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30章:疯子楚锐的大毁灭!(下)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糟了,这下完了!

    纵然战争已经持续了两个月,不是个新鲜事,然而整个世界,都在无时无刻的关注着战场前线的消息,尤其是参与国.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根据两个月的铺垫,战场的最前线终于是即将要打开一个缺口。●⌒,当华夏国正东战场的奇兵,想要扫荡包围的那一股奇兵被早已经看穿了一切的参谋部设计围剿坑死的时候,每个人都知道,战场已定!

    禁咒爆,那如同太阳一般的巨大火球成功生成出来的时候,所有参与国的参谋部,不由得都松了一口气。不管是谁,现在都已经无力回天了。数十万大魔导师全部魔力凝合而成的超大型禁咒,这是即便当初楚锐的禁咒都无法媲美的。楚锐的禁咒,只是温水煮青蛙,让火势极度蔓延,从而毁灭一座城市。可是,如今的这个禁咒,却是在瞬间之内,让整座城市化作灰烬。纵然最后的效果都一样,然而其中的差距,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然而,就当某些地方的某些家伙,将冰镇了许久的香槟酒打开,笑容满面的准备大肆庆祝的时候。忽然间,那大荧幕上,却是出现了大片大片的雪白。

    雪花?

    所有人一愣,然而心神一凛!提前的狂欢,无疾而终,取而代之的,却是无比复杂的心理。不管这即将出现的将是什么,可是在这个时候,即将得到胜利的时候,出现了任何意外,都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

    果不其然,这一片雪花和霜风,阻挡了禁咒的爆。然后,雷云弥补,雷电滚滚,将他们的精英大部队给消灭了大半。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那些以为稳操胜券的高层参谋部的家伙,呆若木鸡。手里还提着的香槟酒瓶,或者是装有酒液的高脚杯。此刻,完全成为了极度讥讽的东西。

    完了!

    这是那些准备庆祝的家伙的心声。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个人,一个最不愿意看到的人,一个足以称之为神魔的人,一个足以力挽狂澜的人,一个足以将他们推入地狱的人!

    诡手!

    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这个刽子手,这个屠夫,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了!

    两个月了,足足两个月了!

    楚锐消失的消息,是确切的,没有半点虚假。当初帝天城即将沦陷的时候,诡手出现了,曾经一度让他们这些家伙差点心脏病,不过,当时诡手出现的方式,就更加的笃定了其消失的消息的准确性。如此,在巨大的无可抗拒的利益驱使下,以及未来的战略需要,他们铤而走险,动了战争。然而,现在真正的诡手回来了,而不是一个投影。所有人都战栗了。

    作为一个政客,不管是任何事,都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除非是那种被逼入绝境,只有一条路的况才稍稍的有所不同。但显然,进攻华夏并非到了如此绝境。即便楚锐出现了,这样的后果他们也曾经考虑过,也做好了这样坏的方面的打算。可是,当着一切变为现实来临的时候,特别是看着诡手那一双残忍且漠然的眼神的时候,他们心中战栗了。因为,事已经不是朝着他们所想象的那方面而去。他们心目中最坏的打算,依旧还是太天真。这一次,他们将要承受的后果,估计难以想象。

    “嘛,我眼下的这群杂碎侵略者的背后国家脑们,估计也应该在看直播吧。如此,我也就不用单独在另外表声明了。既然你们想要玩,那应该就已经是准备好了筹码。我的胃口很大,若是筹码太少,估计会让我很失望。华夏一直坚持和平展,从未有过半分的逾越,整个世界,有目共睹。不过,这也并不代表我们是可以被随意欺负的。正所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既然你们以为我们好欺负,那,就拭目以待吧!……咳咳,好像废话有些多了。没办法,本人只是一个粗人,能说出这些话已经是超水平挥了。最后一句话告诫,也可以当做是宣:你们,准备好即将付出代价的心理准备了吗?”

    非常丑陋的宣,特别是面向全世界的况下,这番话,简直就是尼玛的土包子的场面话,完全没有体现出华夏泱泱大国的话语水平,也没有展现出霸气与强硬。这像是什么?就像是一个土鳖在生搬硬套一些华夏zf的政策的老生常谈之话语,实在是让人失望透顶。若是换做任何一个人来,哪怕是华夏国主席,也会被喷的体无完肤。然而,若这个人是楚锐,那就不同了。因为他不是在抗议,也不是在谴责,更加不是外强中干的说场面话,而是真真正正的再说,说了就会做。

    “诡手,你以为你是谁?你很强,但你不是神!即便不自量力,我,安培小太郎,也要向你起挑战!”

    楚锐的宣完毕,立马便是有人跳了出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一路战场的东瀛方面的统帅。其他人可以退,但是他不可以退。或者说,东瀛不可以退。以诡手对于东瀛的特殊照顾,华夏人对于东瀛人的仇恨值,这一次东瀛是在劫难逃了。既然如此,为何要窝囊的死?而且以诡手的凶残程度,只要是个人都会抵触。只是慑于这加护的yin威,不敢站出来。若是有一个带头的,那况估计就不一样了。他和东瀛都退无可退,这第一个站出来的,自然便是他无疑了。

    “又是东瀛?看来那破岛,我还真的好好的敲打一下了。”

    眯了眯眼,楚锐看按着那满脸正义之色,浑身是胆,顽强不屈的所谓安培小太郎,冷凛一笑。

    楚锐的笑容恰若冬月的寒风,让安培小太郎心里哇凉哇凉的。然而,即便是钢刀来了,他也不能后退。纵然脚酸腿软心底抖,但依旧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