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52章:涅槃归一!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一个千万富翁捐款十万做慈善,不能说明很多,然而一个月薪只有两千的人,却是捐出了一千多甚至是所有,这才叫做善人。

    论多寡的话,十万必定是完爆仅仅只有四位数的,可是,这些事不是看捐出去的多寡,而是看捐献者所捐献出去的金钱占据他的财富的比例。

    一向冰冷心肠的楚锐,不得不说,这一次,真的被感动了,除了他身边的人,他不会在乎所有,就如同之前被天魔威胁,他为了救那十几个女人,却是甘愿放弃自己的生命不说,更是将六界转轮盘双手奉上给天魔,任由其实力大增,荼毒六界亿万万生灵,他是一个极度自私的人,为了一己之私,可以置天下苍生于不顾的极端者。

    然而,就是这样的人,却是被一个处于最底层的农家少年给感动得一塌糊涂,这是不是应了那句话:造化弄人。

    再多的语,若是不付诸出行动,都是苍白而无味的,或许对于楚锐的道谢,那农家少年仅仅只是淡然一笑,沒有过多的放在心上,因为他只是遵从了自己的本心,做了自己以为应该做的事,根本沒有计较其他什么,也沒有算计得失,可是,对于楚锐而,却是认真的去,前所未有的认真,一个乞儿,你给他一个馒头,或许对于你而无足轻重,但是对于他而,或许就是救了他一命。

    这个少年有什么愿望,他会用尽所有手段帮他实现,哪怕他沒有愿望,他也会用自己的能力却改变这一切,至少,让他不会继续住在这个地方,不会吃着那种连米粒都沒有多少的稀粥,甚至给了他,连米汤都喝不到的境地。

    报恩,不是嘴上说说的,而是要去做的,而现在,他还沒有这个能力,所以,也就只能将这一切全部都放到心里。

    天魔,既然老子沒死,那么,接下來,老子就会变成你的噩梦。

    楚锐狠狠一咬牙,怀着极大的愤恨,闭上了眼睛,这一次不是睡觉,而是修炼恢复,长久的睡眠,让身体好了不少,特别是刚才的热乎乎的米粥,让他不复之前那般的虚弱。

    “嗯,这是什么。”

    当楚锐努力的去修炼恢复的时候,却是忽然间现自己的胸口处传來一阵温和的感觉,内视看去,只见一张书写着他完全看不懂的符文的符咒正悬浮在识海之中,散出温和的光华,修补着他的身体。

    这是,,涅槃归一符。

    靠近看去,楚锐终于是想起了这张给他一种非常熟悉感觉的符咒究竟是什么。

    涅槃归一符,当初在天一道人那里买到的最贵符咒,在那个阶段,金币的价值不而喻,这张符咒,却是售价一亿金币,将楚锐的所有财富中的一大半,给全部掏走了,相比之下,那些即便是永久性的增幅属性的符咒丹药,所售卖的价格,也不过是最贵的才百万金币罢了。

    一直以來,那些其他的丹药符咒都被他用得差不多了,可就这涅槃归一符,却是始终放在背包里,他不止一次实验,却是始终无法找出它的用途,久而久之,也就淡忘了,这张符咒就被搁置在了背包的角落之中,若非不是现在看到,他估计都要忘记它了。

    难道,这就是救了我一命的东西。

    楚锐满脸疑惑的看着那一张小小的符咒,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即便不是这玩意救了他,但至少现在也是它在给自己不断的修复身体。

    破而后立,涅槃重生。

    楚锐哈哈大笑,虽然身体还是虚弱得不行,但是意识却是沒有,无意识间,这符咒就能够将他那基本上已经彻底的打回了原形,从金身神体还要强悍的**变成了比普通人都还不如的状况下,徐徐的给他修复,重新塑造,破而后立,让其重生,如今在有了他意识的牵引下,自然是变得更快,更有效率。

    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

    果真如此。

    虽然变成了如今这样的状态,就如同一个废人,动弹都不能,连喝水吃饭都得靠人服侍,然而,对于楚锐而,这并非是单纯的祸事,之前的他,虽然很强,但毕竟所学过多繁杂,如今全部被消弭,一切尽皆消失,换句话说,他现在的身体状态,就好像初生的婴儿那般,沒有被沾染,一片白纸,想怎么描画就怎么描画。

    自古以來,天才无数,然而为何能够成功者,渺渺无几,成为人上人的绝巅,更是少之又少,那是因为,路的选择,经验都是随着时间而提升,然而,当你回的时候,却是生,自己已经错过了很多,丢失了很多,走过了很多的弯路,这也是为何,那么多人想要找到一个名师的原因,因为有了名师,自己会少走弯路。

    不过,再好的名师,也不可能对你自己全方位的所有了解,必定是有很多的偏差,而楚锐,现在就等同于重生,将他所拥有的一切全部推翻,有过一次经验,这一次让他重新再來,必定所走的路,不会有弯路的存在。

    天魔,你丫的给老子等着。

    楚锐一边快速的重新塑造身体,疯狂的吸纳积蓄能量,心中一边的狂呼,成王败寇,这本來沒什么可说的,可是天魔那家伙却是那般下作的设套,实在是让他不得不气愤,设套吧,也就算了,毕竟这是一个阴谋层出不穷的社会,你被设计了,只能说你智商低,但楚锐无法忍受的是,这家伙竟然用他的女人來威胁他,这就犯了他最大的忌讳,不管如何,他和天魔之间的仇,是死仇,除了死,无法化解。

    楚锐就像是一个辛勤的园丁,不眠不休,按照自己的想法塑造一个完美的身体,不过,此刻的他的身体状况,终究是禁不住这般折腾的,也是很快的变沉睡了过去,只能交由涅槃归一符继续领导,晚上,被那农家少年叫醒,将一个**的馒头用热水泡过,弄得酥软后,然后喂给了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