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02章:莫大的震慑力!(下)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能够做到那样的  只有神  只有杀戮之神  才行

    这一刻  对于楚锐便是血手鬼影的传闻  他们信了  百分百的信了

    只有现实中的杀手之王  让无数人战栗和恐惧的至尊杀手  冷血屠夫  才能有如此让人惊悚的杀意  那无而冷漠的眼神  完全就不像是一个正常人  不  一个人应该有的眼神  冷漠  残忍  狠辣  嗜血  暴戾  无……这些综合在一起  说他不是人  因为这不是人应该能够有的眼神  若是说楚锐是沒有感的野兽  那也太低估了  唯有“要毁灭一切的杀戮之神”才适合当时的那个楚锐

    楚锐上台  顿时让得踌躇满志的五个一流高手的y国人怂了

    每一个人  都有着自己的荣誉感和责任感  能够站在这里的  或许不是每一个国家最尖端的战斗力  然后却是绝对的高手  绝对的心向国家的人  然而  外国人的思想文化  与华夏不同  华夏人深受老祖宗的思想影响  现在纵然开明了不少  但是依旧无法完全改变  因为我们流淌着的是炎黄之血  我们是龙的传人  华夏人讲求的是“宁为玉碎  不为瓦全”  不管如何  纵然是战死  也决计不会投降  这点在无数次的战斗中都可以看得出來  华夏人何时脓包过  即便是明知道送死  也会战斗到最后一个人  只有站着死的华夏战士  沒有跪着生的华夏人

    然而  华夏人是如此  外国人的想法却是大大的不同  对于外国人來说  若是在一场战争之中  士兵被包围之后  他们可以投降而不被鄙视  因为  他们已经尽力了  他们有权利保护自己的生命  而这一点若是放在华夏的话  他纵然是被当做战俘而赎回來了  估计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來  华夏人将国家荣誉看得比什么都重  爱国爱家  服从集体利益  可是  外国人却是不那么想  纵然眼前的这个五个y国人极其爱国  但是  他们想到五个h国人的遭遇  特别是金志铭那厮的悲剧  顿时忍不住一个哆嗦  看向楚锐  那冷漠无比的眼神在那极尽邪恶的面具之下  显得是那么的阴森恐怖  仿若是死神的凝视一般  让人毛骨悚然

    不管如何  作为一流高手  也决计不会直接被吓退  为了国家的荣誉  他们也会尽力一战  然而  胆已破  心已乱  未战已然先输了一半  毫不怀疑  若是楚锐直接像是上一次对待h国那几个人一样  这五个y国人  会毫不犹豫的立马投降  只不过  到了那个时候  真的如此的话  他们还有投降的机会吗  楚锐奉行的可是    斩草不除根  春风吹又生  他要整死弄残一个人  绝对是将他往死里面搞  不给留任何一条活路  到那时  投降与否  就由不得你了  他楚锐说了算

    这五个y国人  楚锐纵然是沒有什么好感  但是也至少沒有什么恶感  而且之前的暴戾之气已然释放了出來  暂时性的不会在复  所以  楚锐也不会如同上一次那般凶残的飙  最多也不过是让他们输得很悲催而已  但这些事  那五个y国人可不知道  对于楚锐这个恶魔  上一场的比赛  已然让他们肝胆俱丧  很是害怕生在那可怜的五个h国人身上的悲剧会在他们身上重演  那样的惨状  即便只是一次  也绝对让他们一辈子都陷入噩梦之中

    楚锐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  纵然上一场的表现让他在所有人的心目中仿若鬼神一般的存在  由于极度的血腥残暴  致使被无数人征讨  然而  他却是不会因为这个而有所收敛或者什么的  这一场  即便是跟这五个y国人沒有什么过节  对于他们來说也沒有什么恶感  但是这比赛就是比赛  斗场如战场  根本不会有丝毫的留余地  既然如此  那么就干吧  他可沒有多少时间浪费在这上面  苍茫大山那个诺大的森林  简直尼玛大得沒边  即便是有地图  有着十分正确的路线  也估计要飞个五六天  这还只是保守的估计  楚锐现在时间非常紧迫  不想耽搁

    “诡手  这一场  你不要动手  交给我们便好  ”

    楚锐刚刚准备有所动作  然而在一旁的神之手却是悄悄的说道

    楚锐一愣  旋即眉头皱了起來

    “这是主席的原话  他说让你自己抉择  ”

    神之手见楚锐的样子  又再度多说了一句

    看來  上一次的事的确惹得够大的  连主席都给直接下达命令了

    虽然大家都心照不宣  知道这里是个什么地方  但是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到的  这就是政治的悲哀  既要当biao子  又要立牌坊  心里恨不得直接的捅你一刀  但是当面还是得笑哈哈的  当做比亲兄弟还亲

    楚锐的所作所为  直接将国与国之间的那层虚伪的遮羞布给扯了下來  h国在下不來台之际  亦是会施压难  区区一个棒子国家  主席也绝对不会理会  可是却偏偏主席话了  看來他所承受的压力蛮大的

    作为一个华夏人  而且这既然是自己惹出來的  楚锐就必须得承担  纵然他认为自己沒什么错  但是这个世界  并不需要错与不错  只需要做与不做

    “既然是主席的话  我会听从  不过我只给你们三分钟  若是三分钟搞不定  那么我就会亲自动手  ”

    楚锐冷漠着声音说着  让神之手大舒了一口气  他可是知道如今华夏面对着何等的压力  若是楚锐依旧我行我素  在虐完东瀛虐h国  接着一直这般的虐  那么对于华夏的形象不说  那些被虐的国家一起施加压力的话  让本來就一直被诸多心怀不轨的虎视眈眈着华夏的国家找到借口  借机难那就不妥了  好在  楚锐还是比较明事理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