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69章 嚣张的彼得四世!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楚锐微微闭上了眼,脑海中,浮现了白衣教皇的音容笑貌。

    这个当初在众神修道院的神殿之中的老人,是他最为尊敬的几个人。

    生前的他,为了一切,拼尽了所有,到头來,竟然还牺牲自己的生命,镇守住了众神修道院里被封印的恶魔,如此一呆,就是万年,这是何等伟大的节操和牺牲。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这是楚锐信奉的准则。

    若是让他去做白衣教皇所做的一切,打死他都不会那么做,在楚锐的眼里,这样的人,无疑是愚不可及的,简直是无可救药,然而,楚锐纵然也鄙夷他做法,却是不得不佩服他的伟大。

    世人,能有多少能够做到如同白衣教皇这样。

    至少,他楚锐不能,所有,他佩服。

    所谓的神职人员,能有多少是真正的以信奉神,引导迷途的世人为自己的终生奋斗目标,表面上慈眉善目,和蔼可亲,背地里一肚子坏水,男盗女娼,这还少了吗,至少楚锐当初在欧洲就见过不少这样的事。

    楚锐并非是要全盘否定,不可否认,神职人员里面也有配得上、对得起这四个字的存在,可惜的是,在那浮夸的时间,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本來以为游戏世界里面会纯粹一点,然而他错了,游戏世界,也是一个世界,世界,是终极的,因为,它包含了所有的一切,种种,种种,曾经的一步电影《海上钢琴师》,那一艘游轮,就是整个世界的缩影,世界的一切本质,都可以在里面寻找得到,一艘游轮就是世界本质的缩影,更何况天运世界本來就是一个世界呢。

    遇到了白衣教皇,楚锐感觉很幸运,这并非单纯的指,白衣教皇给了他第一个隐藏职业,,幻影盗贼,也并非是指白衣教皇让他接触到了七大魔,让他得到了禁断之翼和圣光魔导炮,除了这些,楚锐觉得更加幸运的是,遇到了白衣教皇这个人,给了他很大启迪与震撼的人。

    教皇,本來是神的代人,是引领在红尘中迷失了自己的人走向光明的神圣的存在。

    白衣教皇做到了,用他的一切,包括他生前的一生,他的生命,他死后的一万年,如此漫长的时间与伟大的牺牲,他做到了,他诠释了“教皇”这两个字的终极含义,然而,彼得四世呢,楚锐对此无话可说,唯有“呵呵”一笑。

    “套用你们华夏的一句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不管你口中的那教皇是谁,总之,我,彼得四世,绝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彼得四世面无表的一挥手,中断了“神之叹息”,被他利用來施展禁咒的众位神职人员,奉献出了自己所有的力量,精力乃至生命力,能够撑到现在,就是心中的信念在支撑着,如今,“神之叹息”中断了,他们也就完蛋了,一个个失去了绝大部分生命力的神职人员们,那年轻的面容变得苍老,柔滑的肌肤皱纹重重,光泽的秀尽是雪白,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亦是满心的满足,因为,他们的心灵更加接近了主,然而,可悲的是,他们的教皇却是对于他们,即将行将就木的他们,沒有丝毫的怜悯,甚至连看都沒看他们一眼,这是何等的悲哀与讽刺。

    楚锐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讥诮的弧度,然而,他并沒有嘲讽彼得四世,因为,他们是一路人。

    “不得不说,你很像我,或许应该这么说,我们都是同一类人。”楚锐咧了咧嘴,有些掩饰不住自己的笑意。

    “我可不会跟你这种恶魔是同一类人。”彼得四世很是深沉的拒绝了楚锐的那句话。

    锐的声音有些戏谑,他盯着彼得四世,讥讽的说道:“我是恶魔,你是什么。”

    “教皇。”彼得四世面无表的回道,然后在楚锐沒有接话的时候,神突变,很是狂热的低沉的吼道:“或者,你应该称我为,,神。”

    “你疯了吧。”楚锐嘴角忍不住的抽搐着,看着彼得四世,满是诧异,这孩子,脑子有病吧。

    “以你的能力,绝对不可能走到这一步,你身上的铠甲,你背后的翅膀,你手上的戒指,还有之前让你释放出那般强大的黑暗力量的宝贝……这些,都将成为我的战利品,神秘的东方,果然强大,只要有了你的这些宝贝,我脱困之后回到欧洲,以我的实力以及我的名望,就可以成为真正的神。”

    彼得四世有些癫狂了,楚锐完全不明白,为何他的心念转变得如此之快,这尼玛完全不能用“天马行空”來形容了,简直完全沒有规律和逻辑的啊,前一刻是一种想法,下一刻完全转变成另一种,这脑子,到底是怎么张的,还是应该说,这蠢货本來就是一个疯子。

    “你觉得,你能够战胜我吗。”楚锐眼角抽了抽,眼睛不由得微微眯了起來,纵然已经习惯了,但是这种被人小看的滋味,还真的是,很不爽啊。

    “难道你以为你能够逃出我的手心,你很像当初的我,可惜的是,太年轻了,即便你在你母亲的肚子里修炼,实力也极其有限,或许以后的你有资格与我一较高下,但是现在的你,太嫩了。”

    彼得四世完全沒有将楚锐放在眼里,在他看來,如今他和楚锐的位置,就仿若当初阿尔菲斯科和他的位置一样,即便都是天才,然而却都是因为时间的限制,导致了实力的差距。

    “既然如此,那就來吧,让我瞧一瞧所谓的天才彼得四世,究竟有多么牛b。”

    楚锐也是笑了,他是被逗笑了,这孩子,还真tmd不知所谓啊,井底之蛙,大概就是形容这一种人了,嚣张也该有一个限度的吧,不过,从另一个角度來看,彼得四世也沒有夸张,沒办法,谁叫楚锐那在寻常玩家眼里看來简直就是不可超越的属性,在这些超越级,虚神级b眼中就那么不堪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