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81章:楚锐的恐惧!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楚锐正在前进的脚步瞬间停止了。

    愣愣的看着手里托着的这颗镶嵌在禁断之心这心形吊坠里面的禁断之珠,那可怕到了极点的属性和技能,让他大脑陷入了一片懵然之中。

    沒错,楚锐是懵了。

    在之前纵然是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到底也沒有料到,这禁断之珠竟然如此生猛,哪怕是他觉得自己想得太过于夸张了,但实际上依旧还是保守了,低估了这玩意的凶残程度。

    四大基本属性1000000,幸运100,魅力100,这样的属性点增幅,绝逼是旷古绝今,至少在已知的所有装备道具中,这绝对是独领风骚,即便是楚锐身上拥有的真正的神器级别的装备,最高增幅的夜只是其十分之一而已,而且,除却四大基本属性,幸运和魅力的增幅,直接破百,这两属性可是隐藏属性,看似对战斗力貌似沒有什么关系,可是它们所关乎到的事,实在是太多了。

    全属性增幅1000%,其中攻击、防御、速度额外提升十倍,看着这一行列介绍,楚锐的手在颤抖,心也在颤抖,啥也不说了,全属性增幅十倍,其中对他而最重要的攻击、防御和速度再提升十倍,这禁断之珠单单的只是放在那里,就给楚锐带來了自身战斗力的几乎二十倍的增幅,简直是要逆天了。

    一直以來,楚锐觉得禁断套装的每一个部件最可怕的并非是它们所附加的多少多少属性,还有那多么强多么强的技能,即便是领悟了禁断技,甚至是虚无技之后,他依旧如此认为,禁断套装部件的每一件,其最强大的,楚锐认为,当属其被动效果不可,不管是禁断之刃的被动效果残暴之力,禁断之翼的被动效果苍穹之翼,禁断之铠的被动效果无尽守护,禁断之盔的被动效果真实之力,禁断之靴的被动效果虚空之力,禁断之面的被动效果恐惧之面,还是仅仅只是绝对辅助的禁断之饰的被动效果福泽润物,禁断之心的被动效果女神庇护,都是从某种方面而,几乎等同于无敌的。

    而这一次,作为禁断套装的心核,能量源泉,禁断之珠的被动效果也沒有让楚锐失望,禁断之力,效果1的那个攻击特效,尚且还在其次,然而这能够入其中,并且与效果2并列在一起,想來那可怕的攻击特效绝对不是字面上所表达的那么简单,沒有用过不知道其根底,可是效果2却是摆在眼前的。

    阴、阳、风、雷、金、木、水、火、土,九种元素,每一种元素的禁咒可以每天释放三次,而且不仅仅是单单的这九种元素,还有其衍生的元素,比如水系衍生出來的冰、雾,土系衍生出來的流沙、沼泽等等。

    纵然禁咒的威力看本人而定,可禁断之珠可是禁断套装的能量源泉,它的能量的挥下,哪怕楚锐是个半吊子,甚至一点能量都不出,这释放出來的禁咒效果也绝对不会比上万大魔法师一起联合起來释放出來的禁咒效果差。

    别人释放禁咒都得去半条命,而且禁咒的威力还很弱,毕竟个人的魔力有限,然而楚锐却是每天可以像是沒有限制的随便來个三十个以上的禁咒,而且各个威力不弱,这简直沒法比到沒天理那种程度。

    盘古血脉和芸芸众生,这两个技能不难看出应该就是天芸这个器灵的影响所给予禁断之珠的,介绍很强大,但也非常的含糊,看上去的确能够唬住人,不过究竟靠不靠谱,还得看施展,只是那拥有盘古真身,还有能够吸收芸芸众生的信仰之力等,即便沒有具体的威力透露出來,但单看如此,的确是非同一般。

    作为禁断套装的心核,能量源泉,其本身所携带的技能,才是楚锐最想看到的,先前有了一个被动技能,,禁断之力,已然让他喜出望外,而起所特有的禁断技和虚无技,也沒有让楚锐失望。

    禁断·九元沉陨爆杀弑,禁断技,好吧,介绍上看起來非常的牛叉,只是和之前小芸儿影响下的两个技能一样,具体能够厉害到何种程度,还得实战之后再看,而禁断之珠的虚无技,让楚锐惊喜之中带着浓浓的兴奋,装甲是什么,即便不知道这禁断之珠对于这个词的定义,可是在楚锐的心中,装甲的定义就如同科幻片钢铁侠那般,钢铁侠的装甲可以让一个寻常人变成超人的超科技文明产物,而这个装甲虽然不同,但两者的本质上,应该是差不多的。

    一连看了好几遍,楚锐才将禁断之珠的属性栏关闭,脸上所挂着的笑容,就好像是捡到了多少钱一样,那叫一个灿烂。

    不过,有一点让楚锐有些意外的,那所谓的究极体是什么意思,想要将智能系统唤出來问一下,可是呼叫了半天却是连半点反应都沒有给他,本來只是偶意为之,然而却是生了这样的状况,让楚锐瞬间眉头皱了起來。

    若是只是一个游戏,那么不管是多么强大厉害的存在,也不过是组成这个游戏的一段代码,如此而已,不管谁最大,都沒有主脑大,然而,此时此刻,系统竟然被封闭了,在这个地方,竟然连主脑都沒有办法渗入,这代表了什么,或许他此刻所在的地方,已经不属于天运世界,所以主脑无法管到,也或许他此刻所在的地方,已然不是虚拟的世界,而是真实的,也或许在这个世界里,有什么人或者物已然超出了主脑控制的范畴,……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对于楚锐而,都是存在着未知的危险的,这一刻,纵然是胆子再大的楚锐也不禁有些心虚,他到底而也不过是一个人,一个凡人,见识有限,在已知的领域或者超出了已知的领域些许,稍稍的可以想象得到的境地内,他是无所畏惧的,可是当一切超出了他认知太多,甚至连想象都无法企及的境地,他也会恐惧,也会感到不知所措。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