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51章:幽魂之梦,悲催的柳生三郎!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作为东瀛的精英玩家都有不少舍弃了自己的尊严与骄傲,放弃了所谓大和民族的荣誉,灰溜溜的悄悄溜走,更别说那些甚至连三转都没有达到的杂鱼了。一群正在朝着富士山赶路的东瀛玩家看到此种情况,二话不说,原本士气高昂的长龙队伍无尽白光闪耀,不知道多少人当场使用卷轴飞离了。……md,还上?你是白痴吗?地上那一堆的恶心尸体看不到?自己国家最强的一群玩家被当成土鸡瓦狗一般的虐杀看不到?自己国家的所谓第一人正被人家当着全世界的面狂扇耳光,当成死狗一样的打看不到?还上?想要自虐也不用这样吧?

    还有谁能阻止楚锐?

    整个世界的人都在想!可是想来想去,他们悲哀的发现,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做到。唯一能够想到的,也就只有系统的超强npc高手才能办到了。玩家,是绝对不可能给的,那些往日一副“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的所谓高手此刻亦是夹着尾巴不敢出来蹦跶了。楚锐以东瀛之行的绝对实力和超级血腥狠狠的将整个世界的人都给镇住了。

    楚锐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在这里,他要树立起自己无敌的威名,让所有人都害怕他,恐惧他!想要让其他人不要废话,那么就只有三个选择。第一,当圣人,第二当平凡人,第三当恶人。圣人,太累,纵然你做到尽善尽美,但是还是有一群不知所谓的垃圾会鸡蛋里挑骨头,恶心!平凡人,楚锐注定不可能是!所以,楚锐只有当恶人,只有恶人,才具有强大的震慑力!还是那句话,楚锐不需要人人敬仰他,而是需要人人都害怕他。想当圣人的人,不是白痴就是有自虐倾向,楚锐两样都没有,所以,他就只能当恶人。

    “啪啪啪啪啪啪……”

    仿若雨点一般的耳光疯狂的落到柳生三郎的脸颊上,狂野无比的度以及巨大的力道简直凶残到了极点,楚锐的那手,几乎都化作残影了。人们看不到楚锐的动作,只能看到他的胳膊在不断的动来动去,手下的柳生三郎的头颅不断的左转右转,左转右转,左转右转……

    连续猛扇了柳生三郎三十六个连环大耳刮子,楚锐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了很多。这小子,出那种恶心的阴谋来污蔑他,在这里,自然他要出一口气。华夏第一人猛扇东瀛第一人的耳光,这实在是太解恨了!

    “使点劲,给大爷扰扰痒!”

    楚锐瞥了一眼神色怨毒,还不死心的不断启动系统雷罚的柳生三郎,冷笑一声,轻蔑的话语使得已经脸颊臃肿,仿若一个猪头那般的柳生三郎差点受不了刺激给晕了过去。

    “别急,这只是开胃菜,正餐还在后面!”

    楚锐阴阴一笑,吐出了一句话,使得柳生三郎顿时浑身一颤,不寒而栗!

    仿若提死狗一般将瘫软在地,完全无力反抗的柳生三郎给提了起来。

    “垃圾,看着老子的眼睛!”

    楚锐揪住柳生三郎的衣领,冷笑的捏住了他的下巴,让他的头颅抬起,对准了他。

    “幽魂之梦!”

    死亡之书光华闪耀,一股极其邪恶的真正黑暗力量从其喷发而出,经由楚锐的眼睛,迷幻的冲进了柳生三郎的眼里。

    幽魂之梦:消耗10000点mp,对单体敌人使出,能够强制使其陷入梦境之,或者是强制其开启内心最为恐惧的记忆,折磨其精神。持续时间视敌人的精神力和心态而定!每天限用一次!

    作为死亡之书才开启不久的新技能,楚锐还从来没有使用过。一来是没有遇到能够让他使用这一招的存在,二来是这一招是的确是过于歹毒,一般人,楚锐不会使用。不过,这一次,面对的是柳生三郎这个小鬼子,而且还那么阴险的陷害过他,楚锐对他使用,毫无心理压力。而且,能否证明自己清白,关键还是得靠它。

    能够影响一个人的思想和心智的,就是他的意志力。楚锐刚才一直在折磨柳生三郎,为的就是摧毁他的意志,使得幽魂之梦的效果发挥得更加彻底一些。老实说,幽魂之梦是经由黑暗力量的渗透到敌人的心里,从而诱发他那心底的黑暗面,触动那最不想触及的回忆,以及产生他最为害怕的存在的幻觉。这经由能量激发,随时随地都可以使用。不过,眼睛乃是心灵之窗。楚锐将柳生三郎的意志力折磨得十分悲惨之后,再经由眼神传递,这效果就会大大增强。

    “啊,啊,啊……”

    柳生三郎被施展幽魂之梦后,顿时捂着脑袋疯狂的嘶吼起来,在地上不断的打滚,仿若受到了极致的痛苦。

    楚锐满脸冷漠的看着哀嚎不绝的柳生三郎,看着他已经没有了神采的双瞳,那疯狂的在地上猛撞导致破掉流血的脑袋,以及疯狂的抓着地面导致指甲断裂,两只手都血肉模$淫荡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糊的惨状,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或者怜悯,甚至连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真真正正的做到了毫无波澜。

    这算什么?

    抛却他此刻受到的精神折磨之外,这点外伤,这丁点惨嚎算什么?想当初他们当杀手的时候,万一被抓的话,受到的折磨比这强上千万倍。

    折腾了好几分钟,柳生三郎的力量耗尽了,终于不动弹了,声音也吼得嘶哑了。他整个人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口吐白沫,那无神的眼神好像是对于这个世界的控诉,是对于楚锐这个暴君的控诉。

    楚锐没有丝毫的情感给这个白痴,直接一把将其提了起来,扔到石台上的一个石桌上。

    “你叫什么?”

    “柳生宗严!”

    “今年多大?”

    “24!”

    “家里有什么人?”

    “父亲,母亲,姐姐,妹妹,弟弟!”

    “你亲人是做什么的?”

    “父亲是首相,母亲是内阁大臣,姐姐是伊贺流剑客,妹妹和弟弟还在念大学。”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