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40章:终极盛宴——真相!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我们三个诞生,父亲得以有借口脱离鳌耋这个老王八的监视,转为暗处。这么多年来一直筹划着。可惜的是,这老王八警觉非凡,无孔不入,父亲一直没有机会寻找到他的死穴。……之前这老王八与诡手一战,你们也看到了。当时,我体内的信仰之力,完全不受控制的被他吸走。对于他而,我们只是他的工具而已。”

    “在那个时候,父亲给我传音入密,让我演一场戏,以他的生命演一场戏。后面的事,按照他老人家的计划,顺利的进行着。我取得了这老王八的信任。成为了他的狗。只是,我万万没想到,月读,你真的背叛了我们,背叛的父亲。”

    天照咬牙切齿,愤怒无比的看着已经呆住的月读,神色之中,除了仇恨之外,还有诸多的酸涩。被自己的亲妹妹背叛,连自己最敬爱的父亲也被背叛,这种滋味,真的不好受。

    “哈哈哈哈,好,好一个伊邪那岐。竟然在本座的眼皮子底下藏了那么久,当真是好得和很啊!”

    鳌耋疯狂大笑。天照的话再度刺激到了他。原本以为只是一条非常温顺的狗,没想到却是在他眼皮子底下潜藏≯←了那么久,被他默默的算计了那么久,欺骗了那么久。这对于自诩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鳌耋,打击实在是有些大。

    “那你追杀须佐的暗杀者,也不过是做做样子?”

    月读问道。

    “我知道,这老王八和你这个亲姐姐一定不会放过他,然而在那个时候我又不能保护他,只能够派遣暗杀者去暗杀他,在放水的况下,他逃走也要容易一些。而且,因为与你不和,到时候双方人马碰撞,也可以刻意的制造混乱。”

    天照没有丝毫的隐藏,将一切都交代了出来。这一年来,她几乎都要被憋疯了。此刻再不泄的话,她真的怕自己要疯掉。

    “这,这是真的吗?”

    须佐之男愣住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当初父亲被两个姐姐背叛的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那血淋淋的一幕,让他无法摆脱,这是他终生的梦魇。然而,在这一年内,被各种追杀,落魄得连狗都不如他,却很非常清楚。明明有很多次,他已经支持不住了,但却是莫名其秒的逃掉,脱离险境。他想到了当初鳌耋在与诡手战斗的时候,貌似父亲和天照的神色有些不对,特别是天照,实在是有些诡异。原本还以为是因为诡手所带来的震撼影响到了她,现在看来,却是这么一回事。

    “哈哈哈哈哈……”

    刺耳的笑声忽然响起,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只见,月读此刻正浑身乱颤,笑得无比疯狂。

    她疯了?

    没有人说话,都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个倍受打击的女人。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月读看似是在笑,实际上却是在哭。这是一种伤心到了极致才会出现的相反的生理反应。不过,却是没有人同她。楚锐不会,鳌耋不会,海蛇妖不会,而作为她的亲人,在她选择了背叛伊邪那岐的时候,与天照和须佐之男就走向了一条截然相反的路。从此,是路人,是仇人!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

    月读神神叨叨的念叨着,在所有人皱眉的时候,猛然抬起头来,那一张秀美无比的脸蛋变得无比狰狞,让人感觉不寒而栗。这个女人,已经疯了。

    “你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比我早出生了一会儿,为何他那么偏心,什么好的都给你。我不在乎至高神的位置,不在乎其他,可是为什么他却是连多看我一眼都不肯,一直对我那么冷淡。我也是他的女儿,你与光明为伴,沐浴在阳光之下,受到整个高天原的神膜拜,东瀛的子民都是你的。而我呢,与黑暗为伍,一个人孤寂冷清的独对月光。”

    “你得到了一切,我得到了什么?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就连须佐,他也将他的十拳剑给了他。而我呢,我得到了什么?什么都没有!……这都是他自找的,他自找的。既然他不拿我当他的女儿,那我也不会拿他当父亲。我要夺取你的至高神神位,不是为了权利,而是要打破一切,破坏他的安排,让他看看,你能做的,我也可以,而且能够比你做得更好。我要破坏,破坏他的一切,让他后悔,让他痛苦。我要让他知道,这就是不重视我的代价!”

    月读声嘶力竭的咆哮着,尖锐的声音却恰若雷霆一般,滚滚而来,震荡在天际。这是一个因为妒忌而被蒙蔽了双眼的可怜女人的血泪倾诉。听起来是挺可怜的,只可惜,能够产生这种绪的,在现场的,仅仅只有两个,与她有着血缘关系,却是被她各种陷害,各种想要置于死地的天照和须佐之男。这是何等的讽刺!

    天地一片寂静,留下的,只有月读那可怕的吼叫,充斥着这一方空间。

    “你错了!”

    良久,天照才叹了一口气。看着已经癫狂的月读,她眼神之中充斥着痛苦之色。作为姐姐,她没有劝导月读,甚至没有现她的异常,一味的以为只是因为她的权欲之心才会导致她做出那样与自己为敌的事,是她的问题。

    “其实父亲最疼爱的,是你!”

    一句话,让月读的神瞬间一滞。

    “你以为你说这种话我会相信?”

    月读漠然的看着天照,神之间,满是嘲讽之色。事到如今,天照说出这句话来,简直就是在侮辱她的智商。她那么多年的亲身经历,难道她自己还不清楚?

    “至高神的位置,并非是疼爱谁都能够让谁坐上去的。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而父亲之所以那么少面对你,因为他不敢。”

    天照的话,石破天惊,对于月读而,绝对是石破天惊的,让她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扭曲了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