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章熟女破处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晶莹洁白的处女膜,被**顶得凹陷下去,艾尔华用力前挺,一点点地增大压力,终于让那柔软的处女膜禁受不住,被插得破裂,粗大**向着里面滑进去,能够感觉到她蜜道如丝般的柔滑。

    尽管摩羯圣女努力在包容着他,容纳下他的巨物,可是终究是未经人事的处女蜜道,随着**的前插,不可避免地被撕裂开,殷红血流从创口中流淌出来,将紧贴着内壁嫩肉的粗大**染上了红色。

    低下头,艾尔华看着在自己**插入的地方,已经被鲜血染红。而那殷红之血,却闪烁着莹润的光泽,晶莹明亮,如红宝石一般。

    洁白如玉的粉腿雪股,和殷红热血配在一起,这画面灿欐美丽。艾尔华注意地看着摩羯圣女,却见她美丽仁爱的面容上带有痛楚的表情,低低地娇吟着,美目中隐然闪动着疼痛的泪光。

    就像刚才一样,她并不掩饰自己的痛楚感觉,只是以她温柔的本性,温和地表达出来。

    心中不由自主地涌起歉意,可是艾尔华心中燃烧的欲火让他无法退缩,只能缓慢地前挺,一点点地撕裂贞洁花径,直到插进最深处。

    在前进的过程中,摩羯圣女一直在低低地娇吟,玉体不由自主地扭动着,美妙曲线出现在艾尔华的身下,随着她的动作,粗大**能够更顺利地插进去,让两个人都省了不少事。

    在圣女殿下的自愿配合之下,艾尔华顺利地将**插到最深,**顶在娇嫩子宫上面,深籲了一声,抬手擦擦额头上的汗珠,低头看看身下的美丽圣女,脸上依然带着痛楚的表情,让他心中涌起怜爱,低下头,轻轻地吻上了她的樱脣。

    摩羯圣女温柔地回吻着,眼神和表情中,除了那一丝痛楚外,剩下的就是平静温和,还有淡淡的慈爱。虽然贞洁蜜道里面容纳着他的粗大**,贞澡已经被夺去,她的心依然是平静如恒,轻柔亲吻着这奸淫自己的少年,并没有什么敌意在内。

    不知所措的感觉在心中涌起,艾尔华能够感觉到她蜜道紧紧箍弄着自己的**,感觉很爽,就这样和她亲密拥吻着,双手抚摸着她的**和**,紧密相奸,享受着那样温馨平静的感觉。

    欲火终究是没有消退,艾尔华轻轻地动了一下腰部,**摩擦着娇嫩蜜道肉壁,带来了强烈的快感。这让他心中兴奋,习惯性地挺动起了腰部,在嫩穴里面缓缓**起来。

    摩羯圣女轻声娇吟着,美丽容颜上的痛楚之色越来越浓,纤手抓紧艾尔华的肩臂,指甲深深地嵌入肉中,显示着她下体被撕裂花径的疼痛。

    艾尔华却已经感觉不到肩上的痛楚,下体的兴奋一**地涌来,让他忘了歉疚,只顾挺动腰部,一下下地奸淫着仁慈美丽的圣女殿下,在与圣洁蜜道的摩擦之中,获得了无上的快感。

    动作渐渐越来越快,兴奋得不知所以的英俊少年,痛奸着这比自己年龄大了几倍的美丽圣女,被她紧窄的蜜道摩擦着**,快感奔涌而来,让他兴奋至极,逐渐加快速度,飞速在圣洁嫩穴里面**着,**一下下地撞击着圣洁子宫,快感已经充满了他的心,让他忘记了一切,除了挺腰大干,什么都想不到。

    摩羯圣女蹙眉娇吟,清澈纯洁的泪水都忍不住从眼睛里面奔流出来。毕竟第一次破处,痛楚得厉害,忍不住哭出来也是难免的事情。

    她依然保持着平静的心情,只是下体的痛楚混着兴奋一起传过来,让她有些颤抖,娇吟之中,也混上了一丝兴奋之意。

    不过,破处之时的痛楚绝对要压过*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了兴奋,心中充满仁爱的美丽圣女只能娇吟忍耐着,在痛楚之中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他的**在自己蜜道里面**速度加快,摩擦得肉壁火辣辣的疼痛,知道他快要射精了,不由幽幽地叹息一声,终究还是为自己苦苦留存了几十年的贞操的失去,洒下了一滴悲伤的热泪。

    兴奋的快感在脑海中爆炸,艾尔华剧烈地喘息着,紧紧拥抱住身下温柔美丽的圣女玉体,**狠命地向最深处插去,开始猛烈地跳动起来,将大股滚烫的精液直接射入到圣洁子宫里面。

    被热精一烫,摩羯圣女玉体剧震,低低地娇吟起来,美目也变得迷离,温柔的蜜汁奔涌出来,洒在**上面,清澈的热泪,模糊了她的眼眶。

    美丽的容颜偏向一边,默默地流淌着热泪,洒在枕头上面。在**交欢之后,绝美圣女神情迷离,在自己睡了多年的圣女卧床上面,幽幽地喘息着,下体依然包含着那根粗大**,精液与蜜汁、处女鲜血从**边缘处流淌出来,染红了她的雪股**。

    “你还好吗?”

    耳边传来温柔的问话,将她从迷离状态中拉出来,转过头,看着这射精后的少年,摩羯圣女默默地点着头,温柔地轻吻他的嘴脣,轻声道:“我累了,睡吧!”

    看着她平静温和的美丽面容,艾尔华无法拒绝她的要求。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歉疚,他静静地点着头,看看下面一片狼藉,拿出一个黑色玉瓶,有些难为情地说:“我来清理一下,而且,还要收集嗯,你不用动,我来就可了。”

    他的**缓缓从玉体中抽出,被紧窄花径紧夹着绵软**,在抽出时,发出一声轻响。

    大量的精液,迫不及待地奔涌出来,却随即被玉瓶吸住,飘飞起来涌入玉瓶里面。

    很快,摩羯圣女的下体就被清理得干干净净,艾尔华的身体也是一样,这样的法术,果然十分好用,另外还能收集到炼药的材料,一举两得。

    今天劳累了一整天,射精之后,艾尔华也有些疲惫,既然都已经清理干净,那就没有什么事了,于是趴到摩羯圣女的玉体上面,低下头,耳朵贴住酥胸**,听着心脏跳动的声音,感觉到平安喜乐,闭上眼睛,渐渐沉入了梦乡。

    虽然已经失去了贞洁,摩羯圣女的心里仍然是一片平静,并无任何滞凝。

    纤手玉臂轻轻抬起,拥住怀中的俊美少年,缓慢悠长地呼吸着,与他一同入梦。

    在圣女殿下优雅高洁的卧室里面,年长的美丽圣女,与青春年少的俊美少年,一丝不挂地亲密相拥,光滑肌肤紧紧地贴在一起,房间里面充满了温馨柔相的气氛。

    不知睡了多久,艾尔华迷迷糊糊地动起了身子,抱住温暖美丽的玉体,头在酥胸上到处乱拱,嘴脣碰触到柔滑**,张开嘴,将嫣红**含到了口中,在梦中无意识地吮吸起来。

    毕竟在睡前只射了一发,对他来说还远远不够。艾尔华的手在睡梦中碰触到她的纤腰**,诱发了**,习惯性地将腰部上挺,滑入修长**中间,顶在嫩穴上面,轻车熟路地插了进去。

    初破瓜的**,即使不像花样少女那样紧绷,重新被**插入时的痛楚也让摩羯圣女蹙眉醒来,低低地娇吟着,看着自己怀中的少年,恍如在梦中一般。

    很快,她就想起了睡前发生的一切,幽幽地叹息一声,并不将他推开,反而轻轻地拥紧,美腿大张开来,让他能够更轻松地插入。

    在梦中感觉到她的配合,以及**上传来的温暖触感,艾尔华梦中微笑着,胯部前挺,粗大**渐渐深入,沉浸在温暖的圣洁蜜道拥抱之中。

    渐渐地,他已经爬上了摩羯圣女的玉体,**插到深处,而嘴脣已经不能再弓着身子去吮吸柔滑**,而是贴上了散发着幽香的美妙樱脣,在梦中轻吻着她,时而晃动腰部,让**插得更深一些。

    摩羯圣女承受着身上的重压,轻轻喘息着,下体痛楚与快感都传到了心中。可是倦意涌来,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的圣女殿下终于沉沉睡着,怀中还拥抱着这模样可爱的少年,与他共同盖着一张棉被,在温暖的被窝中沉入了梦乡。

    这一觉,就睡到了大天亮。

    艾尔华睁开眼睛的时候,阳光已经从窗外照射进去,洒在了他们的新床上。

    他的眼前,有一对美丽的眼睛,虽然还在闭着,那颤抖的长长睫毛却是如此诱人,让他看得有些痴了。

    脣间传来淡淡的幽香,他发觉自己还在吻着圣女殿下,甚至还在轻咬着她的柔滑香舌,由于他是压在上面,口水流出去,溢入她的口中,让她在梦中下意识地喝了进去。

    身体微微一动,**感觉到了美妙的触感,仿佛在一个温暖的空间里,享受着狭窄蜜道的摩擦,爽得他轻叹起来,吮住圣女殿下的柔滑舌尖,满怀温情地吻着她的楼脣,下体向前挺动,一直插到最深处,和她进行着亲密的交合。

    心中洋溢的,不仅是**,还有温柔的情感,看着她美丽的面容,那一抹年龄带来的成熟韵味,和慈爱高洁的气质,让他忽然有了错觉,仿佛自己是躺在长辈女性的怀中,被她紧拥着一样。

    感觉到下体蜜道被**插弄,摩羯圣女悠悠醒来,睁开眼睛,默默地与他对视,眼神依然是温柔平静,清澈至极,不含一丝杂质。

    艾尔华却有些羞惭,仿佛被长辈拥抱着,可是下体却插在她的嫩穴里面,进行着负距离的接触,彼此之间的交合关系,无法抹去。

    看到他眼中的羞意,摩羯圣女眼中升起一丝温柔之意,怜惜地抱紧他的身体,柔滑玉手轻抚他的脊背,酥胸**紧贴在他的胸膛上面,将温暖直接送到他的心里。

    艾尔华心中一阵感动,却有欲火在心底升起,清晨时的**常常十分强烈,让他忍不住晃动腰部,在圣女蜜道里面**了一下,随即红着脸看向她的美目,不由自主地感觉到自己像在长辈面前犯了错误的孩子一般。

    摩羯圣女的眼神依然是那么温柔慈和,就像一个纵容晚辈胡闹行为的美丽女子,玉手轻抚着他的肩膀,并不责备他插弄自己处女花径的行为。

    在她的默许鼓励之下,艾尔华开始缓缓抽动**,低下头,不让她看到自己兴奋的眼神,抱住她美丽**,渐渐快速地大干起来。

    摩羯圣女的呼吸有些急促,艾尔华的**在吸取了水瓶圣女的圣力之后,有了一点点的治疗作用,一整夜都放在里面,让蜜道里面被撕裂的创伤平复,现在被插弄起来,不再那么痛楚难熬,反而感觉到兴奋快感,涌起在她的心里。

    艾尔华并不想使用催情力量来感化她,和她在一起,只觉得十分安心,干什么也都随意而为,**在蜜道里面**着,感觉到被紧夹的快感,动作越来越快,摩擦着蜜道敏感区域,让摩羯圣女的娇喘声在耳边响起,温柔的娇吟从樱脣中吐出,幽幽地响在这清雅高洁的卧室之中。

    随着他动作的加快,摩羯圣女的温暖蜜道被**摩擦着越来越爽,快感如潮水般一**地涌来,冲击着她的神智,让她的娇吟声越来越响,柔媚动听,让艾尔华听得兴奋,**变得更硬,插弄得更加用力。

    摩羯圣女并不压抑娇吟声,像一切平常的事情一样,自然而然地与他交欢,自然地发出呻吟,一切都是那么平静温柔。但她的年龄让她没有过于激烈的反应,即使是在极度兴奋之中,也只是柔柔地娇吟着,声音中带着一丝沙哑和哭腔,让人能够感觉到她的兴奋快乐。

    在无数次飞速**之后,艾尔华终于支撑不住,狠命将**插到最深处,顶在子宫上面,让**在**中猛烈跳动着,开始射出滚烫的精液,飞速激打在子宫上面。

    被热精一烫,美丽圣女剧烈地颤抖起来,樱脣中也发出含混不清的娇吟,双腿紧紧夹住他的腰部,在同一时刻达到了**,将大量蜜汁喷射到他的**上面。

    雪白玉臂紧紧拥住健美的身躯,带着温柔的风情,即使是在畅美**之中,她还是如此温柔平和,只是喉间在低低地娇吟着,玉体颤抖地与他一同奔赴**的巅峰。

    **过后,艾尔华与她拥抱在一起轻轻喘息,只觉这美丽圣女如此温柔可人,感觉温馨至极,绵软的**仍深深地插在蜜道里面,不舍得抽出来。

    为了让这温馨的感觉持续下去,他深吸一口气,让**在**中膨胀起来,撑开柔韧蜜道,让摩羯圣女眼中现出一丝兴奋柔媚之意,被下体**中胀胀的满足感弄得娇喘又急促起来。

    艾尔华欢喜地微笑着,下体缓慢**,享受着温馨至极的美妙气氛。嘴脣轻吻着她的樱脣,在她的温柔回吻之下,彼此相互交换着唾液,亲密相吻,柔情密意,在心中渐渐涌起。

    可是总以一个姿势交合,有些无聊,艾尔华干了一阵,很不好意思地小声说:“可以换个姿势吗?”

    摩羯圣女理解地看着他,想起了那一夜圣女修道院大乱时,桃露丝圣女与他交欢的姿势,不由玉颊微红,忍不住有一点羞意。

    虽然玉体疲惫,她还是幽幽地爬起来,雪玉般的四肢撑着身子,趴跪在床上,高高地翘起了雪臀,回过头,用温柔平静的眼神看着艾尔华,隐约有着邀请之意。

    这样的诱惑,贞洁温柔表面掩盖之下,暗含的妩媚娇羞,让艾尔华心中剧跳,喘息了两下,迫不及待地跪到她的窈窕美体后面,粗大**顶在初破瓜的嫩穴上面,兴奋地问:“真的可以吗?那我插进去了!”

    被他问得有些脸红,摩羯圣女柔柔地轻应一声,**主动向后面顶去,将**含到嫩穴里面,与他一同用力,让**破开穴口嫩肉,插入到蜜道里面。

    艾尔华兴奋地挺动着胯部,一边干着这美丽慈爱的圣女殿下,他的手掌一边轻抚柔滑**和纤美腰肢,心神飘荡,如入梦中。

    **与蜜道肉壁亲密的摩擦,嫩穴紧夹的滋味,带来了极大的快感,艾尔华一下下地将**插到最深,摩擦带来的爽快让两个人都急促喘息,摩羯圣女玉颊微红,脣间不由发出了甜美的呢喃。

    这一场大战,艾尔华兴奋地使出了浑身解数,直干得汗流浃背,才兴奋地将精液射到她的蜜道深处,让这美丽的圣女殿下又一次品尝到**的美妙滋味,兴奋地娇喘着,眼泪汪汪地扑倒在床上,胯部还在激烈地摇动着,紧贴在他的胯上,让**连根尽没入玉体,蜜道颤抖吸吮,将每一滴精液都吸取进去。

    艾尔华爽飞天外,扑倒在她的玉体上,胸部感觉到她玉背的温暖柔滑,低下头,一边射精一边颤抖地吻着玉颈,牙齿咬住她的玉耳,在上面留下浅浅的齿痕。

    尽管上廷议政的时间快到了,艾尔华却舍不得离开这温馨的气氛,和怀中温柔美妙的玉体,**又一次硬了起来,在她的嫩穴里面缓缓**,并将**后的圣女殿下翻过身来,让她坐在自己坏里,用另一个姿势进行交合。

    摩羯圣女娇躯绵软无力,却还是没有拒绝他的要求,娇喘吁吁地抱住他的脖颈,耸动着玉体,香臀一下下地撞击着他的胯部,扭动娇躯摩擦**,快感一**地涌来,让她颤抖娇喘,蜜汁从蜜道深处流淌出来,将艾尔华的下体阴毛浸湿。

    和圣洁慈爱的圣女殿下**交欢,艾尔华感觉到安心,又被她蜜道摩擦、紧夹得兴奋,在又射过一发之后,还不舍得离去,抱着她下床,让她站在床边,分开雪白长腿,自己从后面插进去,抱住纤腰美臀,又一次大干起来。

    用站立的姿势交欢,让心情平静安宁的摩羯圣女也不由脸红,却不拒绝,不住地耸动着**向后面激撞他的胯部,**一下下地紧夹**根部,想要榨出他的精液来。

    **摩擦带来的快感,她并不是不享受,却也只是淡淡的,就像清心寡欲的居士,虽然不拒绝享受,却也不沉迷索求,只是**来临时,也会低声轻喊,玉体剧烈颤抖,让一切自然而然地发生。

    这一次,艾尔华干了好久,看着温柔美丽的圣女殿下站着让他干,心中就有说不出的激动,更舍不得这么轻易射精,一直轻松地插弄她的蜜道,同时欣赏着她曼妙温柔的玉体,时而加快**速度,干得摩羯圣女**迭起,婉转娇吟,最终累得**站立不住跪倒在地时,艾尔华才拉起她的**,在里面深处射精,搂着她跌倒在床上,喘息许久方才平息。

    抬头看看窗外天色,已经近午,这一场大战的时间实在够长,艾尔华想想那些重臣们一直在等着自己和圣女干完,不由心中歉疚,将**从她的**里面拔出来,伸手抚弄揉捏着**,向她告了个别,出去让魔教少女们服侍洗了个澡,然后去上朝议政。

    摩羯圣女一丝不挂地趴在床上娇喘息息,雪白美体布满了精液、**与汗水和残存的处女血,许久之后才挣扎着爬起来,穿上长袍,唤了魔教少女们前来服侍,将一片狼藉的床单换下。

    在少女们心存羡慕的服侍之下,她在泉水中清洗了许久,才将玉体清洗干净,用过了午饭之后,又趴在床上沉沉睡去。

    因为体力消耗过大,她这一觉睡的时候很长,直饿得头晕眼花时才睡醒,用过晚饭后,也无力出去散步,只是躺在床上,等待着艾尔华的到来。

    x这一天,艾尔华虽然是在商议和处理政事军务,却一直在想着那美丽圣女的温柔风情,虽然她已经不再年轻,可是那长辈般温暖关怀的气氛,让他很是难忘,**时而在裤子里面蠢蠢欲动,想要去干这温柔慈爱的圣女殿下,可是最近事情太忙,实在难以脱身。

    商业已经逐步发展起来,纺织工业也进入了正轨,军队的征集训练也是一个问题,现在他已经派出了大军向南推进,一步步地蚕食着南方行省的地盘,虽然推进速度不算太快,要给魔神教会留出发展信徒的时间,但却还是在坚定地向南推进着。

    他本身是魔教首脑的事实,还是在严格保着密,尽量不让普通教徒知道,而知道了这个消息的军队更是被打造得如铁板一块,由小魔女和琪娜娜公主牢牢控制着,不让任何人泄露秘密,否则就用最残酷的手段处死!

    虽然军队在缓慢南侵,但终究不能一直让军官主持南征的重任。讨论了一下,最终决定,尽快由他亲自率军南下,沿途巩固已经获取的地盘,尽量消除里尔家族的影响。

    忙了一天,在政事堂用过了午饭后,又批阅了此一档,艾尔华终于将手头上的事情干完,可以轻松一下了。

    看着暮色低垂,他急匆匆地向着摩羯宫的方向赶去。越过魔教少女们仰慕和失望的目光,走进内室,看到美丽的摩羯圣女殿下静静地躺在床上,平静慈和的目光温柔地看着他。

    这目光让他身体发软,忍不住脱光衣服扑上床去,撕开她的内衣,让她娇柔美丽的玉体暴露在自己眼前,将大**直接插进她的身体,和她大干起来。

    这一夜的缠绵交欢,一直持续到清晨。睡了一整天的摩羯圣女有着很强的精力,不住地缠着他交欢,玉体纠缠在他身上,看到他射精,就含羞用手去套弄湿漉漉的**,套弄硬了之后,就用美腿缠住他的腰,美妙花瓣凑上去,强烈的诱惑之下,不由他不将**插进去猛干。

    看到圣女殿下如此温柔可人,艾尔华兴奋至极,干到天亮时,有些硬不起来了,躺在床上,轻轻地喘息着,手掌还在她的玉体上到处抚摸,捏揉柔滑**和雪白粉臀,享受温柔圣洁玉体的滋味。

    摩羯圣女平静地微笑着,纤手握紧**上下套弄,直弄得指掌一片湿漉滑腻,洁白玉掌上面沾满了男人的精液。

    激烈的**交欢,确实能引发她身体的快感,但她并不是为了喜欢**、追求快感才缠着艾尔华交欢的。如果能榨干他的精液,和他多做几次,别的姐妹大概就能少做一些,不会被他干得那么痛苦了吧?

    对于各位圣女的了解,让她知道她们如果在不情愿的情况下被男人插进体内,心中的羞愤可以让她们难过欲死。既然她们不愿意,那么她与他多干几次,不是也可以让她们少难过一些吗?

    虽然这样想着,心里却也是淡淡的,并不将这件事看得太重,只是平静地向着那个目标前进。

    摸了许久,**还是没有硬。摩羯圣女也不着急,只是微微犹豫一下,就低下头,轻吻着他的**,**一会儿,向着身下吻去,越过小腹胯部,圣洁樱脣最终吻上了湿漉漉的**,轻柔地含到口中,不顾它的滑腻,平静地吮吸起来。

    艾尔华惊讶地低头看着她美丽的容颜,见到她正一脸平静地为自己吸吮**,被她的主动所感染,**挺立起来,深深地插进樱桃小口里面。

    摩羯圣女这时候其实也做得累了,只是想要多榨取他一些精液和精力,不让他有时间纠缠其他的姐妹,因此才在他的身上苦缠不休。

    但她年龄终究已经大了,比不上那些充满青春活力的少女,和他激烈交欢了整夜,蜜汁流淌太多,体力渐有不支之感,蜜道已经颤抖干涩,如果再干,恐怕就会被磨破肉壁了。

    因此,只能用折衷的方法,摩羯圣女用力吸吮着**,无师自通地晋级着吹箫技巧,纤手也在**上轻弹拨弄,边吹边弹,弄得艾尔华兴奋至极,精液猛烈地狂射而出,激打在她娇柔美妙的小嘴里面。

    摩羯圣女大口大口地咽下精液,黑暗力量从上口侵入体内,渐渐积存到临界点,霍然之间,脑中嗡地一声巨响,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有些不同,感觉也变得敏锐起来。

    眼中的艾尔华,每一个细微动作都在她的眼里看得清清楚楚,可以轻松掌握。

    喝下艾尔华的精液之后,她与他之间产生了紧密的联系,仿佛那是她身体的一部分,让她可以了若指掌。

    但这并不意味着她能够与艾尔华匹敌,毕竟掌握了他外部的身体动作,并不代表她的实力能与他抗衡。让他少侵犯那些姐妹的方法,还是只有一个。

    想到这里,感知变得敏锐的摩羯圣女还在默默地吮吸着**,实际上,这一段时间里,**根本就没有离开她的樱桃小口,即使射精之后,也被她的温柔小嘴吸得硬起来,在她的吹弹之下,渐渐又向**的巅峰迈进。

    圣女殿下实在温柔可人,艾尔华不忍放弃与她交欢缠绵的温馨美妙感觉,爽了许久之后,又在她的美妙小嘴里面射了几发,才沉沉睡去。

    醒来之后,已经过了午时,而摩羯圣女就像没有喝够精液一般,又爬上他的身体,平静从容地吮住**,香舌舔弄,玉手揉搓,让他又硬起来,无奈地射精给她吃下,才算甘休。

    连射了这么多次,双腿部有些发软,艾尔华实在是怕了她,只能苦笑着让人送进午饭来,吃了饭以后,再去处理公务。

    可是即使吃饭的时候,摩羯圣女那温柔美丽的**、娴静高洁的表情还是吸引着他,让他忍不住将她抱在怀里,从后面插进了温暖湿润的蜜道里面,握住她的纤腰美臀上下晃动,一边干,一边让魔教少女们喂他吃东西。

    而摩羯圣女也在同时娇喘着吃下食物,因为吃饭、倣爱同时进行,而且旁边还有青春少女在羡慕地观看,年龄和身分都可以作为长辈的摩羯圣女羞红满颊,却还是努力保持着平静,感受着粗大**在蜜道里面**的快感,努力将口中食物咽下去。

    在蜜道里面射精之后,艾尔华拔出**,在她的樱桃小嘴里面又射了一发,让她像桃露丝圣女从前那样,混着食物一起吃下,在饭后又忍不住按住她猛干一次,射精这么多次,他自己都不记得已经干了她有多少回了,却还是迷恋于她温柔美妙的玉体,和那温馨感人的气氛,无法自拔。

    起床之后,他逃命似地去洗了澡,然后去处理军务。已经决定后天开拔,由他亲自率军南下收复失地,巩固统治,今天要做的事情太多,不可太过疏忽了。

    当天晚上,他和各位堕落圣女展开联欢,同床大干,施展出平生本领,弄得她们都**晕去,才相拥而眠。

    尽管怀中拥抱着天秤圣女姑姪,艾尔华心里却在回想着温柔的摩羯圣女,自己在和她交欢的时候,总是被她温馨从容的心境所感染,没有主动施展过魔电龙枪的催情本领,仿佛那样就是亵渎了这位满心慈爱的圣女殿下一样。

    想不清楚自己对她的感情,艾尔华有些烦恼地睡去,第二天,还要处理军务,并和那些留守王城的圣女们猛干一夜,作为离开前的告别仪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