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2章:清理第一步,搞定!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心脏这里的毒素相比于凤凰丹核那里,还是要少一些的,这样也可以看出,那下毒的人其心之歹毒,他或许就是要给予凤天和凰舞希望,让他们不断的用自己的能量给小凤凰续命,而且又让他们难堪,心脏处的毒素少,可以有很大的几率排除,性命无忧,然而,凤凰丹核那的毒素却是很多,很顽强,如此一來,很有可能会让小凤凰变成废物,这对于凤凰这种高傲的高层次生灵來说,是断然不能忍受的。(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楚锐很明白这种感受,若是有一天他失去了力量,沦为了一个普通人,那他或许会疯,习惯了那种将一切掌控在手里,拥有着绝强力量的日子后,想要放开,谈何容易,楚锐又不是那些厌倦了所谓的江湖之类的存在,他对于力量渴求,依旧保持着最为饥渴的状态,说是为了回归于平凡,从杀手还原作为一个普通人,然而,这是能够做得到的吗,至少楚锐不能做到。

    进入江湖,一辈子都得呆在江湖。

    这无疑是十分正确的,像是那所谓的“金盆洗手”之类的,完全就是自欺欺人,进入了湍急的长河,除了一路披荆斩棘的走下去,直到死去或者屹立在了终点,沒有其他的路,急流勇退,只是会让你死得更快而已。

    楚锐现在已经在这条路走了下去,想要止步和后退,那是不可能的,他现在的现实身份可是有不少人知道了,他一个人不可能对付得了那么多,他之前能够成为全世界的人都为之恐慌的存在,那就是因为他身在暗处,沒有人知道他是谁,他想暗杀谁,就能够暗杀谁,可是现在呢,身处于明处的他,已经失去了最为好的优势,他现在风光无限,无人可比,其实早就走在了悬崖边,所幸,他有一个好的国家,有一个好的领导。

    对于政客,楚锐一向是完全不会信任,他们的话,楚锐绝对是不会苟同的,楚锐也不敢打包票说若是他失去了利用价值之后,会不会被主席卸磨杀驴,不过,根据接触來看,这样的几率,很小,然而,卸磨杀驴不会,但是其他后果就不敢说沒有了,最好的结局也是主席给他挡住了其他的仇家的报复,让他安然离开,至于保护,那是不可能的,毕竟楚锐得罪的人,太多,而且太强,华夏也并非是他主席的一堂,任何国家,都会有那么一些然的势力存在的。

    当然,楚锐也不会任由这种事生,即便他想要“退出江湖”,也会做好完全的准备,他可不是那种喜欢被动挨打的人,更何况,楚锐可从來沒有想过这么做,一个人,是不可能抗衡然势力的,甚至是联合势力,国家机器,更恐怖的联合国家机器,楚锐也不会在此刻做出如此找死的举动,然而,一个人不行,神,却是可以,楚锐若是隐退,必然也会让任何存在都无法威胁得到他的时候做出这样的举动。

    寻常人或许很难理解楚锐和凤天他们的想法,沒有了力量,但是还有生命啊,他们不会明白,对于楚锐和凤天來说,沒有了力量,就等于沒有了一切,与其有生命还不如直接死去更好,因为沒有了力量的保护,你会生不如死,或许你豁达,可以无视这种状况,但是你的敌人呢,他们会羞辱你,让你蒙受洗刷不掉的耻辱,屈辱的活着,不仅让你受尽耻辱,而且更是会伤害到你的家人和朋友。

    不站在那种高度,是永远无法理解他们的无奈,就像是现在总有些人仇富,差不多的道理,他们总是认为那些人不断的赚钱赚钱在赚钱,明明已经有了那么多的钱,还在不断的赚取他们的钱,可是,商场如战场啊,已经走到了那一步的商人们,就是被逼到了两座山峰中间的钢丝上,下面是万丈悬崖,退,绝对不行,死无葬身之地,只有进,不断的前进,才有一线生机,你以为你离开,那些商场上的敌人会就那么轻易的放任你走吗,天真。

    或许寻常人认为凤天不给小凤凰最安稳的解毒,最有效的办法去保住她的命,简直不配做一个父亲,然而在楚锐看來,他才无愧“父亲”这个伟大的称呼,你们知道他当时是以什么心下定了这个决心的吗,沒有人会明白,哪怕是楚锐,他可以理解,但是绝对不会明白,这才是最伟大的爱。

    为了自己的任务,为了回应凤天的心,为了这可怜的小凤凰。

    楚锐深呼吸一口气,他觉得自己也该要拼命了。

    人之所以被称为万物之灵,并非单纯的指智慧越了其他的生灵,而是他们那复杂的感,动物为本能所驱使,人却是能够因为感极大的遏制自己的本能,这才是人叫做人的缘故,这才是最伟大之处。

    楚锐进入了一种玄奥的状态,那是一种专注于一件事的时候,已然越了所有的一切,连你自己都忘记了这件事的状态,听起來是不是那么不可思议,然而世界就是那么的神奇。

    心脏的毒素,清理了干净,沒有丝毫意外。

    清理第一步,搞定。

    凤天和凰舞同时松了口气,不管如何,小凤凰的命,总算是保住了。

    进入了玄奥状态的楚锐已然忘却了一切,凤天和凰舞,自然也是被他抛在了脑后。

    清理完了心脏的毒素之后,楚锐立马转战凤凰丹核,沒有丝毫的停歇。

    盘踞在凤凰丹核的毒素,可远比在心脏位置的毒素可怕多了,不仅多,而且强,好像是在这里根深蒂固的扎根了。

    再难也得进行,在坚固的防御也有突破口。

    楚锐敏锐的找到了薄弱处,开始慢慢的清理扫荡。

    顽强的毒素纵然十分了得,然而终究也只不过是沒有智慧的死物,只是本能的依附,在楚锐高效的动作下,以肉眼可辨的度减少了起來。

    然而,事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楚锐的表现的确是无懈可击,可是他终究沒有达到那层境界,纵然是不知不觉间进入了那种状态,却是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