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51章:冲霄之力,凌波之舞!(上)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这尼玛,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最让人蛋疼了,智谋型的人,智慧越高,对于这种人,那就最为头疼。***

    有谋略的人,不管思想是如何天马行空,但是都有一个可以察觉的固定的思维套路,只要仔细的好好的揣测,还是能够摸清楚一点套路的,这样就有利于占尽先机,诸葛亮为何压得司马懿喘不过气來,那就是因为他摸准了司马懿这个人,通透了他的思维方式,所以往往能够料敌于先,克敌制胜。

    然而,此刻的战神刑天,就只有本能的存在,这就好比那些完全不懂谋略,只有一股蛮劲的人,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偏偏他们的智慧不高,想不出什么好点子,根本不是不按常理出牌,更是比这个还要离谱,一个智谋如海的人,能够想到一个疯子或者白痴的下一步会做什么吗,肯定不会,纵然将此刻只有本能的战神刑天比喻成白痴有点不切实际,但神御等人也并非诸葛亮一流,因而,想要摸清战神刑天的套路,还是别有这个想法了,只能够见招拆招,走一步是一步。

    神御等人的目的是,阻碍战神刑天的脚步,对于他们而,此时的战神刑天,根本是不可战胜的,心高气傲的确是有的,然而他们却也不是那种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白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道理,他们比谁都清楚,人家随便一击就让化作了那样形态的铁血雄鹰差点gaeover,在这样的正面例子之下,他们在狂也狂不起來了。

    “杀……”

    铁血雄鹰被击溃,毫无悬念的被击溃,挣脱了血绳的战神刑天沒有理会已然力竭而沒有了威胁的铁血雄鹰,更是直接无视了在一旁掠阵的神御三人,直接一斧头便是朝着乏力而且还失去平衡的他劈了过去,危急关头,赤霄狂暴且无比精准的一箭准确的击溃了在飙飞向前的斧芒,拯救了铁血雄鹰,然而,在如此状况之下,战神刑天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对着已然载倒在地面上的铁血雄鹰竟然还是沒有放过的意思,低吼一声,便是大步向前,追杀而去。

    d。

    神御三人顿时有些咬牙切齿的征兆了,先前不理会他们也就罢了,然而在赤霄击溃了他的攻击之后,这般明显的况下,竟然还是对他们不理不睬,这是一个什么况,难道他认为那个已然无力瘫倒在地上的人,会比他们三个对他的威胁还要大吗。

    少瞧不起人了。

    赤霄等人三人同时在心中怒吼不已,这般无视,还真的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

    逍遥浪子和赤霄,身为弓手,敏捷仅仅只在盗贼之下,看到战神刑天想要对铁血雄鹰下死手,顿时身形狂飙,朝着前方杀了过去。

    他们的战斗目的,是以牵制住战神刑天为主,这一点,不会变,这也是为何先前铁血雄鹰困住了战神刑天,他们却沒有攻击的理由,牵制嘛,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他们就更加沒有必要去攻击,从而触怒战神刑天,让他怒或许会更快的挣脱出來,然而,现在却是沒有必要顾忌了,唯一的t都倒下了,接下來就只能靠他们自己來牵制了。

    所有职业之中,牵制的话,若是弓手说第二,沒有人敢说第一,敏捷高从而度快,攻快且射程远,还有击退箭保命,鹰眼术防偷袭,挖坑陷阱阴人,若是以水系为主,各种减之下,更是让人呕吐到血都给喷出來,毕竟,这放风筝最强职业,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然而,此刻的状况,却是让华夏战区最强大的两个弓箭手很是尴尬。

    他们要放敌人风筝,那得敌人心甘愿啊,若是人家都不理会他,放个毛线的风筝,最让人尴尬的是,作为远程的他们,一向以放风筝折磨死对方的他们來说,却还不得不反而朝着敌人奔去,颇有些自投罗网的味道,不过,他们此刻却是不得不做,不管对于铁血雄鹰究竟是报以何种态度,有何种看法,此时此刻他们都是队友,是战友,若是任由战神刑天将铁血雄鹰给干掉了,那么他们也是脸上无光的,于于理,就算是为了自己,他们也得去救。

    两大强光爆闪而过,两大弓手的度开到了极致,比之前那隐约间只能看到残影的铁血雄鹰还要恐怖不少。

    一抹深蓝色的光芒,恰若无垠的天空一般璀璨。

    一抹纯白色的光芒,恰若悠闲的白云一般洒脱。

    一蓝一白,相互辉映,相得益彰。

    “冲霄。”

    赤霄那漠然的声音响起,深蓝色的强光消散,出现在眼前的他已然是大变样,说是大变,其实也沒有什么特别的,只不过他浑身都变成了深蓝色,这不是说他皮肤被染成了深蓝色,而是身上的装备,包括手中的长弓,全部都变成了深蓝色,眉心之处,更是多了一颗菱形状的宝石一般的类似于天眼的玩意,外形的话,就染色成功,沒什么特别大的变化,然而他的气势却是翻天覆地一般的完全不同了。

    无垠,辽阔,昂扬,霸道……

    赤霄此刻就像一只振翅高飞的雄鹰一般,在天空飞翔,俯瞰山河大地,眼所过处,辽阔天下尽收眼底,在无垠的辽阔天际上,他昂扬着精神冲向天之巅,霸道无比的想要征服天空,纵然这不可能,但是这股精神却是沒有丧失,依旧存在。

    “凌波。”

    逍遥浪子与赤霄的况,却是完全相反,他浑身洁白,身上不再是战斗装,而是恰若华夏古代时期才子所穿着的白色长袍,飘逸的长被一束白色丝带所捆住,随风而舞,面如冠玉,眼若星辰,温文尔雅,谦谦有礼,这完全就是一介文弱书生的模样,是绝对的级小白脸,白马王子,他就像是天际的白云,纯白无暇,但却是随风而动,颇有些随波逐流的味道,然而,却也正是这飘逸洒脱的气质,使得他更添魅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