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16章:站着死!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难道,老子真的要栽到在这里了。

    楚锐那受了重伤而变得无比苍白的脸色,看着两个石头疙瘩越靠越近的身体,变得更是苍白。

    不愧是天妖,即便是无意间透露出來的妖气经过年月所形成的怪物,都那么强。

    此时此刻,楚锐还有心去赞叹天妖那家伙。

    不服不行啊。

    楚锐自问这一路走來,见过的事也不少,什么奇闻异事,珍禽异兽,都有,像是那种完全超越了人类常识的人和事,也见过不少,然而,今日却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井底之蛙,即便沒有见过天妖,却也被其可怕的本事给折服,其他的他不知道,但就凭这两个石头人,就足以证明这家伙的实力。

    只要不是被彻底的消灭成齑粉,那就会无限重生的可怕石头人,而且经历过一次死亡后就会变得更强,生进化,这样的怪物,只要第一次你不玩死它,那么就永远别想弄死它,它会进化得让你高山仰止,成为你仰视的存在。

    之前楚锐虽然不能使用能量,将这两个家伙给玩得团团转,看上去是碾压,即便双手都受伤了,但实际上却是这两个家伙根本沒有伤害到他分毫,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他们太硬,从而导致楚锐的手在攻击的时候被反震而伤的。

    可是现在呢,之前被碾压的两个家伙进化了,不仅仅是战斗力,而且还有战斗记忆,楚锐之前就是用速度碾压它们,从而获取了胜利,现在呢,却也败在速度之上,被这两个家伙瞬间碾压,强势的飞行,却是被更加强势的一记重拳给打飞了出去,深受重创,若非是身体被改造了很多次,进化了很多次,加上混沌之铠的防护,或许刚才那一拳就不是将他击飞,让他受重伤那么简单了,即便不是化成肉酱,至少也是肋骨断裂,浑身散架。

    呼吸了一口气,却是感觉肺部火辣辣的剧痛,楚锐神色变得更加的惨白,内腑受创,肋骨断裂插了进去,现在的况,简直不要太糟。

    强忍着剧痛,楚锐支撑着身体站了起來,才刚刚包裹好的双手,在他用力之下,伤口崩裂,一股股血液流了出來,将白色的绷带瞬间染成了红色。

    即便是死,老子也会站着死。

    楚锐有属于他自己的骄傲,他不是一个战士,因为他可以英勇无畏,但却不会光明正大,相比之下,他更像是一个隐藏在暗处的毒蛇,虽然阴险,虽然卑鄙,但最终的胜利者,终究会是他,这一点,从他的战斗风格就可以看出,可是,这并不妨碍他是一个男人的事实,作为一个男人,铁骨铮铮的男子汉,可以流血但不能流泪,可以死但不能跪着死,这是属于他诡手的骄傲,也是属于一个男人的底线。

    用手支撑着身体慢慢的站了起來,身体太过于削弱,想要站起來,对于手的力量就要求越大,然而,这样会让他已然受伤的手,伤势变得更重,可此时此刻,楚锐也顾不得这个,手上传來的剧痛,反而是让他此刻虚弱到了极点的身体从而导致有些麻木的神经复苏了一些,整个人也变得清醒了一下,不复刚才那般随时都要晕厥那般。

    “來吧,混蛋。”

    楚锐傲然而立,看着两尊此刻恰若巨人一般碾压过來的石头人,双目圆睁,纵然身体因为剧痛而条件反射颤抖着,但他的气势却是依旧如昔,他,还是那个不服天不服地的楚锐,还是那个傲骨嶙峋的楚锐,国王即便是在落魄,也依旧不是乞丐能够比拟的。

    “嗯。”

    然而,这个世界,从來不会因为意志而转移,残酷的现实,也绝对不会因为意志而有所改变,楚锐想要站着死,宁愿死也不愿意倒下,可是他的身体实在是无法支撑他如此,一声闷哼,他身体一歪,朝着后面倒了过去。

    也罢,虽然是靠墙,但终归不是如同狗一般的躺在地上任由宰割。

    楚锐任命似的沒有坚持,实际上他也坚持不了,站立着,这个谁都可以做到的最简单的事,对于如今的楚锐而,却是太难了,浑身的骨头几乎都断裂了,肋骨插进了内腑,……这样的伤势,换一个人早就gameover了,他能够活着,坚持着,甚至还站了起來,这简直就是奇迹,只不过,他也仅仅只是一个人,意志再强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也只能够退败。

    身体无法坚持,原本只是那般站立着就已经是超越了极限,以强大的意志力驱使着的,但在两个石头疙瘩冲锋而來的劲风之下,此刻已经“弱不禁风”的他,身体顿时无法支撑,朝着后面倒了下去。

    后面是绝路,是石壁。

    虽然差强人意,是靠着石壁站立,但终究沒有倒下,此时此刻的楚锐,也沒有任何的资格去要求什么,他的意志沒有屈服,这就已经足够了。

    然而,当楚锐倒下去的时候,身体碰到的并非是坚硬无比的石壁,而是恰若果冻一般柔软的东西,仅仅只是稍微的有了一点点的阻碍,然后就消失了,他的身体失陷,沒有了重心,恰若掉进了水里一般。

    天旋地转的感觉升腾而起,本來就是靠着一股意志支撑着的楚锐,顿时双眼一翻,意识一黑,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疼,好疼。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锐才幽幽转醒,然而,当意识刚刚恢复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从身上各个部位传來的剧烈疼痛,差点沒让此刻虚弱无比的他,才刚刚转醒便又再度晕厥过去。

    眼皮像是压了千钧铁,根本无法睁开。

    而这个时候,一股暖流从外面缓缓的渗透进了身体,让原本剧痛不已的身体顿时变得平和了起來,虽然闭着眼睛无法看见,而且因为伤势太重而沒有办法内视,但楚锐依旧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碎裂的骨头在恢复,破损的内腑在复原,那股暖流,正在为他疗伤。。.。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