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59章:杀气对冲!(下)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尼玛!

    楚锐感觉自己的脸庞在开始抽搐,这你妹子的,是不是太变态了?

    杀神白起,不愧为杀神白起!

    113级,比王翦的112级,还要高出一个等级。要知道,在升级到了100级后,想要在升级那可是非常困难。到了110级这个坎,更是困难到了一种程度。

    白起只是比王翦高一级,然而其实力,感觉应该要比王翦高一倍。当然,这也是将他的星辰意志,还有那浓郁血煞之气算在内的。

    五百亿的生命值,那一长串的零,差点没将楚锐给吓晕厥过去了。而最让楚锐惊惧的,是那九千五百万的物理攻击。这你特么的九千五百万,是楚锐所看到过的最可怕的物理攻击高度,差五百万就达到了一亿。

    一亿攻击!

    楚锐忍不住在心中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些个满级boss巨大多数基本上都还有达到一亿点生命值,然而现在这杀神白起,竟然特么的攻击力就差不多达到这个坎了。

    楚锐心神俱颤,心中很是震撼。纵然白起的其他属性依旧非常强悍,然而在这可怕到了极点的物理攻击力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天眼通?好本事!”

    对于楚锐的窥视,白起焉能不知。看着楚锐额头上那凡人根本看不见的天眼,神微微有些凝重。

    天眼,不仅是对于常人而那是非常的神秘和强大的,而且对于那些势力强悍的修者而,也是让他们心怀敬畏的。天眼,不仅可以窥破万物,看透本源,探索阴阳,更甚至的,可以趋吉避凶,逆转乾坤,这不仅是一种秘术,更是一种无上的神通。

    “可惜,只是未成形的阶段,仅仅只能够挥出最基本的功能!”

    白起冷冷一笑,丝毫没有将楚锐所展示出来的天眼放在眼里。对于他而,天眼通的确是非常棘手,不过他有自己的道,那就是他手中的剑,且不说楚锐着天眼只能窥测而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实质上的伤害,即便是可以,他也无惧。

    “最基本的功能?足够了!”楚锐轻轻一笑,将白起的基本属性和信息都记住了,然后关闭了天眼,说道:“击败你,不是靠它,而是它!”

    “哈哈哈哈哈……好,很好,非常好!某家好久没有听到如此狂妄之。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既然想要击败某家,那就来吧,让某家看看你有多少本事。”

    看着楚锐关闭了天眼,而是拔出了那柄让他的血剑亦是颤抖不已的金色长剑,顿时狂笑不已。

    狂?

    不,白起并不觉得楚锐狂,或者说他觉得楚锐狂,但是并没有因为楚锐的狂而感到有丝毫的不爽。换句话说,那就是,白起非常欣赏楚锐的狂!

    白起的实力,在战国那个纷乱的时代,绝对能够排的上前五。注意,这里指代的并非是他的行军打仗能力,而是他的个人战斗力。

    不管是在什么行业,站在巅峰的人,都是寂寞的。他们不需要其他任何,就只需要一个对手,一个能够让他们欣赏,却又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却打败的对手。因为,他们已经站在了最巅峰,别无所求,只是想要自己过得更加有意义。

    白起的实力,或者说是战斗力,楚锐不敢揣测,不过,窥一斑而知全豹,仅仅只是那可怕到了极点的属性,就已经让他知晓,这个传说中的杀神,可不是普通货色。比白起更加像是一个军事理论家的王翦战斗**尚且那么强烈和浓郁,而作为战斗狂人的白起,又岂会比王翦还差?

    “来吧,让我见识见识传说中的杀神,究竟有多么了不起!”

    楚锐的脸色很冷,这不是他在装b,而是因为调动着浑身的杀意而导致心性的变化从而影响到了气息。

    在战斗中,除了精妙的招式和浓郁的能量能够让你克敌制胜之外,还有许多非常重要的因素,比如说气,比如说势,比如说心。气之引导,让敌人按照你的想法掉进陷阱中,被你牵着鼻子走;势之镇压,让敌人往往在没有战斗的时候就已经先怯三分,处处受到牵制;而心之制衡,就比较讲究了,什么方面都可以囊括,只要是能够压制敌人的,都可算计在内。

    楚锐的杀气喷薄而出,与白起的杀气对撞,纵然他们两个还没有交锋,但是已经在开始较量了。很多时候,两人战斗,完全不需要身体肉搏,仅仅凭借气势,就足以分出胜负,甚至是让一方被置于死地。

    “好浓郁的杀气,看来,你我是同一类人!”

    白起感受着楚锐浑身所散出来的浓郁杀气,很是陶醉的深呼吸了一口气,眼神变得无比明亮。像他这种人,纵然是为秦国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然而终究是杀性太大,对于普通人而根本无法接受。换句话说,就是有违天道,有违人和,从而在现实世界中他的结局是被赐死,一代军神就那么自刎而死。

    在当时能够与白起比肩的其他名将和声明不弱的将军,纵然有不少实力不见得弱于他,行军打仗的能力也不一定弱于他,但就是杀性不如他,所以他才声名显赫,所以他才被称为杀神,所以他才号称人屠,足以让敌国的人头疼不已,能止小儿啼哭。

    白起纵然不会在乎其他人看自己的目光,因为他凶光一闪,那些所谓的卫道士,就只会吓得屁滚尿流。如此人物,与之计较简直就是丢了自己的身份。他不在乎,可其他人在乎。想要他死的人,实在是太多。然而,如今,他却是找打了楚锐,与他同一类人,如何不见猎心喜?

    “从某种意义上而,是的!”

    楚锐没有否认白起的话。的确如同他所,从某种意义上而,他们的确是同一路人。

    “不过,你我不同之处,却是更多!”

    没等白起接话下去,楚锐便是瞬间又再度说了一句,堵住了他的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