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章圣菊绽放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纵马走在大军之中,艾尔华有些昏昏沉沉的,因为昨天一夜没睡,在一个个的美丽圣女身上爬来爬去,干得她们颤抖尖叫,**晕死,而他却没有时间睡觉。

    最后睏得不行,只好上了马车,舒舒服服地睡了一天,到了晚上扎营时,才醒过来,随便吃过晚饭,回营帐去休息。

    进自己的寝帐,微微一呆,只见摩羯圣女也坐在帐中,平静从容地等待着他。

    这时他才想起,临行前,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下令让摩羯圣女跟随自己前来,由魔神少女看管着,在马车里面带过来,现在收拾好了,就等自己享用。

    在这两天没有干她的日子里,他一直在怀念着她美妙的**和温柔的服侍,还有平静从容的态度,高洁优雅的气质,都让他回想不已。现在看到她,下体不由硬了起来,顶起裤子,指向她的美丽面庞。

    摩羯圣女的目光落在他的裤子上面,目光依然平静温和,并没有多少羞意,倒像是一个长辈美女注看着顽皮的孩子一样。

    明知道她不会拒绝自己,艾尔华强忍着心中的冲动,想要看一看她究竟能纵容自己到什么程度。

    虽然很想让她跪下来替自己品箫,让他享受一下身分倒错的快感,可是看到她那高洁优雅气度,如同看到前辈美女一样,让他有些窒息,话也说不出来。

    摩羯圣女静静地看着他的眼神,以她最近对艾尔华的敏锐感应,自然看出了他的意思,玉容上的表情却依然平静温柔,缓缓地跪了下来,纤美玉手轻柔抬起,用优雅的动作,将他的裤子褪了下来,樱红香脣,向着他的下体缓缓接近。

    柔滑香舌从樱脣中伸出,在翘起的**上面轻轻地舔了一下,舌尖轻顶尿道口,在上面温柔舔舐着。

    樱红香脣,轻柔地含住**,默默吮吸着,美丽玉容向前凑去,让粗大**滑过香舌贝齿,顶着湿润上颚,渐渐地向着柔嫩咽喉深入。

    艾尔华感觉到双腿发软,看到旁边有一把椅子,伸手拉过来,缓缓地坐下去,低下头,看着这美丽温柔的慈爱圣女为自己吹箫,心神荡漾,如在梦中一般。

    比自己年长许多,美丽温柔,心中充满慈爱,如长辈一般的圣女殿下,就这样跪在他的胯下,温柔吹箫,品弄着他的**,柔滑香舌还在**上面轻柔舔弄着,这样梦幻般的美妙现实和**上面传来的爽滑触感,让他身体颤抖。

    美丽圣女对他**的舔弄吮吸,一点点地加强力道,最后啾啾地吸吮着粗大**,甚至还用上了自行悟出的深喉技巧,让**顶开咽喉嫩肉,螓首晃动着,让**在嫩喉樱口里面**,紧吸的爽感让艾尔华快要发疯一般。

    温柔体贴的服侍,一直持续着,最终艾尔华坚持不住,在她的美妙樱口中猛烈射精,眼中含着兴奋的热泪,欢欣地看着仁慈关爱着自己的圣女殿下,温柔平静地将口中的滚烫精液喝下去,美丽容颜上的圣洁表情,让他永生难忘。

    爽过之后,他抱住胯下圣女的螓首,喘息着不舍得放开。即使是绵软**,也被她温柔地吮吸着,能够清楚地感觉到樱桃小口的温暖湿润,和那紧密包容**的美妙触感。

    香舌和**紧紧地贴着,藉着口水的润滑,在上面来回舔弄,将每一滴精液都吸食下去,艾尔华低头看着这美丽圣女,心里在想着:“她还能再为我做进一步的事情吗?”

    慈爱美丽的眼睛抬起来看着他,明白了他心中所思,让玉颊微微有些泛起红霞,却仍温柔舔弄吮吸着,纤美玉手甚至还抬起来,放在他的小腹上面轻轻挤压着,让艾尔华控制不住,憋了许久的圣水通过**奔流出来,射到圣洁的樱口之中。

    一边畅快地尿出水流,一边着迷地欣赏着她的美态。即使是在喝尿的时候,她的圣洁高雅之美,也无可比拟,做着这样屈辱卑贱的事情,脸上却丝毫没有羞愤,只是一片平静从容,就像从前做过的一切扶危救困的善行一样。

    看着玉颈喉头耸动,就像刚才喝精液一样将他的尿液喝下,艾尔华心中不由感动,轻抚着她的柔顺长发,**在尿的过程中硬直起来,**顶到咽喉上面,直接将清流激射到嫩喉软肉上面。

    温柔地喝下他所有的水流,摩羯圣女温柔从容地跪在他的胯下,低头吮吸舔弄**,眼神与心情都是一片平静。而艾尔华却已经兴奋起来,忍不住抱起她的纤美玉体,向着床榻走去。

    长于自己的美丽圣女,静静依偎在他的怀中,被他伸手抚摸着**,艾尔华兴奋快乐,将她放在床上,解开两个人的衣服,彼此**相对。

    躺在床上,让圣女殿下跨坐在自己身上,艾尔华静静地看着她,伸手抚摸柔滑**与雪白香臀,等待着她的动作。

    摩羯圣女微微地娇喘着,从容爬上他的身体,纤手握住**,导引着它,对准圣洁花瓣,纤腰轻摆,轻柔地坐了下去。

    美妙蜜道吞没了粗大**,直没至根,摩羯圣女娇喘着坐在艾尔华的胯部,美丽眼睛里面隐隐升起一丝迷离,喘息了一阵,又抬起纤腰,和他进行交合,让粗大**在紧窄**里面**,摩擦着圣洁蜜道,给两个人部带来强烈的快感。

    这一次的交欢,纯由摩羯圣女来主导完成。而艾尔华就像一个乖乖的小孩子,只是平静地承受着她的欢爱,看着她耸动娇躯时平静迷离的美丽眼神,心中颤动,双手在她雪白玉体上游走,和这长辈般的美丽女子交欢,很快达到了**。

    精液暴射而出,激射在圣洁子宫上面。纯洁美丽的圣女殿下,那满怀慈爱的眼睛已经被兴奋迷离占据,樱脣微张,低低地娇吟着,**颤抖地贴紧他的胯部,让**插到最深,感受着里面粗大**剧烈跳动的快感,玉颊也变得绯红一片。

    艾尔华颤抖痉挛地看着她的脸,在**之中,这位圣女殿下也和别人不同,**的表现并不十分激烈,显得温柔平静,却并不加以掩饰,也不抑止自己的快感,就这样平缓温和地表现出来。

    他们就这样温馨地做着爱,一次又一次。摩羯圣女知道他随军来的还有一些修女,是准备在路上破处玩的,如果自己能缠住他,或者他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玩弄那些可怜的修女了。

    而且,艾尔华看着她时的渴求眼神,总是让她心动怜惜,就像看着一个想要什么东西的顽皮孩童一般,让她不忍心不给,因此一次次地满足他的需求,不管他有什么看起来**过分的要求,她都是平静地去做,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耻辱的。

    也许她是看破了一切红尘,将所有的一切都视为虚幻吧,艾尔华从后面抱紧她的娇躯,压在她身上射精的时候想着,恍惚之间,不由将这温馨圣女视为了自己最亲近的人,颤抖地将**插到最深处,在她美妙温柔的子宫里面,喷洒出自己诚挚的热爱。

    大军缓慢前行,已经将中间地带囊括在军队掌握之中,而且逐渐蚕食着南方行省的地盘,沿途所到之处,贵族或是赶来迎接,或是惊慌逃窜,或是立即投降,跪地大哭,痛斥自己附逆的行径,哀求王子殿下的宽恕。

    也有些贵族比较强硬,据守城堡不肯出来。对于这些家伙,艾尔华总是下令强攻,时而运用自己多得没有什么用处的魔力,操控鸟兽对那些守军进行攻击,在他们疲于应付飞鸟攻击的时候,派大军一举攻破城堡,将里面的人都抓出来,杀的杀,关的关,或是流放到远方,将这一带清除干净。

    沿途中有信奉魔神的信徒,不肯前来迎接,却也在魔神教会的命令之下,不对军队进行骚扰攻击。艾尔华下令军队不得侵扰他们的家庭与财产,彼此保持着相安无事。

    如果有的城堡在魔法护符的帮助下,能够消除控兽术的影响,艾尔华就下令将城堡围困起来,派人对里面的人进行攻心宣传,以事实来证明南方的各个圣女都是假货,不然的话,为什么得不到生命女神的保佑,让她们打一场胜仗呢?

    事实胜于雄辩,城堡中一些生命女神的信徒终于相信了爱尔莎圣女殿下才是真正得到生命女神祝福的虔诚圣女,和那些得到命令的魔神信徒一起作为内应,将堡垒从内部攻破,虽然费事,却也没有太大的战斗损耗。

    缓慢地南进,注重着占领地区的控制工作,艾尔华将战斗也做得悠闲自在,并没有太激烈的战事,就像出来度假的一般。反正有庞大财力的支持,军费的问题并没什么值得头痛的。

    这一路上,他经常与摩羯圣女交欢缠绵,晚上都留她在自己寝帐中住宿,很享受这种平静交欢的温馨气氛。而摩羯圣女也不是没有快感,经常被他干到**,呻吟着昏过去,只是**时的感觉还是那么温婉可人,从没有太过剧烈的尖叫声。

    她背上的天使之翼,艾尔华可以清楚地看到。已经蒙上了一层灰色,只是在黑到一定程度之后,变黑的速度就降得很缓慢,让他有些烦恼。

    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她什么时候才能彻底堕落呢?虽然很想十二宫圣女都堕落成**女,可是一想到她将来变得淫荡,就没有这种温馨婉约的风情,不由更加苦恼。

    可是她的温柔慈爱,还是让艾尔华不能舍弃。每天夜里,都缩在她的怀里睡觉,被她温柔地搂抱着,睡得极为安心,就像受到温柔呵护的小孩子一样。

    x这一天,大军又消灭了一个固执男爵的抵抗,杀了城堡中的成年男丁,艾尔华看到男爵夫人和她的妹妹很美貌,就把她们留下来痛奸一场,然后让人带在军中,偶尔用来解闷也不错。

    晚上,在寝帐中,摩羯圣女已经睡了一整天,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看到艾尔华来了,平静地上前迎接,温柔地将他身上的衣服脱光,跪在地上,吮吸舔弄着他的**,纤手轻柔套弄,把它弄硬之后,等待着新一夜的缠绵交欢。

    现在的她,白天睡觉,养足精神等待着晚上的交欢**,就像一个**机器一般,她却并不觉得屈辱,平静地接受这种生活,从前当圣女时那圣洁崇高、济世救人的日子,她已经很少去想,仿佛与现在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一样。

    抱着一丝不挂的圣女殿下来到床上,看到她又在向自己身上爬,想用湿润**吞卜自己的大**,艾尔华突然想换个花样,看着她温柔平静的眼睛,低声说道:“我想干后面…”

    摩羯圣女美丽的眼中现出疑惑之意,没有听懂他在说些什么,于是艾尔华只好说得更清楚一些:“我想插你的后庭,菊花,反正就是那里,不是前面。”

    含含糊糊地说着,摩羯圣女终于听懂了,玉颊不由泛起红晕,脸上现出犹豫的神情。

    但这犹豫也只是短短一瞬,很快她就做出了决定,从容地趴跪到床上,高高翘起了雪白**。

    柔滑美妙的身体曲线,优美高雅的气质,都令艾尔华心醉神迷,咽着口水将**顶在嫩菊上面,想着这是她第一次开菊花,不能太粗暴,只好一点点地将**顶开菊蕾,向着里面插去。

    圣女的菊蕾,紧窄至极,艾尔华顶了几下进不去,只能猛地一用力,将**突破菊环,**插了进去。

    摩羯圣女低低地娇吟着,脸上现出一些痛楚之色,用屈辱的姿势趴在那里,却依然是那么平静从容,仿佛被**插入菊道只是一件平常的小事一样。

    但在她的后庭处,菊花已经绽开,粗大**插在里面,处菊绽裂,鲜血迸流,顺着雪白美腿流下去,显得很是凄美。

    艾尔华喘息着,只觉她的菊道肉环牢牢束住**,咬得极紧,带来很爽的触感,低头看着她的美妙曲线,不由心头火热,**藉着处女血向里面插去,一点点地向菊道深处侵入。

    摩羯圣女一片平静的美丽容颜,显然有些恍惚,虽然纯洁的菊道被粗大**渐渐撕裂,血流如注,娇吟声却并不剧烈,显得有些婉约柔美,**还在轻轻地摇摆着,对正角度,让**插入得更加顺利一些。

    艾尔华费了好大力气,**才插到最深,胯部渐渐贴上雪白**,停下来喘口气,低头看一看,美丽的圣女殿下正用卑辱的姿势趴跪在自己胯前,鲜艳美妙的菊花紧紧夹住自己的**根部,勒得极紧,仿佛要断掉一般。里面流出来的殷红血流已经将阴囊和大腿根部染红,和自己进行着这样最为亲密的接触。

    紧窄的菊道,紧紧套弄住**,箍得极紧,在摩擦之中,带来剧烈的爽感,艾尔华轻轻喘息着,伸手抚摸她的**雪臀,只觉触手温柔绵软,圣洁温暖的气息自手心传来,心中一片平静感动,胯部却不由自主地动起来,****着紧窄菊道,以处女鲜血为润滑剂,就这样轻柔地干了起来。

    闭上眼睛,感受着这那菊道紧夹的爽快感,艾尔华慢慢地**着,心神飘荡,如上云端。

    不知干了多久,兴奋一**地冲击着他,****的速度由慢及快,渐渐快速猛干,将那美丽慈爱的圣女殿下雪白玉体猛烈撞击,如风暴里的小舟般摇晃下停,口中也在发出低微的痛楚娇吟声,清澈纯洁的泪水自然地从美目中流下,滑过玉颊,洒在床铺上面。

    这声音只能让艾尔华更加兴奋,****速度快若疾风,狠插猛撞着,终于被极紧菊道套弄的爽感击倒,低吼一声,抱紧圣女殿下的雪白**,在她初破身的菊道深处射出了滚烫的精液。

    一射之下,昏昏沉沉,几乎兴奋地晕过去。艾尔华喘息着扑倒在她玉体上,胯部紧贴雪臀,**插到最深,在紧窄菊穴里面剧烈跳动射精,直到最后一滴精液都付与圣女殿下,才停下来,抱着她的玉体默默喘息。

    许久之后,他睁开眼睛,看到身下圣女在默默地流着泪,慈爱温柔的美丽面庞上,有着一些痛楚伤感,不由叹了一口气,搂住她轻吻玉颊,又翻过来**玉峰**,希望能减轻她的伤痛。

    年龄相差极大的一对俊美男女,在床上交欢缠绵,艾尔华跪在她的身上,低头吮着美妙**,耳中听着圣女殿下轻微的啜泣声,**渐渐又挺立起来,终究还是无法抵挡她成熟性感的魅力。

    纵然年纪很大,但那极其成熟的女性魅力,却能将他这青春少年轻易击倒,让他也不由诧异,对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熟女控不得其解,最终只能解释为摩羯圣女殿下的独特个人魅力了。

    毕竟自己是取得她处女贞操的第一人,艾尔华对这仁慈美丽的圣女也有几分怜惜,虽然**在菊蕾上面顶住,却还是不忍插进去,只怕弄痛了她。

    摩羯圣女躺在他的身下,静静地看着他,美丽眼中升起怜惜之意,就像怕他憋坏了一样,主动挺起**相迎,让菊蕾绽开,吞入**,紧紧地夹住它,鲜血又一次从菊道里面流出来,让她美丽的容颜上又现出痛楚之意。

    艾尔华心中也不由一阵痛起来,正在犹豫要不要给她疗伤,突然心中一动:“怎么忘了用魔电龙枪的疗伤功效,而且如果用*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催情力量的话,她就不会这么痛得难过了!”

    这些天来,他与摩羯圣女缠绵交欢,就像受了她的影响,每天都和她一样,顺其自然地交欢缠绵,想干就干,痛了就低叫,爽了就呻吟,也忘了用催情力量来提兴,因为摩羯圣女从来不抗拒他,也不刻意抑制**的表现,并没有用催情力量来羞辱她的必要。

    想到这里,一股黑暗力量涌入魔电龙枪,被菊穴紧夹的**上面,热力涌出,烫得破裂流血的菊蕾一颤,摩羯圣女也不由低呼一声,美丽容颜上现出迷离神态。

    艾尔华开始兴奋起来,微笑着将**缓缓地插进去,顶开流血菊门,让菊花灿烂绽放,被滚热的**将菊道烫得阵阵颤抖痉挛,可是极舒服的感觉却涌上摩羯圣女的心头,让她娇靥泛红,慈爱温柔之中,隐约有媚态浮现。

    **渐渐没入菊道里面,缓慢**,催情力量滚滚涌入玉体之中,在渐趋激烈的交合之中,摩羯圣女的玉体剧烈地颤抖起来,美丽面庞现出迷离媚态,低低地娇吟着,一双玉手抱紧身上的艾尔华,动作用力缠绵,仿佛那是她最亲爱的人一般。

    她雪白修长的美妙**,正搭在艾尔华的肩上,娇嫩菊门暴露出来,被粗大****着,双手搭在他的颈上,颤抖地抱紧他,剧烈地娇喘着,面色红润,被**传给菊道的催情力量弄得神魂飘荡,阵阵地低吟,几乎要兴奋得晕过去。

    被她难得的媚态所感染,艾尔华兴奋地喘息着,粗大**在粉红菊门中猛烈**,快速地奸淫着她的后庭,黑暗力量的催动更加猛烈,希望能看到她更激烈**的模样。

    很快,摩羯圣女就扭动娇躯,兴奋地娇吟起来,就算是年高德劭,在强大的催情力量冲击下,还是神智昏沉,无法自制。

    雪白娇躯扭动如蛇,美妙娇媚至极,年龄仿佛已经不再是一个问题,艾尔华被她的娇媚深深吸引,干得更是凶猛用力,暴烈穿刺,被紧窄痉挛的美妙菊道夹紧**,剧烈摩擦,以此爽至极点。

    圣女殿下在菊道美妙体验之中,被他干得一**地**,却以她天生的温婉柔和性情,即使在最兴奋激烈的**中,娇吟声还是比不上那些少女的大声尖叫,最终眼泪汪汪地抱紧艾尔华,即使**得晕过去,美丽容颜上还是有着仁爱温柔的神情,无法抹去。

    艾尔华剧烈地颤抖着,将**插到最深,在圣女殿下**痉挛的紧窄菊道中喷射出精液,烫得她婉转娇吟,声音柔媚缠绵,深深地吻着他的嘴脣,最终无力地与他一起瘫软在床上,幸福地沉入美妙的昏迷之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