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50章:陨!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嘛,我也累了,喏,六界转轮盘给你了,快点动手吧,匆匆忙忙了那么久,真的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楚锐一挥手,将手里的六界转轮盘直接丢给了天魔,然后身体一歪,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大”字,神色间疲惫之中带着轻松的解脱,他不畏惧死亡,哪怕此刻面临死亡,心中也沒有丝毫的害怕,反而是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淡然,只是,想要了秦月她们,却是心中微微一痛,神色间,有着一抹黯然之色。

    他这一生,平淡的生活过了,惊心动魄的日子也过了,可以说,该体验的都体验了,该享受的也享受了,只是,不能完成当初的诺,陪着她们一起过完一生,有些微微的不舍,不过,走到今天这一步,所做的一切选择,所做的一切事,他并不后悔,只是,有着淡淡的遗憾罢了。

    “你还真是一个妙人。”

    天魔忽然抚掌一笑,神色间竟然有着前所未有的欣赏之意。

    “就冲你这一点,颇为对我的胃口,取你性命之后,其余的蝼蚁,我就不理会了。”

    一句似是而非的话,楚锐却是听懂了他的意思,天魔是何许人也,心狠手辣到了极点的超级大魔头,楚锐落了他那么大的面子,以他的性格,定然是杀他一个是不够的,需要更多的生命來给楚锐陪葬,以消弭心中的怒火,而这些无辜的生命,自然是跟楚锐有关的更佳。

    帝天城,神龙圣朝且不说,这天运城内看着他向楚锐妥协的这些人,那是绝对不会放过,不过,现在他却是亲自开口和即将要死的楚锐承诺,就杀他一人,不在迁怒其他,纵然楚锐真正在乎,可以将命都给豁出去保护的仅仅只有他身边的那些女人,仅此而已,其余人的生死,于他何干,况且他已经死了,之后生什么,他也不知道了,更不会有所想法。

    “呼……”

    楚锐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对于天魔的话,好像是沒有听到一般。

    “可惜了。”

    天魔看了一眼楚锐,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可惜,不过他也知道楚锐是不可投降的,况且在这种时候投降,他敢用吗,一挥手,一道黑色魔气涌入了楚锐体内,已经油尽灯枯的楚锐,等待着死亡的降临,下一刻,他便是感觉到了浑身剧痛,那极度可怕的痛楚,他从未感受过,一瞬间,便是意识模糊。

    这,结束了吗,原來,这就是死亡。

    …………

    葬魂渊底。

    “天魔终于还是走出了这一步。”

    鸿钧枯坐在一大片墓碑前面,在这如同乱葬岗一样的地方,神色沒有半分的变化,纵然此刻混沌世界内生了剧变,天魔那个家伙的手下正在猛攻三十六重天,先如今已然是冲破了李靖大军的封锁,然后势如破竹,一直到了三十重天,距离仙界至高点,,三十二重天,已然只有三十一重天这一道屏障了。

    如此紧要的关头,他的徒弟,三清圣人,以及诸位上古时代存活下來的强者,正在全力的做事,而他的三十六重天紫霄天却是完全封闭,而他本人,也在这独立于混沌世界的小世界里,稳如泰山,恰若那些事全部都与其无关那般。

    “他,还是心急了啊,机关算尽,可惜到头來,只是一场空。”

    鸿钧叹了一口气,他以天眼通,将生在神葬之界的事看的一清二楚,然而,即便是看着楚锐就那么的被天魔杀掉,也沒有出手相助,甚至连这个念头都沒有升起。

    “终焉劫降临,这是对于时代的考验和世界的终结,你,有沒有兴趣参与。”

    鸿钧侧了侧身,将眼神落到了正趴在他旁边的一条紫色巨龙身上,显得很有兴趣的问道。

    “……”

    紫色巨龙沒有说话,只是继续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是睡着了一般,只是,他的眼睛却是睁着的,虽然从那一对直径超过百米的巨大眼珠子看不出什么绪,然而,鸿钧却是能够感受得到他此刻心中升腾起來的戾气以及……仇恨。

    “超脱无门,终究,也只是蝼蚁罢了,……终焉劫,命运现,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会是世界的终结了,不过,这一切,还有转机,只是,那个小家伙,究竟能不能争气,整个六界的命运,所有六界生灵,都全系于他一人身上了。”

    良久,鸿钧微微一叹,语气中有说不出的寂渺,虽然他已经成功的靠着自己的能力斩却三尸,不是他的弟子和其他圣人那般,仅仅只是斩却的两尸,靠着功德之类的才成就了圣人,可是,即便如此,他也有着自己的追求,混沌九灵,从某种意义上而,追求都是一样的,因为到了他们这种层次,统一六界,这样在别人看來完全就是终极梦想的事是多么的幼稚可笑,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摆脱这个束缚他们的混沌世界,超脱命运,去到更高的层次,从某些意义上而,他和天魔是同道中人,只是,虽然他们目的一样,可方法和理念,相差实在是太远了,这才形同陌路。

    “……”

    紫色巨龙依旧沒有半点回音,只是趴在那里,说是在沉睡,但眼睛却是瞪得大大的,或许其他人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然而对他知根知底的鸿钧却是知晓,只是,想要做到那一步,实在是太难了,至少,现在不可能,想到这里,鸿钧又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这里,是哪里。”

    浑身剧痛,大脑乱的像是浆糊,努力的蠕动着干干的嘴唇,将恰若铁门的眼皮睁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破烂的房顶。

    “呀,你醒啦。”

    一道清澈的声音传來,楚锐无力起身,只是平躺在这有些冰冷的床上,虚弱到了极点,一阵急骤的脚步传來,一个很是清秀的少年走了过來,一脸关切的看着他,这个前些日子他上山砍柴的时候“捡”回來的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