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44章:不屈的怒吼,刑天的意志!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这是,什么况。

    所有人的大脑都处于当机状态,包括弑神帮众,乃至神御和神之手。

    “吼……”

    一声仿若來自远古洪荒的咆哮轰然震荡而起,在所有人那见鬼了一样的惊骇神之下,那已经沒有了头颅的刑天身体竟然开始变化,一股强大的意志,在他的体内,复苏。

    沒有了脑袋,然而刑天却是沒有倒下,他的身体,开始了萎靡紧缩,然而这更是让人感觉到了极致的恐惧,本來刑天的浑身就恰若钢铁一样,防御力极其惊人,然而这萎靡紧缩,却好像是一个胖子疯狂的锻炼而将肥肉中的多余脂肪排除,其中一部分直接变成了肌肉,身体能力和素质,瞬间暴涨。

    身形幻化,刑天的**微微扩张,微微有些狭长的状态,中间裂开,就恰若一只眼睛,但是,这只眼睛,是一只沒有眼球的眼睛,那眼眶内什么都沒有,漆黑一片,犹如黑洞一般深邃神秘,反而更是让人感到可怕。

    以乳为眼。

    **恰若眼睛,刑天的肚脐亦是由一个圆孔咧了开來,沒错,是咧开,而不是裂开,那细小且弧形的弧线,完全就是一张嘴。

    以脐为嘴。

    这是,战神刑天。

    一股荒凉且暴戾的气息传來,不屈的狂暴战意,苍凉且磅礴无边的意志,缓缓震荡而开,整个世界都在战栗。

    刑天,复苏。

    自我斩之后的刑天,已经死了,沒有人能够在沒有脑袋的况下还能够活着的,除非,他是不是人。

    刑天自然是人,所以他死了。

    然而,刑天却又复活了。

    不过,此刑天非彼刑天。

    这个刑天,并非是现实中刑家的继承人,游戏里弑神帮会的老大,而是,接管了他身体的真正的刑天,那远古时代,与天帝战斗的战神刑天,是那个即便被斩掉了脑袋,依旧是手持干戈伏击,以乳为眼,以脐为嘴,战斗不休的刑天,他是不屈的象征,是勇武的象征,是顽强的象征……是,男人的象征,只有像是具有了刑天这样的精神,才能算得上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啊……”

    一声怒吼,声动四野,震天撼地,那轰然爆的不屈意志,恰若飓风一般的席卷而开,让整个天地都为之震荡,刹那间,风云色变,绝的气势弥漫而开,仿若天地之威一般,狠狠的镇压着在整个战场中的所有人,沒错,是所有人,现在的刑天不是刑天,而是苏醒了上古意志的战神刑天,残缺的意志,仅仅只剩下本能的驱使,不分敌我,或许有完整或者是清醒的意识,不过很显然,刑天还沒有能够达到唤醒到这种程度的战神刑天,所以,此刻出现的这尊缩水后不过十來米高的沒有了脑袋的家伙,是会终结整个战场的终极兵器。

    “战……”

    沉闷的声音微微的震荡而起,无穷的战意瞬间被点燃,暴戾的气息扩散而开,威势之强,使得在战场中的这些人呼吸都紧促了起來。

    “战……”

    凌厉无匹的战意再度扩张,那肚脐,不,此刻应该说是嘴巴,嘴唇微微的抿了起來,看上去十分严肃。

    “战……”

    又是一声轻吼,恰若惊雷一般的震荡在战场上高达二十万人的耳中,那攀升到顶端的战意和气势,已然撼动了天地,连空间都被震得抖动了起來,苍茫且洪荒的狂暴气势彻底被点燃,那冲天的战意和极致的暴戾,一瞬间便是狠狠的将所有人都给镇压了。

    沒有人能够抵挡得住这真正战神刑天的意志,哪怕仅仅只是本能的,残缺不全的,也不可能。

    士气之争,一鼓作气生再而衰三而竭。

    气势之增,一积聚二酝酿三登顶。

    三声吼战,已然让战神刑天的气势登顶到了最巅峰。

    此刻的他,就是复苏过來的远古战神。

    神就是神,哪怕只有弱小的宿体,哪怕只有微弱的本能复苏,也断然不是凡人所能够比拟的,或许力量上,能够一较长短,然而,能力上,却相差太远,根本无法弥补,毕竟蝼蚁一般的人类那短暂的生命,所领悟的天道,断然不是这些拥有着几乎无尽的生命的神明可以比拟的。

    “斩……”

    挥舞手臂,刑天巨斧被缓缓的抬了起來。

    沒有亮丽无比的能量炫彩,沒有天雷阵阵的绚烂景象,沒有空间震动山摇地晃的壮阔画面……

    有的,仅仅只有……平凡。

    沒错,就是平凡。

    这一斧,就像是寻常人举起斧头一样,沒有任何出彩的地方,若非不是有狂暴的戾气和战意存在,完全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在劈材一样。

    劈材。

    或许对于战神刑天來说,下面的那些虾米,也就跟完全不会动弹的木材一样,等待着去劈砍,因而,他连一点点的杀意都沒有,所迸出來的,还仅仅只是磨灭不掉的戾气和带动起來的战意而已。

    普普通通的一斧,甚至还沒有之前刑天的狂暴无比的斧刃光华劈砍过六百米的华丽,然而,在这一斧之下,不管是联军还是华夏守军,尽皆感到自己仿若都要窒息了,的确沒有能量的碾压,但是给他们带來的却是仿若山岳一般无比厚重的碾压感觉,好像那缓慢得挥舞下來的斧头不是斧头,而是朝着他们砸下來的一座大山,他们很想逃,在这样的气势之下,完全足以让任何一个自称为高手的人为之崩溃,可是,他们却是迈不开脚步,在这根本无法喻的气势压制之下,就仿若有藤蔓捆绑住了全身一样,浑身上下根本使不出一丁点的力气,连眨一下眼皮子都十分的困难,动弹那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奢侈。

    “叮……”

    斧刃轻轻的触及到了地面上,锐利的斧锋与坚硬的地面碰撞了,在这极尽静谧的战场上,出了一声十分清脆的响声。

    时间,仿若在这一刻凝滞了。

    短暂的沉寂,只不过是为了更加疯狂的爆,就好像暴风雨來临之前,是宁静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