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57章:老前辈,你没有意见吧?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这是,谁?

    在东瀛,难道还有比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更加厉害的存在?

    “小美!”

    伊邪那岐没有遭受楚锐的致命一击,不过伊邪那美却是没有.看着自己刚刚有点挽回幸福的苗头,可是这能够给他幸福的主人却是在楚锐的一剑之下,身体慢慢的萎靡了下来,那光滑如缎的肌肤干瘪了下去,柔顺乌亮的黑快速的变成白丝,一双若星辰般灿烂的眸子逐渐的浑浊了下去,体内的生机像是黄河绝提一般飞快流逝着……伊邪那岐悲怆不已的声音,响彻在了整个天地之间。

    “藏头露尾的鼠辈,出来吧!”

    楚锐眯了眯眼,没有理会悲痛不已的伊邪那岐那看着自己要吃人的眼神,而是将目光转移向了高空之中的那扭曲的空间,天眼开启,神光扫视,想要看透在这空间的另一头那个出手的强势人物,究竟是谁。

    “得饶人处且饶人,小友,何必赶尽杀绝呢!”

    一道苍老之音响起,纵然声音不大,然而这声音却是在天地间震荡回响不已。楚锐脸色一变,纵然不知道这玩意是谁,不过就此一手,就让他的心猛然的沉了下去。

    “你是谁?”

    楚锐眼神凝重的看着从那扭曲的空间之中缓步而出,恰若闲庭信步一样走出来的其貌不扬的老头,语气沉重。

    “一个糟老头罢了!”

    那老头倒是没有在意楚锐的语气,是淡然一笑,很是洒脱,颇有一些仙风道骨的味道。只可惜,他的卖相实在是差,加上个子矮小,实在入不了眼。

    “神,杀了他,杀了他,他杀了小美,杀了我们那么多的子民!”

    这个时候,伊邪那岐疯狂了,看着那个糟老头吼了起来,状若疯狗。没有人能够承受得了爱人在自己面前死去,而且还是以对于爱人而最为残酷的死法。楚锐的一剑,断绝了伊邪那美的生机。生机,何为生机?简单而,就是一个人活着的生命的活力。从人生下来开始,体内的器官、血液等等组成了生命的活力。然而器官什么的,和机器一样,也是有寿命的,会损坏的。一旦当器官老了,死了,生机不存,那么这个生命就会如同风中烛火一般消散。

    伊邪那美的生机被楚锐破坏了,灭绝了,他的器官老死,血液干涸,从而导致了光润的皮肤老死干瘪若死皮,血液干涸而全身上下无血色,满头青丝瞬间花白,面容苍白皱纹遍布……这样的死法,不痛苦,然而若是在爱人面前这样死去,却是极致的痛苦。

    楚锐的作为,彻底的让伊邪那岐疯了,崩溃了。然而,他又能如何?只有弱者,才会悲鸣。只有弱者,才会用嘴说话,而不是拳头。伊邪那岐是强大的,可是此刻的他,在楚锐面前连一条狗都不如。狗还可以呲牙咧嘴,甚至扑上来咬一口。他,能做什么?被楚锐封印了能量之后,连本命法宝八咫镜也被抢夺了。他已经没有了丝毫的能力。

    “闭嘴!”

    被伊邪那岐这高天原绝对的主人还称作神的糟老头让楚锐非常忌惮。传说中,东瀛从来没有这么一号人物。然而,这个糟老头却是真实存在的。当初的高天原并非是伊邪那岐的高天原,他们被天神派遣去创造国土,并且创造神族系统。在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的作用下,才有了如今的东瀛国。然而,那个天神,是谁?很明显,必然便是眼前的这个老头。

    “啪!”

    狠狠的一巴掌甩了出来,伊邪那岐继被楚锐狠狠的扇了一耳光左脸后(右手拿了轩辕剑,所以是打的左脸),又被那老头在他的右脸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巴掌印。

    悲剧的伊邪那岐顿时懵了,被抽打得在空中打了好几个转才停了下来,捂着脸蛋,很是迷茫和委屈看着那老头,他心目中的神,不知所措。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何神会帮助一个外人,屠戮了他们那么多子民的刽子手反过来打他!

    “小友,此事到此为止,可好?”

    狠狠的瞪了一眼伊邪那岐,那老头转过头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以平辈的姿态,以商量的语气跟楚锐说道。

    不得不说,这老头很会做人。至少,表面功夫做得实在是太好。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你做得那么过分,干掉了人家那么多人,而且还杀了一个创世神级别的存在,人家不但没有丝毫的怨,语气都那么温和。在这样的况下,只要是一个正常人,都会觉得不好意思,都会有点到即止的意思。

    不过,楚锐可不是正常人,而是一个疯子。

    这老头的想法,他非常清楚。若是可以选择的话,他相信这老头会直接将他给灭了,不会给丝毫的机会。可是,他没有选择。这老头非常清楚此刻的他的实力,或许他可以赢,然而赢了也是惨胜。不仅如此,他们这等级别的存在战斗起来,那破坏力简直不要太强。如今东瀛已然惨遭重创,若是在节外生枝来一次大破坏的话,那就真的糟糕了。

    这老头是绝逼不想放过楚锐这个刽子手,然而却也无可奈何。不仅如此,还得摆低姿态,笑脸相迎,乞求这瘟神赶快滚。这样做,对于一个地位无比崇高的天神而,那是多么可耻的事。

    “既然老前辈亲自出面,且开了金口,作为晚辈,秉承着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在下也不得不给你一个薄面。”

    楚锐开口神话,这大大咧咧的话语,却是让那一直以来笑着的老头的干瘪如皮包骨头的脸庞,不着痕迹的微微抽搐了一下。

    不得不给你一个薄面?

    这是,什么意思?现在的年轻人,会不会用词?特么的,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不过,好不容易来一趟东瀛,在怎么说也不能空手而归。这个,归我了!老前辈,你没有意见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