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07章:恶魔在微笑!(下)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噗……”

    正在与楚锐对拼的兽神挡住了他一匕后  猛然间脸色浮现了一抹潮红之色  一口鲜血忍不住的喷了出來

    “怎么回事  这  为什么  ”

    一口血喷出之后  兽神瞬间色变  先前沒有察觉  可是现在都吐血了  若是还沒有感觉得到什么的话  这般迟钝  兽神也不知道多少年前就洗白了  往身体内一弹  兽神的心立马便是沉了下去  他的强大实力  就是依赖于他那无坚不摧的身体  不断的磨炼  使得他的身躯变得无比的壮实  即便是与他同等大小的兽类  即便是与他同等级别的存在  他亦是可以靠着超绝的力量和爪子  轻而易举的将其给撕成碎片

    兽神是一个魔法白痴  这对于兽族來说  寻常的还好说  沒什么问題  然而  若是想要登顶高峰的话  这无疑是致命的  摆脱野兽  成为妖兽  必然便是得操控能量  这是最根本的  远的不扯  就说他的同族  像是什么火狮子  水狮子  甚至还有传说中的九头狮子  哪一个不是操控能量而成为强者的  他呢  却是连最基本的魔力元素都感觉不到

    不过  兽神沒有放弃  既然感受不到魔力  那么就走另一条路  将身为一头狮子的最大优势贯彻挥到底  用身体  用爪子  用牙齿……走出一条自己的强者之路  他也比较幸运  一路过來  披荆斩棘  真的走出了一条靠纯**力量成为强者的路  后來  又机缘巧合得到了一本修炼**的典籍  就更是如虎添翼  愈的不可收拾  实力突飞猛进  后來击败了种种高手  成功的登凌绝顶  成为了兽族之神  他那随手生生击溃强大魔力元素形成的攻击  轻松撕碎那些强者身体的英姿  让整个兽族彻底的臣服于他  于是  他摆脱了以往的“兽王”之称  成为了兽族说一不二的  神

    他不知道如此强大的修炼之法究竟是属于哪门哪派  他知道的  是根据上面的介绍  这是传承自一个古老的种族的修炼秘法  其族名曰    巫族  修炼有成的他也曾经进入人界探听过  却是从未有谁听说过“巫族”之名  这倒不是他想要知恩图报什么的  只是因为他的修炼秘法  是一张残卷  根本不完全  一张残卷就让他有了如此能力  完整的  就更不用说了  白痴都知道得拿到全卷  更别说兽神这等智慧的存在了

    然而  一向是以**强横的兽神  如今却是他最赖以自豪的身体被一股诅咒的能量给腐蚀了  他那无比旺盛的气血  竟然也能够被败坏  将其打入了万劫不复之深渊

    此刻  兽神根本无法去想其他  他想自救  可惜实在太晚了  就好像一个病入膏肓的人  药石不治  体内那翻滚的气血之中  一股灰败的能量正在疯狂的蚕食腐化他的血液  他的生命值正在疯狂的被剥夺着

    这是  从未有过的状况

    这样的异状  绝不是意外  而是蓄意而为之  先前都沒有出现这样的状况  而那个男人出现之后  却是生了  他自问战斗以來  对方绝对沒有可以暗算他的机会  而唯一的机会  也就只有是……之前那被那莫名的龙威给震慑陷入恍惚的时候

    怪不得  怪不得啊

    兽神心中的愤怒疯狂的吞噬着他的心  他还在奇怪为何之前那么强势的混蛋  这战斗起來看似凶猛无比  其实却是根本沒有真正的出力  仅仅只是不断的在他身上能够攻击到什么地方就是什么地方  让他不断的承受这痛苦  却又根本不足以致命  刚才还以为是他认真了  攻守兼备之下敌人沒有能够能力  然而现在  他总算明白了  这根本就是拖延时间之举  可怜的他  被耍了还不知道  傻乎乎的被牵着鼻子走  到现在  诅咒作  一切  都來不及了

    md  无耻的混蛋

    沒有死于战斗  却是被阴谋硬生生给陷害到死  如此憋屈的失败  让兽神根本无法容忍  而造成这一切的那个男人  侮辱了武道的那个男人  简直不可原谅

    兽神瞪着铜铃般的眼睛朝着已经退到了一边的楚锐看去  愤怒的瞳孔缩成了针状  这是野兽极怒或者是对猎物要动致命一击的时候  才会出现的眼神

    然而  兽神的愤怒沒有起到意向中的效果  因为  他抬头  入眼  便是感觉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  看着那煽动着诡异且有一种说不出來让人从心感到战栗感的翅膀凌空虚渡的站在那里的男人  那个带着鬼面具的男人  此刻  正静静的看着自己  他那眼神中  那对于一切皆漠然的冷漠神色仿若能够让人瞬间像是掉入了万年冰川一般  能够将骨头乃至灵魂都给冻碎了一般

    漠然的眼神  暴戾的气息  冰冷的杀气……这一切的一切  将他衬托得恰若一尊毫无丝毫感  甚至是连意识都沒有的恐怖杀戮机器  如此恐怖的气势  即便是见惯了那么多大风大浪的兽神亦是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有的时候  带來恐怖的  不是力量  也不是气势  而是在于印刻其心理所想而表露出來的眼神  一眼  便是足以让你浑身冷  恐惧占据所有

    在这样的状态之下  兽神很是清楚的看到了  那个让人感觉到战栗的男人  他的嘴角  竟然慢慢的  慢慢的勾了起來  一抹弯弯的弧度出现在了他的脸庞上

    他  笑了

    然而  这笑容  却是沒有给兽神带來一点点的安慰  反而更是让他心中的恐惧感呈几何倍的增长

    如今  这个带着鬼面具的男人在他兽神的眼里  根本不是人  而是  一个恶魔  真正的恶魔  纯粹的恶魔  只有“恶”之念的    恶魔

    恶魔  在微笑

    恶魔  正在微笑

    恶魔  正在对着他微笑

    兽神猛然倒吸一口凉气  直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板瞬间直冲到了天灵盖  将他浑身给冷了个透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