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章 空中天鹅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桃露丝圣女坐在中军帐里,帅位之上,看着自己的部下们,美丽面容上充满威严的神情,双腿却有些发软,因为刚才出来开会之前,她刚被蕾莉安缠着来了一次激烈交欢,被她奸得腰酸腿软,走路都有些摇晃。

    不过面对着这麽多忠诚部下崇拜的眼神,桃露丝圣女还是只能咬牙撑下去,对着帐中一名修女道:莎琪特莉丝圣女殿下有什麽消息传过来吗?

    那个修女容貌甚美,含泪道:莎琪特莉丝圣女殿下说,射手军被包围在圣女峰中这些天里,敌人倒是没有攻山,只是葳儿圣女殿下和玫瑰少女殿下她们都被爱尔莎抓住了,还带到山下进行示威……

    她本是双子宫的修女,玫瑰少女在南方行省新收的部下,用来作为传递消息的用途。而她的孪生姐姐,此时正在射手军中,跟随着莎琪特莉丝圣女,将她的消息通过心灵联系传递过来。

    虽然本宫两位圣女殿下都被敌人擒拿,但双子宫的修女还是能够在心灵联系之中传递消息,这样的速度会快一些,因为心念一动,瞬息即至,比别的传讯方式要快得多了。

    听到这话,桃露丝圣女心中剧痛。虽然莎琪特莉丝圣女没有说得很明白,但她自然知道,所谓示威,当然是当着她们的面进行淫辱,就像她曾经遭受过的那样悲惨的经历。

    不由自主想起艾尔华**的味道,桃露丝圣女紧紧咬着樱唇,沉默一会儿,开始和将士们讨论军情大事。

    蕾莉安作为高级军官,也在座中参与讨论,美丽面容一片清冶,虽然经历了一场激烈的交欢,还是没有半点异状,让桃露丝圣女暗自惊异这个比自己小得多的女孩居然有这样的自控力和体力、精力,在床上的淫荡程度,连自己也自叹不如。

    现在的情形,射手军被接近十万敌军包围在山中,一时却还没有危险;即使自己率两万军队冲过去,也难以冲破重围,将他们解*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救出来。在仔细讨论之下,最终决定,避实击虚,率军直捣圣安王国的都城,以夺取大量财富和军事物资,并把那些被擒拿的修女们都解救出来。即使不能成功,至少也可以吸引敌人的主力,让射手军有机会冲破重围逃出来。

    她们一路北上,从另一个方向对敌军进行打击,有时还秘密潜行,现在已经接近厂敌人的腹地,如果加快行军速度,直击防卫虚弱的王城,还是有可能一举攻克都城的。

    这样的军事决议,本来应该是需要严格保守的秘密。可惜没有到晚上,这消息就已经走漏,传到了艾尔华的耳中。

    在军营附近的一处民居里面,几位魔神教会的信徒小心地望着外面,准备一旦有人发现自己的存在,立即护着里面的修女逃走。

    而在里间,年轻美丽的露娜躺在床上,正在娇喘息息,一手放在腿间摸弄着嫩穴,一手捂在嘴上,不让自己娇吟的声音传出去。

    美丽的眼睛里面,流淌着清澈的泪水。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妹妹正在被艾尔华的大**用力**,作为她们姐妹带来消息的奖励。

    新金牛军中隐藏的内奸,已经将消息传递到了外面,由那些魔神信徒转告露娜,让她用双子宫的秘术传到圣女峰下的露提心中,由她来转告王子殿下。

    露娜被派到南方,跟随在金牛军的後面进行情报传递工作,本来也是被迫。可是妹妹与两位姑母都在艾尔华的手中,为了不让她们受到折磨,她也只有听从本宫两位圣女殿下的命令,勉强替他服务了。

    为了保守秘密,她总是潜藏在屋里或马车之中,不让人看到。虽然桃露丝圣女从未见过她们姐妹,也不会认识她的模样,可是总还是小心点好。

    一个人出门在外,虽然有信奉魔神的少女进行服侍,或者说是监视看管,她心中还是难免孤单寂寞,有的时候,甚至会怀念艾尔华的那根大**,给她带来的快感刺激,让她永生难忘。

    就像现在,她能够感觉到妹妹在艾尔华身下的欢乐,虽然不像双子宫两位圣女之间有那麽清晰地感知,可是确定妹妹的快乐,她还是能做到的。

    想到这里,她不由有些嫉妒起妹妹来了,纤手在腿间摸弄得更加快速,指尖在嫩穴里面激烈**着,直到她感觉到妹妹在**插弄下达到了**,她也同时泄出了滚烫蜜汁,泪水却也跟着奔涌下来,流过美丽玉颊,洒到了枕头上面。

    深夜,桃露丝圣女立于营门外,望着蕾莉安率军出发,美丽眼中隐藏着深深的忧伤之意。

    为了迷惑敌人,需要一支军队作为佯攻部队,向着圣女峰方向进发。而蕾莉安愿意为她分忧,主动请缨,率领着由地方部队拼凑起来的老弱残兵,打着新金牛军的旗号,一路向前进发,并努力扩大声势,以造成对方的错误判断。

    桃露丝圣女自然是很舍不得她,可是为了圣女修道院复兴的大业,她还是只能幽幽叹息,目送着她远去。

    回过身来,她默默地走向自己的寝帐。今夜,只能孤衾独眠。

    带着无尽的孤寂,这绝美女子躺在榻上,拥被思念着那美丽少女。这麽多天来,她还是第一次独自入睡,和往昔激烈交欢、泪瘫而眠拘处境,形成巨大反差,让她难以接受。

    辗转反侧多次,她终於抑制不住体内如火的春情,颤抖地将玉手伸到双腿之间,开始柔柔地抚摸自己的花办、嫩穴,让激烈的快感,一点一点地传到自己的心里。

    五指渐渐插入饥渴的**里面,**的速度也逐步加快,最终玉手快得如风驰电掣,飞速在**里面晃动**着,让人简直看不清楚,也只有她这力量强大、速度超群的战斗圣女,才能有这样快的**速度。

    如往常一样,她还是习惯性地在帐中布下了消音结界,因此可以毫无顾忌地大声淫叫,让淫浪的叫喊声布满了圣女殿下的寝帐,却无法传播出去。

    主帅的寝榻上,这绝色美丽的女子翻来覆去,与自己进行激烈的交欢,雪白性感的**颤抖痉挛着,乳波臀浪不住摇动,带出令人眩目的美感。

    幻想着正与自己的情侣进行浪漫的欢爱,美丽的圣女心中更是兴奋激动,仰起天鹅般的修长玉颈,激烈地尖叫着,带着无尽的快乐眩晕,嘶声淫叫道:蕾莉安,爱我……再使劲一些,主人……

    她突然呆住,美丽的脸庞上现出痛苦的神情,玉体却在剧烈震动,修长美腿紧紧夹住自己的玉手,大量蜜汁喷射出来,在**的同时,却在痛苦地想着:为什麽我会叫那个邪恶家伙的名字?难道我还没有忘记他吗?

    在**奔涌的时候,她的清澈泪水也从完美面庞上流淌下来,洒在枕上,表情痛苦悔恨,带着丝丝凄伤,令人怜惜。

    帐帘轻轻地打开,一个倩影缓步迈进外帐,脚步声从外面传来,让桃露丝圣女目光缩紧,迅速拉过锦被,将自己的**玉体遮掩起来,低声喝道:外面是谁?

    她的眼睛,警觉而愤怒。在自己的命令之下,没有哪一个将士敢於违抗命令进入自己寝帐,难道是敌人来袭?

    内帐的帘幕也被掀起,在门口出现了一个窈窕迷人的情影,美跷的眼睛如同宝石,幽幽地看着她,带着一丝哀怨,和隐藏的跳动火焰。

    本来正想跳起来去拿武器的桃露丝圣女,看着她美丽的身影,动作停滞,却因为掀被的动作,让她的雪白暴乳露在外面,落入伯爵夫人的视线之中。

    年轻美丽的伯爵夫人,看着那一对诱人喷血的挺拔玉峰,眼中在闪闪发光,睑上带着痴迷的神情,一步步地走近她,来到前,缓缓地跪了下来,向前探出螓首,香软樱唇轻柔地吻在她的唇上。

    跪在床前,高贵美丽的女子就这样默默地吻着她,香舌探入她的樱口之中,轻轻挑逗着她的柔滑香舌,吮吸她口中的甜美津液,将她鲜红樱唇舔弄得一片湿润。

    桃露丝圣女仿佛中了定身法一般,呆呆地看着她,目光迷离,虽然很想要推开她,可是心中燃烧的慾望却阻止了她,让她只能默默地承受伯爵夫人的爱抚与亲吻。

    纤美玉手幽幽抬起,放在圣女殿下的香肩上面,轻柔抚摸,让她的玉体微微震动,感觉到柔滑纤指渐渐下滑,抚到巨大挺拔的美乳上面,轻柔捏弄,让桃露丝圣女更是呼吸急促,忍不住轻轻咬住伯爵夫人的舌尖,用力吮吸起来。

    得到了她的回应,伯爵夫人美目中现出兴奋的喜悦光芒,缓缓站起身来,樱唇离开她的红唇,在嘴唇之间带出一条长长的晶莹丝线。

    站在床前,她用优雅的动作,轻柔地将衣衫褪尽,而桃露丝圣女已经呆住,只能剧烈娇喘着,瞪大美目看着她的动作,无法动弹。

    美丽的脸庞上充满着兴奋的绋红之色,伯爵夫人咬住樱唇,目光灵动,似羞似喜,抬起美腿跨上床去,举动之间,她那美妙的花办吸引了桃露丝圣女的视线,让她不由夹紧修长美腿,在被子下面流淌出大量花蜜,将大腿根浸得一片殷湿。

    玉手轻轻地掀开锦被,伯爵夫人温柔地压上了她的性感玉体,用优雅的动作分开健美修长的**,湿润的美妙花办向着她的玉胯压下去,紧贴在她的嫩穴上面,开始了有节奏的摩擦运动。

    桃露丝圣女仰天躺在床上,颤抖地环抱住身上的美丽**,扭过脸去,用玉颊接受她热烈的狂吻,心里也在剧烈颤抖,伤心地想着:又被蕾莉安的母亲强奸了……

    虽然如此,她健美的玉体却没有一丝力气可以反抗。清澈泪水从美目中流淌出来,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却只能颤抖娇吟着,承受着伯爵夫人的奸淫,穴口嫩肉紧贴着蕾莉安出生的美妙之处,感受着她**的温暖湿润,剧烈娇喘着,含泪送上香唇,用力吻上了她的樱桃小嘴。

    激烈的交欢,又一次在这寝帐中展开。桃露丝圣女的寝帐,将注定不会再寂寞。即使蕾莉安走了,她那年轻美丽的母亲,还是会前来陪寝,让桃露丝圣女在奇异的欢爱中,得到**蚀骨的美妙享受。

    这一夜,她们畅美交欢,尽情地淫浪嘶叫着,扭动着美丽的雪白**,将对方干得香汗淋漓,死去活来,无数次兴奋地晕死过去。

    而与此同时,她们最亲爱的情侣和女儿,却带着佯攻的军队,连夜开拔,纵马黑暗的道路上,在夜间的寒风之中思念着自己在世间最亲近的两个人,浑然不知道已经遭遇到了双重的背叛。

    x圣女峰上,无数射手军战士正在努力挖掘,搬运石块,在炎炎烈日下,流淌着汗水,却无人有一声抱怨。

    负责指挥魔法阵布置工作的摩羯圣女拖着吐血後的病体,默默地看着他们的行为,暗自慨叹,想着如果他们知道这是一个同归於尽的魔法阵,该会有什麽想法?

    想到这里,她心中不由有些内疚,却又强打精神,告诉自己,若要消灭魔徒,重塑圣女修道院的辉煌,必须得要付出牺牲,即使是自己,也将会在这魔法阵彻底发挥威力的时候,灰飞烟灭,甚至连灵魂也都消失,无法升上天国。

    险峰之上,疾风涌起。这美丽的圣女站在高处,在风中被吹得圣女长袍飘飘荡荡,纤细修长的身体显得如此柔弱凄美,让射手军战士们看得既崇敬又怜惜。

    虽然年龄已经是极为成熟的女子,却让她的美丽容颜上充满了母性的慈爱光辉。至今仍是处女的她,将一切信徒都视为自己的孩子,可是现在射手罩战士却要与金牛军、狮子军的虔诚信徒们相互残杀,这让她极为痛心,常常伤心得夜不能寐。

    这一个魔法阵的启用,更让她痛苦难过,不知想了多少次,下了多少回决心,才终於下令动手恢复这一魔法阵的设置。

    这里是光之圣女得到生命女神神恩的故地,那伟大的光之圣女曾在此地设置了威力巨大的魔法阵,消灭了来犯的邪魔,威震天下。如今虽然已经过去了无数年头,魔法阵的威力却未完全消失,如果能够恢复,将有希望把所有的敌军,尽都消灭,下留一个。

    但同时,这座圣女峰将连同周围百里的区域,彻底从大陆上抹去,化为一个深坑,如果河水能够灌进来,这里将成为一个内陆湖,永远纪念着今日惨烈的大战,供後人瞻仰叹息。

    如此大手笔的惨烈动作,所付出的代价也将极为巨大。圣女峰上的射手军战士一个都不能活下来,就是率军守卫此峰的两位圣女,因为要用自己的圣力操控魔法阵,也将灰飞烟灭,被魔法阵强大的反噬之力彻底轰杀。

    究其原因,还是她们的实力不足,如果有当年光之圣女那强大的力量,就足以操控魔法阵,让它只能伤敌而不伤己。

    或者,如果十二宫圣女齐聚,也能操控这强大的力量,而不至於产生巨大的爆炸,消灭掉百里内的所有人了。

    只可惜,现在十二宫圣女已经大都被擒,本方只剩下五宫圣女,而且还分隔在不同地点,想要等齐所有圣女前来,恐怕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带着深深的歉疚,摩羯圣女默默地看着射手军战士们忙禄兴奋的劳动,成熟美丽的面庞上,两行圣洁清澈的泪水,缓缓地流了下来。

    深夜,蕾莉安独自坐在帐前,让人摆了一张桌子,自己坐在桌边支颊望着天空明月,幽幽地叹息着,又一次想起了自己最爱的桃露丝圣女殿下。

    她自然不会知道,她的恋人和她母亲已经交欢了三整夜,常常是白天行军赶路,晚上就兴奋激烈地交欢,每天早上都干得身软如绵,强撑着才能起来率军前行。

    这二天里,蕾莉安率领军队,大张旗鼓地向着圣女峰前进。虽然部下都是些战斗力不强的地方部队,老弱残兵,她却努力让他们表现得像正规军一样,冒着新金牛军的名号,来吸引敌方的注意力。

    同时,真正的新金牛军也在桃露丝圣女的率领下,悄悄地潜行,虽然还不用到昼伏夜行的程度,却还是努力掩藏行踪,向着王城方向接近。

    天空中,月明夜静,如水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美丽的少女幽幽叹息,情景美至极处。

    阴影突然遮掩住了月光,少女讶异地拾起头来,看到天空之中,出现了一对巨大的羽翼,冷酷地拍打着,向着她落下来。

    即使是正规军,防空力量也不会太足,当然射手军那样的神箭手部队除外。但这一支部队,只是一支表面光鲜的杂牌部队,又怎有什麽防空能力?

    蕾莉安迅速跳起来,挥手拔出长剑,凝目看去,只见眼前一花,两个冷酷的身影落在面前,带着阴暗的气息,让人看了就想要打冶颤。

    一个美丽的魔女,背上的黑色羽翼还在轻轻拍打着,带着兴奋快乐的笑容,瞪大眼睛看着她,咩江香舌轻舔樱唇,彷佛看到了美味一般。

    在她的身前,高大英俊的王子殿下微笑着,眯起眼睛看向蕾莉安,欣赏着她越来越成熟性感的苗条**,想到这很可能是被桃露丝圣女玩弄的後果,不由愤愤地啐了一口。

    身为金牛宫的圣女,怎麽可以擅自搞女人?像这样邪恶的行径,一定要惩罚才行!

    心里带着这样正义的念头,艾尔华迈步向蕾莉安走去。他这次由小魔女抱着在天空飞行,一直来到蕾莉安的驻地,目标就是把她擒下,让她的那支杂牌军群龙无首,茫然不知所措,除了被攻击消灭或四散逃亡之外,没有更好的下场。

    看着月色下的黑暗少年,与那邪恶的魔女出现在眼前,毫不抑制地现出阴暗的气息,蕾莉安浑身发冷,厉声娇叱着,挥剑向着艾尔华剠去,剑尖寒光闪闪,直指他的咽喉要害。

    这个时候,附近负责警戒的士兵们也都发现了这两人的入侵,惊慌地叫喊着,挥舞武器向着他们冲过来。就算战斗力不强,也不能让人这麽轻易地接近主将,危害到她的安全。

    小魔女冷笑着,旋身飞起,劈手夺过一柄长刀,凌厉劈落,嗤嗤几声,将冲来的士兵们的咽喉抹断,让他们仰天而倒,痛苦地挣扎扭动,却连一声隆叫都发不出来。

    艾尔华面对着蕾莉安,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奔跑时更显健美的窈窕矫躯,心里赞赏桃露丝圣女的调教能力,看着她挺剑刺来,头部微微一偏,让剑锋从耳边掠过,猛地挥出一举,重击在美丽少女的腹部,将她打飞出去,摔倒在地上,痛苦地颤抖着,手中的利剑也远远地摔落到一边,发出一声震响。

    艾尔华迈步走过去,蹲下身,微笑抚摸着她柔滑的玉颊,手渐渐向下延伸,隔着军服,握住了她的坚挺**。

    穿上军服之後,这美丽少女更显得青春诱人,让他的**在裤子里面蠢蠢欲动,顶起帐篷,暴露在蕾莉安的视线之中。

    他的胯部就在少女美丽面庞前面,让她看得清清楚楚,感受着娇嫩**被大手抚摸捏揉,明亮的眼眸中不由现出绝望悲愤的光芒。

    尽管跟桃露丝圣女殿下学了这麽久的剑术,还远不是他的对手,而且这具已经属於圣女殿下的身体,又要被他肆意玩弄,重新回到那屈辱卑贱污秽的生活之中!

    为了桃露丝圣女守贞的念头,让蕾莉安奋力反抗,可是她的力量实在无法与艾尔华相比,被他轻易制伏,抓住双手提起来,回头喝道:好了,我们走吧!

    小魔女挥舞着钢刀,在夜色中凌厉砍杀着,动作快捷凶狠,如黑暗中的厉魔般,轻松残杀着攻来的将士们,一边还在兴奋地欢笑着,身上却没有沾一滴血。

    听到艾尔华的催促,她丢下刀,纵身飞退,一把抱住艾尔华的身子,凌空飞起来,把那些悲愤大叫的老弱残兵,都丢在了下方的军营里面。

    确实,像这样虚有其表的部队,根本就不必多费心思。一个个地杀太费时间,哪天调动军队来围剿,就可以轻易消灭掉。

    黑暗的天空之中,小魔女快乐地振翼飞行着,怀中拥抱着艾尔华的身体,拖着他向远方疾飞。

    艾尔华已经被她抱得飞习惯了,丝毫不在意飞得这麽高,只是一直这麽飞着实在有些寂寞,在无聊的飞行途中,开始准备调戏空姐了。

    低下头,他将蕾莉安的温软身体抱在怀里,一边抚摸着她的酥胸,一边恐吓道:再乱动,会摔下去,就再也看不到你的桃露丝圣女了!

    蕾莉安震动了一下,转过脸来,向着他的脸狠狠地啐了一口,幸好艾尔华早有防备,一捏她的玉颊,将她的脸扭向一边,自己也微一偏头躲过去,生气地说:再乱来,现在就干你!

    说罢,又好心地劝慰道:听话,只要你乖乖的,我就不干你,直到再一次看到桃露丝圣女之前,都不会插你的!

    蕾莉安停止了挣扎,美丽的眼中现出狐疑的神色,耳边又听到他在柔声劝慰,说桃露丝圣女有多想她,如果她死了,会多伤心之类的话。

    蕾莉安默默地低下头,想到桃露丝圣女会为自己而伤心,心就像针扎一般地痛。

    看到她屈服了,艾尔华高兴地笑着,将她放到自己身上,让她抱住自己的身体,说道:自己抓住,我可是抱得累了!

    蕾莉安默默地伸出玉臂,环抱住他的腰,努力抱紧,免得摔下去。

    不管怎麽说,能不死的话,人总是还有求生的**,而蕾莉安还梦想着能够看到这魔徒授首,当然不甘愿就这麽白白地死去。

    可是艾尔华把她放得低了一点,花容紧靠在胯部,高高挺起的**隔着裤子,顶在玉颊上面,让坚强美丽的少女羞脸发赤,扭过头去,暗暗地啐了艾尔华的双手被解放出来,动手解开裤子,粗大**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噗地一下,打在蕾莉安的琼鼻上面。力量之强,几乎将她一棍击落,从空中掉下去。

    蕾莉安低叫一声,鼻中酸楚,痛得眼中含泪,颤声道:你干什麽?

    这麽叫着,琼鼻里面闻到了奇异的味道,这味道如此熟悉,她从前经常将**含在嘴里,甚至睡觉时也会含着它,在梦中吸吮舔弄,对它当然熟悉至极在那段屈辱时光里面,这**可以算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作为她的食粮和饮水用具,以及娱乐道具而存在。有的时候,艾尔华不给她饭吃。让她以精液为食,饮水也靠着这根棍子里面的管道,娱乐更不用说,蕾莉安当初苦中作乐,能够在艰难的生存环境中保持开朗的心情,不都是靠着它吗?

    可是现在看到它,只会让她感觉到屈辱,和一丝丝她不肯承认的兴奋,让她的玉体迅速地发烫起来。

    低头看着她绯红色的美丽面庞,艾尔华的**也是胀得厉害,随手捏开玉颊,将**塞了进去,**接触到柔滑香舌和温暖口腔,不由爽得低叫起来:啊,蕾莉安你真棒,这麽久了,你的小嘴还是那麽让人爽快……

    蕾莉安羞得立即将**吐出来,咬着贝齿叫道:你怎麽可以……刚才你不是说,没有见到桃露丝圣女殿下之前,不会对我……

    那是说不会干你,可没有说不让你咬它!

    小魔女的声音,幽幽地出现在耳边,让她吓了一跳,转头去看,却见她振翅飞在自己身边,一只玉臂抱住艾尔华的小腿,而艾尔华居然就这样直立在空中飞行着,一点紧张的表现都没有。

    小魔女在近距离看着她,兴奋地欢笑着,用另一只手抓住她的头发,强行将她按向艾尔华的**,而艾尔华也配合地捏住玉颊,将**塞了进去,直达咽喉,**在娇嫩喉咙肉壁处顶了两下,乾脆地塞了进去。

    呃……

    坚强少女翻起了白眼,美丽的面庞忽红忽白,被这样的淫辱弄得羞愤至极。

    小魔女欢笑着,突然闪电般地伸出手,抓住她抱紧艾尔华腰部的纤手,强行从他身上拖卜来,又在艾尔华的帮助下,把她双手拉到身後,快速地捆了起来。

    被倒缚双手的蕾莉安,刚开始还有艾尔华抓住她的香肩,帮她支撑着身体的重量,可是渐渐他的手松开,让蕾莉安心中升起恐惧,只怕一不小心,就从上面掉下去。

    无奈之下,她甚至来不及思考,就用力咬紧口中**,用牙齿支撑着身体的重量,让自己不至于摔死。

    天空中,出现了奇妙的景象。美丽的魔女拍动着巨大的黑色羽翼,单手托着英俊少年飞行;而另一位美丽少女满脸坚贞不屈的表情,却用樱桃小嘴紧紧含住他的**,贝齿牢牢咬在上面,苗条诱人的娇躯悬吊在他的**上面,如钟摆般在空中晃动着,被夜风吹得打转。

    虽然她是很想用力把**咬断,可是艾尔华却被咬得极爽,在空中颤声叹息,伸手抚摸着她乌云般的长发,连声赞赏她的**本领,果然越来越好再次咬住这久违的**,蕾莉安恨得泪流满面,却毫无办法,只能啜泣着承受他的调笑,时而还要被他抓住螓首向上提,让她含得更深一些。

    **深深地进入美丽少女紧窄的咽喉,**根部被贝齿咬得剧爽,艾尔华兴奋地呻吟着,在寂寞无聊的旅途中,开始向小魔女讲起一个从前听过的寓言故事:有一只青蛙,也可能是蛤蟆,因为想要飞行,就拜托一只天鹅,叼着一根树枝飞起来,青蛙也咬住树枝,就能跟着一起飞了……可是後来他看到地面上的景色非常好看,就高兴地叫起来,然後就掉下去,摔死了!

    听到这样好笑的笑话,小魔女兴奋地大声欢笑,而蕾莉安却听得浑身发冷,对这样的冷笑话并不觉得有趣,反而更加悲愤莫名,流出了更多的泪水,让晶莹泪珠从空中飘落下去,在月光下幻化出奇妙的光彩,飘落之中,凄美无限。只用牙齿承受一个人的重量,对身体是一个极大的考验。贝齿中感觉到痛楚,鲜血从樱唇中流出来,却是因为负荷太大,让牙龈受了伤害。

    艾尔华一边讲着故事,一边被她吸得剧爽,低下头看到她樱唇中流血,一直流到晶莹下巴上,血珠飘落风中,这幅画面充满着残酷凄冷之美,让他心神剧震,**也不自禁地在剧爽中跳动起来,伸手抚摸着少女黑玉般的柔滑长发,心中隐约升起温柔怜惜之意,喃喃叹息道:这个故事,就叫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棒……

    一边说着,被吃进樱口中的**还在掹烈地跳动着,将大股滚烫的精液射进美丽少女的咽唯之中,直接喂她喝了下去。

    精液的量极大,以蕾莉安从前的丰富经验,如果不快些暍下去的话,可能会被呛得咳嗽起来,而那就意味着掉下去摔死。

    无可奈何之下,坚强少女只能含泪大口喝下精液,屈辱地品尝着这许久未曾尝到的熟悉味道。

    但艾尔华兴奋时射出的精液量之大,是她难以承受的。纯洁美妙的樱口中,溢满了精液,还在顺着嘴角流下来,混合着贝齿间流出的鲜血,在夜空中飘落,月光照射之下,现出无限曼妙奇异的光芒。

    在她吮吸精液的时候,心里出现的,是她最爱的恋人,英武健美的桃露丝圣女殿下。

    可是她并不知道,在这一刻,桃露丝圣女也在用力吮吸着,目标却是她母亲花径里面流出来的蜜汁,兴奋地吞咽下去。

    美丽的伯爵夫人,和她呈六九姿势,亲密互吻着对方的美妙**,香舌激烈地含吮住阴蒂舔弄,五指也并拢在一起,飞速**着桃露丝圣女的花径,让她头晕目眩,在**中尖叫呻吟着,快乐地飞上了云端。

    每一次都和她一起**的伯爵夫人,在这最後的时刻,却在含着泪水,努力保持住心中最後一丝清醒,从樱唇中吐出一粒米粒大小的药丸,向着嫩穴里面埋去。

    随着她的口水,药丸被花径中的吸吮力道引得向深处流动,最终依附在蜜道深处,紧紧地贴在肉壁上面,再不活动,仿佛从开始时就是生长在那里的一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