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83章:问与答!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楚锐猛然仰天大笑,笑声冲天而起,响彻天际。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因为这笑声,基本上就代表着谈判破裂,交涉失败,今日,已然是不死不休之结局。

    “我问你,你为何站出來。”

    良久,楚锐停止了大笑,他看着那络腮胡子大汉,忽然问道。

    “无法看你涂炭生灵而无动于衷,无法看着这些血性汉子被你所杀而坐视不管。”

    络腮胡子大汉回答,这是他自内心的话,也是促使他跳出來的原因,所以连想都沒想就回答上了。

    “……”

    楚锐已然无,他沒说话,只是平淡的看着这个络腮胡子大汉,真的很平淡,沒有掺杂任何绪进去,更别说精神威慑,然而,就是这般平淡的眼神,却是让那面对他这个大魔王的屠戮都敢跳出來,勇敢得一逼的络腮胡子大汉,却是心虚的低了下头。

    “若你救了一村子的人,只为了求几亩良田,却是被村长带领着狗腿子翻脸欲取你之命,你当如何。”

    络腮胡子大汉的脸垂得更低了,脸上的羞愧神色更甚,那些自命放荡不羁,忧国忧民的游侠和秉承侠义精神教条的门派高手,亦是不由得的脸红过耳,楚锐如此直勾勾的比喻,白痴都听得出來指代的是什么。

    一村子,就意喻着这整个沧澜城,几亩良田,就是那国库和内库,对于整个沧澜城而,国库和内库的确就如同一寸之几亩良田,如此而已,村长即是沧澜大帝,狗腿子这含义就多了,小的说是沧澜大帝的手下,大的说就是包括了他们在内的所有。

    前脚刚刚救了你们,后脚立马翻脸不说还要取了恩人的性命,这般恩将仇报,简直就是恬不知耻到了极致,他们不是政客,也不是枭雄,做不到沧澜大帝那般程度,楚锐一句话,顿时让他们极度羞愧。

    “那,那你也不能如此滥杀无辜。”

    一个打扮风格非常特异独行的少女侠客禁不住的说道。

    “他们,无辜吗。”

    楚锐幽幽的问了一句。

    “自然无辜,他们并沒有错!”看楚锐回话了,这少女也压住了他的羞耻之心,说道:“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有家庭有朋友,有亲人有爱人,如今,沒有死在魔族的手里,却是死在了你的手上,他们,对你而,有何罪让你下如此狠手,半点不留。”

    “他们无辜。”

    楚锐的语气忽然变得冰冷起來,他冷目如电,看着那已经连上风尘气息甚重,很明显是在江湖上行走了不少日子的少女的脸皮,声音冷得恰若能够渗透进人的五脏六腑那般。

    “那他们为何举起兵器,为何将兵器对准我这个刚刚才救了他们的恩人。”

    少女哑口无。

    不仅是少女,此刻所有人都沉默了,任凭他们如何枪舌如簧,在这铁一般的事实下,她终究还是沒有任何话说,这事,本來就是他们忘恩负义,或许,有一些辩论很是强悍的,可以强行扭曲一番,说出个所以然來,可惜的是,在楚锐这般可怕实力的震慑之下,那些有才辩却沒有实力的家伙,根本不敢开口,因此,才造就了如今这般沉默的场面。

    “魔头,休得岔开话題,你拥有那般强大的黑暗魔力,还敢说自己不是魔族中人,如今对待人类出手如此狠辣,不留半分余地,屠戮且是这般残忍的手法,除了魔族的魔头,还有谁能够做到如此狠毒。”

    沧澜宰相花凌跳了出來,指着楚锐,神悲愤,辞狠厉,声音悲怆,演技派,绝对的演技派,已然是影帝级别的演技实力,难怪说,政客都是天生的演员,果真如此。

    如此状况,对于军心是超强的打击,本來实力就不占优势,若在这般继续下去,军心必定涣散,他们必败无疑,此刻好不容易那些江湖草莽跳了出來,必须得将他们牢牢的绑定在船上,否则的话,半分胜算都沒有,沧澜大帝沒有开口,做臣子的,他这个宰相,必须得为其分忧。

    “事的前因后果,你们问自己的心,想必是非常清楚,究竟是谁对谁错,你们可以骗别人,但骗不了自己的心,……如此,你们还要站在他们的前面,站在我的对立面吗。”

    楚锐的声音很平淡,听不出喜乐,不过,那些江湖草莽和门派高手,以及很多的沧澜大帝的手下,都是非常的羞惭。

    “我明白了。”

    看着一群人纹丝不动,有个别的稍微的动弹了一下,但很快的平息了下去,或许是自己想通了,也或许是看到了周围的人都沒动,不想成为众矢之的,总之,一群人,沒有一个人站出來。

    “或许是我们不对,但是我们不会走。”

    络腮胡子大汉叹了一口气,站了出來,他看着楚锐,从最开始神变幻,到现在神平淡了下來,他的心,已经稳了。

    “果真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既然如此,那闲谈就到此为止,我也不必在客气了。”

    楚锐叹了一口气,平淡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厉芒,杀机爆涌,既然这些家伙不识抬举,那么就送他们,全部归西。

    “看在沧蝶公主刚才那一声呐喊的份上,我会让你们死得沒有痛苦,沧澜大帝,你应该庆幸你生出了这么一个明事理的女儿,不然的话,你的下场会很惨很惨。”

    楚锐扫了一眼因为极度可怕的场面而被吓得晕厥过去的沧蝶公主和花柔儿,眼中闪过一丝柔和,举世皆敌的况下,有这么一个为自己说话的人,真好,虽然楚锐不在乎,不过,有这样的人,无疑是很好的。

    “各为其主,不必多,……受死吧。”

    看着某些人嘴唇蠕动着,在听到他的话后,觉得自己连一个女人都不如而非常的惭愧,就要搞点什么意外出來,楚锐急忙的大吼一声,喝止了这样的状况生,他可沒有多余的时间來跟这些家伙继续扯皮,现在即便是后悔,也晚了,到阴曹地府里面忏悔去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