他们真的无计可施了,打,却是伤不了人家丝毫,防,连护城结界都给破了,他们拿什么來防,纵然新罗城内,囊括那些异世界的勇士,足足有数千万可以一战的力量,但是,有一战之力,却是根本无法战斗,还有什么比这更加憋屈的,眼前的那个恶魔身上的那恶魔之翼,能够带着他在天际飞翔,就连他们敬若神明的五位供奉大人都无法企及到那样的高度,他们,更是不堪。

    如今,就连五位供奉都已经死去其三,还有两个在那恶魔的手下,,一头传说中的麒麟,一头不知是何物的邪恶怪兽以及神话中的九尾狐,三打二的牵制住了,苦苦支撑着,估计距离败亡,也是迟早的事,守城,只能靠他们自己了,那个该死的恶魔飞在新罗城上,距离地面足足三百多米,即便是站在城墙上,亦是还有一百多米的距离,根本不是下面那些异世界勇士能够企及的距离,仅仅只是这个距离,就断绝了一切异世界勇士的战斗帮助,以及他们军队的绝大部分的存在,仅仅只有五转神she手以及魔法职业能够企及。

    不管心中是多么的绝望,然后不到最后一刻,他们不会放弃,因为,一旦放弃,那么不仅是等于将自己的生命拱手让出,而且还是将自己的家园和自己的亲人,送到了恶魔的屠刀之下。

    对于一众npc的悲愤想法,楚锐沒有去揣测,看着下方那密密麻麻的人群,以他的锐利目光甚至是看清了不少人眼中所泛起的或愤怒,或惊慌,或绝望,或悲怨的神情,然而他心中却是沒有一丝一毫的怜悯,对于他來说,怜悯这个词,永远不会出现在他的字典之中,自古以來,成王败寇,一将功成,尚且要万骨枯,一介帝王上位,更是伏尸百万,缟素千里,这个世界就是那么的残酷,你不狠,那么你就会成为别人的垫脚石,成为他人的刀下亡魂。

    历史上,秦朝白起有着屠夫之名,因为他平时嗜杀不说,而后又一举坑杀了赵军数十万投降的士卒,后來那些白痴都说白起是杀神,是屠夫,是血腥的刽子手,然而他们也不想想,数十万的敌**队,即便是数十万的平民一旦闹腾起來,也不是当时他那点人马能够收拾得了的,更何况还是军人,正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沒有做到人家那一步,是不会明白他的难处的,某些自以为清高的所谓御使一流的人物,就会以自己的主观想法來看待人和事,历史上,有不少的名将都是被其坑害到死,死后还背负了被他们的思想所歪曲了的清名,着实可悲。

    楚锐不喜欢失败,他也不会失败,然而不想失败,就必须得狠,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纵然大多数h国人都与他沒有交集,更是沒有仇恨,根本不能迁怒与他们,然而,楚锐却不得不那么做,在敬他与恨他之间,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