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08章:密道!(下)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你还真是逗啊,确定不是得了老人痴呆。”

    听到这惊人的理论,楚锐瞬间呆了。这尼玛到底是得有多自信才能够在脑海中得出这样的结论。脑子有毛病吧。或者是老子表现得太过于软弱了,被这家伙给误会了。你特么那只眼睛看出老子害怕了。

    “混账,”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嘲讽,哪怕是泥人也有火气了。当楚锐这句话飚出來的时候,这老头瞬间爆炸了,连招呼都沒有打一个,瞬间出手。

    “不知所谓,”

    楚锐冷笑一声,面对这老头的偷袭丝毫沒有放在眼里。手一翻,右手便是狠狠的与其双掌对轰了一击。虽然这方面不是他的强项,但是到底也是力量几百万的男人,又岂会怕这么个老头。

    “蹬蹬蹬,”

    凶悍的力道完全的爆了出來,这老头虽然实力不错,但是毕竟老了,身子骨不行了,也不是体修,自然不可能与楚锐这血气方刚的少年相比。哪怕他的掌力蕴含着能量,也丝毫无法改变结局,被楚锐轰然的一记爆炸纯力量的单手将他的双手给制裁了,身体沒有如同柳絮一般的飘飞出來,但也疯狂的暴退了十几步才堪堪的稳住了身形。

    “何人胆敢在神殿动手。”

    沒等这老头怒,一句暴怒之声便是从神殿的内侧传來了出來。凝目看去,只见从里面走出來了十來个人影,为的鹤童颜,其卖相,与神葬之界的阴阳圣地的阴阳圣主相差无几,只不过这老头的体内流动着的血脉隐隐间有一股威压之感,而且整个人气势迫人,若是常人或许见到他就已经自惭形秽。而阴阳圣主的话,身上的气息非常的淡然清新,很是自然,颇为符合修道之人的身份。

    “阁下是谁。为何擅闯天妖神殿,”

    这老头,说话就比较有技巧了。他沒有问楚锐是如何能够进來的,这话说出來或许对于常人而,沒什么不妥。不过,这对于一个高手而,就很容易得罪人了。毕竟这是属于寻人根底的话。虽然楚锐擅长神殿,基本上是可以在目前定义为“敌人”的范畴之中。但若是可以,谁也不想和一个不知深浅的陌生人结仇。问人家为何能够进入神殿,让人家如何接话。换一个死脑筋的,不会转移话題的,就会再此僵住,那时候估计不打也得打了。相比之下,这一句直接问他的目的,來得更好一些。

    “我是当代天妖皇,來这里,是为了接受始祖的洗礼,继承始祖的力量。而他,是我的男人,來这里是因为有重要的事。”

    以楚锐的性格,即便是天皇老子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他的脾气,属于茅坑里的石头那样,又臭又硬。且不说眼前这货实力还沒有他强,即便是实力远超过他的,他不爽也不会买账。若非是有要事,加上给自己面子,就凭刚才那老头仙动手,后來这老头又以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质问他,他早就爆炸了。现在一直隐忍不,因为是看着她的面子上,不想自己为难。

    纵然不爽,但眼前的这些家伙,到底也是自己女人的族人,楚锐嘴角扯了扯,强制的按捺下了体内的戾气。沒有动手,但也沒有回话。这些家伙,若是不改变自己的语气和态度的话,他不介意教训他们一下。

    看着眼前这些老头老太太,至少也是大中年的族人,虽然陌生,但蚌菲菲还是能够感受得到血脉的联系。不过,她的眼里沒有丝毫的亲切。这些人,无疑都有很强的实力。然而当初在天妖皇朝被叛乱分子占领,皇室被血洗差点灭族,他们在哪里。若是有他们在,那些叛乱的家伙还会成功吗。对于他们,他无好感。若不是为了正事,她也绝对不会踏足这里的。

    “小女娃,你是天妖皇。难道族里的男人都死光了,竟然要一个女娃娃來当皇帝。”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蚌菲菲给吸引了过去,蚌菲菲可以查探到他们的血脉,他们自然也知晓这女娃的确是他们的后代。不过,她的话,却是让他们很是吃惊。当下便是有一个鹤童颜的老太跳了出來,冷声而道。

    “你说的沒错,族里的男人都死光了,所以我才成为了天妖皇,”

    蚌菲菲眸子里满是冷光,扫了一眼这老太,语气冰冷。

    “什么。”

    一句话,让在场的十几个人勃然色变,即便是那为领的老头亦是如此。

    “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坐不住了。若是所有人都死了,他们的后代岂不是都断绝了。天妖皇朝岂不是要坍塌了。

    “……”

    蚌菲菲虽然很是不爽,不过她也知道现在不是耍小性子的时候,当下也只好耐着性子将当初的叛乱事件给说了出來。

    “沒想到,真沒想到。”

    听了蚌菲菲的话,神殿内的这群老头老太大多数都神色黯然。这样的消息,对于他们而,的确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他们进入这神殿,一來是为了促使自己的修为更上一层楼,潜心苦修。二來,也是因为这样更加能够守护好天妖皇朝。然而,现在听闻他们所守护的天妖皇朝竟然几乎要被灭了,这对于他们而,完全就是打击。

    “那现在,皇室还剩下,多少人。”

    说这话的人,语气是那么的小心翼翼,眼神更是异常小心的盯着蚌菲菲,生怕她说出一个让他感觉是晴天霹雳的话。

    “只剩我一个,”

    现实是残酷的。蚌菲菲更不可能在这件事上隐瞒他们,实际上,这样的欺骗,完全不可取,因为一查便知。而且,若是现在给了他们希望,当他们查出來却是另一种结局,反而会给他们更大的打击。虽然对于他们当初沒有救援心中有嫌隙,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也并非是那种知晓了却见死不救的人,只是完全不知。这样也让蚌菲菲心中好受多了。不管如何,说到底,他们也是自己的族人。即便一个不认识,但到底体内流着是一样的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