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64章:龙暇之心!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是,是你。”

    一击之下,蛇王顿时生机全无,他颤巍巍的转过身,看到了那张让他熟悉无比又痛恨不已的脸庞,顿时如遭雷击。

    “丑陋的长虫,死去吧,从你打龙暇主意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你即将亡于我手下的命运。”

    偷袭者,正是楚锐,禁断之刃和屠龙匕双料爆,在真实战斗的支持下,将生命值高达百亿之上的蛇王,有着一百零八级实力的他,瞬间灭杀,这货之所以能够进入当初那个大殿之中,只是因为他是一族之王,且毒性超绝,然而,在沒有半点还手余地的况下,还不如当初的那一头皮糙肉厚的犀牛金仙。

    “沒想到,竟然是你,哈哈哈……真是可笑,看來,堕天魔峰距离毁灭,也不远了。”

    蛇王大笑,这两个月來,堕天魔峰有不少的高手遭遇到了偷袭暗杀,纵然有很多失败了,但是始终有一个杀手的刺杀成功率,保持在百分之百,为此,他们还特地的秘密的商讨了一番,只是,断然沒有想到,这个让整个堕天魔峰束手无策,陷入了恐惧之中的杀手,竟然就是他们一手培养出來的超级杀手,对付神族的无上利器,至强兵锋,这还,真是讽刺啊。

    哼。

    楚锐冷凛一哼,力直接将蛇王的神魂毁灭,然后把爆出來的东西扫进了背包,接着非常快速的将他的尸体破坏掉,手段非常残忍。

    刺杀神族,他只是刺杀,席卷战利品,然而刺杀魔族的话,除了做前面的那些,还会破坏尸体,这不是他天性残忍,而是不能做成与刺杀神族一样,不然的话很容易被怀疑,惹祸上身。

    搞定了这一切后,楚锐启动虚空之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之前他还的小心翼翼,因为这一片地方,都有着堕天魔王的神念,一旦有异常的波动闪动,就逃不过他的感知,只是因为魔界命珠的掩盖,才蒙混了过去,之前如此,现在他实力达到了一百零八级,堕天魔王就更是不容易现他了。

    散去了伪装的分身,楚锐将蛇王的魔性能量放进了背包的深处,屏蔽了它散出來的浓郁波动,然后才疲累的倒在了床上,抱着龙暇昏睡了过去。

    纵然只有短短两三秒的交锋,就已经把蛇王置于死地,然而,从开始的潜入,到最后的动手,的确是让他有些心力交瘁,这样耗费的精力,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这看上去很简单,但是杀的毕竟是一百零八级的强大存在,而且还是要在其沒有示警的况下一击毙命,难度很大。

    楚锐昏睡了过去,不过一直在床上装睡的龙暇却是睁开了双眼,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楚锐,她的神色很是复杂,此时此刻的她,眼神才不至于那么的浑浊,那么的无神,而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那些师兄弟,死在了她的面前,而且还是她的未婚夫杀的,这让她无法接受,然而,这两个多月來,她一直恰若痴痴呆呆的,然而对于此时的状况还是非常了解的。

    这个男人。

    龙暇看着楚锐那即便是昏睡之后依旧眉头紧皱的样子,眼中闪过一抹温柔之色,也有些心疼,她很清楚楚锐这些日子里來到底在做什么,有好多次回來都是奄奄一息,浑身上下更是伤痕遍布,像是今天这般,只是疲累不堪,算是最好的状态,这两个月來,这样的状况,少得可怜。

    她伸出手,想要去抚摸一下这个男人的倦容,想要抚平他那紧皱着的眉头,然而,手伸到一般,她却是退缩了,她想到了那惨死的师兄弟们,她无法迈过那道坎,即便此刻的她,非常清楚,这个男人是真的在乎她,为了她,他可以变得无比冷血,将自己的师兄弟全部杀死;为了她,即便是与那些魔头为敌,他也沒有半点退缩,她明白,但是却始终无法迈过去。

    或许,时间可以抚平一切,这两个月來,她的心,已经不再是如同当初那般的冰冷,但是,她也明白如今所处的环境,楚锐那么拼命,出去刺杀,只是为了换得她的安全,她不安,她内疚,她想过自我了断,不在受到那闭上眼睛就是师兄们喋血的可怕画面的侵扰,也不愿意成为楚锐的拖累,然而,她沒有这么做,她不是怕死,她是怕楚锐崩溃,楚锐以为她失神,在欺骗了周围神识探知的况下,一点一点的给她诉说,也像是自自语的排解压力,这让她清楚了他的立场,若是她真的自杀了,那么他即便沒有崩溃,也会陷入无尽的自责中,哪怕是毁灭了堕天魔峰,也无济于事。

    对于楚锐,龙暇不知道自己心中究竟是什么感,最初的相见,只不过是她的哥哥带进皇宫,点头之交,而后,随着他的声名鹊起,她也有了一点好奇心,收集了一点资料,在后來,父皇赐婚,这才让她加大力度收集他的消息,也慢慢的被吸引,然而,这并不能俘虏她那颗高傲的心,只不过是有些许的好感罢了。

    然而,现如今的她,才是真正的沦落了,她恨他,恨他杀了自己的师兄弟,让自己陷入无比悔恨的深渊地狱之中,然而她也爱他,爱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

    每天装疯扮傻的呆在这个屋子里,不能外出,也无法外出,因为外面都是一群穷凶极恶的魔头和妖怪,除了睡觉就是修炼,她每天最快乐,最舒心的时间,也就是看着他,就如同现在,这般的看着他,在他不知道的况下看着他,纵然同睡在一张床上,他却沒有丝毫的冒犯,而且躺在外面,挡住了一切,哪怕是有人在睡梦之中偷袭,也只是会偷袭到他,而绝对不会伤害到她,她很享受这样被人如此细致呵护的感觉,即便是身处于魔窟,也改变不了她心中的那一抹或许连她自己都沒有察觉到了小小雀跃欢欣之感。

    唉。

    龙暇长长一叹,看着楚锐那张即便是睡着了也紧绷着的脸庞,心中滋味陈杂。

    我是该恨你,还是该爱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