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55章:暗杀!(中)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唉……

    看着纵然睁着眼睛,却是浑身恰若沒有生气的龙暇,那原本明亮的星眸之中,完全沒有半点色彩,楚锐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看着被禁断之心所吸收进入的属于她的那一分心神之力,又叹了一声。

    禁断之心中的星月之力,是融合了当初的星月之链所获得的,星月之链的力量是來自于天星和涟月这一对有人的,是当初楚锐在已经沉沦的亚特兰蒂斯的废墟之中,将天星和涟月他们解脱了之后为了答谢他,他们所给楚锐的一件纪念品,也是一件宝贝。

    几经沉浮,楚锐的实力变得越來越强,身边的宝贝也是越來越多,然而,星月之链,他从來沒有半刻离身,更是完全沒有一丁点舍弃它的想法,即便它的力量已经对自己而,根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戴着,就等于是白白的占据了有限的资源,将“项链”这个“装备栏”给占据了,因为,这星月之链对于楚锐而,不仅仅是对天星和涟月的怀念,也是他和众女一起走过來的见证,真的证明。

    禁断之心的出现,让楚锐两难抉择,他无法舍弃星月之链,然而禁断之心却是禁断套装的一个部件,幸好,禁断之心将星月之链融合了,两全其美。

    星月之链,星月之恋,是天星和涟月那感天动地的感所形成的一种超越了元素能量,独立在天道能量,信仰能量和道德能量之外的奇特能量,只要是真心相待,就可以将异性的心神之力吸收进去,可以通过心灵相互之间交流,更是可以借助其力,打破时间与空间的禁锢,超越一切极限,瞬间传送到其身边。

    这是一个逆天的能力,楚锐数次靠着它获救,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持之通过了四圣兽的考验,不过,想要获得这个能力,最为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必须得那个女子倾心于持有者,也就是楚锐,那样她的心神之力才能够被接纳。

    见过不过数面,龙暇竟然倾心于他,这让楚锐的神色变得非常的复杂,倾心并非爱,但也是深,方能如此,楚锐深感震惊,不过更震惊的是,刚刚他才杀掉了与她共处了那么久的一种天罡门弟子,她的师兄弟,可是,她对自己的这份,竟然还在。

    “你放心,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一根毫毛。”

    楚锐坐在床上,伸出手,轻轻的将龙暇脸颊上的鲜血擦干,帮她理了理凌乱了的丝,他抚摸着龙暇那惨白而沒有半分血色的俏脸,忽然感觉很心痛,纵然她不说,但是楚锐也知道,她在暗地里帮了自己很多,别的且不说,光是帝天城的建立,这位公主大人,他名义上的未婚妻,就出了很大的力,不然的话,皇帝那边也沒那么容易摆平,帝天城的建立也沒有那么的顺利。

    “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暇儿,你不要这样,我有我的苦衷,如今我们身处于魔窟之中,你千万要振作,就算你不为你自己想想,也该为你那已经年迈的父皇,还有失去了诸多弟子的师傅和师门着想,只待这里的事了了,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给天罡门一个交代,你不要折磨你自己,好吗。”

    楚锐轻轻的摩挲着龙暇的脸庞,语气前所未见的温柔。

    龙暇眼神闪过了一丝波动。

    “这里是神魔战场,到处都充满了杀机,随时都有可能面对死亡的威胁,我们身处于魔族阵营,更是如此,在这里的,可都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和妖孽,我有很重大的任务,不能露出破绽,不过,若你在这样下去,必定心力交瘁而死,若是如此,我还不如直接带着你杀出去,反正都是一个死,我宁愿轰轰烈烈的死,也不愿意看着你就这么的死在我的面前。”

    楚锐继续说着,另一只手亦是抓住了龙暇你冰冷无比的手,感受着她此刻状若死人的体温,脸色沉了下去。

    龙暇神有所变化。

    “纵然你我还未完婚,不过,你我既然都已经是未婚夫妻,已经有了婚约,那么你就是我的妻子,这一点,谁也无法改变,我承认,之前,之所以答应大帝和你的婚事,并非是感,而是与皇室联姻于皇室于我自己,都有很大的好处,只是为了利益。”

    楚锐说到这里,龙暇的神变化变得稍微大了一些。

    “人都是有感的动作,纵然我天性冷血,暴戾无双,可是相对的,也天性风流,见不得女人的好,我承认,我是很无耻,可是,之所钟,不能自已,我根本无法控制我自己,与你相见,相识,纵然还沒有达到相知的地步,但是你在背后为我的做的种种,我都知道,我不爱你,但是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最开始是喜欢你的容貌和身份,而后是喜欢你的默默牺牲和奉献,现在,我是喜欢你的是人,你的心,我喜欢是一个叫做龙暇的女子,而并非是天罡门的天才,神龙圣朝的公主,那个叫做龙暇的天之骄女的身份。”

    正如楚锐所,之所钟,不能自已,楚锐的心是冰冷的,然而这这时他对其他不认识的人,以及敌人,对待自己人,自己身边的人,自己所爱的人,他永远都不可能是冷冰冰的,这一番话,他说得极为动。

    作为一个杀手,随时随地都要为了任务而扮演不同的角色,楚锐对于扮演一道,可以说是极强的,绝对的影帝级别,可是一旦回归于生活之中,面对在意的人,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回到那个影帝的状态,只能用假装的冰冷來粉饰内心的尴尬,甚至是羞涩,肉麻的话,他说过不少,而且是针对不同的女人,可是,那都是假的,嘴上的甜蜜语,心中却是冷笑连连,冷若坚冰,但现在,这一番话,他是真的自肺腑。

    龙暇的神明显变化得更大了,很明显,楚锐的这番肺腑之,已经深深的将她打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