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40章:纣王帝辛!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这里,是天运玉佩的内部空间,而孤,名叫,帝辛。”

    神秘人的一句话,瞬间让楚锐呆了起來。

    抬头,看着那英俊无比,脸上带着一丝邪魅,却充满了魅力,一双瞳孔深邃无比,仿若能够洞察一切,浑身尽是霸气与威严的男人,楚锐忍不住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

    天运玉佩,或许其他人沒有听过这个名字,然而楚锐却是知道,因为,当初九尾狐看到他的禁断之饰,所称呼的,就是这个名字。

    不错,禁断之饰是盘古大神的混沌套装的部件之一,然而,并非是盘古大神陨落之后,然后就楚锐得到了它,在禁断套装流落到楚锐的手里之前,肯定被不少的人获得,这些人或者是放弃,或者是死亡,导致了下一个有缘人的获得,而在上古时代的,就是伯邑考获得,然后又是纣王得到,在那个时候,他们称呼禁断之饰不是这个名字,而是叫做天运玉佩。

    沒错,绝对沒错。

    拥有无尽威严,帝王之气,而且此刻处于禁断之饰的内部空间……

    这一切的一切因素综合起來,加上这男子自称为帝辛。

    完全沒错。

    他,就是纣王。

    在上古时代,称呼王的号,都是带有鄙夷和蔑视,或者是不满等情绪,纣王无道,因而那些人都不叫他王,或者是叫帝辛,而是称之为纣王。

    “你是纣王帝辛。”

    饶是楚锐猜了个**不离十,但是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是一个十分无礼的问題,面对一代帝王,竟然如此问他,这已经是足以让纣王翻脸了,不过他亦是神色微微一僵,便是恢复了过來。

    当自己那句话脱口而出,楚锐就暗叫不好,不过看到帝辛的神色转变过來,才舒了一口气。

    若是因为自己的那么一句话,从而倒置后面有可能发生的好事给黄了,那么他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

    “沒错,孤就是帝辛。”

    纣王仔细的凝望了楚锐一眼,神色有些让人捉摸不定。

    “为什么救我,还有,你为什么还存在。”

    楚锐不是那种畏畏缩缩的人,即便面对的是,大名鼎鼎的暴君纣王,亦是毫无惧色,心中有疑问,立马开口便是,有何惧怕。

    “你小子,从來只有孤问别人,还沒有任何人敢用这样的语气來质问孤,你很不错,若是常人,见到孤就已经吓得要死,你不但能够保持平常心,而且还敢这般毫无惧色,不错,真的不错,看來,孤之所托,是正确的。”

    对于楚锐的质问,纣王虽然话语之间,看似有些不爽,不过语气和神情,却完全沒有那个意思。

    “救你,自然不是白救,你既然欠下了孤的人情,自然得还,你和孤是一类人,都是孤傲的,都是卓尔不凡的,都是心比天高的,你不屑欠人人情,然而一旦欠下,就会不计一切还清,只是属于你骄傲的性格所给予的,绝对改不掉,不管你愿不愿意接受,你都已经欠下了孤的人情,所以,你不想欠孤,就必须得回报,孤说得对吗。”

    “沒错,你有什么要求,只要我做得到,我想做,一定会帮你做到。”楚锐面无表情的看着纣王,语气淡然。

    “这个先不忙。”纣王微微眯起了眼,有些邪魅的笑了笑,这个动作和习惯,和楚锐竟然惊人的相似。

    “你的第二个问題,为何孤还会存在,那时因为这天运玉佩的缘故,以及一些特殊的原因,……大概你也听说过,上古时期的封神之战吧。”纣王说到这里,语气有了细微的变化,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但是一直十分注意他的楚锐却是注意到了。

    “知道,具体的情况不甚了解,大概是知道鸿钧道人为了天地秩序,建立天宫,可是那些桀骜不驯的修者不买账,稍微有点本事的人占山为王,享受供奉香火,鉴于此,三清祖师所建立的人教,截教,阐教三教,除了人教独立于外,截教和阐教帮助大商和西岐,开始争夺天$淫荡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下,后來,参与这一战的能人异士,都上了封神榜封神,进入天宫。”

    楚锐斟酌了一下,避重就轻的将自己知道的,大概说了一遍,他也沒说那些刺激纣王的话,这厮可是有名的暴君,万一一个处理不好,结局悲剧那就恶心了。

    “不错,大概就是这样沒错,但是,历史上所说的那些,都是狗屁,孤虽然自问不算是一代明君,但是也不至于昏庸到如此地步,这一切,都是因为前去女娲庙所惹起的,孤当时也不知道为何,在看到女娲娘娘塑像的时候,头脑一昏,就提了一首淫诗,当神志回复的时候,已然是回到了皇宫,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女娲娘娘恼怒,因而让阿狸前來魅惑于孤,阿狸附身于妲己身上,从而进宫,……”

    “若是女娲庙不是你的原因,难道后來妲己进宫也是如此。”楚锐忍不住问道。

    “先前孤说过,你和孤很像,当你看到一个一见钟情的女人,那种仿若冥冥之中就已经缘定三生的女人,你会怎么做,孤是一代君王,统摄天地,若是连一个女人都得不到,那还有什么意思。”纣王一句话让楚锐瞬间哑口无言,沒错,若是他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不管如何,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将自己所爱给弄到手,自己尚且如此,更何况作为一介帝王,全天下都是他的纣王。

    “孤是一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性格,阿狸进宫许久,孤也察觉出了她的不妥,然而,孤就是放不下,被阿狸魅惑,被阿狸蛊惑,然后做出了很多的错事,……孤纵然知道这是错,但是让人不忍见到阿狸失望的样子,不忍见到她伤心的模样,或许孤是昏庸,但是孤无法违背自己的心,……或许你会认为孤这是在给自己找借口,不过,当时的孤纵然天生神力,可是对于术法之道却沒有涉猎,面对还是神族的九尾狐,自然完全无法违背。”

    ps:第二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