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50章:商讨!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不,我必须得回去一趟,其他事我无法做到,但那么多年过去了,我至少得要回去看一看父皇,祭奠一下他老人家。”

    除了抱病卧床的病美人形象,就是媚态十足形象的蚌菲菲,此刻神却是无比黯然,不知不觉间,已经潸然泪下,到深处不由己,很多时候,一个人在别人面前是一种形象,可这仅仅不过是掩饰其内心的伪装罢了,蚌菲菲就是这样的人。

    别人所看到的,都是她的表面,然而有谁能够知道她内心的痛,从堂堂公主沦为丧家之犬,亲眼看着自己的宗族被屠戮,自己的父亲为了救自己,舍弃了自身活命的机会,牺牲了自己,这对于一个女子而,是多么大的打击。

    **的伤痛,可以很快的痊愈,甚至不留一点伤疤,然而心灵的创伤呢,无论是什么灵丹妙药,都无法治疗,伤疤依旧是伤疤,永远无法抹除,那是一辈子都会在的。

    楚锐张了张嘴,现自己竟然无以对。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对于当初天真无邪,全然不顾其他,一心追求自己幸福,想要与幽天凌在一起的蚌菲菲而,从未给她的父皇做过什么,然而最后,她的父皇却是用自己的命,保全了她的命,如此深沉如山的爱,她如何能够放下。

    “你要如何回去。”

    楚锐也不反对了,因为他沒有任何的理由去反驳说出了这个观点的蚌菲菲,不管那个未曾谋面的老岳丈是个什么性格,但从他最后的表现來看,就值得尊敬,或许这本來就是一个父亲应该做的,保护自己的子女,这是天性,可是,当这个父亲是王的时候,那么一切都会变质,不过,天妖王依旧是选择了天性,而不是**和权势,要知道,当初若是他要逃走的话,是可以的,然而,他却是将这个活命的机会给了自己的女儿,这就足以说明一切,在铁一般的事实下,任何语的辩驳,都是苍白的。

    “天妖殿里面有一块天妖石,据说那是天妖界的创始者天妖陛下所留下的瑰宝,家族中的人,不管是谁,都会经受它的洗礼,爹爹当初也是因为得到了天妖石的认可,才被推举为天妖王,天妖家族每一代人都会将自己的血滴进天妖石中,从而与之建立起联系,当初父皇在亿万大军包围之中,就是启动了禁忌秘法,使用天妖石的力量,才打开了时空隧道,我以体内的血脉为引子,联系天妖石,就可以回到妖界。”

    蚌菲菲很是冷静的说着,然而这番话在楚锐的耳朵里,就不一样了,天妖,那可是与鸿钧等人齐名的从混沌世界里诞生出來的最强生命体,在去到了妖界之后,开创了如今的天妖一脉,而蚌菲菲,就是他的后人,而且说不定是唯一的后人,要知道,当初判断,天妖一脉可是被屠戮殆尽,除了天妖王最后送出到了人界的蚌菲菲外,应该是沒有人了,蚌菲菲,才是妖族正统,若是帮助他复辟,到时候振臂一呼,妖界或许就可以加入他的麾下,届时,对于争霸六界,干翻天魔的天魔界和昊天的天庭,有很大的帮助。

    “不行,那样太危险了。”

    即便很诱人,但楚锐依旧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要知道,天妖石可是天妖一脉统治妖界的绝对瑰宝,那些叛乱者或许因为沒有天妖的血脉而无法利用它,然而这等宝物,纵然不销毁,也断然不会让其落入他人之手,可以想象,天妖石周边究竟是有多少人在保护它,监视它,天妖一脉不灭绝,那么那些叛乱者即便坐稳了位置,也依旧是名不正不顺,蚌菲菲就是一个最大的威胁,因为妖界是天妖一脉的,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事实,作为天妖后人,蚌菲菲本身的存在,就是他们头上的金箍儿。

    “我一定要回去。”

    楚锐反对,不过蚌菲菲心意已决,别看这妮子柔媚得时候简直能够将人给融化了,但实际上,她比艾萨拉还要有主见,还要倔强。

    “既然如此,那我必须得陪你去。”

    反对无效,楚锐也沒有任何办法了,不过,蚌菲菲回去太危险了,基本上就是羊入虎口,他自然不会允许这个已经打上了自己标签的女人,出现任何意外。

    “你。”

    蚌菲菲有些意外的看了楚锐一眼,眼里满是感动,不过还有一丝诧异之色,要知道,界面壁垒,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当初他英明神武的老爹天妖王,实力滔天,尚且还是借助了天妖石的力量,以当代天妖王的身份开启了最大的助力,方才堪堪的将妖界和人界的两界壁垒撕开了一个口子,让她遁逃而出,纵然知道如今的楚锐很强,但是蚌菲菲也不会认为仅仅不过只有这点岁数的他,能够强悍到那种程度。

    “怎么,不相信为夫。”

    被自己女人小瞧了,这让楚锐很是不爽,瞪着眼在蚌菲菲那诱人至极的身体上扫视了一圈,将“为夫”两个字咬地很重,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和现在的心,甚至是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他就是名犬的告诉蚌菲菲,你丫的,若是不好好的回话,待会有你好果子吃的。

    “……”

    被楚锐的色眼一扫,蚌菲菲也有些动,微微羞红着脸,风万种的白了楚锐一眼,却是沒有说话,他知道幽天凌的性格,也就知道了楚锐的性格,说一不二,从來不会说大话,拿这种事开玩笑的。

    “咳咳……”

    看着自己男人和另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就这般旁若无人的勾搭了起來,即便这个女人是如今自己最亲密的姐妹,但吃醋是女人的天性,顿时艾萨拉就不舒服了,往日的话,她心若冰清,可是,此刻却是冷静不起來,一股邪火上窜,忍不住的干咳了两声,打断了在她眼中的楚锐和蚌菲菲的那“奸正热”的眉目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