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86章 枯坐于血海边上的老僧!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第886章:枯坐于血海边上的老僧!

    枯骨?

    这戈壁沙漠里,楚锐所走的路下,竟然全部都是枯骨!

    如此广袤的戈壁沙漠竟然还埋不住死去者的骨头?不,不是埋不住,而是太多了,根本无法掩埋。走在这上面,就好像不是走在戈壁沙漠上,而是走在仅仅只是铺了一层由血所染成了暗红‘色’的沙子的骨头山上。如此让人汗‘毛’倒竖,寒气渗心的感觉,即便是楚锐这般胆子已是忍不住的一阵‘毛’骨悚然,不由得双手抱在‘胸’前,使力的‘揉’了‘揉’手臂。

    “呱呱!”

    血红着眼睛的浑身漆黑的乌鸦栖息在那些毫无生气的枯萎老树上不断的鸣叫着。自古以来,乌鸦便是代表着不详。在这样的地方遇到眼睛是血红‘色’的乌鸦,其中所代表的,更是不而喻。

    楚锐皱了皱眉头,没有做什么,只是原本就已经很快的脚步,变得更快。这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直接的将他的一切都给封印了。除了法宝兵器之外,其余的一切,都完全不能召唤。这也就代表着,在背包之中,除了六界转轮盘、死亡之书等等,其他的,完全就是摆设。不仅如此,这里甚至连空间都给封印了。楚锐试了很多次,不仅是‘混’沌龙麟马无法召唤,哪怕是荆棘‘花’妖‘花’媚娘、紫角双头龙这两个宠物也无法召唤。

    md,不管了,还是先找到鬼界命珠,然后立马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

    楚锐一咬牙,也不在纠结于此。此时此刻,还是去寻找鬼界命珠为重中之重,其他的一切,可以暂时的抛开。他的感知非常的强烈,而且,这一次,哪怕是个白痴都能够感觉得到,因为,六界转轮盘所指向的方向,那一代的气息实在是太浓郁了,不仅邪恶到了极点,所积攒的可怕怨气和煞气直冲向天,形成了一大片乌云。

    那可不是简单的云层,而全部是由最强大的怨气和煞气所积聚而形成的。那可怕的云层,哪怕是大罗金仙进去也会瞬间尸骨无存,绝对是可怕到了极点的至‘阴’至邪之物。即便与其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有着数万里之遥,可是楚锐亦是不由得一阵心惊‘肉’跳。这不是他害怕,而是身体和灵魂的本能反应。由于他乃至刚至阳之体,与那至‘阴’至邪的玩意,天生犯冲。但他不如它,所以会被压制,所以会有如此感觉。

    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楚锐再度扫了一眼那仿若里面蕴含着各个怨煞之气所形成的邪恶骷髅头飘‘荡’的景,然后低下头再也不看,使命的疯狂朝着前方奔跑而去。

    “呼呼,呼呼……”

    不用怀疑,这是楚锐正在疯狂气喘的声音。以他的体力自然不可能因为跑这么一点路就如此来不起了。一个马拉松冠军选手极限是一百公里,然而你若是让他扛着一百公斤的哑铃,你看他能跑多远?如今楚锐的状况就有点类似。

    寻常状态下,楚锐的极限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里的重力是寻常的状况,与外面的鬼界一样,是人界的三倍左右。可是,这里的气息,实在是太恐怖。导致他身上仿若压了千钧一样,越是往前,越是朝着那乌云的正中心下而去,就越是感觉仿若连灵魂都要被‘抽’离出去了一样。那样的滋味,根本无法用语来形容。

    从最开始的风驰电掣到后来的寻常速度,在到之前的慢跑,刚刚的走动,一直到现在的举步维艰。这其中所用的时间不过仅仅四五分钟,所走过的路程,也不过数千米而已。特别是这最后的一分钟,楚锐才堪堪走了不过百米。现在,他差不多五秒钟才能迈出一步,仅仅只有零点七五米左右的一步。

    我……不……能……在……这……里……倒……下!

    楚锐双‘腿’仿若灌铅了一样沉重,颤巍巍的身体,好像随时都要倒下了一样。每走一步,他的身体都要狠狠的震‘荡’一番,几‘欲’晕厥。然而他却是凭借自己强大的意志力硬生生的‘挺’了下来。楚锐很清楚,若是他倒下了,必然不可能起来,伴随而来的便是那可怕的威压直接将他压到昏厥,然后到死。这绝对没有第二种结果。这里是至‘阴’至邪的地方,而他的至刚至阳体质,与这里的环境完全就是对冲的。他清醒着,还能够运转体内的能量抵抗些许,若是昏厥了,那么必然会被吞噬消磨殆尽。

    一步步的迈进,楚锐没有放弃,哪怕无比的艰难。此时此刻,他已经忘记了可以使用手里的六界转轮盘利用时间之力和空间之力逃离这里,而是死死的叮嘱这个带给了他拥有至高无上的力量亦是给他带来了无尽危机的玩意,那上面所释放出来的牵引之光,脚下慢慢的挪动,缓缓的朝着前方而去。到了此时此刻,已经无关于其他,这是对于他的尊严与骄傲以及是否拥有能够攀登到真正的以整个六界为舞台的巅峰之地的资格!所以,他,不能倒下,更不能退缩。一旦退,道心有了破绽,他这一辈子就这么废了,或许止步于此,即便是可以进步,也微乎其微,想要进入巅峰之境,完全就是痴人说梦了。

    “阿弥托福,施主的毅力和意志,当真令老衲刮目相看。这里已经许久没有客人来了,请上座!”

    一步步的不知道迈了多久,楚锐双目圆瞪,疯狂的催动着体内的能量抗衡越来越浓郁的怨煞之气,并且不断的破坏自己的身体,以剧烈的疼痛来保持清醒。就这么不知道走了多久,在他强撑的意志都已经达到了顶点,模糊不清的时候,猛然间,一道恰若黄钟大吕的佛音传入而中,恰若一泓清泉流入了干涸的土地,瞬间让楚锐浑身一震,好像是被妈妈的怀抱抱住了一样,疲惫与痛楚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温暖。

    抬头,只见一个红‘色’‘浪’‘花’翻滚的血海边上的一棵死树下,一个穿着着破烂袈裟的老僧正枯坐在此,慈眉善目的正看着自己,那枯瘦的老手伸出,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指向了那矮矮的石台的另一边的石凳上。--29366+dsuaahhh+24575587-->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