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70章:不败执念,不死刑天!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轩辕……”

    “轩辕……”

    “轩辕……”

    战神刑天浑身上下都十分的破损,那狂暴的能量冲击,锐利的箭矢爆射,都无法留下一点点的痕迹恰若钢铁一般的身躯,此刻,却是变得残破不堪,大多数地方都是一片漆黑,隐隐间还有一股青烟冒起,明显是被烧焦了,还有一些地方血红一片,那是明显的灼伤痕迹。

    然而,纵然是如此狼狈的模样,但战神刑天的气势却是丝毫未减,反而变得更加的恐怖。

    众所周知,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每个人看待事物的眼光不同,会导致本來只是一个事物,却是变得极其复杂,它的本质沒变,依旧是它,可是就是不容的人在它身上加诸了自己的看法,有着不同的见解和认知,从而使得本來就那样的事物变得什么都像,不过,这虽然是一定的,但不是绝对的,毕竟,不管如何,事物的本质是无法改变的,哈姆莱特的最本质的悲什么的,却是沒有任何人可以否定,对他的看法是多种多样,但是沒有任何一个人会说他是一个喜剧人物,这,就是他本质在起作用,这是无法改变的本质。

    战神刑天的话,亦是如此。

    即便他现在伤痕遍布,可是他那可怕的气势,恐怖的意志,坚强的执着,却是沒有让任何人举得他不行了。

    战神刑天,他的毅力,他的坚韧不屈,他的凶残……

    这一切的一切,哪怕是在他如今这般完全一看就像是要倒下的时候,也沒有任何人认为他真的会倒下。

    这就恰若人们对于哈姆莱特的认知,本质的认知,哈姆莱特,无论是任何人看,从任何角度看,都不会是一个喜剧人物,而这战神刑天,哪怕是浑身伤痕,走路都要摇晃了,却也沒有人认为他会倒下,因为所有人都本质的认为他是不败的,不会倒下的,战神,曾经头颅被砍,依旧还要持干戚战斗,如今仅仅只是被炸了,有何大不了的。

    有一种人,他可以感染任何人,用他的笑容,用他的精神,用他的意志,用他的执着……去感染所有人。

    不可否认,战神刑天就是这样的一众人,他的坚毅意志和不屈的执着,感染了所有人,一个连头颅沒有了却依旧还要坚持战斗的人,沒有任何人会认为他会倒下,沒有,哪怕是一个,都沒有。

    然而,意志力的确可以改变太多,却并非完全无敌的,当初为何战神刑天会头颅被砍依旧英灵不散的继续战斗,并非完全是他的毅力和执着,若是沒有那滔天的怨气,沒有那特殊的秘法,又岂会如此。

    人力终有尽时。

    这句话是真理。

    即便是神,也会有力竭的时候,天地也有毁灭的一刻,宇宙都有崩坏的一刻,更何况区区渺小的人类呢。

    刑天的身躯完全不足以支撑这样强度的战斗,能够坚持到现在,只不过是战神刑天的力量在强撑。

    神之手沒错,他的自爆,的确可以与刑天同归于尽,然而,他只能够与刑天同归于尽而已,并非是与战神刑天同归于尽。

    若是有一具完全与战神刑天力量与意志完全匹配的身体,这帝天城估计早就沒了,那最开始的一斧头,就不是简单的崩坏二十里大地,而是连带着帝天城,一起给毁灭了。

    可惜的是,那样的身体,整个六界又有几个,人间界更是不可能有了,除非是远古时期的巫族大能。

    神之手沒有带走战神刑天,然而却是崩毁了刑天的身体,从而导致战神刑天亦是极尽油尽灯枯了,沒有身体作为容易,意志力能够出什么作用,震慑,这或许对于菜鸟來说有用,然而对于楚锐,太嫩了。

    坚强的迈动着脚步,困难的挪动着身躯。

    战神刑天就这么拖曳着已然到了极限的躯体,一步步的向前。

    他的赤红色双眼依旧坚毅,依旧战意昂扬,就是凭借这股意志和气势,让所有人都笃定的认为,他,不会倒下。

    远古延续到了如今的恩怨,与宿敌的宿命之战。

    就是这样的执着让他的意志一直不散,存留到了今天。

    他嘴里默念着“轩辕”,每念一次,身上的执念就会增强一分,气势就会猛涨一点。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十分特别的手段,叫做催眠,此刻,战神刑天就是在自我催眠,利用他的执念,催眠自己,使得他暂时的忘却痛苦,忘却一切,除了即将迎來的宿命之战外,其他的,全部都摒弃掉。

    本來就已经伤得足以导致死亡的他,却是在他的执念之下,硬生生的挺了过來。

    执念不消,刑天不死。

    这是如此,才出现了如今这样让人满心胆寒的一幕。

    只有还有不败的执念,那他就是,不死的战神刑天。

    “砰……”

    “砰……”

    “砰……”

    一步,一步,一步……

    战神刑天的步伐在逐渐的稳定,他的力量在恢复,他的气势在猛涨,他的战意在飙升……

    华夏古时候有所谓的神打之术,并非真的刀枪不入,而是催眠自己,认为如此,从而使得他不会感觉到疼痛,导致无所畏惧,战斗力飙升,气势碾压别人,战神刑天此刻就是如此。

    他忘却了一切,包括痛苦在内的一切,随着前进的脚步,他的执念与催眠在不断的深入,使得战斗力又在恢复,那个极尽凶残的战神刑天,又再度回來了。

    迈进帝天城,脚步不停的朝着正西方而去。

    “啪……”

    鲜血四溅。

    这一次,沒有神之手暴怒的出來阻止战神刑天的脚步。

    选择最近的路线,必然便是之前那群可敬可佩的弓手们组成人肉城墙的那里,想要最快的完成宿命的对决,战神刑天必然选择走这里。

    一脚踩出,即便不是刻意,就是那般的随意的走,可是战神刑天的那巨大的力量践踏而下,脆弱的断肢残臂又岂能幸免,本來就已经是无比凄惨的残肢断臂,却是被毫无怜悯的踩成了肉糜,场面之血腥,让人不敢直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