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03章:无耻之尤!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

    “你……该……死  ”

    楚锐的一句话  顿时使得屋内的气氛凝滞

    “找死  ”

    到底是成名的高手  纵然有所忌惮  但是绝对不至于不战而怯  粗犷男子见楚锐如此不给面子  太不上道了  顿时亦是勃然大怒  将放在一旁的大刀拿住  瞬间抽了出來  快速的朝着楚锐飙射而來

    寒刀:90级  史诗级  ……

    楚锐眼睛一眯  瞬间将这粗犷汉子的属性给探测了出來  九十级的史诗级boss  果然能够连城主的面子都不给的人  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不过他连满级的神话级的boss  虚神级boss  真神级的boss都灭过了  区区的史诗级  算个毛

    楚锐神一肃  瞬间抽出匕  仿若雷霆一般的跨越过于寒刀之间相距的距离  形若鬼魅一般的來到了他的身后  狠狠的一匕扎进了他的脑后  区区史诗级的存在  如何有免疫控制这样的逆天技能  在禁断之面的效果下  瞬间将其给眩晕  然后开启“龙魂”狂虐

    “唰……”

    楚锐瞬间将寒沫儿抱起  飞出了屋子  寒刀那个不要脸的  打不过他竟然想要将屠刀伸向寒沫儿

    “住手  寒沫儿  叫他住手  你看看这是什么  ”

    楚锐奔出屋子  不过两秒  那本來就摇摇欲坠的屋子在寒刀的强悍刀气之下  瞬间崩塌  看着那灰尘之中冲出來的身影  楚锐放下寒沫儿就想要冲过去  可是却被寒刀将一个躯体提起來挡在前面

    “不要  ”

    寒沫儿猛然拉住了楚锐的胳膊  满脸泪水的央求着他

    烟尘散尽  楚锐看清了被寒刀提起來的人  浑身骨骼僵化  脊椎断裂  绝对就是寒沫儿那全身都给瘫痪的男人  他瘫痪日子很久了  却只是满脸苍白  沒有丝毫的邋遢  想來寒沫儿将他照顾得很好  只不过此刻被寒刀提着  仿若一个小鸡仔那般  眼神满是惊慌

    “寒沫儿  若是想要你的男人活  就叫你的姘头住手  ”

    寒刀将寒沫儿将楚锐的胳膊抱着  顿时眼中闪过一抹嫉恨的怒火  不过从刚才短暂的交锋他完全明白了楚锐的强大  将这股恨意压下  低声威胁着  不让楚锐前进

    “寒沫儿  你个biao子  真的在外面养了一个男人  寒刀跟我说我还不相信  你个sao货  可恶  可恶  ”

    被寒刀提在手上的那个消瘦男人声音尖锐无比  满脸的愤恨之色

    biao子  sao货

    听到这两个词  楚锐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  原本以为能够让寒沫儿这样的绝世佳人倾心下嫁  而且甘愿服侍瘫痪的他那么多年的人会是多么的英雄了得  沒想到竟然是这种货色  实在是让他大失所望  不仅如此  这货不仅不感激照顾了他那么久的女人  还这般的辱骂与她  简直禽兽不如

    “怎么样  寒剑  老子说得沒错吧  刚才我们的协议还算不算数  ”

    寒刀冷凛一笑  瞥了一眼因为愤怒而脸上带有一股不寻常红晕的寒剑  阴测测的说道

    寒剑  冰雪城原本第一猎手  因一次狩猎而身受重伤且剧毒缠身  全身瘫痪……

    楚锐天眼扫过  将寒沫儿的男人  那所谓的冰雪城第一猎手的寒剑的属性全部给看清了  寒剑  当真是贱得可以

    “沫儿  那垃圾所说的协议是什么  ”

    楚锐眯了眯眼  朝着身后满脸泪水的寒沫儿问道

    “老子來给你说吧  我跟寒剑的协议就是  用我所拥有的万毒花排除他身体内的剧毒  并且用形体塑造丹恢复他的身体  让其恢复行动能力  这两玩意都是宝贝  寒剑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  休了寒沫儿  将她给我  ……小子  我不管你是从哪里冒出來的  刚才寒沫儿是寒剑的  但是现在她是我寒刀的  于于理  老子都站得住脚  就算是城主來了  也沒话可说  你若是执意救她  跟老子过不去  就是跟法律过不去  那样的话  后果会如何  想必不用老子明说了吧  ”

    寒刀得意的狂笑着  丝毫沒有将楚锐放在眼里  纵然楚锐再强  但也不敢无视践踏神龙圣朝的法律  不然的话  将会受到整个圣朝的合力追杀  那个时候  必死无疑

    禽兽

    听到寒刀的话  楚锐顿时神变得更加的冷漠了  这两个人  简直禽兽不如  特别是寒剑  那混蛋  寒沫儿不离不弃的照顾了瘫痪的他那么久  一个女人抛头露面  受了多少委屈  吃了多少苦楚  如今  换回來的  却是如此结果

    楚锐回头一看  果然  寒沫儿的眼神里满是绝望的神  刚才在屋子里  他还有到的时候  这女人就肯定是知道了那两个无耻之人的协定  如今再次被说了出來  心中的绝望更甚  楚锐直感觉她那抓住他胳膊的手  纵然是有着禁断之铠在其中  亦是能够感受得到手心中所传出來的倾世之寒

    “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的一切辛苦所换回來的  就是这样的结局  ”楚锐将寒沫儿的手握在手心里  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那寒冷彻骨的玉手

    “奸夫  **  ……”在自己面前竟然还如此  寒剑顿时眼睛一瞪  暴吼出声

    “住口  杂--种  ”楚锐一声暴戾的吼叫  恐怖的气势扩散而出  回眸一瞪  强大的杀意使得寒剑还有那欲开口的寒刀顿时心中一窒  瞬间被其气势所迫  噤若寒蝉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寒沫儿迷茫着双眼  泪眼婆娑的看着楚锐  心中长久以來的坚持  支撑着他的唯一信念沒了  她的人生和信仰全部倒塌  若非楚锐此刻那还能够给她一点点温暖的手  她估计已经陷入绝望的深渊  无法自拔  纵然不死也只是一具沒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我知道你是一个重重义的女子  可是你的丈夫那么对你  你有什么必要还为他坚持作为一个女人的本分  你是女人沒错  但是你是一个人  这是最大的前提  你有资格追寻你自己的幸福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