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87章:醒悟的楚锐,最后的绝招!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楚锐和邪剑仙李天星互相瘫坐在地上,靠着石头互瞪着,眼神那缠绵悱恻之色,简直能让任何一个人想入非非,若非他们间不是隔了个三米的距离,相信所有人都会判定这两孩子是一对基佬,还是感情很深的,md,沒看见两人眼爱的火花都快要化成实质了吗,如此深情,尔等焉能领会。

    “小子,恐惧吧,颤抖吧,战栗吧,在绝望受尽折磨死去吧,下了阴曹地府千万要找张乾坤那老小子算账,若非不是他,你也不会这么痛苦的死去,哈哈哈,纵然沒有得到钱库颠倒,不过仇敌尽去,从此以后,天大地大,唯我邪剑仙宇内纵横!”

    李天星看着越來越痛苦的楚锐森然狂笑。

    楚锐不屑的看了李天星一眼,憋了憋嘴,md,说辞太老套了,沒有一点新意,而且完全沒有诱惑力,森然的语气也不够恐怖,简直一无是处,如何能够吓到他楚锐,不过,纵然是不屑李天星,可是若是真的如此下去的话,还真会如同这老小子说的一样憋屈的挂了,这股疼感纵然让楚锐十分难受,可是他在对战灵魂收割者菲尔斯的时候连灵魂受创那般极致的痛苦都忍了下來,如今这点,只能算是小意思,痛苦沒啥了不起的,可真的这般被持续伤害折磨到死,那楚锐就要疯了,这种死法,太憋屈了,太让人难以忍受了。

    “小子,你倒是颇为硬气的啊,跟张乾坤那老小子一样。”见楚锐沒有丝毫痛苦的表情,跟沒有他想象的那般惨烈哀嚎甚至是打滚求饶,李天星阴测测的开口了,这混蛋也不想想,若是楚锐有力气打滚的话,还不第一时间直接滚过去一匕首捅死他这个老王八蛋。

    “不过,你在硬气也改变不了事实,你会五脏六腑尽皆被腐蚀,肠穿肚烂,然后你的骨头,你的肉,你的皮都会被消融掉,最后所有的血液都会流出來,那场景,想想都让人感觉无比美妙,啧啧啧……”

    李天星阴狠的笑着,那露出了森然白牙的冷笑声让楚锐不由得皱了皱眉,这老小子,口味真重,实在是个变态疯子。

    对于李天星的恶心话语,楚锐冷眼以待,他可不想跟他耍嘴皮子,烦着呢。

    如今楚锐是沒有任何的办法了,全身无力,无法弄死李天星,而且无法动弹,即便沒有处于战斗状态,也根本不能同时回城卷轴逃离,楚锐纵然有星月之链这个逆天的玩意,即便是在战斗状态,即便是在副本之,也能够让他传送到他施加了星月之印记,与他心心相印的人身边,可是,现在所有女人都下线了,完全沒有办法,人都不在了,传送到什么地方去,更何况,纵然是离开了这里,那股邪气已经缠上了他,不死不休,不是他被这邪气折磨死,就是李天星$淫荡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死而邪气消散,除此之外,应该是别无他法,所以说,就算是楚锐离开,结果铁定是他死无疑,既然如此,他为何要走,走了就死定了,不走的话,或许还有什么沒有想到的办法能够弄死李天星这丫的王八蛋。

    该怎么办。

    完全将李天星那喋喋不休,自以为阴森恐怖的恐吓话语给无视了,楚锐摒弃了身体受到的腐蚀痛苦,苦思冥想解决之法,如今的生命值已经到了每秒九百点了,纵然以楚锐强大的自动恢复力,也开始有点入不敷出了相互抵消之外,纵然每秒真实下降的只有几十点,但是长久下去足以将他生生的消耗到死,更何况,这还在递增,若是等到后面每秒一千点,两千点,那他能撑住几秒。

    能够丝毫不动弹,而且不知不觉的给敌人下绊子的招术,貌似也就只有削弱技还有光暗炸弹,可是削弱技已经在李天星身上用过了,纵然是他封印后的身上,但是也算同一个目标,无法再度生效,而光暗炸弹亦是在刚才的爆发被用掉了,纵然光与暗的抉择有三个效果,纵然邪剑仙李天星是阴暗的boss,可是他此刻能量消耗殆尽,而且他本人是剑修,只不过是邪剑修罢了,不是那种单纯的诸如纯黑暗,纯光明,纯水元素,纯火元素等单一属性的怪物,根本无法用改变与之对立的属性來达到目的。

    mlgbd,这游戏怎么那么难。

    楚锐纠结得很想死死的抓住自己的头发,可惜的是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也是不能如愿。

    “……血,血啊,本座仿若已经看到了那每秒的鲜血狂喷的场景,多少年了,多少年沒有看到这般的完美场景,体悟这样的终极享受!”

    已经觉得胜券在握的李天星还在那喋喋不休的装逼自言自语,笃定了自己肯定会获得最后的胜利,这厮有恢复了那装模作样的优雅,不在自称“老子”,而是改回了“本座”。

    古语有云:言多必失,诚不欺我也。

    这李天星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直接导致了他葬送了自己,结束了自己悲催而又充满罪恶的一生。

    因为,他的话,让楚锐悚然惊醒,想起了一个足以逆转乾坤的技能。

    这是,最后的绝招。

    “哈哈……李天星啊李天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你这老小子一大把年纪了却是如同一个娘们一样喋喋不休,看來你是寂寞了许久,找不到一个人说话,连自己的老婆都跟你形同陌路,真是可悲又可叹。”得到了解决之法的楚锐,顿时心怀大畅,愁眉苦脸不见了,喜笑颜开了,也有心情搭理李天星这老小子的话了。

    “恬噪,死到临头还嬉皮笑脸,小子,你强装镇定也沒有用,本座知道你如今痛苦不堪,在本座的火眼金睛面前,你以为你那伪劣的装腔作势能够瞒天过海。”楚锐一句话让李天星得意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舒畅至极的语气瞬间变得森冷了起來。

    “是强装镇定吗!”

    楚锐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诡异自己的阴冷笑容,让李天星不由得心一抖,一股不安的感觉弥漫在心,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