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87章:六亲不认!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无法抗衡,便刀走偏锋。

    对于沧魂这种自私自利到了极点的家伙,这个世界除了他之外,沒有任何事能够让他关心,准确的说,是沒有任何事能够让他关心到比自己还要重要。

    沧澜帝国是他沧家的先辈所建立起來的国家,他也曾经是这个国家的帝王,亿万生灵的主宰者,无尽大地的拥有者,对其,他还是在乎的,只不过,若是这一切建立在他的命之上,那么就不好意思了,即便是沧澜帝国破灭,他也会先选择保住自己的命。

    或许曾经的沧魂也曾年少轻狂,像是一个人,而不是像如今这般冷漠无,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故交,一个个的死去,当年的敌人,也一个个的陨落,活到现在,他成为的真真正正的孤家寡人,这般心性的蜕变,孤独与寂渺,将他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也并不是很意外。

    面对楚锐这惊天骇地的一剑,沧魂根本沒有丝毫的能力抗衡,甚至连躲避都不能,唯一的办法就是硬抗,可他却很清楚,光是在楚锐引而不下的气势,他就已经腿软了,这样的攻击,断然不是他能够抗衡得了的,不过,活了那么久,他也有保命的办法,一挥手,沧澜大帝和在这内宫之中的十七位皇子便是被他吸到了手里。

    “血祭,,灵爆。”

    冷酷无的声音从沧魂的嘴里叫了出來,此刻的他,双眼血红,浑身散出滚滚魔气,已然入魔,被他力量所吸來的属于他的嫡系后代,加上沧澜大帝一共十八个后人,在他的力量下,身体瞬间爆裂,化作漫天的血雨,不仅如此,所有人都看到了十八个虚灵漂浮而起,那是沧澜大帝和他的十七个儿子的灵魂,竟然也被沧魂死死的束缚住。

    “爆。”

    毫不留的将自己的嫡系子孙一共十八个,肉身损毁,灵魂捏碎,让其永世不得超生,就是为了换取这秘法的施展,躲过楚锐这一剑。

    狠,够狠。

    所有人都被沧魂的冷酷无给震住了,这才是真正的无,六亲不认,或许对于沧魂而,这算不了什么,他的命,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后代,以后有机会,可以再生,即便他已经不会再爱,但是传宗接代,不需要爱,只需要zuo爱就足够了,而且,那些不讨沧澜大帝喜欢的皇子,也可以继承帝位,依旧是他沧家的江山。

    退一步说,哪怕是沧澜大帝的所有皇子在沧澜城危机,抱着各种目的來到这里,此刻全部死了,但其他支脉,也是沧家的骨血,或许并非正统,不是他沧魂的嫡系后人,但毕竟是留着沧家的血,他对于地位已经沒有兴趣,只要是沧家的人当皇帝,谁來并不重要。

    “该死。”

    靠着牺牲了十八个至亲血脉,男性精元和男性精魂,施展了秘法,终于是挡住了楚锐那万分之一真正威力都沒有挥出來的剑招,虽然受了伤,但毕竟是轻伤,沒有丧命,这就足够了。

    烟尘散尽,沧魂摸了摸嘴角的鲜血,看着原先楚锐的位置方向已然空无一人,顿时神色变得无比的阴冷。

    “传令下去,封锁城门,搜索整个沧澜城,务必要将那小子给拿住,若有知不报、藏匿救助者,杀无赦,诛十族。”

    沧魂冷酷的声音恰若从九幽炼狱中升起,让早已经被他的残忍无给吓破了胆的文武大臣差点给吓尿了,如今所存留下來的大臣们,不说全部是溜须拍马,但至少是懂得保全自我的,不像是刚才那般直接跳出來跟沧澜大帝唱反调而被诛杀的那些正直大臣那么愚蠢,如今沧魂已然全面把握住了所有局势,反对他,只有死路一条,而且自己死了不算,还要连累自己的家人。

    “你们呢。”

    看着一群文武大臣如同被吓破胆的狗一样的忠诚的执行命令去了,沧魂转身,看着之前站立在沧澜大帝身边的一文一武,两个最忠心的大臣,拥有一条亚龙坐骑的沧澜帝国最强大的武士,军方第一人龙武士大将军,以及文官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花凌。

    “臣效忠的是沧家。”

    龙武士大将军被沧魂那可怕的眼神吓得心中一抖,单膝跪地,宣誓效忠,他效忠的是沧家,而不是刚才已经挂了沧澜大帝,沧魂是沧家之祖,他的效忠对象,自然便是他沧魂。

    “臣,亦然,如今帝国群龙无,还请老祖上帝位,以安沧澜亿万百姓之心。”

    花凌亦是一哆嗦,二话不说跟着龙武士大将军一样效忠,现在形势比人强,容不得他不低头,虽然与沧澜大帝是小,谊深重,可是,毕竟他背负的不仅是一个人的命,还有花家上下上千人的命。

    “我并无意于再登帝位,在此之后,你们寻找一名沧家王爷让其登位也就是了,只是,刚才那年轻人不得不铲除,否则沧澜国将永无宁日,不仅是我沧家,你们和你们的家族亦是如此,那小子,可不是一个善茬,既然上了我船,那么他必定会找你们算账,若是不将其在受创的时候铲除,将來,死的人,一定是我们,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了。”

    沧魂的声音让龙武士大将军和宰相花凌出了一背的冷汗,只不过这冷汗究竟是慑于他沧魂的威势,还是担忧那个可怕年轻人之后的报复,就不得而知了,不管如何,如今的他们,是沒有资格和沧魂谈条件,也沒有资格去违逆他的命令。

    诚如沧魂所,既然上了他的船,那就只能够跟他走到底,來日他们哭诉是被逼的,但事已经做了,以那心狠手辣的手段屠戮禁军的年轻人,可不是一个心善的主,会放过他们,可能性实在太小,他们不敢去赌,也就只有全心全意的将心思放到沧魂这,才有一线生机。

    “这里,就是国库了吧。”

    整个沧澜城都在大肆的搜索,而楚锐却是跌跌撞撞的來到了皇宫的深处,感受着浓郁的灵力,他狠狠一咬舌尖,清醒了不少,看着前方那巍峨的宫殿,眼中冒出了火热的光芒。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