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65章:对话!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轩辕剑戮破碎星空:虚无技,唯一性,不可替代,耗费庞大的能量值,以圣道之力开启,瞬间激轩辕剑的强大力量,挥出其最强力量的毁灭以及,足以斩灭一切.开山裂石,分割海河,轻而易举,据说演变到极致,甚至连星空都能破碎。△¢←,需求:虚之剑意或达到一定隐藏条件!冷却时间:7天!

    这是属于轩辕剑的专属技能,只有它,蕴含着无尽潜能,号称最强力量的剑,才能够挥洒出来的终极一击。在这之上,还有开启了轩辕剑的终极剑意——无之剑意,才能够开启的终极奥义技能——轩辕剑意最强力量!

    轩辕剑戮破碎虚空,这是一招杀伐之力极其可怕的招数,极度强悍。这也是如今的楚锐,能够挥洒出来的最可怕的具有最强杀伤力的招数。对付的天魔这样的存在,他可不敢lang费机会。一出手,便是最强攻击。若是忌惮,那么说不定连再度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了。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而在面对狮子的时候,作为一只兔子,难道你还要有所保留?

    果然,轩辕剑就是轩辕剑,虚之剑意达到后才能够开启的禁忌招数,没有让他失望。

    那用无比珍贵的材料所编织成的麻布衣,已然破碎成无数片,然后又好像是被无形的剑气给不断切割,最终成为了粉末。然而,这并不是最终。若是敌人仅仅只是魔渊,楚锐还用不着这样如临大敌,使出这样可怕的招式。这一击,是对付天魔的。而若是仅仅只是破坏了魔渊的衣服这点威力,谈何对付天魔?

    最可怕的是,在数秒之后,魔渊那已经裸露出来的身体上,出现了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细小血痕,密密麻麻,触目惊心之级,让人看得头皮麻。

    “好招式!不愧是轩辕剑,不愧最强力量之称!”

    虚之剑意,强势无比的虚之剑意。纵然是天魔,触不及防之下,也是中招。根本没有料到楚锐竟然这么小的年纪,竟然把轩辕剑了解得那么透彻,并且在剑道上的造诣,达到了如此可怕的程度。他,太大意了。然而大意的结局,就是如此。

    魔渊的身体是天魔的寄宿体,仅仅只是一缕力量加承载的一点意志,是挥不出多大的威力的。毕竟力量和意志都是虚幻的,需要一个媒介,能够将它们所蕴含的力量挥出来的媒介,而魔渊的身体,就是那个媒介。可是,此时此刻,这个媒介,却是被楚锐破坏了。即便有着那宝衣的保护,加上天魔自身的力量防备。可惜的是,天魔太大意,防备得有些晚了。而且,轩辕剑最强力量的称呼可不是白来的。

    肉身破碎在即,只不过是靠着天魔的力量勉强的维持着,然而这也注定撑不了多久。所以,这一次,胜负已定。天魔没有输,然而他也输了。他没有输是他本人没有输,毕竟他是天魔,强势无比的终极大魔头,以楚锐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败他。可是他也输了,因为这一次的目的没有达到,也就等同于变相的输在楚锐的手里。

    “果然英雄出少年。不过,还有三个多月就是百万年一度的大劫,这么一点时间,就你如今的力量,是无法登上最终舞台的。天选者,天选者又如何?你的起步终究还是太低,而且太晚。”

    知道今日之事自己已经功败垂成,天魔也就放开了。做大事者,拿得起放得下,这是必须具备的心态。

    “是吗?那可不一定!三个月后,一切自见分晓。”

    输人不输阵,不管其他方面如何,但是气势方面绝对不能弱。哪怕此刻是吹牛,也得将气势给撑起来。而且,楚锐也并非是在吹牛,而是有真正底气的。距离与那神秘的守陵人约定的时间还有两个多月,若是能够成功,征服了神葬之界,那么必定会有天大的好处。而且,天运也会表示,到时候他会给他一个很大的惊喜,足以让他的实力突飞猛进,进入一个新的层面。

    没错,诚然如同天魔所,他的起点低,而且起步太晚。从一无所有的蝼蚁到如今拥有居多宝贝和众多势力的支持,仅仅不过是不到三年的时间。三年,即便对于人界的修士而,闭关一次的时间都不止这个时间,更何况那些仙神?一个打盹的时间都是百年千年的。

    底蕴不足,这是楚锐最大的弱点!

    “虽然不知道你的底气从哪里来的,不过本座却是能够感觉得到你并非是在打肿脸充胖子。既如此,那本座就期待你的表现了。”

    面对楚锐的强硬和强势,天魔的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他不怕楚锐,但是却怕宿命。之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苦心的谋划,无所不用其极,就是因为想要超脱天道,打破宿命,自己成为天地永恒的主宰。

    楚锐并不可怕,因为他在自己眼里只是一只蝼蚁而已。可是他却是天选者,上天选择之人,选择其为应对这一次百万年大劫的应劫之人。仅此一点,就能够表示他的不凡。

    有的时候,看一个人的能力,并非是看他的实力。就好比一个人辛辛苦苦几十年,什么苦都吃过,什么难都受过,才找到了几百万,然而一个好吃懒做的家伙随便买一张彩票中奖就达到了这个数字。这公平吗?自然是不公平的。可这都是命数。楚锐不强,但他强在他的命硬。

    “本座并非一个多话的人,往往解决一件事,连一句话都不会说。你是第一个让本座话语多过行动的人。这个世界的舞台,人太少了,而且都是一些知根知底的。本座很期待有新鲜的血液注入。不知道,你是不是有那个资格。”

    天魔很是诚恳的看着楚锐,就像是在和一个知心朋友交谈那般。这般怪异的状况,让所有人都有些傻眼。这尼玛,难道要上演一场不打不相识外加惺惺相惜的狗血剧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