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45章:血巢!(上)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为何霸王锐不可当,入咸阳诛二世,百二秦关终归楚,横扫天下,万夫莫敌,然而,如此铁骨铮铮的一介霸主,却是败在了流氓刘邦手上,最终与爱人虞姬上演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霸王别姬”,惊世英雄,盖世英豪,却是在乌江边上,以失败者的身份,自刎而亡。

    为何勾践卑躬屈膝,败于吴王之手,以一介帝王之尊干起了牵头马的工作,受尽屈辱,苟延残喘,可是,如此一个完全沒有任何帝王样子的败家之犬,却是卧薪尝胆,最终以三千越甲横扫吴国,完成惊天逆转,成就一代霸业。

    一个字:势。

    两个字:心性。

    古往今來,类似于霸王项羽和勾践的人,不在少数,项羽为何失败,估计很多人都会说是他的性格,沒错,的确如此,项羽根本不配成为一介帝王,甚至连帅都不配,最多只能做一个将军,他的暴躁,他的易怒,他的猜忌,他的无谋……都成为了硬伤,成为了他作为一个霸主的障碍,他更适合当一个英雄,而不是一介帝王,他的柔肠百转,注定了他不会成为一个铁血的帝王,然而这样,根本不适合当帝王,……

    项羽的失败,在于他不得人心,谋士若范增之流,帅才若韩信之流,这些都被他的猜忌和鼠目寸光给遗弃掉了,甚至连韩信还硬生生的逼到了刘邦那边,为他的失败埋下了种子,他在军中很得人心,沒办法,谁叫他身先士卒不说,还有万夫莫当之勇,自古草莽出英雄,仗义每多屠狗辈,这些人沒有念过多少书,不知道多少大道理,然而他们就是佩服英雄,然而,这可不是江湖,仗剑天涯的游戏,而是逐鹿天下,争夺世界的战争,……英勇盖世那又如何,力扛千斤鼎又能怎么样,军队一围,耗也耗死你。

    项羽失败了,然而在四面楚歌的时候,他还有机会,若是能够渡过乌江,那么他依旧可以东山再起,然而就是因为他的那在战斗中勇猛且无敌的心,在此刻却是产生了与帝王完全不能贴合在一起的愧疚和柔软,因而导致了“霸王别姬”这一幕的上演,从而葬送了夺取江山的机会。

    相比于项羽,勾践就不同了,他是弱者,沒错,他的确是弱者,然而他又是强者,他才是真正的帝王,他的弱,在于他的国之弱,根本无法抵挡吴国的铁骑入侵,被吴王夫差破国,而他的强,在于他的心,灭国又如何,他放下了帝王的尊严,亲自给吴王夫差牵马,不仅麻痹了夫差,得到了喘息之机,而且还拥有一块小小的领地,容纳他已经灭掉了的越国,最终卧薪尝胆十数载,终于是灭掉了敌国,成就了自己的霸业。

    项羽与勾践,完全就是两个极端的人,是什么导致他们有着同样地位,却是最终结局天差地别。

    原因很多,但是最重要的,只有两点。

    势和心性。

    势,并非势力,而是天下大势和帝王之势。

    心性,自然就是作为帝王的心态,性格,坚持,毅力和气度。

    项羽的暴政和勾践的仁政,是两个极端,这表现出了两个帝王的极端性格,老百姓可不管是谁当皇帝,他们的愿望就只是过上好日子,吃的饱穿的暖,如此而已,这就是天下大势,天下人共同的愿望,然而项羽违背了,逆流而上,而勾践却是顺流直下,谁失败谁成功,一目了然。

    还有,就是帝王之势,这很飘渺,然而可以总结概括为一点,那就是帝王的魅力。

    帝王也是人,然而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帝王,很难,皇帝是天子,天神派下來的天之子,这些或许可以愚弄那些被愚民政策搞得愚昧不堪的老百姓,然而想要套在那些聪明人,特别是官员隐士之流的身上,实在是天真,然而,如何让他们臣服,乖乖的为你卖命管理好天下,这就要看帝王之势,你的气势有多强大,你的魅力有多强大,就能折服他们,你的江山也就越稳固。

    项羽基本上來说沒有帝王之势,或许当惯了霸王,有那么一丁点的苗头,然而,他更多的不是帝王之势,而是霸王之勇,而勾践就正好与其相反,这就导致了项羽众叛亲离,而勾践却是让越国的国民上下一心,不离不弃。

    至于心性,就更加不用说了,还是那句话,若是项羽有帝王的心性,那么就不会自刎乌江,而是度过乌江寻求机会东山再起,他是霸王,因而不能容忍失败,所以用这么消极的办法,來逃避失败的痛苦,勾践呢,完全相反,他以失败为耻,但是却并不逃避,他有着帝王的魅力,帝王的权谋,帝王的心性,放下自尊,以帝王之尊为夫差牵马,从而取得他的信任,回到越国,十数年如一日的卧薪尝胆,终于是报得大仇,成为霸主,建立宏图霸业。

    强者,并非力量强的就是强者。

    如今,这阿尔菲斯科就是如此,他就好比是项羽,徒有霸王之勇,却无帝王之心,之前的那一次失败,让他心性受挫,从高高在上的绝对王者被打落下凡,这其中的反差足以让他生不如死,然而紧接着又被奴役,成为了别人的奴隶,d,堂堂血皇,震慑欧洲的绝对存在,竟然成为了奴隶,这让拥有极度高傲之心的血皇阿尔菲斯科何以堪。

    现在的阿尔菲斯科就是生活在仇恨之中,他已经从血皇的神坛被打落了下來,如今的他,仅仅只是阿尔菲斯科而已,拥有着强大实力的一个强者,沒有了坚强的心,不屈的意志和顽强的毅力,他,已经不足为虑,或许就是如此,那个奴役了他的人才会让人他这么吸取强者的精血,因为,在那强者的眼里,这孩子也就只能如此了,完全不需要担忧。

    面对一个无法从过去的失败自拔的失败者,有什么好怕的呢。

    楚锐很是不屑的打量着神极度疯狂的阿尔菲斯科,嘴角勾起了一抹讥讽的笑容。

    纵然拥有虚神级的实力,你,阿尔菲斯科,依旧只是一个失败者,一条丧家之犬,如此而已,有何惧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