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73章:宿命之战!(下)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本來就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战神刑天,被玄武力量灌输的恐怖一击轰然击飞之后,按照常理而,根本是起不來的,玄武盾击纵然伤害不大,然而在这真实场景的战场上,你试一试被一个厚实无比的比铁板还要硬的东西给狠狠的拍打,而且还是以哪种可以将你撞飞n米的力量拍打下去试试,不被打得粉身碎骨,或者是浑身不散架都说明你十分的牛叉了。

    时间不长,但是强度却是十分了得的战斗,让刑天的身体本來就來不起了,最后施展禁忌之术,砍掉自己的头颅,破釜沉舟,从而召唤战神刑天的意志降临,歼灭敌军,这是,最后的办法,然而,他却是太低估了华夏这边的实力,也太低估了战神刑天的执念。

    刑天以为穷途末路了,无奈之下,走上了最后一条路,可完全沒有必要这么做,剩下的三千人且不说,就是神之手和赤霄、逍遥浪子、神御以及铁血雄鹰五个人,完全爆的话,绝对可以力挽狂澜,纵然这代价是他们受到难以想象的重创,不过却也绝不可能走到如今这样的地步,现在,神之手禁忌招数一样用了,神御等人的力量依旧是爆了,但是他们可以灭杀剩下的二十万联军,却是无法战胜一个如同神魔一般的,战神刑天,如此,就导致了现在这样的状况,剩下的三千人或许不用死也死了,城墙上的弓手本來可以沒事却被踩成了肉糜,城墙破了,城门崩了,况糟糕得不成样子。

    这也并不能完全的怪刑天,但不可否认,他的责任有,而且很大,什么原因导致如此,那就是因为他对于其他人的信任感,实在是太少。

    “轩辕……”

    “轩辕……”

    “轩辕……”

    战神刑天,起來了。

    沒有人有过丝毫的怀疑,沒有人有过点滴的惊诧。

    先前的一切,让他们对此,不再有任何的惊奇之处。

    这个如同神魔一样的男人,是不可能倒下的。

    本來已经完全不可能再有丝毫力量站起來的战神刑天,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來,这让楚锐眉头不由得一皱,他的禁断技真实之眼,完完全全的看透了战神刑天,按照常理而,他已经完全沒有任何的力量支撑他的身体,或许他的能量还有,但是,他的身体,却是已经处于崩溃,不,应该是说早就已经崩溃了,那股强大的能量在维系着身体,然而却也不是万能的,彻底的崩溃,战神刑天的能量亦是无济于事,无法挽回。

    然而,他却是依旧站了起來。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力量让他做到这般的。

    执念,可怕的执念。

    轩辕在颤动,即便沒有它,楚锐亦是能够感受得到那煞气无边的战神刑天对冲而來的恐怖战意和杀意。

    嘴里念叨着轩辕,原本就狂暴的赤红色眼瞳,里面的光华轰然暴涨。

    楚锐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大道万千,但几乎都是殊途同归的。

    别以为战神刑天这样不死的秘诀很可怕,说穿了,就是可怕的执念外加疯狂的自我催眠,沒错,就是大多数人都知道的自我催眠,不少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都懂得用的自我催眠,只不过,战神刑天的自我催眠加诸了他那可怕的执念在其中,达到了最恐怖的效果罢了。

    执念,这就是战神刑天之所以不倒,不败,不死的最**宝。

    无数次饱受极致摧残,依旧昂直挺立,不断的让人大跌眼镜的站了起來。

    这就是他的执念。

    这从远古时代与天帝对决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经过无尽岁月的酵,如今更是不知道达到何种程度,当初的他,头颅被砍都不能让其倒下,如今呢,执念的深切变化,更是可怕。

    战神刑天纵然可怕,不过,楚锐却完全无所畏惧。

    煞气,杀气,戾气。

    这些,只不过是更加能够让他变得亢奋起來的兴奋剂罢了。

    轩辕在抖动,楚锐在颤抖。

    轩辕很兴奋,楚锐很亢奋。

    眼前的这个战神刑天,现在不过是一个伤痕遍体的伤员罢了,纵然气势依旧,然而力量根本无法挥出來,完全就是一头失去了爪牙的老虎,有何惧哉。

    胜之不武的匹夫,落井下石的小人,趁人之危的混蛋,沒有一点武道精神的懦夫。

    或许这些帽子会被扣在他的头上,然而楚锐是谁,他的眼中除了胜利之外,沒有其他,人家怎么喷,是他的事,喷子的事,正常人是永远不会懂的,对于此,他纵然所向无敌,也完全沒有丝毫的办法,别人怎么想,怎么说,他又如何管得了,然而,不管怎么样,他今天,对眼前这个混蛋,其顽强不屈精神备受华夏无数人称誉和学习的战神刑天,杀定了。

    轩辕剑鸣。

    刑天斧啸。

    神器有灵,刑天与黄帝的纠葛经历了无数年,却也无法摆脱得掉,如今,跨越了数十个世纪,于今日,总算是要了结了。

    轩辕剑依旧还是当初的轩辕剑,刑天斧依旧还是当初的刑天斧,然而,物是人非,如今持有轩辕剑的并非是当初的轩辕黄帝,拿着刑天斧的也并非完全是当初的战神刑天。

    不管如何的变化,宿怨是不可化解的,这是宿命之战,总要有一方倒下,才会结束,才会放下。

    面对的是远古时期的战神刑天,如此强大的敌人,让楚锐浑身都兴奋得颤抖了起來,如此对手,求之不得的对手,必然会给他带來难以喻的经验和领悟。

    沉浸心神,抛却杂念,全力一战。

    “轩辕……”

    “轩辕……”

    “轩辕……”

    战神刑天的嘴里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在念叨着,一双赤红色的眼瞳狠狠的盯着楚锐手中那柄曾经给他带來无尽痛楚的金色大剑,气势在疯狂的飙升。

    增强怨念。

    看着浑身黑气缭绕的战神刑天,楚锐的眉头皱了起來,当初的他激怨念,然后引以秘法,才得以在头颅沒了之后继续存活,如今在油尽灯枯,穷途末路的况下,又激怨念,难道,他是要振奋那残破不堪的身躯,与他决一死战。

    “死吧,混蛋。”

    长剑一挥,摸清楚了战神刑天的想法,断然不会坐以待毙的楚锐直接亮剑,刹那间,金色的光辉映照了整个苍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