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五章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生命女神的塑像,高高地矗立在广场上,旁边足喷泉水流,青翠草地,风景如画般美丽,一切看上去都是那麽完美。

    葳儿圣女躺在碧绿的青草地上,灿烂金发披散在碧草之上,美丽的眼睛迷茫无神,充满了心碎的痛苦。

    实际上,被干得几乎破碎的是她的纯洁菊穴,可是对她圣洁心灵的打击,却是极为巨大。

    被干过後庭的圣女,有资格说自己纯洁吗7她悲伤地想着,清澈的泪水从眼角奔流卜来,洒在柔柔青草上面。

    不远处,桃露丝圣女抱膝坐在草地上,美丽容颜一片灰暗,暗自难过悲伤,并钉深深的自责在心中涌起。

    上一次,她被艾尔华按在地下藏书室中淫污,竟然性慾勃发,抱住他主动求欢,被他一次次地干得**晕去,醒来後还是缠着他**交欢,甚至下贱无耻地扑上去吸吮他的肉

    棒,暍下他的精液,连尿液都不放过,现在想起来,真是羞得无地自容。

    也许自己真的是一个**的女子吧,桃露丝圣女悲伤地想着,自从被艾尔华擒拿淫污、用药液改造身体之後,她的性慾就越来越旺盛,这一次被擒後虽然努力压制,可是终有

    反弹的一天,当压制许久的性慾一下子爆发出交,自己做的事让任何人都感觉到吃惊。

    从那天起,她就深深地自责,甚至不敢看着蕾莉安的眼睛。体内旺盛的性慾又被她努力压抑下去,可是能压抑多久,爆发出来又是什麽样,她自己都不敢去想。

    这一大片碧绿草地上,坐着各位圣女殿下,即使是远在北方的莱欧圣女也赶了过来,正搂着两位公主殿下,左拥右抱,亲呢蜜吻,将别人的目光都视若无物。

    双子宫的那一对孪生姐妹还是亲密依偎在一起,只是碍於人多,没有当场交欢**.,天蠍圣女就没有这麽幸运,被巨蟹宫岑瑟儿圣女按在草地上,当场奸淫,被她的百合花

    办摩擦得嫩穴火热,哭泣娇吟,却还忍不住紧紧搂住她的性感美体,挺胯迎合着她的奸淫,沉入到美妙的**之中。

    这里是南方最大的修道院之一,距离海滨也并不远。艾尔华将所有圣女都宋集在此地,希望能藉肋她们的力量,大肆吸收她们的圣力,转化为黑暗力量,来让自己有能力去征

    服光之圣女,吸收乾净她体内那庞大的圣力。

    坐在青翠草地上,看着所有的圣女姐妹,桃露丝圣女的眼中充满悲伤。包括她在内,这里有十一位姐妹,而莎琪特莉丝圣女也被抓到了魔界,只有佩丝圣女带着残存的抵抗力

    量沉入了海底,也许有一天还能杀回来,重建圣女修道院的辉煌。

    她,已经是所有圣女最後的希望了!

    桃露丝圣女心理正在努力告诉自己,要相信佩丝圣女,希望她能用找到的秘藏典籍,来找出击败魔徒地方法,就在这一刻她看到了佩丝圣女,躺在担架上,被两位信奉魔神的

    少女抬了进来。

    温柔美丽的佩丝圣女,脸色惨白地躺着,一副气息奄奄的模样,看上去娇弱可怜。她手腕上的伤口已经癒合,只留下淡淡的血丝痕迹。

    艾尔华也跟在後面飞了进来,骑在小魔女的身上,脸色也显得有些苍白。被光之圣女击入他体内的圣力虽然被他炼化,可是身体受创还未完全修复好,让他显得有些虚弱。

    不过,他相信,只要能多吸收一些圣力,他一定会恢复如初,甚至比原来还要强大!

    两个魔教少女将担架放在草地的中央,默默地退了下去,只有那美丽柔弱的佩丝圣女,躺在宽大的担架上面,一动不动。

    所有的圣女都在看着她,桃露丝圣女的眼光最显得悲伤绝望,她最後的希望,就这麽轻易地被打碎,没有留下一点。

    美丽的佩丝圣女,也像被打碎的瓷娃娃一般,静静地躺在那里,绝美容颜一片惨白,对於姐妹们的目光也如看不见一般。

    当她亲眼看到圣洁伟大的光之圣女被强奸了樱桃小嘴,被艾尔华在她圣喉里面射精之後,一切信仰都随之崩溃,精神支柱也宣告崩塌,让她心若死灰,什麽都不愿去想,只想

    静静地躺在这里,就当自己已经死了一样。

    艾尔华微笑着走上前去,突然掀开她身上的被子,露出厂她一丝不挂的雪白娇躯。

    清脆的惊呼声从各处响起,看着已经明显失贞的佩丝圣女,各位圣女部吃惊不已。像那些堕落圣女在咬着樱唇微笑,而天蝎圣女则趴跪在地上,被岑瑟儿圣女从後面用玉指奸

    淫着圣洁**,望着可怜的佩丝圣女,泪珠簌簌滚落。

    艾尔华跪任佩丝圣女的身边,温柔地将她翻过身来,拉高**,让雪白香臀高高翘起,自己又跪到她的身後,粗大**顶在菊穴上,温柔地向里面挺进。

    不管有多温柔,粗大**还是顶开穴口菊肉,插入了处女嫩菊里面。那朵美丽的菊蕾,终於灿烂绽放,鲜血从被撕裂的创口处奔涌下来,将雪白美臀染得一片鲜红。

    葳儿圣女瞪大美丽的眼睛,织手捂住楼口,清澈泪水不由自主地奔涌下来。

    看着流血的嫩菊,想到自己被奸破後庭时撕心裂肺的痛楚,葳儿圣女能够体会她现在禁受的巨大痛苦,让她感同身受,痛苦抽泣着,扑倒在草地上,不忍看佩丝圣女破菊的悲

    惨情景。

    可是佩丝圣女却像没有感觉一样,只是微微地颤抖着玉体,任由艾尔华在她的紧窄菊道里面****,摩擦着她柔韧的菊道,将她的菊穴撕裂出更大的伤口,染红雪白玉体。

    心上的痛苦,比身上的痛苦更加剧烈。在被奸破菊穴後,她感受到的撕裂痛楚,反而让她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没有心碎而死。

    被她悲伤的情绪所感染,艾尔华跪在她的身後,默默地**着**,虽然不说话,可是圣女殿下的紧窄菊道还是紧紧套弄住他的**,让他爽得厉害,胯部也在用力前挺,一

    下下地插得更深,直到整根**都插入美丽圣女的玉体里面,和她紧密地联结为一体,再也难以分开。

    **能够感觉到菊道黏膜的温暖柔韧,紧紧地贴在**上面,在摩擦中带来快感。艾尔华兴奋地奸着美丽圣女的嫩菊,当着其他圣女的面,让她们看到佩丝圣女後庭破处的美

    态。

    在这里,有十二位圣女殿下,差不多是十二宫圣女都来齐了。能住这样庞大的场面中替圣女破处,逼让他自豪至极。

    美丽圣女的菊道紧夹着他的**,微微地颤抖痉挛着,让他爽得厉害,想起她那差丽的姐姐、母亲和外甥女,心中一阵火热,干得更猛烈了几分。

    终於爽至几点,**被菊穴紧夹,猛烈跳动着,将大股精液射入她的圣洁玉体里面,而在这个时刻,桃露丝圣女强忍了许久的泪水,终於也奔涌下来。

    看着她最後的希望被艾尔华当众奸爆了後庭菊花,桃露丝圣女已经是心碎肠断,万念俱灰,比之佩丝圣女的痛苦心伤有过之而无不及。

    还有一位战斗圣女不在此地,可是那又有什麽用呢p.被魔界女皇抓到了魔界,只怕所受的痛苦还要远胜於她们,圣女修道院这一代的十三位圣女尽数沦陷,洼有能够走脱一个。

    艾尔华微笑着,将**从佩丝圣女的流血美菊中拔出来,抱起她的玉体换个姿势,将**塞进了她的纯洁樱口之中,目光转向了一旁的葳儿圣女,处女宫的主宰者,这里唯一

    的一位处女。

    佩丝圣女默默地**着他的**,已经不想再思考什麽,一切都逆来顺受,这样才能让自己不再痛苦。

    就这样,她平静地将口巾中精液咽下,柔滑香舌柔顺地在**上舔弄着,不避秽污,一点精液都不放过地吃下去。

    艾尔华的**已经硬了起来,想要推开她,去奸破葳儿圣女的处女膜。现在魔电龙枪彻底化为了青色,经历了又一次升级,应该有能力插破她的处女膜了吧?

    等一下!一声娇暍响起,艾尔华转过头去,看到小魔女一脸兴奋的模样,振翅飞舞着,快乐地人声欢笑道..我想到了!我要根据典籍记载,建立一个大的魔法阵,让

    你吸收最强的魔力,然後再替她破处,这样你一定能有足够的力量,来完成我们的目标了!

    桃露丝圣女被魔教少女送回监牢的时候,美丽的眼睛里面一片茫然,走路摇晃,仿若行屍走肉般,毫无所觉地走回到自己的住所。

    铺满洁净乾草的牢房中,蕾莉安看着她一丝不挂地走回来,健美晌体上面遍布指痕吻痕,大腿内侧还有精液缓缓滑落,知道她一定是被艾尔华淫辱,不由心如刀纹,咬牙啜泣

    着,上前扶住她,让她缓缓坐下来。

    看着她**中流出来的精液,蕾莉安心中难受得厉害,可是手边一点用来擦拭的东西都没有,连衣服都没有一件,如果用乾草擦的话,又显得太过不敬了。

    没有办法,蕾莉安只能一咬牙,伏下身去,少女美丽娇容贴在她的胯下,樱唇吻上了**,温柔地吸吮起来,将里面的精液吸出,默默地咽了下去。

    为了她最爱的圣女殿下,这坚强美丽的少女宁可用洁净的小嘴从她的**里面吸出男人的精液,想着刚才她所受的淫辱,痛苦得几欲死去。

    桃露丝圣女呆滞地依靠着草堆坐着,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在那片草地上,她们所有的圣女都被艾尔华奸过了一遍,唯一的处女葳儿圣女也被奸了後庭和小嘴,痛苦哭泣着,在**中晕去。

    桃露丝圣女被奸得更是凶猛,艾尔华仿佛要将他的慾望都发泄出来一样,在她身上猛烈**,干得她大声尖叫,淫浪矫喊,搂住艾尔华的身体兴奋哭泣,在**中一次次地晕

    过去。

    现在,她可以知道,自己确实是一个淫荡圣女,什麽下贱的事都会去做,当众跪地暍尿时也一点不觉得羞耻。这样的事一次次地发生,终於证明了她本身的**。

    万念俱灰。所有的一切都在打击着她的神智,让她痛苦得几乎疯狂。她曾为之奋斗多年的圣女修道院,现在已经不复存在,所有的圣女都被抓住奸淫,而那强大的魔徒,竟然

    还要将*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剩下所有的纯洁修女都同时破处,把她们和葳儿圣女的处女膜一起干破,以吸取圣力,来修练他的魔功。

    在即将崩溃的痛苦之中,一个声音在脑中幽幽地呼唤:堕落吧,只要真的堕落,所能感受到的,就只有快乐了!这声音如此熟悉,仿佛就是她自己的声音。就像身体

    里面有另一个她,正在迫不及待地要冲出来,取代现在的她一样。

    和艾尔华**时,那个感觉到快乐的她;**地跪在艾尔华的胯下,吸精喝尿的她;按住美丽的伯爵夫人,强行交合的她;和眼前美丽少女,放浪交欢、享受无上快感的她!

    桃露丝圣女呆滞无神的美丽眼睛,渐渐焕发出一丝神奕,低下头,看着正在温柔吮吸自己**的坚强少女,兴奋的目光,渐渐在眼中涌起。

    她的手抬起来,放在蕾莉安的青丝上轻轻抚弄,渐渐地将她拥抱在怀中,低下头,吻上了她的娇嫩樱唇,细细地品嚐着她口中的精液味道。

    蕾莉安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还未来得及说什麽,就被她一阵热吻,陷入了狂乱迷醉之中。

    桃露丝圣女殿下已经很久没有吻她了,现在突然和她亲吻,让她慌乱兴奋,不知所措。

    紧接着,她被按倒在乾草堆上,桃露丝圣女那健美诱人的如玉**压了上去,**贴在她的少女嫩穴上面,开始猛烈摩擦,擦出了大量爱的火花,让美丽少女兴奋尖叫,喜悦

    的泪水不停地奔涌出来。

    她已经无暇去思考,为什麽桃露丝圣女殿下会突然变得如此热情,**的快感已经包围住了她,将她彻底吞没。

    这闾囚室,虽然里面铺满了乾草,却打扫得十分洁净,到处充满了麦草的清香。桃露丝圣女美丽的面庞涨得通红,兴奋喘息着,按住蕾莉安激烈狠干,奸得她尖叫连连,一直

    兴奋得晕了过去。

    桃露丝圣女还不肯罢手,将蕾莉安按在麦草堆上干得醒来,换个姿势,重新再干,激烈交欢之中,理智已经渐渐丧失,只留下性的渴望,让她无法平息。

    脑海中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让她激烈追求着**的快感,忘记了所有在万念俱灰的时刻,美丽坚强的桃露丝圣女,终於放弃了对性慾的压将自己所爱的女孩按倒在地,猛烈

    狠干,粉红**贴紧少女嫩穴摩擦得用力圣极,几乎要将两处美穴的皮都磨掉一层。

    当被她摆或六九姿势亲密交合时,坚强美丽的黑发少女,颤抖哭泣着,用力吮吸舔吻圣女殿下的**,舌尖激烈地在她的穴口嫩肉中搅动。虽然明知道圣女殿下此时和平常不

    一样,可是对她的深深爱恋,以及对**的渴求,都让少女无法停止交欢的亲密动作。

    桃露丝圣女的慾望,无止无尽。蕾莉安一次次地被干晕,又被纤美玉指激烈插醒,哭泣尖叫声从铁窗外远远地传了出去。

    门忽然打开了,一个美丽少女走厂进来,看着这一幕,惊讶地掩住口,眼中满含热泪,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蕾莉安已经被干晕过去,桃露丝圣女的玉指还在她的紧窄嫩穴里面疾速**,干得她在昏迷中还在轻声娇吟,玉体微微颤抖。

    听到门声响起,桃露丝圣女抬起头来,已经变成红色的美丽双眼看到温柔善良的塞茜莉姬公主走进来,不由兴奋地低吼一声,猛地扑了上去,将她按倒在地上,飞快地撕裂丁

    她的衣衫,骑上厂她柔美的娇躯。

    这个时候,她的心志已经渐渐迷失,向着堕落的深渊滑去。当她放弃信仰的时候,被圣力压制的黑暗力量在她的身上奔涌流动,让她重新获得了很大的力气,轻松制伏厂塞茜

    莉哑公主,撕掉她的长裙,分开修长美腿,流着蜜汁的圣女**迫不及待地贴上了善良公主的嫩穴,飞速研磨,就这样疯狂

    地奸淫着她。

    塞茜莉娅公主惊得花容失色,放声哭泣尖叫,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只是听到里面声音不对,好心地开门进来看,竟然会被她按倒在地强行淫污。

    虽然她心中暗恋桃露丝圣女,也曾在艾尔华的指使下与她有过**关系,彼此都很熟悉;可是在这样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强奸,还是羞惭痛苦,哭叫声凄惨可怜。

    囚牢的门又一次被打开,粉红头发的美丽少女一阵风般地冲了进来,指着桃露丝圣女大叫道..你这贱女人,敢强奸我姐姐,跟你拼了!

    话音未落,美丽的桃露丝圣女就红着眼睛扑了上去,樱门中发出野兽发情般的低吼声,将她掹地按倒在地上,撕碎衣衫,纤美手指迫不及待地戳进少女**里面,飞速**起

    来。

    下体快感奔涌而来,琪娜娜公主一时失去了力气,再也无力与她抗衡,只能颤抖娇吟,含泪骂道:我跟你……拼……

    雪白美腿却紧紧夹住她的玉手,舍不得放开,纤美五臂也颤抖抱住桃露丝圣女健美的玉体,樱唇主动贴上去,相她亲密热吻,将圣女殿下的丁香小舌吮得啾啾作响。

    经历了残酷的打击,桃露丝圣女的理智几近丧失,只顾按住这几位美丽少女强行交欢,染着血丝的美丽眼睛流着热泪,心中只是想着:为什麽生命女神不来救我们?为什麽?

    信仰的崩溃,让她陷入疯狂,只想用这淫慾的快感,来驱除痛苦,哪怕因此而堕落,她也顾不得那麽多了。

    这三位娇嫩如花的美丽少女,被她按在地上,一字排开,用**狠奸着她们的少女嫩穴,干得她们哭泣尖叫,**颤抖。琪娜娜公主紧紧抱住她的完美上体,哭泣着将**上

    挺,和她的**激烈摩擦,在多次**之後,对她又爱又怕,终於知道这位战斗圣女不是好欺负的,一旦用心**,几个她也不会是桃露丝圣女的对手。

    当门外脚步声传来的时候,桃露丝圣女正骑在蕾莉安的身上,**掹烈摩擦着她的嫩穴,一双玉手还在飞速**着两边的一对美丽公主嫩穴,直干得****四溅,尖叫娇吟

    声此起彼伏,悦耳动听至极。

    艾尔华出现在门前,怀中抱着一对相貌完全相同的美丽少女,正是双子宫的两位圣女殿下。

    她们此时也都在****中神智不清,啜泣着相拥互吻,却被艾尔华同时抱住怀中,一边走,一边挺动粗大**干着她们,藉着他力气大的优点,将这一对孪生姐妹同时抱在

    怀里,胯部灵活挺动,交替插入她们紧窄**里面,享受那灼热蜜道吸吮的快感。

    有的时侯,也还故意插措地方,裹阻大**顶开美眇菊穴,插进去**几下,听着少女悦耳的尖叫声,心中快乐至极。

    边走边干,**在四个美妙嫩洞里面交相**,一直走到桃露丝圣女的囚室里面,才发现走错了路,应该到隔壁房间去的。

    可是看到眼前的情景,他又不禁吃了一惊,桃露丝圣女干着三个少女倒还没有什麽,可是她玉背上的天使之翼,已经大片变黑,几乎就要变成纯黑的了。

    怎麽回事,她自行堕落了?艾尔华纳闷地想着,有点惊喜,随手一掷,将这对姐妹扔到乾草堆上,让她们在昏乱之中互相乱摸,、百合互慰,自己上前拉起桃露丝圣女,

    柔声问道:桃露丝圣女殿下,你怎麽了?

    看到了健美男人出现,桃露丝圣女兴奋地低吼一声,扑上去将他按倒,飞快地骑上丁他的身子,**的**贴上**,迅速将它吞没到蜜道里面。

    艾尔华大叫一声,惊讶地发现自己被她强奸了,却也因为被她蜜道夹得很爽,并不反抗,只是躺在地上,欣赏着美丽圣女的兴奋美态。

    如一头发情的奶牛般,桃露丝圣女骑在他的身上,挺动娇躯,用力暴奸着他,从**在嫩穴肉壁的激烈摩擦之中,得到了和美女交欢所无法给予的美妙快感。

    看着她背上的乌黑羽翼,艾尔华喃喃叹息,知道她已经丧失了信仰,而体内的黑暗力量趁机涌起,侵蚀了她一直坚强抵抗邪念的内心,让她迅速滑入堕落的深渊。

    既然她如此渴望,那就让自己来满足她吧!艾尔华想到这里,翻身而起,将她按在地上,凶猛暴奸,猛烈**着她的紧窄**,干得她尖叫娇吟,玉体颤抖不停。

    虽然桃露丝圣女在面对那三名少女时,威风八面,把她们奸得死去活来:可是一旦面对同为金牛宫圣女的艾尔华,死去活来的就是她自己了。

    一次次的**,一次次地颤抖晕去.桃露丝圣女就像一只只会**的淫、兽般,和艾尔华疯狂交合,蜜洞相後庭菊道里面都吸满了艾尔华的精液,却还是不肯甘休,趴在他的

    胯下用力吮吸**,强力吸得它直立起来,再来满足她的慾望。

    下知交欢了多长时间,最後,艾尔华只能施展出魔电龙枪的催情力量,插进她的**里面,将她轰晕过去。

    等到桃露丝圣女悠悠醒转时,已经是疲惫不堪,王颜苍白,泄得有气无力,被艾尔华抱在怀中揉捏暴乳,又把她按下去,和她进行亲密的乳交,一边慈祥地抚摸着她的浓密余

    发,柔声道:现在,知道堕落的快乐了吧?别着急,我会慢慢地,把所有快乐的事情都教给你!

    跪住艾尔华的胯下,用雪白暴乳摩擦着他的粗大**,桃露丝圣女呆滞的目光盯在青色的魔电龙枪上面,看苫它散发出来的晶莹青光,感觉到无穷的魅力从上面涌起,吸引着

    她,让她体内的黑暗力量再次涌起,推动她落入黑暗的深渊之中。

    现在,她真的感觉到了快乐。就像从前背负的沉重包袱被扔掉一般,心里十分轻松,快感不受约束地从胸前涌起,让她颤抖娇吟着,一双玉手从两边推动着巨大的柔滑暴乳,

    摩擦着在她乳间**的粗大**,同时低卜头,将她娇艳的红唇,热烈地吻在艾尔华插在她乳问的**上。

    里尔二世躺在大床上,沉沉地熟睡着。

    这些天来,他已经消瘦了许多。虽然现在已经逃到了安全的地方,他却还是经常做恶梦,就像现在这样。

    这些天里,他的妻妹,佩丝圣女殿下一直将自己锁在那半球形的建筑物里面,不肯出来,所有人都在期待她有新的突破,获取强大的力量,消灭占据大陆的魔徒,让他们能够

    回到家园,而不是一直生活在海底。

    在沉睡中,他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几下,从恶梦中惊醒,惊慌地抬起头,发现自己刚才只是在做梦,这才轻轻地吁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但紧接着,他的心又提起,因为他看到在床边,有一个黑影在默默地伫立,不言不动,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是谁?里尔二世惊慌地嘶叫起来,从床上跳起,拔出床边的宝剑,准备向那人砍去。

    但他的剑刚刚挥出,就被轻易地折断。那黑影只是空手,就轻松地折断了他的剑刀,就像弄断一根小木条一样。

    里尔二世在震惊中看清,那人的容貌,和老王很是相似,正足老王的唯一儿子,现在北军掌权的爱德华王子。

    能够潜入海底城,来到自己床边,爱德华王子的实力已经是深下可测了。更何况此前的战斗之中,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一员猛将,这让里尔二世审时度势,不敢再生出反抗之心。

    艾尔华站在床边看着他,淡淡地微笑。现在,他准备回到北方去,但在离开之前,必须有些事情要做,所以,他潜入了海底城。

    紧紧地咬着牙,里尔二世看着他,颤声道:你怎麽敢来,佩丝圣女殿下不会放过你!

    没有用的,她已经不成问题了。我在这里,就能够说明一切!艾尔华低沉的声音回答道,眼中闪现出了残酷的杀机。

    请不要杀我!里尔二世看出他说的不是假话,冷汗立即从脸上奔流出来,当机立断,用沙哑的嗓音,向他提出了请求,为了让这一要求更能打动敌人的心,里尔二世扑倒在

    地上,向艾尔华用力叩头,期待着他的宽恕。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艾尔华冷冷地说,手已经按上了腰闾的剑柄。

    里尔二世楞住,心中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双方的敌对已经如此之深,再无缓和余地,又怎麽能得到饶恕?

    是爱德华王子殿下吗?一个温柔悦耳的声音从门那边传来,卧室另一端的侧门轻轻地打开,美丽至极的瑟丝王后出现在门口,用平静的目光看着艾尔华,轻声问道..

    或者说,该称你为爱尔莎圣女殿下?

    艾尔华的瞳孔缩紧,呼吸微显得有一些震荡。看着这曾与自己同床交欢的美丽女子,他有些不知道该说什麽好。

    就这样,在她的面前,杀掉她的丈夫吗?艾尔华默默思忖着,耳边突然听到里尔二世的叫喊声:我知道了!

    知道什麽?艾尔华转过头,看着跪地乞怜的里尔二世,不快地问。

    里尔二世颤抖着,脸上带着恐惧与兴奋,颤声叫道:王子殿下不杀我的理由,就是她!

    他的手坚定地伸出,用力指向门口的瑟丝王后,指尖不住地颤抖,睑上的表情,仿佛是在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为什麽?艾尔华冷冷地问,微微皱起了眉头。

    因为,我想把她献给王子殿下,让她服侍殿下起居,让殿下高兴,来换取我一家平安!

    里尔二世大声说着,脸笆涨红,兴奋地喘息,唯恐艾尔华不答应他的请求。

    艾尔华愣了一下,还未说话,里尔二世又急匆匆地叫道:我知道王子殿下上次去王宫,是和她睡在一起的!宫里面的侍女都告诉我了,绝对不会有错!

    此言一出,艾尔华还好些,瑟丝王后就立即羞得满面通红,掩面不语,紧紧地咬住了贝齿。

    里尔二世用力叩头,哭泣哀叫道:我知道我从前对先王陛下做得太过分,求王子殿下饶恕我,不要杀我!一夜夫妻也有感情,她既然跟王子殿下做过夫妻,就请殿下把她收归

    後宫,不管是做奴做婢,只求殿下看在她的面上,放过我的家族。

    瑟丝王后听得满脸羞红,愤愤地啐着,顿着玉足,却羞得说不出话来,甚卒不敢偷看艾尔华那边。

    艾尔华已经收起了宝剑,正在沉吟,门外忽然传来幽幽的声音:母后,这是真的吗?

    艾尔华听得身子一震,缓缓地转过头,看到那美丽叮爱的金发小公主,正站在自己进来的门口,望着这边,脸色平静得有些可怕。

    她轻轻地迈步进门,缓步走到艾尔华的面前,抬起头来,看着他英俊的面容,喃喃地说:是爱尔莎圣女殿下,真的是你啊!

    痴迷地盯着他的脸庞,仔细看了半晌,又转过头看了看瑟丝王后,幽幽地间:原来你是男的,还是爱德华王子,对不对?上次你扮成圣女进入王宫,对我的母亲也做了和我

    一样的事情,是吗?

    此言一出,屋中人尽皆震动。

    瑟丝王后惊骇至极,羞愤的目光瞪着艾尔华,樱唇颤抖着,似乎想说什麽,又说不出来,只能掩面流泪,看着自己可爱的女儿,泣不成声。

    不过是搞女同,又没有把**插进去,有什麽大不了。艾尔华很想这麽说,可是看着她们母女的表情,还是把这话咽了回去.

    里尔二世大脑飞速转动,立即从中找出了对自己有利的地方,惶声道:既然王子殿下对她们母女都有兴趣,那本王……小人就把她们都送给王子殿下,要怎麽处置都随殿下

    的意好了!

    瑟丝王后本来就是一肚子怒火,听了这话,更足气得几乎晕去,纤手伸出,颤抖地指着他,却谠不出话来,只能悲愤地流着眼泪,颤抖不已。

    洛丽塔公主幽幽地看着艾尔华的脸,许久之後,才轻轻地说:好吧,父亲的意思,我遵从。

    你疯了!怎麽能答应这样的事情!瑟丝王后哭泣着尖叫起来,扑上来抱住洛丽塔公主,放声大哭,时而转头透过泪眼看着艾尔华的英俊容颜,想起他从前给予自己的欢乐,

    又恨又爱:心中百感交集,无可言喻。

    看到艾尔华沉吟,里尔二世心中窃喜,慌忙叩头道:既然王子殿下答应收她们到後宫,还请殿下放过我其他的家人和部属,不要杀他们、我整个家族,都感谢王子殿下的大

    恩大德!

    事已至此,他深知落入敌人手中,就是亡家灭族的大罪。反正这些年没有性功能,和瑟丝王后早就没什麽感情,不如把她们都送给爱德华王子,以换取数万人性命平安,这笔

    买卖倒也划得来。

    这还不够,得加上你的岳母才行,一个清脆的声音门口响起,小魔女站在门申,手中提着优雅美丽的玛图丽特公爵夫人,紧紧地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

    看到岳母落入敌人之手,里尔二世又是一呆,紧接着看到小魔女提着她走进屋里,惋惜地说:下可惜你母亲死得早,不然的话……

    听到这话,里尔二世不由又哭又笑,拜倒在玛丽特公爵夫人的前面,哭泣哀告,求她顾全大局,不要拒绝王子殿下的要求。

    当初用以迷惑部属的口才都发挥出来,跪在三位美丽女子面前,里尔二世舌粲莲花,努力讲述整个家族的悲惨不幸,现在情势的危急。按照自己所犯的大罪,整个家族还有所

    有部属都是死罪,难道她们能够眼睁睁地看到整个海底城所有人都被敌人杀尽吗?

    而且,玛图丽特公爵夫人的家族,也有很多子侄,以及更多的亲人部属。现在,他们都在这座宽广的海底城里,一旦被屠城,或是被敌人施展魔法引海水萨入城里,他们的家

    族,都会彻底完了!

    听到娘家会遭受如此不幸,瑟丝王后睑色惨白,而玛图丽特公爵夫人也是摇摇欲倒,被他描绘的惨景吓得手足发软。

    看着她们痛苦地低下了头,接受了母女三代共夫的命运,小魔女不由仰天长笑,为自己做成这样一件大事而欣喜万分。

    由始至终,艾尔华都保持着沉默,任由他们决定了这件事与自己紧密相关的事情。但他的嘴角,终於忍不住出现了一丝兴奋的笑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