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93章:胤真往事!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受死吧  ”

    红了眼的胤真道人此刻已经抛弃了一切  当日野比狂涛这个叛徒站在他面前的时候  他就已然出离的愤怒了  陷入了绝对的狂暴状态

    曾经的胤真道人  只不过是一个平民  而且还是地位极其低下  十分贫困的大众  特别是他的红鼻子  从小便是备受嘲笑  是在自卑之中  在别人不断的欺辱之下长大的  有一次他无意间得罪了一个贵族  从而悲剧的人生就开始了  本來就贫困不已的家被弄得支离破碎  好不容易拜访了无数人  掏了无数钱财才娶到的媳妇  那个贵族看不上  却是赏给了他的老夫和下人

    仅仅只是一个晚上  原本贫苦却生活美满的家庭  完全的被毁了

    胤真道人被沒有解恨的贵族抓走  如同狗一样的做了他的奴隶  每天吃的是连狗食都不如的东西  做的是完全沒有尊严的事  任何人都可以欺负他  都可以对他拳脚相向  理由  沒有  哪怕是一个身份最低微的打杂的下人  都可以让他做任何事  揍他一顿  算是每日的必修课  被仇恨和愤怒占据了整个心灵的胤真道人在这样的折磨下却是坚强的活了下來

    三年  整整三年暗无天日的生活

    对于那个贵族來说  胤真道人不过是一只蚂蚁  不小心的得罪  在人家家破人亡之后  又被欺负了那么久  日理万机的享受生活的他  又如何会记得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物

    三年的时间麻痹了所有人  在一次绝佳的机会下  胤真道人逃离了  他成功的逃离了那座对于他而简直就是世界上最恐怖的魔窟  然而  他的身体早就不行了  若非他可怕的仇恨和执念支撑  他是绝对不可能挺过了这可怕的三年时间

    整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饱受摧残  身上的伤从沒有好过  他的身体  已经是彻底的废了  他不甘心  真的不甘心  然而  不甘心又能如何  残酷的现实却是让他无力的倒下  眼皮重重的垂下  或许是胤真道人的悲惨被老天看到了  或许是他的执着感动了上天  就在他垂死之际  一名老道路过  将他从鬼门关里给拉了回來

    从此  那个懦弱给被整得家破人亡的庶民死了  取而代之而诞生的  是对贵族无比仇恨的胤真道人

    曾经与那救回了自己的老道有过约定  他誓不会去寻找那贵族报仇  那老道才将其收入门下  传授道术  然而  那极致的仇恨是那么容易掩埋的吗

    后來  老道士一次游历江湖的时候  又救回來了一个人  那就是日野比狂涛

    善良的老道士救了这个濒临死亡的东瀛人  或许是有着差不多的遭遇  致使胤真道人对日野比狂涛有着说不清道不明而升起的好感  一起在门派学艺  一起生活  一起行侠仗义  两人纵然沒有血缘关系  纵然份数不同国家  却已然如同兄弟一般

    兄弟  自然无话不谈  胤真道人便是将憋在心中的仇恨倾诉了出來  然而  他沒想到的是  他的悲惨遭遇和仇恨心理  却是被这个伪装得完美无比的师弟和兄弟给利用了

    我在这里帮你看着师父  你快些去报仇  欠债还钱  杀人偿命  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而且  那个贵族完全就是一个恶棍  若是师兄你除掉了他  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清清楚楚  记得清清楚楚  这句话  是当初那还有着灿烂笑脸的日野比狂涛的嘴里说出來的  那温和的话语  让人如沐春风  被仇恨给折磨了如此之久的胤真道人沒有二话  真实意的谢过了这个狼子野心的家伙  就踏上了前去复仇的道路

    杀  杀  杀

    胤真道人在狂杀  家破人亡的惨状  三年猪狗不如的生活  历历在目  这些  都在疯狂的催眠着他  血  鲜红的血花不断的绽放  更是将他心中抑制了许久的恶魔给释放了出來  在那曾经高高在上  用那恶心的脚底践踏着自己的脸  用轻蔑的眼神俯瞰着自己的痴肥如猪一样的贵族  此刻却是瘫软在地  屎尿齐流  如同狗一样的求饶

    被仇恨所扭曲的心灵得到了极致的快感  让胤真道人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凌迟  最为血腥的凌迟  他狠狠的剐了这个贵族五个时辰  割掉了他身上的所有肉才让他断了气  虐杀了这个他一生梦魇的贵族之后  还不够  心中的杀意还依旧难以抑制  胤真道人的脚步在流成了血海的尸堆中舞动着  那往日里一个个作威作福的家伙  全部倒在了他的利刃之下

    这个曾经欺辱过我  还有这个  那个也是  ……这个王八蛋是当初侮辱我妻子的人之一  杀;这个混蛋曾经将我当沙包打  杀;这个家伙每天都拿着那和泥土的饭菜给强行灌我  杀;……

    这是被乌云所遮掩了的黑暗一刻  残暴的血腥  极致的狂虐  似乎连老天都不忍心见到

    从家门口杀到了后院  所过之处  无论是贵族本家  还是仆人  打手  鬼腿子或者是侍女  全部沒有一个活口  就连看门看家的几条狗  亦是倒在了血泊之中  胤真道人觉得还不够  不够  一路杀到了他家的后院尽头  将那贵族的父母兄弟姐妹等  一个不留的全部杀光

    周遭尽是鲜血  尽是残破的尸体  胤真道人终于是有些冷静了下來  然而这个时候  城卫军來了

    拼着九牛二虎之力  受了重创的胤真道人逃离了  然而  当他回到门派  准备接受师傅责罚的时候  却是看到了一片断壁残垣和无数烧焦的尸体

    树欲静而风不止  子欲养而亲不待

    看着心窝口陷了下去  面若金纸的老道士  胤真道人瞬间懵了  血泪  缓缓流下  顺着他已经沾满了别人鲜血的脸颊上  慢慢划过  他多想老道士责罚于他  哪怕是要他的命都可以  然而  他却永远沒有这个机会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