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09章:我是楚锐,不是幽天凌!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那么,接下來,要怎么做呢。”

    楚锐有些尴尬,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半透明的薄纱睡衣的真正的妖精,心头一阵狂跳,除了在樱花女神的身上,他还从來沒有见过如此一个妩媚的女人,按照道理而,楚锐可不是什么初哥,更加不是那种看到女人都愣低头害羞不已的毛头小子,更何况,以他的性格,除却作为一个男人最为本我的冲动外,只要是沒有感的女人在他的眼中,不是和红粉骷髅差不多,至少也不是那种能够让他本性动摇的,可是,这蚌菲菲,却是不知为何,总有一种让他灵魂悸动的感觉。

    “你过來。”

    蚌菲菲脸上带着微笑,看着楚锐,伸出白玉般的手朝着他招了招,面对陌生的男性,而且还是在闺房之中,身上穿着睡衣的状况之下,她沒有半分的尴尬,而且尽显公主的雍容典雅气度,不仅如此,她如今更像是一个大姐姐一般,正在教导年轻而不懂事的弟弟那般,那一份温柔,让楚锐不由得心颤。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看着楚锐过去,幽怜儿亦是紧跟着,蚌菲菲温柔若水的眼神看了一眼楚锐的小跟屁虫,轻柔的问道。

    “我……我叫幽怜儿。”

    幽怜儿的语气有些不大自然,自从这一次脱胎换骨之后,她如今可谓一步登天,全身都是幽冥源气所形成,假以时日,其成就绝对无可估量,不过,此刻的她,也不是当初的她,因为力量恢复,那些因为丢失力量而被封印的记忆亦是在逐渐的回转,她活了不知道多久,纵然心性还是一个小丫头,但是实际岁数却是大得不行,如今被蚌菲菲叫做小丫头,她可是有些不满,最重要的是,眼前这个妖精,竟然在勾引她的爹爹,这可是大敌,然而,即便是她,也不由得被蚌菲菲此刻的气度与温柔所吸引,到底是个小丫头,心性使然,不知不觉间迷迷糊糊的回答了。

    “姓……幽,你父亲叫什么。”

    蚌菲菲之前只不过是觉得这个小丫头很是让人亲和,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可是此刻,她的话,却是让她心中一跳,然后有些慌忙,幽,这是一个非常大也可以说非常小的姓氏,说它大,因为这个姓氏的存在很强,非常强,让它让任何人都不能忽视,说它小,是因为这个姓氏的人,渺渺无几,纵然每一个都是天纵之才,惊艳绝伦,然而却终究实在是太少了,大概是他们这一脉的血脉太强,从而遭受天妒,所以人员凋零。

    “……”

    对于这个温柔的大姐姐的问題,幽怜儿很是疑惑,很是奇怪,明明爹爹就在面前,为何她还要问自己这个问題,对于她而,她的父亲是神圣且无比伟大的,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有所侮辱,纵然蚌菲菲沒有半点的不敬之意,可是幽怜儿还是转头看向了楚锐,征求了一下“爹爹”意见。

    “爹爹叫幽天凌。”

    看到楚锐点头,幽怜儿才放心下來,转头冲着蚌菲菲说道。

    “幽天凌,天凌,天凌……难怪,难怪啊。”

    蚌菲菲一阵失神,嘴里念叨着的,都是这所谓的“幽天凌”,当她念叨这个名字的时候,楚锐不知为何心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这幽天凌,若是不出所料,便是这位妖族的公主道人念念不忘的人,也就是幽怜儿真正的老爹,也就是他,楚锐的某一世。

    唉。

    看着眼前瞳孔深陷,陷入了失神状态,像是疯子一样患得患失的忽然一笑,紧接着又满脸苦涩,然后又痛苦不堪,……如此种种将心绪展现在脸上的蚌菲菲,楚锐心中微微一叹。

    楚锐有着自己的骄傲,这或许在于那些高高在上的真正的神佛妖魔而,实在是微不足道,不屑一顾,但这股骄傲可以被忽视,却不能被无视。

    一头大象不会去在意随时都能被他踩死的蚂蚁的想法,一个皇帝也不会去关注一个乞丐的尊严与骄傲。

    然而,像是那般传说中的存在,纵然是不在意楚锐的想法和他的骄傲,我行我素的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行动,这这并不代表它们是不存在的,即便那所谓的幽天凌,曾经的死神,死灵界之主,死亡之书的原本主人,是多么的强大,拥有多大的权势,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人,但他楚锐也不屑替代之。

    对于楚锐而,他就是他,他就是楚锐,不是任何一个人。

    即便是看穿了记忆的东方无极,楚锐也并不在乎,更何况什么记忆都沒有的幽天凌,他只是楚锐,不是任何一个人,以前是,现在是,将來也是。

    现如今楚锐身边的女人,都是因为宿命纠缠的缘故而來到他的身边,不顾如今社会的道德和准则,全部牵连到了一起,但是他会证明,这并非是因为她们的前世是东方无极的女人,今生才会走到一起,而是因为他楚锐,他自己的魅力吸引和真感动,将她们与自己牢牢的拉在了一起。

    纵然是妖族公主,那又如何,或许可以怜你之遭遇,悯其与幽天凌的感,但是在关乎原则问題上,楚锐可不会有丝毫的让步。

    “天凌,天凌,天凌……”

    蚌菲菲神恍惚,看着楚锐,幽怨而低沉的叫声如泣如诉,不断的叫着幽天凌的名字,眼泪止不住的流,她捂着胸口,神痛苦不堪,这并非伤痛,而是心痛。

    问世间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仅仅只是念一名,却是如此的痛断肝肠,痛彻心扉,蚌菲菲用至深,且坚定恒久,让人可敬可佩。

    算了。

    本來楚锐被当做其他人,成为了替代品,这样的状况,让他非常不爽,心中一冷,便是要作,可是看到蚌菲菲那般的样子,亦是心软了,不过,他始终还是他,那个孤高无比且冷漠无双的血手鬼影,这一份心软却也仅仅只是维持了数秒,便是烟消云散。

    “我是楚锐,不是幽天凌。”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