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03章 以阵破阵!(上)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草,这是,三才阵。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楚锐表面不动声色,然而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华夏阵法之精华的三才阵,为何这三个东瀛鬼子会,不仅如此,还特么的改名为劳什子的三皇阵,妈蛋,老子忍不住想要吐了,这你妹子的跟棒子有何区别,将人家的东西拿來,改个名字就特么是你的了,这简直是掩耳盗铃,难道当别人都是白痴么。

    “三皇阵。”

    楚锐的声音有些怪异,若是眼神好的人,可以发现他的嘴角在微微的颤动,那是,正在抽搐的表现。

    “怎么,被吓到了么,纵然不知道你这么年轻为何能够拥有这般强大的实力,然而,你的弱点就是,底蕴不足,纵然实力上來了,然而沒有我们这种经过岁月沉淀所拥有的底蕴,你终究无法大成,你的见识和经历,还是太少了,年纪轻轻边有这样的力量,年少轻狂,可以理解,不过,今日你的年少轻狂注定会付出代价,能够亲自把将來有可能会成为登临更加界面的超级天才斩杀,本人也感觉与有荣焉,尤其是,这个超级天才,还是神龙圣朝的。”

    阴测测的声音从那浑身都被黑袍所遮掩,只能够看得到那只有皱巴巴的皮所包裹住的手的阴阳师嘴里发出,那恰若阴鹫一般的笑声,无比刺耳,让整个世界的人都不由得狂皱眉头。

    “你在跟我谈底蕴,谈经历,谈见识。”

    楚锐的神色再是一变,变得更加的怪异,这货,以为他有着如今的实力是靠着什么天材地宝堆出來的,或者是某个超级强者直接來一个醍醐灌顶强行灌出來的。

    或许吧。

    即便是活了那么久的怪物,嘴上说的什么都看开了,然而实际上钻起牛角尖來,比那些所谓的凡夫俗子还要不堪,在他们最在意的地方,楚锐也这般强盛的姿态碾压了他们,如此一來,他们又岂能服输,人家一个二十岁的小娃娃这么短短时间内所取得的成就已经超过了他们这活了这么久的老怪物,如此打击,岂能心服。

    自古以來便有文人相轻之说,也的确如此,然而,武者,却更是不堪,文可并列,但武却不可以,从古至今,有双文状元的传说,然而却从未有过双武状元。

    文章之锦绣瑰丽,之奇险诡谲,之气势壮阔,……种种,数不胜数,然而,想要在其中分出一个所以然來,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可是,武却不然,从古至今,只有一个天下第一,从未有过两人并列之说,武道一途,只有第一,唯一的第一。

    文,或许可以靠着时间的沉淀和积累,反而会使人变得越來越有感悟,文采也越來越斐然,然而武道却是不然,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机能的下降,你也会随之而实力下滑,除非是那种一代宗师级别的存在,否则,任何人都无法避免。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武者因为大多数念书少,只懂得最简单的规则,那就是你对我好,我便对你好,而读书人因为知道得太多,懂得更多的权衡利弊,因而所选择的太多,才造成了以上那句流传千古的金句。

    武夫纵然沒有文人那般潇洒自若,学富五车,然而他们也相对的沒有文人那般优柔寡断,而是一根直肠子。

    对于在武道之路上追寻了那么久,本來以为已经达到了“人”的极致,在进一步就会成为所谓的“神”,可是如今跳出來一个不过二十岁的年轻人直接将他们那无限膨胀的自信心给一下子戳破了,不仅如此,这个年轻人还是造成了他们家园毁灭,与自家相关的人死伤无数,更是将來可能威胁到自己国家存亡的敌国天才,如此情况下,若是这三个被东瀛国民们奉为神使的人还不弄死楚锐,那实在是说不过去。

    “想要我的命,那得看你们有沒有这个本事了。”楚锐冷笑一声,然后瞥了一眼将自己围困住的三面光壁,语气不由得带了一丝嘲讽:“将我国古之贤者说创造的奇门三才阵偷学了來,自编自改的弄成大言不惭的三皇阵,竟然还敢这般堂而皇之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现出來,你们的脸皮,这得多厚啊。”

    三人不语,然而浑身所散发出來的气势,却是变得浓郁起來,而且更加的阴森诡谲。

    楚锐的这句话,直接戳在了他们的痛处上。

    作为高高在上的在这一片地方如同神一般的存在的他们,却是卑劣无比的去偷人家的东西学习,而且这个偷学的地方,还是他们的死敌,不管他们如何改,都无法摆脱,纵然他们讲三才阵改名,甚至是将其他的某些东西都给改了,但能瞒得过别人,还能瞒得过自己吗。

    楚锐如今所言,非凡将他们那丑陋的行为宣之大白,而且还在他们那高傲的心上狠狠的捅了一刀。

    之前已然判定这个年轻人非死不可,毕竟他们不能放虎归山,让这么一个超级天才平安的度过这段羽翼未丰的阶段,必须得让其夭折,才能确保东瀛无虞,纵然这是治标不治本的,但能够保住一段时间,已然足矣,至于后世会不会有其他如同这厮一样的妖孽般的天才出现,那就交给后辈去吧,他们只是站在一个东瀛人的立场上,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本來罪名就已经足以被宣判死亡的楚锐,如今又让他们愤怒,在加上一条罪名,已经是死罪了,再加罪名还能如何,都死罪了呀。

    然而,死也有很多种死法。

    原本,以他们这样的年岁,以大欺小而且还是以众凌寡,这已经很沒面子了,能够快些解决那就尽量快些,也好少丢一阵子人,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若是不好好的折磨一下这个小兔崽子,真的难消心头之气。

    “小子,本來想让你死得舒服一点的,沒想到你的嘴那么臭,既然如此,老夫也不会客气了,在你死前,老夫会让你知晓,生不如死,这四个字究竟是什么含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