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51章:善良的少年!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水。”

    无比虚弱的楚锐,憋了许久,才积蓄了所有力量,吐出了一个微弱到了极点的字。

    “哦,哦。”

    那眼神非常清澈,穿着打了诸多补丁的麻布衣的少年听到了楚锐的声音,有些尴尬的饶了饶头,快步离开,倒了一杯水端了过來。

    三杯水下肚,楚锐总感觉的恢复了一点活力,只不过他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喝完了水,脑袋一歪,又再度昏厥了过去。

    再度醒來,不知道已经是什么时候了,这一次苏醒之后的状况,明显是要比上一次要好太多了,虽然依旧是浑身剧痛,而且脑子里乱糟糟的,但至少他想起了自己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我,沒死吗。

    即便是伤势重得连手指头都无法动一下,浑身上下的况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然而,这身体上所传來的疼痛感和虚弱感,却是让他很是畅快开心,他很想笑,这是自内心的畅快的笑,根本无法阻止,只是,他实在是太虚弱了,即便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做到,仅仅只能够扯了扯嘴角,而且,就是这么一个动作,竟也是让他疼得虚汗直冒,不过,他实在是忍不住,虽然不知道他为何从天魔的魔爪下逃脱了,保住了一条小命,但现在明显不是去想这些的时候,活着,就是最好的。

    俗话说,牵一而动全身,虽然只是看似无关紧要的笑,可是将全身都给带进去了,本來此刻的状况就已经是够糟糕的了,虽然不知道休息了多久,可依旧是那么的虚弱,现在这般笑,全身都在受到影响,弄得本來需要彻底静养的身体,因为这动作而像是要散架了那般,可是楚锐现在却是停不下來,他想笑,止不住,即便是痛得不行,他也要笑,也要感受此刻痛楚的真实,因为痛,他才知道自己是真的还活着。

    这般任性的行为,所导致的结局,就是楚锐在数秒之后,再度晕了过去。

    再度睁开双眼的时候,感觉身体已经好了许多,至少可以稍微的动弹一下,疼痛感也不复当初那般剧烈,微微侧了侧头,看向了外边,此刻已经是天大亮了。

    动动身体,楚锐想要起身,可却是现自己现在根本做不到,动一下身子,就是极限了。

    呼呼……

    剧烈的喘了两口粗气,楚锐终究还是放弃了。

    这屋子很是凌乱,天花板方向也破旧不堪,甚至还有几个洞,他身下的这张床也是很冰冷,身上盖着的这张被子,上面补丁多得不行,而且还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味道,不仅如此,它还很沉重,却并不保暖,特么的,就算是在黑心的商家,也不会弄出这么一个玩意來唬弄人吧。

    深呼吸一口气,感受着这件屋子里的潮湿,楚锐忍不住皱了皱眉,虽然他现在是重伤者,需要静养好好的养伤,可是,在这种屋子这样的条件下,实在是有些不行啊,即便是好了,或许也得落下病根,要知道,现在的他,可不是那个拥有着比金身宝体还要强悍的肉躯了,说得好听一点,就是手无缚鸡之力,且还身体虚弱不已,说得难听一点,就是特么一个病秧子,病痨鬼。

    “嗯。”

    忽然间,一阵香味传來,让楚锐的肚子不由得起了反应,打起了震雷。

    “你醒了啊,饿了吧,來,喝点粥。”

    还是之前的那个淳朴农家少年端着一碗粥走了进來,看着已经在床上睁开了双眼的楚锐,露出了一抹憨厚纯真的笑容。

    楚锐一不,任凭那个少年将稀粥一勺子一勺子喂给了他。

    “你好好休息,我晚上再來。”

    少年给他掩好被子,端着空碗出去了。

    “谢谢。”

    虽然虚弱显得很是清,但却是非常的真诚,少年的听力明显异于常人,之前醒过那一次要水喝,楚锐就已经知道了,听到了他的话,少年笑了,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看上去虽然憨厚,但是却很阳光。

    少年走出门外,楚锐闭上了眼睛,纵然他沒有动,那些粥稀得不像样,完全就是米汤里多了一些米粒罢了,可以完全不用咀嚼甚至是吞咽,就直接流入口腔,进入肠道,然而,即便如此,这一个工程下去,也耗费了他很大的力气,沒错,仅仅只是被服侍着这般喝一碗粥,他累了。

    有恩必偿,有仇必报。

    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

    楚锐一向是是奉行的这个出世原则,这个少年救了他一命,虽然不知道前因后果,但是这一点确定无疑,这个屋子,还有少年身上的补丁,可以看出他自己的状况,刚才在喝那一碗稀得不像样子的粥的时候,虽然那个少年极力忍耐,可是他的眼光何其犀利,一眼便是看到了他喉咙蠕动的样子,明显是在吞咽口水,还有,他的眼神里,那种渴望,这种饥饿之人对于食物的渴望他见过不少,在当杀手的时候,那些战乱国家和贫穷国家,有很多人小孩,都有着这种目光,他在熟悉不过了。

    对于楚锐而,山珍海味他吃过不知道多少,整个世界的美食,出名的他几乎全部吃过,那些在世界上名不彰显,只是隐藏在一隅之地,或许在一个不起眼的城镇,或许是一个乡村,或者是一个农户的自制美食,他也吃过很多。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沒有刚才那一碗与其说是稀粥,倒像是米汤一样的食物更加美味,他吃的不是味道,而是美好和善良。

    这张冰冷的床,这床不保暖且散着异味的被子,很可能就是那少年的休息之地,那一碗稀得不像样子的粥,或许就是那少年的口粮,给他吃了,他自己就得挨饿。

    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他可以做到如此境地,这样的人,很沉重,从量上看,这微不足道,如此差的床和被子,还有食物,值得了几个钱,说不定即便是乞丐所居住的地方,都比这要保暖一些,要來的食物,都比这要好吃丰盛一些,但从质上看,它却是最珍贵的,因为它就是那个少年的全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