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10章:下落不明的众女!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诡手,诡手,是你吗。”

    一阵铁蹄踏过,一个身穿金黄色铠甲,器宇轩昂的男子下了马,大步流星的走了过來。

    龙墨,神龙圣朝太子,国之储君,下一任神龙圣朝皇帝,然而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自己的朋友,也是自己的大舅子。

    “是我,我回來了。”

    楚锐笑了,回乡遇到故人,自然感触颇多。

    “哈哈哈,走,我们喝一杯去。”

    龙墨爽朗大笑,二话不说给楚锐來了一个熊抱。

    “好。”

    楚锐也禁不住咧嘴笑了出來。

    “殿下。”

    看楚锐和龙墨勾肩搭背的,就好像是要去青楼玩花姑娘的纨绔子弟那般的走了,一个髯须大汉顿时禁不住叫了一声。

    “巡逻任务就交给你们了,孤今日有要事。”

    龙墨头都沒回,摆了摆手,便是将这群禁军给打了。

    “我说,你们在城内跃马狂奔,全副武装的,生了何事,不怕将别人吓坏了。”

    在酒楼里,楚锐径直的來到了他的专用包厢,虽然秦月沒有在这主持了,但这毕竟是他的产业,自然是有最高权限的,给龙墨倒了一杯酒,两人二话沒说先是直接干了三杯,然后楚锐才问道。

    “难不成,魔族死灰复燃,又來捣乱了。”

    “这倒不是,自从上次你将那些家伙肃清之后,剩下的散兵游勇,不足为据,已经基本上被剿灭得差不多了,只是,自从上一次天运女神传下神谕后,无论大祭司无论联系都无法联系上她,这些日子以來,天灾不断的爆,诸多不安分的势力蠢蠢欲动,煽动备受天灾之害的流民捣乱,导致整个圣朝都乱了起來,还有当初被封印的一些魔头,也趁着机会破封,为祸天下,唉,如今的时局,实在的乱得不行。”

    龙墨不断的自斟自饮,一脸愁苦,作为神龙圣朝的太子,这段动荡的时间内,他必定是承受了不少的压力。

    “放心,一切很快就会过去,很快就会雨过天晴。”

    楚锐还是第一次看到龙墨如此,以往的他,生性豁达,虽然是神龙圣朝的太子,背负得太多,肩上的责任很大,可他性格使然,到底还是豪迈一流,现在呢,却是忧心忡忡,完全就像是那些忧国忧民的文人那般,到底他还是神龙圣朝的太子,如今整个天运大陆都饱受荼毒,魔族之患才被楚锐平了沒多久,但终焉劫导致天灾不断,从而**接连生,原本固若金汤的偌大神龙圣朝,如今却是风云飘摇,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他若是还和之前那般,楚锐倒是要怀疑他究竟是不是心怀抱负,而只是甘愿做一个简单的二世祖了。

    “有你在,我放心这一天会很快到來。”

    龙墨点点头,拿起大碗和楚锐碰了一下,然后将里面的酒液一饮而尽,楚锐创造了太多的奇迹,从当初那个小城,他下地方历练做城主,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楚锐当时那么的弱,但却是将那一副天堂人间地狱图给看出了端倪,他就知道他不是池中物,一路走來,一直到了今天,楚锐已经是和他们天运大陆的终极信仰,,天运女神,并肩的存在,他的话,他相信。

    “我也不能久呆,现在每天都有一大堆的破事儿等着我去做,等一切雨过天晴之后,我來找你好好喝一顿,不醉不休。”

    将桌子上那一坛子百花玉露琼浆给喝光之后,龙墨那俊雅的脸皮微微有些红润,将侍女送上來的醒酒茶喝了半杯,然后起身离去。

    “如今神龙圣朝动荡不堪,每一天都有打量的子民死去,父皇心力交瘁,若非我分担了一大部分国事,父皇可能早就累倒了,若是可以的话,让暇儿回來看看父皇,父皇很想她。”

    在门口的时候,龙墨回过头來,朝着楚锐说了一句,这才推开门离开,这并不是一个过分的要求,龙暇是他的妹妹,他们从小关系都非常的好,完全沒有那传说中的因为皇室的关系而变得勾心斗角,甚至是反目成仇,不死不休,而神龙大帝对于龙暇也异常疼爱,按照道理说,大舅子要求自己让他的妹妹回去见见父亲,这很正常,用不着说这种话,用这种语气。

    只是,龙墨很明白,龙暇的离开,并不是那么简单,龙暇在帝天城的时候,他就收到过无数次有人要暗害他的妹妹,以及她姐妹的事件消息,树大招风,如今的楚锐不是当初的他,想要对付他的人,太多,可他太强,硬碰硬只能是找死,所以只能够退而求其次,找他身边的人去威胁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楚锐的脸色当场便是冷了下來。

    龙暇,和秦月她们在一起,而在神葬之界,天魔突袭保卫了天运城,让他自己跳进陷阱,那一战,他一败涂地,若非是让天魔投鼠忌器,用自己的命和六界转轮盘作为交换,她们早就被天魔控制或者是杀死,即便天运带着她们转移了,但根本不知道她们究竟去哪了。

    必死的自己,意外沒死,阴差阳错的到了云岚大陆涅槃归一,并且获得了幽冥的力量,再度回到了天运大陆,这时间跨越,太长了,如此长的时间,足以生太多的事,如今的他,只是希望,不要生那种让他抱憾终生的无法挽回的事。

    紧紧的捏住胸口的混沌之心,原本流光璀璨的它,如今已然是黯淡无光,不像是比命珠还要耀眼的神石项链,而是一条造型颇为精致的无用铁链子。

    洗神液已经沒有了,洗出了混沌之靴,外加死亡之书和凤凰尾羽,已经是到达极限了,剩余的混沌套装部件,楚锐不知道该如何去将它们的封印被解除。

    混沌套装只有一主,唯有主人死亡才会变成无主之物,楚锐死了,所以它们全部封印,化作无主之物,然而他却沒有死,涅槃成功,于是,就陷入了这般无比尴尬的状况。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