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61章 神之殿堂,光辉之地!(下)

作者:尘缘暗殇更新时间:
    \|经\|典\|小\|说\|j|d|x|s||战神刑天的攻击是多么的凶残.先前的例子已经十分充分的告知了所有人.那简直是毁天灭地的.非人级别的强悍.

    硬接这么一个纯粹的力量型超级**oss所挥洒出來的攻击.而且还是带有法则力量波动的攻击.除非是脑子有病.不然的话.沒有人会这么做.

    寻常人.在这般攻击未到就已经感受到了的那排山倒海一般的气势碾压之下.别说有什么战斗yuwang.沒有意志崩溃就算是很不错了.

    神御、赤霄和逍遥浪子算是寻常人吗.

    自然不是.

    神御凭借与炎皇合体.借助了他的身体优势和能量.成功的将最强的斩击给挡了下來.不过他也使尽了浑身解数.纵然沒有到油尽灯枯的地步.然而能量的大幅度消耗.精力的极大程度损耗以及连龙鳞铠都被斩得裂开了.可见.他已经被逼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战神刑天的随意一斩.而且还是将这一斩化作了三道能量斩击.一分为三.如此亦是让先前猛得如同超人一样的神御狼狈到了这样的地步.他们之间的差距.可见一斑.

    神御是挡下來了.然而若非沒有龙鳞铠的最后防护.他肯定也是只有身首异处的下场.这样恐怖的攻击.就算是身穿禁断之铠.还有玄武鳞甲防护的楚锐都不敢硬接.更何况他.

    所幸.他还是挡下來了.纵然付出得实在是太多.挡得下就好.至少还活着.还能够拖延哪怕只有1秒钟的时间.都是无比珍贵的.而逍遥浪子和赤霄.可是薄弱得不行的弓手.被这么恐怖的攻击杀过去.沒有龙鳞的庇佑.他们能逃过一劫吗.

    气势汹涌澎湃.那仿若山岳一般的威压震荡而开.法则波动的能量压制.让他们的身体如同灌了铅一般的沉重无比.完全无法如同往日那般仿若行云流水一般的潇洒奔走.

    这是一种气场化的表现.很高端的一种氛围影响.然而若是战神刑天做到这一点.那就完全沒有丝毫的惊奇之处.

    别以为这攻击就仿若蜗牛再爬一般.其实在外人的眼里.那是极其快速的.然而因为这特殊化的气场.导致了在里面的人.都受到了影响.因而.在逍遥浪子和赤霄的眼里.战神刑天的攻击.就像是电影中那被放慢了镜头一般.

    除非领悟了极高层次的法则或者有什么特殊的宝物.不然的话.不到一定境界的人是看不透这种气场的.在他们的眼中.从刑天开始攻击.到斩击化作三道能量分别冲向神御三人.再到他们身前.这速度.完全可以用电光石火來形容.

    一秒.还是两秒.

    超过一秒.但是绝对沒过两秒.

    从做出攻击动作到能量斩击飞跃了两百來米的距离.临近神御三人的时候.仅仅只不过是两秒不到的时间.

    然而.在神御三人的眼中.却是仿若过了好久.

    特别是已经抵御过的神御.即便这个过程的时间差不多只有一秒钟.他耗尽了大部分能量和精力.还被斩破了龙鳞铠.那般的僵持和动作.在外人的眼中.竟然不过是一秒钟.

    神御三人也算是到了一定的境界.不然的话.换做其他寻常的一流高手前來.估计连这气场都感受不到.就会直接体验到与那些观战者一样的感受.在极限的1秒多的时间内.动作都无法做出.被直接的斩杀.

    可是.感受到了这气场又能如何.在绝对的力量碾压之下.根本完全无力回天.

    然而.作为一名强者的骄傲.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就那么站着等死.

    纵然是不敌.也得..

    战.

    逍遥浪子和赤霄的眼中猛然绽放出极尽耀眼的光华.

    在死亡的威胁之下.赤霄极限的发挥出了超越性的爆发力.拉弓上箭.这个弓手最常用的动作.此刻赤霄使用起來.却是从未有过的得心应手.纵然他做这个动作不下于十万次.然而这一次.却是让他有了一种仿若与手上的弓箭合二为一的感觉.那种恰若天人合一.又仿若心灵共同的特殊状态.是他从未有过的经历.赤霄感觉自己的血液在沸腾.能量在翻滚.手中的弓箭恰若发出了颤鸣声.他好像听得懂的颤鸣声.

    “咻……”

    一道天蓝色的流光迸溅而出.带着无与伦比的昂扬气势.带着一飞冲天的高傲姿态.恰若化作了一只搏击长空的雄鹰.狠狠的朝着飞速而來的战神刑天的斩击撞了过去.

    沒有人可以形容那一刹那的芳华.那湛蓝色的光芒掩盖了一切.恰若无垠的天空包容了所有.

    超绝狂暴的能量斩击.战神刑天的攻击.就那么的被化解了.

    赤霄做出了极限超越.终于洗尽铅华.在最危急的时刻.完成突破.实力得到升华.一举瓦解了战神刑天的攻击.做到了自我救赎.

    在面对强势无比的战神刑天的攻击的时候.本來就是弱势的赤霄和逍遥浪子可不敢有丝毫的分心.两道能量斩击.分别朝着他们的方位飞去.这摆明了就是人家要一网打尽的节奏.这样的状况下.他们根本无法联合起來抵御.就算是有.估计他们也不可能这么做.

    这.是属于一个强者的骄傲和尊严.

    可以输.但是.不可以败.更不可以那么狼狈的败.

    两道攻击几乎是同时落下.逍遥浪子不可能会去担心赤霄.别说他与赤霄有无恩怨.彼此是否看得顺眼.即便他们是亲密无间的兄弟一样的伙伴.此刻他也不会去关注他.因为.那是属于他的战斗.是属于他的考验.若是去帮助他.反而会是对他的一种侮辱.更何况.他现在自己都是泥普萨过河自身难保的情况.可根本沒有那个实力和心思.

    “嗡……”

    弓弦震颤.发出了轻微的颤鸣声.恰若对于强大的外來压力发出的不屈怒吼.恰若对于被压制的主人发出的温和鼓励.恰若要完成惊天之举前的兴奋前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