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09章:决战动员!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残酷,沒错,这的确是残酷了一些,弄死一个人有很多种办法,然而如若像是这般被一群食人鱼分食,或被一头鲨鱼生生的撕成碎片,或被一只毒章鱼生生的勒死,或者是浸泡在毒水之中生生的被一点点的腐蚀,让他在死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肉一块一块的糜烂往下掉,最后只剩下一堆骨头,这,实在是太残酷了。可,乐小,说网祝愿所有高考考生考试顺利。

    然而,这能怪得了谁,华夏,拜托,人家才是受害者,下面这些侵虐者,无论华夏如何对待他们,都沒有过错,如若是战俘的话,华夏这么过激,那么倒是还可以说其沒有人道主义,可现在是什么况,还在战时啊,这群人还对别人的城池虎视眈眈,难道你让华夏为了有伤天和,不要因为会使这群对他们城池有非分之想的侵虐者太过于痛苦而放弃攻势,若是真有人这么想,那么这明显就是大脑沒有育的货,因为只有这般脑残的人才能够生得出如此脑残的念头來。

    “fu-netbsp;   d国统帅狠狠的一拳打在了石壁上,拳头上那钻心的疼痛传來,却是让它的主人沒有丝毫的在意,因为心痛已经取代了**的疼痛,听着外面的惨叫呼喊,那凄厉无比的求救之声,就好像刀子一般狠狠的在这石壁里面得以苟且偷生的人心中狠狠的割啊割,他们纵然悔恨,纵然羞愧,然而却是沒有任何一个人有取代外面的人而不受这内心煎熬的心思,他们是铁血沒错,在战场上作为一个战士就应该如此,可是,现在已经不是常规的战争了,华夏人的阴险诡毒远远出了他们的想象,想到那些曾经以身试法而死去的战友们,沒有任何人愿意以那样的方式死去,死并不可怕,关键的是,在死之前还得禁受那么可怕的折磨。

    “抬起头來,看看你们的样子,放弃了吗,如若是这样,那么立马当做懦夫滚回去,……如若你们还有一点血性,如若你们还有一点良知,如若你们还想为同袍战友报仇,那么,就不要给老子露出这样的表,我们输了吗,沒有,只要我们中还有一个人还站着,那么就要,死……战……到……底,竖起你们的耳朵,给老子认认真真的听,听着外面,我们的同袍战友们的惨叫声,他们如今所经受的折磨与苦痛,相信你们都十分的清楚,现在,我们得以苟且偷生,难道就是要用失败去回报他们此刻的牺牲吗,好好听着他们的凄厉叫声,若是死于战斗之下,沒话说,这是一个战士的宿命和荣耀,然而,他们却是死于阴谋诡计之下,若是你们还是个爷们,那就收起那副臭脸,待会跟老子一起杀进帝天城,将那些混蛋王八蛋给老子乱刀分尸。”

    y大利统帅的咆哮声在这封闭的半圆内不断回荡,沒有人觉得刺耳,沒有人觉得难听,沒有人觉得嘈杂,纵然这并非是十分高明的士气鼓舞,然而配合外面那些正在洪涝中配音的他们的同伴,却是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这y大利统帅的话语不甚高明,然而却是真实意,这样反而更加容易感染人心,引起共鸣。

    “各位,我的能力有限,纵然综合了那么多的土系魔法师的魔力,也仅仅只能够做到如此,现在,在里面的十几万人,不管你们是d国的,y大利的,还是ao大利亚的,现在,我们都是真正穿同一条裤子的战友,是同生共死的兄弟,我们,是最后的希望,我们所背负的,不仅仅是已经为了这场战争死去的同伴,更是我们国家的荣誉,这是一场绝对不允许失败的战争,既然我们活了下來,那么就必须得要让这捡回來的命有意义,我们大家都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沒有受到那可怕的毒水的侵蚀,我们的同胞战友却是正在为我们承受这样的痛苦,你们现在害怕了,胆怯了,对得起他们吗,对得起吗,我相信你们都是爷们,都有骨气,待会,我会用尽所有的力量为你们铺平道路,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d国统帅亦是一改先前痛心的神,变得坚定且凝重了起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一场战争,或许就可以靠着一句话就可以生颠覆性的变化,战前总动员,激励士气,这是每一个为将为帅者都会做的,都必须做的,这个世界什么人都有,而人心是最容易被感染的,特别像是这种十几万人的况下,纵然冷静非凡,头脑十分理智的人,一旦陷入其中,亦是会被这疯狂的劲头所感染,变得与那些被激励的头脑简单的存在一样,热血沸腾滚滚,心中头脑再无冷静,只有暴戾的杀意。

    “我,将带头冲锋。”

    ao大利亚统帅沒有长篇大论,只是拔出了兵器,沒有杀气腾腾,沒有面目狰狞,沒有无边嗜血,有的,仅仅只是那神冷峻中所迸出來的滔天战意,只是那果敢勇决的视死如归,淡淡的一句话,却以胜过经由如簧巧舌头所吐出來的华丽非凡的千万语。

    主帅如此,兵卒们又岂会不受感染,一时间,暴戾的吼叫声在这密封的空间内震荡而起,纵然层层回荡而惊起了无尽噪音,使得他们耳膜震痛,心脏剧烈跳动,头脑有些昏聩,然而此刻谁又管那么多呢,他们只想疯狂的吼叫泄自己内心的憋屈和暴戾,还有,彻底的掩盖住那让他们或许会心生动摇的外面战友的凄惨叫声。

    “洪水退了。”

    三十多秒后,联军中一个隐藏职业玩家通过秘术透视了外面,纵然满目疮痍的战场尽是断臂残肢,累累白骨且不论,还有不少残余的身体上齿痕遍布,烂肉一团,让人作呕,如此具有视觉冲击力的场景让他脸色惨白,几欲作呕,然而良好的心态外加刚刚战前动员后还沒有退散的暴戾之气,让他生生的忍住了,沒有多说其他的废话,仅仅只是四个字,已然是告知了如今这十几万人,不,应该是十几万头疯了的狼最想听的话,。

    禁咒,消失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