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84章:沧家老祖!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天一神水很神奇,但终究不是仙丹。

    天一神水可以将楚锐的伤势完全治愈,让他恢复到巅峰状态,不过,这一次,比较前几次使用,状况有些不同,因为这一次,楚锐只是消耗过度并非受到了极其严重的伤,并不是透支了生命后恢复力量,从长久來看,沒有透支生命力,借以杀死一片细胞获得力量,这是极好的,但从近处看,这般也限制了他力量恢复到绝顶巅峰。

    说穿了,楚锐现在的实力沒有恢复到巅峰状态,因为他自身受创的程度,天一神水只是恢复他的体力和能量,而并非是严重到杀死他的细胞來强行激力量恢复到巅峰。

    楚锐明白为何这些家伙会那么有空跟他废话,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了他吃了药,从刚才那病秧子好像一阵风都吹得倒的况下瞬间变得龙精虎猛,大概都以为这只是回光返照之类的,因而,那沧澜大帝一直沉默不,为的就是在拖延时间。

    已经给了这些家伙一次机会,他们选择了当前这条路,那就不能怪他了,既然如此,就杀个痛快。

    他楚锐,从來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也不是一个胆小懦弱的人。

    各为其主,那就以暴力來解决。

    沒有对与错,只有胜与败。

    力量至上,实力决定一切。

    这就是所谓的史书都是由胜利者來书写的缘故。

    强者,有这个权利。

    “年轻人,是非对错,自有公论,今日之事,究竟谁对谁错,大家都心知肚明,然而,世界是复杂的,并沒有绝对的对与错的界限,光明与黑暗也不过是一线之隔,你的存在,已经超脱了对错的范畴,不管你是对的还是错的,今天,都不可能让你离开了。”

    一个花白胡子老头从远处飘了过來,落到了沧澜大帝的前面。

    “你终于出來了,我还以为你要就那么当缩头乌龟的当下去。”

    楚锐冷冷一笑,对于这不速之客的出现,沒有半点的意外,他早就感知到了有一股强大的能量体,虽然混沌之眼已经被封印,不过天眼却是沒有,他的感知力却是依旧存在,只是,能够感知得到,却是无法看到罢了。

    “先祖。”

    这老头的出现,不仅下方哗啦啦的跪了一地,就连沧澜大帝都跪下了。

    先祖。

    楚锐被沧澜大帝的称呼给弄得微微楞了一下,沒想到这老头不仅仅是绝世高手,而且还是沧家一脉的祖先,也对,这偌大的帝国,若是沒有高手压阵,恐怕是早就坐不住了,这毕竟是以实力为尊的地方,并非是法治社会,力量,决定一切。

    “说得比唱的还好听。”看着这实力达到了112级的老头,楚锐的神变得无比的冰冷,“说到底,你沧家就是不愿意付出罢了,今日这般对我,已然寒了天下人之心,民心尽失,你以为你们沧家的江山还能够坐得了多久。”

    “你说的沒错,只不过,你的条件,那是在掘沧家的根基,我们不可能答应,而你的存在,已然威胁到了沧家的统治,所以,不管你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事,沧家也容不下你。”

    沧家老祖沒有半点的惭愧之意,面对楚锐的喝问,很是淡然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哈哈哈……”

    楚锐忽然大笑而起。

    果然是老而不死是为贼,相比这沧家老祖,沧澜大帝,实在是太嫩了,至少,沧澜大帝在下命令围剿他这个救命恩人的时候,有那么一丝绪波动,而这沧家老祖,说出这般不要脸的话來,依旧是神淡然,沒有半点的愧疚。

    “沒错,你说得沒错。”

    楚锐自然也不会以为就那么几句话就能够让已然是撕破了脸的这些家伙,改变主意,事实上,即便沧澜大帝现在跪地求饶,他也不会放过他,之所以废话,只不过是让沧家失去天下之心,或许对于沧家老祖而,力量决定一切。

    今时今日之所作所为,传出去的确会让沧家民心大失,但若是穿不出去呢,有他坐镇,谁也无法动摇沧家的根基,而且他那么急切的想要将楚锐诛杀,或许是因为,失去天下民心这等致命的危机,已然无法撼动楚锐给他们沧家带來的危机感,所以,即便是冒着失去天下民心的危险,也要先将楚锐给杀了。

    “來吧,蝼蚁,看你能够让我尽兴到何时。”

    楚锐目空一切,面对沧家老祖,依旧那般以绝对的姿态蔑视,实际上,他也的确有这么一个资格,112级的渣滓,而且还是在云岚大陆这低端位面,在巅峰时期,他屠灭一百二十多级的家伙也是如同屠狗,一百一十二级,还真沒放在眼里。

    “年轻人,到底是沒见过多大的世面,的确是有些自信过头了。”

    被一个小辈称作蝼蚁,即便是沧家老祖涵养再好,此刻已是忍不住心中杀意沸腾。

    “你们不用动手,让老夫來会一会这后生。”

    自家老祖被辱骂,沧澜大帝顿时不能忍,一挥手,禁卫军就要上前,不过却是被沧家老祖给拦住了。

    “來吧。”

    楚锐一甩手,神态高傲的俯瞰着沧家老祖,就好像是在等一个挑战者挑战自己那样,将自己摆在了一个高大上的位置上。

    “竖子,狂妄。”

    沧家老祖轰然爆,一挥手,一柄闪耀着如同秋水那般光泽的细长软剑从他的腰间抽离了出來,三两步就跨越了他和楚锐之间的距离,那软件如同灵蛇吐信一般,以极其刁钻的位置,朝着楚锐的喉咙抹了过去。

    “真是天真得可以。”

    楚锐一挥手里的长剑,轻松的格挡,这蠢货,招式倒是挺不错的,不过佯攻胸口,目标在喉咙,这样的方法,他可是使用了无数次,想要和他这杀手至尊,阴人的祖宗玩阴的,真是不自量力。

    “唰……”

    鲜血四溅,肩膀上顿时多了一个大口子,然而,这并非是楚锐看透了沧家老祖的招式从而反过來重创了他,而是他被沧家老祖所伤。

    怎么回事。

    楚锐瞳孔骤然一缩,二话不说一脚踹过去,在沧家老祖格挡的时候,借助这股反弹力,拉开了距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