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04章:亚特兰蒂斯唯一存活的人!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还伟大的亚特兰蒂斯法律的制裁?尼玛的亚特兰蒂斯都灭亡了数万年了!

    听着这所谓的人工智能冒烟男的话,楚锐不由得嘴角抽搐。

    “这位……额,我们是外来人,不知道这自动贩卖机怎么用,但是里面所卖的东西是我们目前十分需要的。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楚锐实在是不知道如何称呼,索性便是不称呼了,直接开口解释道。

    “你们几个小鬼还真有心情在这里唧唧歪歪的,待会执法者一到,你们想走都走不掉了。”

    人工智能冒烟男看到楚锐竟然还敢在这里跟他废话连篇,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艺高人胆大还是不知天高地厚?

    “执法者?你难道没有看到周围的景象吗?”楚锐淡淡的扫了一眼冒烟男,指了指周遭。

    “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亚特兰蒂斯是会变成这样?”冒烟男抬起头来扫了一眼,顿时大惊,双目流露出了一丝震惊,疯狂的咆哮着。

    “亚特兰蒂斯,已经灭亡数万年了!”看着冒烟男的神情,楚锐默默一叹。这孩子虽然是人工智能,但是竟然有如此情绪,看来倒还真的是有情绪,情感存在,并非只是造出来的机器。

    “灭亡……数万年……”听到楚锐的话,冒烟男瞬间萎靡了下去,嘴里无意识的念叨着。

    “什么原因?”冒烟男猛然抬起头来,双目竟然有充血的趋势。

    “具体我也不知道。不过听当初逃出亚特兰蒂斯的人的后代说,好像是因为亚特兰蒂斯的国王经受未知的邪魔诱惑,从而对外发动战争。连连征战,导致了民不聊生,亚特兰蒂斯也是衰亡了下去。最后,人民反对暴政,将国王杀死。国王阴魂不散,怨气冲天,成为怨魂恶鬼,与邪魔联手,屠杀亚特兰蒂斯城里的所有人。由于他们用妖法封锁了整座城市,导致没有人能够出得去。最后整个亚特兰蒂斯的人全部死光了,就只有躲藏在教堂的几十百来个逃过一劫。当他们攻打教堂的时候,终于神降下神罚,连同整个亚特兰蒂斯全部被海水吞噬,封印了他们。而在教堂里的人则是被放到了一架方舟上,逃了出去。跟我说这些的那个人,就是这存活下来的人的后代。”

    楚锐一口气将天水城城主给他说过的事简要的给这个人工智能冒烟男说了一遍。不是他想多费唇舌,的确,这么一个人,或许不能称做人,但是他毕竟是有感情有想法的,被困在那个贩卖机里几万年,出来却是发现自己所钟爱的世界,所热爱的国家已经面目全非,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这种心情实在是难以言喻的苦涩和寂缈。楚锐虽然不曾体会过,但是也深感同情。更何况,楚锐还惦记着他贩卖机里面的东西。现在亚特兰蒂斯已经毁灭,人工智能冒烟男也已经知道了。若是说服了他,那么说不定他就将里面的玩意送出来了,这是多么好的事?楚锐不得不打好关系。

    “难怪,难怪,难怪……”

    人工智能冒烟男双目失神,嘴里无意识的喃喃念叨着。那般模样,让一众天生怀有母爱心的众女看得大为不忍。

    “你能帮我一个忙么?”

    良久,人工智能冒烟男抬起头来,深深的看向了楚锐。

    “只要能做到的,一定!”

    楚锐点点头,脸上满是认真之色,心里却是要笑开花了。尼玛,就怕你不理会,既然搭上线了,那贩卖机的东西还不是乖乖的要出来了!

    “帮我杀掉那个邪魔,解救国王的灵魂。”人工智能冒烟男十分认真的说着,说完这句,他脸色变了一变,狠狠咬牙,说道:“若是不行,那就消灭国王的灵魂,让整个亚特兰蒂斯从此尘归尘,土归土。消失在历史长河!”

    “为何有这样的想法?”楚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按照道理来说,他只是一个人工智能,虽然是有智慧,但是不可能这般的情绪化吧。

    “作为亚特兰蒂斯最后一个活着的人,作为亚特兰蒂斯的下一代君王,我有责任,有义务来结束亚特兰蒂斯的悲剧!”

    冒烟男突然说出了一句让众人无比震惊的话。

    活着的人?下一代君王?

    什么情况?

    楚锐一行人全部都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脸上忽而露出悲伤之色,忽而露出坚毅之色,忽然露出留恋之色的冒烟男,大脑完全当机。

    “我想,你应该有话要跟我们说!”

    楚锐强忍着心的震惊之色,深深的看着冒烟男说道。

    “我本是亚特兰蒂斯的王子,伟大的父王的大儿子。由于的生性好动,又不喜爱读书,不肯学习治国之道,反而喜欢科学,机械,爱好开发研究。在我十六岁那年,父王给我举办了一个宴会,邀请群臣来贺。就是在那天晚上,我见到了她。她是如此的高贵,如此的美丽。她的存在,连天上的月亮和星星都无法掩盖住她的光辉,她是那么的圣洁,那么的完美。我爱上了她,可是她却是已经有了婚约,而且婚约的对象是亚特兰蒂斯的丞相的儿子。”

    “她有$淫荡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了婚约,就已经是别人的人了,但是我实在是压抑不住心的感情。于是,在一天夜里,我写了一封信,可是我在关键的时候害怕了,那封信,始终没有送出去。从那之后,我终日郁郁寡欢,相思成疾。医生看出了我是因为抑郁而病,要我多出去走走,我听从了他的建议。……那天,我改换新装,走出了王宫。我去到了贵族区域,然后又去到了平民区域,在那里,我碰到了她。”

    “当我看到她的时候,她正伏身抱起一个孩子,一个被贵族无理由打倒的孩子。看着她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一个低贱的平民竟然敢和一个凶神恶煞的贵族争论,我惊呆了。当看到那个贵族准备动手的时候,我仿若发疯一般的冲了过去挡在了她的面前。我自幼只对科学和机械感兴趣,治国之道、艺之道、武学之道皆是一窍不通。那一次,我毫无疑问的被打倒在地,足足躺了一个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