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13章:徐福?!(终)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清女生爾說    “有朋至远方來  不亦乐乎  ”

    那绝世强者的声音很平和  在楚锐的耳中  非常的柔和  沒有半点的不对之意  然而  越是这样  他就越是觉得毛骨悚然  事若反常  必有妖

    “敢问前辈何人  ”

    楚锐很是恭敬的说道  他是很狂  但并非弱智  这绝世高手  明显就是那种一巴掌就可以拍死你的  你还跟他狂  简直是找死有木有  这并非楚锐胆小  也不是欺软怕硬  现在  这绝世强者还不知道到底是敌是友  若是敌人  纵然是天皇老子  楚锐也绝对不会给他任何的好脸色  不过  他也不是白痴平白的因为自己的狂傲而树敌

    “即便这些酸儒迂腐无比  不过  他们的这些话  的确还真的有几分道理  小友  请坐  ”

    茅屋门开  一个穿着古朴青衫的中年人出现在了楚锐的面前  他的面容很平凡  平凡到扔进人堆绝对找不到的那种  然而  他的气质  却是很怪异  那种楚锐根本说不上來  也形容不出來的怪异

    “前辈  请  ”

    看着旁边的石桌  楚锐压下了心中的好奇  亦是遵循礼法  纵然他是客  主让之  他却不敢真的大咧咧的完全不在乎

    摸了摸下巴那梳理得非常整齐的山羊胡子  那绝世强者点点头  也沒有特意要求  与楚锐一同落座

    泉水叮咚  蜂戏蝶舞  鹤鸣鸟啼  在这繁花似锦  花团锦簇的恰若洞天福地的山谷之中  简直就是就是人间仙境

    闻着花草的幽香  以及正在煮着的香茗的香气  楚锐感觉一阵心旷神怡

    这里的灵气  好浓

    楚锐眯了眯眼  不着痕迹的观察着周遭的况  一边很是恭敬的与那绝世强者面对面的坐着

    楚锐沒有开口问  那绝世强者亦是静静的坐着  等待着香茗煮好

    “好茶  ”

    端起茶杯  以楚锐如今的火系抗性和免疫效果  即便是扔进火中直接煅烧也断然不会有丝毫的感觉  这沸水茶  也自然不会例外  一口  满口生津  楚锐感觉自己的属性好像提升了一些  感觉身体异样的暖和了起來  知道这茶不是凡品

    “敢问前辈可是大秦时期之人  ”

    楚锐慢慢的品了两杯茶  方才放下茶杯  很是恭敬的问道

    “哦  何以见得  ”

    那绝世强者摸了摸胡子  有些惊异的看了楚锐一眼  不过眼神之中却是有些理所当然  想來对于楚锐能够猜到他的身份  不是非常的意外

    “前辈的穿着  非常的古老  上面的花纹和印刻  均不属于如今之物  还有这茶杯  并非是现代人所用的瓷器  而是青铜器  除了这些  还有建筑  纵然那茅屋看不出來很多  不过却依旧可以看到一点点影子  那格局布置  乃是秦朝时期的风格  而前辈居于此  骊山脚下一方  隐居在这里  应该便是为始皇帝守陵  前辈的弟子  是守陵族的族长  其一族  为始皇帝守陵  甚至不惜将全族人的命都赌上  如此况  若是说是后人仰慕始皇帝  有些牵强  必然便是始皇帝时期便是为其守陵  如此一來  前辈即便不是大秦时期的人  其前辈也必然是  ”

    楚锐语气很是平和  沒有半点的绪在内  不管他的猜测是对还是错  好像都对他沒有关系  无关大雅

    “很不错的推理  ”

    那绝世强者轻轻的抿了一口茶  神很是淡然  看不出他对楚锐的这番话有何绪在内

    “老道两年前夜观星象  见帝星大亮  知道有真龙天子出现  三月前  紫气东來  知道最近有贵客前來  便早早等候  十万年了  那日天帝的预  终于來临了  ”

    这绝世强者一改之前的平和  变得很是激动了起來

    老道  帝星  真龙天子  紫气东來  十万年  天帝  预

    楚锐眉毛一挑  纵然不知道这绝世强者再说什么  不过看他如此激动  那些非常关键性的词语串联起來  让他心中不断起伏  跌宕不已

    这绝世强者是一方道士  帝星  真龙天子  根据他的话  貌似是指的自己  称帝  他可从來沒有这般想过  紫气东來  这楚锐知道  紫气  是为贵气  圣人之气  最出名的  便是老子西出函谷关  关令尹喜见紫气东來  便知圣人降临  从而以弟子之礼迎接  让其落下五千字《道德经》

    这些都还不算  因为对于楚锐來说  实在是飘渺得很  不过  对于眼前  楚锐却是非常的在你  根据这绝世强者的话  貌似  他或许生存了十万年

    十万年

    这尼玛  老妖怪中的老妖怪级别

    而且  他口中所  天帝

    天帝

    这是神帝才能有的称呼  如今的玉皇大帝  其另一个称呼就是天帝

    他说天帝  难道之前曾经是真神

    而且  这老道所说的预是何意  十万年前  预到了现在  要不要这么恐怖  有沒有这么夸张

    “敢问前辈名讳  ”

    太多的疑问  让楚锐心绪翻滚  强压下心中的各种思绪  楚锐直接将这些全部驱逐出脑海  直接朝着这自称老道的中年男子问道

    “老道  徐君房  ”

    他淡淡的说道

    徐君房

    楚锐一脸茫然  这是谁  然而  略微一想  便是回过味來  一脸惊骇的看着眼前这个强压下激动之的中年男子

    徐君房

    或许这个名字大多数人完全不知道  然而  他的另一个名字  却是如雷贯耳  全华夏人沒有一个人不知道

    徐福

    大秦最著名的方士  传闻为始皇帝炼制长生不死药  最后更是带着三千童男童女出海  寻访仙山  为求长生不死药

    难怪  难怪

    楚锐瞬间恍然  难怪之前所看到的守陵一族觉得那么怪异  却又觉得那么眼熟  传闻徐福戴着童男童女出使海域  去到了东瀛  现如今东瀛国的那些训练之法  就是传承自大秦  那个无比暴戾的始皇帝的训练军队之法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