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77章:忽悠!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须佐之男,又见面了!”

    楚锐眯着眼笑了,看着有些惊慌失措的须佐之男,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极度邪恶的神采.

    “你,为何会知道此地?”

    到底是三尊神,在经历了最初的慌张之后,便是稳定了下来。看着楚锐,须佐之男眼中泛着血光,那握着草雉剑的手,青筋鼓鼓。纵然楚锐并非是他的杀父之仇,不过这里面也有他的一份功劳。他也很想杀了楚锐。只不过,这货到底不是蠢材,这种不自量力的活,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去做。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做什么!”

    对于须佐之男,楚锐并没有特殊的感,不欣赏也不鄙夷。在这之前,甚至连一点印象都没有,有的,就只是那在传说之中的点点滴滴其事迹所拱托起来的形象。不过,经过刚才的一幕,对于这家伙还是有点欣赏。

    华夏的精神文明精髓,总的慨括起来,不外乎五个字——仁、义、礼、智、信!再加上孝和忠,可以大致上的慨括华夏精神文明了。百善孝为先。然而,如今的人们,对于“孝”这个字,做的让人心寒。连养育自己成人的父母,不仅不细心赡养,反而丧心病狂的做出各种禽兽之事。有兄弟姐妹的互相推搪,不想承担赡养责任。没有兄弟的甚至是殴打父母,不给饭食,更是将花白头,没有力量养活自己的父母赶出家门,挨饿受冻!

    这些人,简直就是畜生,畜生不如,活该天打雷劈的!

    不管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任何民族,任何信仰之下,这种事,都是人神共愤的事。然而,这种事就刚刚的生了,而且还是以最为恶劣的方式生,而且还是在全世界的眼皮子底下生,而且做出这种事的还是被人们所信奉的神!

    弑父!

    这样的行为,简直禽兽不如。那些不赡养父母,任其挨饿受冻,殴打父母,不给饭食等的家伙,对于刚才天照和月读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三好学生了。将生养自己,给了自己一切荣华富贵,至高地位的父亲,亲手杀死!

    这是多么残忍的心,才能够做出这么残忍的事?

    相比于面容美丽的天照和月读,面容不是特别俊朗且给人感觉很是阴郁,还有性格火爆像是火药桶的须佐之男,简直就是超级大好人。

    楚锐对于须佐之男的印象,并不差!其他的且不论,光是刚才那一幕,就足以让人心生好感。为何鲜花是那么的娇艳而让人喜爱?那是因为有绿叶在衬托。须佐之男或许不是一个好人,也当不起好人这个称呼,然而在刚才天照和月读的作为衬托之下,将他衬托成了一个圣人,光辉万丈。

    三尊神内,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至少对于楚锐而,是这样的!不过,须佐之男在面临绝对必死的局面,依旧不畏强权,不惧死亡,没有背叛自己的父亲。这一点,就足以抹掉他的之前的一切缺点。

    “你想要做什么?”

    须佐之男看得出楚锐并没有杀气,也就是说并没有杀他的意思。这让他的心平淡放松了不少。不过,却是依旧没有放松警惕。楚锐来此,必然是有目的的,须佐之男也知道这一点。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他可不会天真的认为楚锐是来找他没事唠唠嗑,聊聊家常的。

    “没什么,我来这里,只是想要问你一句话而已!”

    楚锐眯了眯眼,那模样,很像是看到了小白兔的大灰狼一般。

    “什么话?”

    须佐之男看到楚锐的神和目光,本能的感觉不好。然而他却是不自觉的顺着楚锐的话说了下去,接下了话头。

    “你想不想报仇?”

    楚锐说出了一句很简单,但是却在须佐之男心中恰若平地惊雷一样的话语。

    “……”

    须佐之男没有接话,而是瞬间眼睛血红,胸口不断剧烈的起伏,神狰狞。不用说了,这货已经用他那出色的表演展示了一切心理活动。

    “你能帮我?”

    良久,须佐之男才开口说话,声音竟然已经有些嘶哑。他很清楚,楚锐来此,既然不是杀他,而是说出了那句话,必然是有所谋划。他也管不了其他什么,只要能够报仇,他甘愿付出一切,哪怕是自己的命。

    “自然!我来此,就是这个目的!”

    楚锐点头。和聪明人交谈,就是省心。不需要多说,他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想法。

    “你能如何助我?还有,你要得到什么?”

    须佐之男也不是笨蛋。楚锐有所求才会这么做,正所谓不利不起早,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何况他和楚锐之前还是仇敌。这一次,楚锐要帮助他,自然是有所图谋的。

    “我能够让你在一年之内报此血海深仇!”楚锐神很是淡然,话语之中流露出浓郁无比的自信。没有在意须佐之男此刻究竟信与不信的心,然后指着他手里的草雉剑,说道:“你所需要付出的报酬就是它,天丛云剑!”

    “不可能!”

    听到楚锐的话,须佐之男顿时叫了起来。他所的不可能,是对于楚锐的全面否决。一年之内报仇这不可能,想要他的天丛云剑,也不可能。

    “你以为你有选择的余地吗?”

    楚锐蔑视的看了须佐之男一眼,纵然他们两个现在都不是巅峰状态,然而须佐之男可是受伤了,若是这货跟他玩命的话,或许还有一拼之力,但是经过因为刚才的一幕,这货在心中早就已经种下心魔。想要在这个时候和他动手,他是万万不敢的。

    “若非我想要看一出戏,根本不会和你废话那么多。一年之后,我卷土从来,鳌耋那个老家伙,必定将其手刃。你以为你的力量我很需要?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我来这里,只是看在你对于伊邪那岐的忠孝的份上。如此而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