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章双子沦陷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双子宫的破处仪式,究竟持续了多久,艾尔华已经不能确定。他只是在无尽

    的快乐陶醉之中,不停地干着,看着太阳落下升起,直到身边没有一个处于修女

    ,才倒下来,兴奋地喘息,睡去。

    这个时候,山顶上只剩下两个处女,就是曾被干破菊蕾、喝下精液的双子宫

    两位圣女殿下。

    惨烈的破处仪式,导致了双子宫仅剩的处女,就只有两位圣女,情形与处女

    宫十分相似。

    即使是这两位处女,也都彻底虚脱,倒在峰顶地毯上娇吟喘息,被对方的唇

    舌、身体刺激,在双倍的快感下魂飞天外,爽晕过去。

    等她们醒来时,已经身处马车之上,正在被人运往王都,严加看管。

    这辆马车十分宽敞,里面设施精美,在她们身边,还有一对俊美男女正在激

    烈地交欢,正是天秤圣女与艾尔华。

    看着天秤圣女骑在比她小许多的少年身上,用湿润**紧紧套弄着粗大**

    ,上下耸动娇躯,淫荡娇吟的模样,玫瑰少女愤怒地跳了起来,指着她大声怒斥

    ,责骂她背叛生命女神,投靠魔神,并做下如此淫恶勾当的下贱行径。

    剑兰少女惊慌地拉住她的手,希望她不要再说了。可是玫瑰少女这些天一直

    在看到天秤圣女与艾尔华行淫,帮他做了那麽多坏事,早就想臭骂她一顿,哪肯

    放过这麽好的机会,还是指着她大骂不休。

    巨蟹宫岑瑟儿圣女正**着性感迷人的玉体,一丝不挂地躺在旁边地毯上休

    息,娇嫩美腿中间还在流淌着艾尔华刚射入她体内的精液,听她骂得这麽冲动,

    娇喘着爬起来,走过去一把拖住她的玉臂,强行拉到艾尔华的身边,推着她跪了

    下来。

    玫瑰少女哪肯吃亏,立即就和她扭打起来,两个绝美少女一丝不挂地纠缠在

    一起,景象十分好看。

    剑兰少女看得有些发呆,正要厂决心去帮助姐姐的时候,艾尔华已经**射

    精,喘息着翻身从闲目颤抖娇吟的天秤圣女身上爬起来,不顾自己射精後头晕目

    眩,还是上前一把按住玫瑰少女,强行将**塞进了她正在愤怒大骂的樱桃小嘴

    里面,将还未射完的精液直接射进她的紧窄咽喉里面,逼着她喝了下去。

    玫瑰少女再怎麽反抗,也比不过艾尔华的力气,被他按在地毯上强奸了圣洁

    小嘴,娇喘息息地推他也推不动,只能含泪闭目,承受着他对自己嫩口的暴烈抽

    插。

    剑兰少女也被岑瑟儿圣女揪了过来,按得跪在艾尔华的身後,吻住厂他的後

    庭,被迫含泪舔弄着他的菊蕾,让上面沾染的滋味,都传到了近在咫尺的玫瑰少

    女口中。

    同时品嚐到**和菊蕾的滋味,也只有双子宫的美女可以做到。玫瑰少女闭

    目咬牙,感觉到艾尔华兴奋地在自己口中射精,一股股滚烫的精液激射在她的香

    舌口腔上面,同时妹妹还在用纤手在用力掰开艾尔华的臀办,将香舌努力伸到菊

    道最深处,品嚐着里面的味道,受到这样剧烈打击的玫瑰少女泪流满面,却也无

    可奈何,只能将所有射进来的东西都默默地吞咽下去。

    接下来,艾尔华又将她翻过身,让她如母狗般高高翘起雪白**,从後面将

    粗大**插进了菊蕾,痛奸起她的紧窄後庭来,被菊道夹得剧爽,**得更是猛

    烈。

    玫瑰少女趴跪在地毯上,喃喃怒骂,痛斥着这正在奸淫自己的魔徒,希望他

    受到生命女神的惩罚。可是当魔电龙枪发出强大的催情力量,**滋味奔涌而来

    时,她也就无话可说,只能颤抖娇吟,将她作梦也不敢想的淫浪话语都颤声叫喊

    出来。

    在艾尔华兴奋狠干这绝美少女的时候,另一个相她一模一样的美丽少女还在

    含泪舔弄艾尔华的身体,将他身上每一处都舔得乾乾净净,甚至脚趾手指也不放

    过,最後还要仰躺在他们两人的身下,张口含吮住艾尔华的睾丸,看着自己姐姐

    的菊蕾就在眼前,被粗大**撑成一朵美妙菊花,不住地在里面**,身体还能

    感觉到她被奸後庭的羞耻愤怒与兴奋快感,颤声哭泣着,几乎要晕去。

    在被奸菊花的时候,还能看到自己菊花的形状,以及**在里面**的每一

    个细微动作,纤毫毕现,玫瑰少女也算第一人了。她却并不喜欢这样的殊荣,只

    要有机会就喃喃咒骂,直到滚烫精液奔涌射进她玉体深处,身体彻底沦陷的圣女

    殿下才痛哭着达到**,颤抖晕倒在地毯上,什麽也说不出来厂。

    艾尔华兴奋地玩弄着她的美妙玉体,每一处都留下了他的指痕或口水、齿痕。有的时候,他经常将她们姐妹两人抱在一起玩弄,捏揉着身体的每一处,比较

    异同,赞叹天地造化之奇妙,能造出这样两位一模一样的美丽少女。

    在回程的这些天里,两位美丽少女都沐浴在他的精液之中,不管玫瑰少女怎

    麽反抗,还是一次次地被奸入後庭、小嘴,菊花绽开次数之多,她自己都记不得

    了。

    她们手上所戴的镇宫宝戒,都被强行摘了下来,并以**女之戒相赠,戴在

    她们手上。玫瑰少女虽然不愿意,可是在後庭被奸得几度**之後,那戒指就像

    长在手上一般,再也摘不下来。

    有的时候,艾尔华在马车中与另两位堕落圣女激烈交欢时,还要她们互相舔

    弄身体,并以奸破处女膜相威胁。剑兰少女总是含泪**姐姐的玉体,而玫瑰少

    女在快感之下,也只能虚弱抵抗,最後还是抵挡不住双倍的情慾刺激,和妹妹滚

    作一团,兴奋地舌舔指插,进行快乐狂乱的交欢,让艾尔华在一旁看得赏心悦目

    ,干另外两位圣女时更加刚掹有力。

    等马车回到圣女修道院,在那里停下时,玫瑰少女的玉体已经被开发得差不

    多了。虽然在理论上还算是处女,但性感成熟的魅力已经在她身上散发出来,让

    她渐渐地向着美丽少妇转变。

    一次次地被奸淫,让她已经没有兴趣再进行反抗,到了后来,只要被艾尔华

    抓过来放在自己身上,她甚至主动骑在艾尔华的胯间,让粗大**插进後庭里面

    ,耸动着美妙玉体,在他身上激烈晃动,让菊花吞吐着**,在菊道的剧烈摩擦

    中获取快感,当精液暴射时,她的菊花甚至会自动吸住粗大**,深处如有小嘴

    吸吮般,将艾尔华的每一滴精液榨乾,仿佛要用这种方式来对他进行榨精谋杀一

    般。

    到了圣女修道院中,她也不得清闲,还要相葳儿圣女一起承受艾尔华的奸淫

    调教。

    葳儿圣女坐在处女宫圣女卧室的大床上,抱着膝头默默思考今後该怎麽办才

    好,耳边隐隐传来了脚步声。

    这脚步声十分熟悉,正是奸了她小嘴无数次的艾尔华的声音。葳儿圣女幽幽

    地叹了口气,知道今天将不得不喝下他的精液,还要对他进行屈辱的服侍。

    这样的打击,无法动摇她坚定的心志。她拾起头来,坚强的目光望向卧室门

    口,看到艾尔华推门走进来,脸上带着征服者的胜利微笑。

    在他的手中,牵着两条金链,连在身後两个美丽少女的脖颈上,而那两个少

    女一丝不挂,四肢着地爬进卧室里面,其中一个少女的玉体还在因悲愤而微微颤

    抖。虽然她们低着头,那两具玉体,葳儿圣女看着却十分熟悉,正是常和自己一

    齐经受淫辱的迷妮圣女殿下,那些身体特徵,她绝对不会搞错。

    可是,为什麽会有两具一模一样的身体出现?恐怖的预感在心中涌起,接下

    来,她眼睁睁地看到艾尔华得意地扯起金链,强迫她们抬起头来,果然是迷妮圣

    女的美丽容颜,却有两位完全相同的美丽少女跪在艾尔华的脚边。

    玫瑰少女美丽眼睛中在喷射着愤怒火焰,今天艾尔华提出要将她打扮成狗狗

    ,已经让她怒不可遏。如果不是艾尔华以她们的处女膜作为威胁,再加上妹妹哀

    恳的眼神,她早就跳起来人骂爱尔莎的淫恶行径了。

    艾尔华知道她不愿意,於是将她按在地上,温柔地奸了菊穴,直干得她六神

    无主、意识模糊,於是在她晕眩的时候把黄金狗环套在玉颈上,玫瑰少女也只有

    喘息娇吟,再无反抗的力气。

    不能厚此薄彼,艾尔华在她妹妹的菊穴里面也发射了一发,牵着两位**後

    绵软无力的少女出来,进行干後散步,比之饭後散步还觉得惬意。

    两位圣女殿下,神情恍惚地跟着他向前爬动,直到艾尔华停下来,她们才有

    些清醒,悲愤地抬头向前看,却见到葳儿圣女殿下含泪目光,如冶水兜头泼下,

    让玫瑰少女玉体剧震,努力同後缩去,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这副狼狈模样。

    可是该看到不该看到的,葳儿圣女都已经看到了。尤其是她们两个人的雪白

    大腿上还在流淌着精液,一直流到圆润膝头,让她知道刚才发生了什麽事情。

    这些天里,她的见识逐渐变得极为广博,以她的经验,可以知道那两股精液

    都是从菊花里面流出来的,只透过它们的流向微弱变化就可以判断出来。

    双子宫终究是彻底沦陷厂,葳儿圣女心中叹息着,想到南方那些圣女姐妹还

    在苦苦作战,希望却越来越渺茫,让她的美目中隐隐升起了泪光。

    紧接着,她被艾尔华揪住灿烂金发,从床上拖下来,按得跪在地上,以屈辱

    的姿势,对他进行**。

    在艾尔华的示意下,剑兰少女含泪爬过来,美丽玉容贴在艾尔华臀後,吻上

    了他的菊花,习惯性地进行吹箫的配合动作。

    艾尔华双手抓紧葳儿圣女的螓首晃动着,仰起头来,正在兴奋享受着圣女吹

    箫的美妙感觉,突然头上轰然作响,已经挨了重重一击。

    玫瑰少女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看到这副情形,更是按捺不住心中愤怒,

    刚才看到旁边有一个矮凳,随手抄起来,跳到艾尔华身後,狠狠地凳砸在他的头

    上,幻想着能一下砸出他的脑浆来。

    叮是事实又一次将她的美梦打碎,凳子被弹飞到一边,艾尔华的头上起了一

    个鼓包,其他的什麽事都没有。

    正在爽的时候,突然挨这一下,艾尔华不由大怒,回手一抓,刚好将她的酥

    胸玉峰抄在手里,施展大擒拿手抓住那滑不叽溜的**,硬擒到自己面前,低下

    头,狠狠一口咬在她的柔嫩**上面!

    娇嫩至极的少女玉峰,就这样被残忍地咬住,齿痕深印在上面,玫瑰少女痛

    楚地尖叫着,挥拳向他头上乱打,却更激发了艾尔华的怒意,咬得更加猛烈。

    直到玫瑰少女抽抽噎噎地哭起来,痛得六神无主时,手臂还在挥舞打着他,

    艾尔华放开手,随意地在葳儿圣女嘴里面射出精液,然後迈步从她身边走过去,

    抱着玫瑰少女,找根绳子将她捆上,然後坐下来,寻思该怎麽处置她这样的不敬

    行为。

    很快他就找到了办法,并立即行动起来,不一会儿,就布置好了一切,高兴

    地搓着手,欣赏自己的成果。

    那骄傲的玫瑰少女,被捆得结结实实,吊在半空中,身上系着长长的绳子,

    从房梁上面垂下来。

    她的孪生妹妹也被捆住,与她并排吊在空中,身後紧贴着墙壁,惊慌地看着

    艾尔华,预感到处女的末日来临,眼中现出绝望的神情。玫瑰少女的左脚,和剑

    兰少女的右脚,被牢牢捆在一起,而每个人的另一脚却被悬吊起来,固定在墙壁

    上面,就像两人三足游戏一样,每个女孩的两条腿都分开成六七十度的样子

    ,左右对称,看上去十分奸看。

    艾尔华站在她们面前,欣赏着这一对绝美少女,一丝不挂地贴在墙上,就像

    穑上挂的画一般,让他看得高兴。而在他的身後,葳儿圣女却在默默流泪,紧咬

    贝齿,悲伤地看着这一切,已经猜出了这对姐妹即将遭受的命运。

    玫瑰少女愤怒地咒骂着,命令艾尔华将她们放下来。可是艾尔华却不肯听,

    反而高兴地对她们说:我现在打算奸破你们的处女膜了!这话就像晴天霹雳

    ,震得三个圣女都浑身颤抖。艾尔华不理她们,兴奋地说道:可是我现在给你

    们一个机会,如果我只干一个的话,你们谁愿意先来,让另外一个人把处女童贞

    留下来?干我吧!葳儿圣女微弱而坚定的声音从身後传来,艾尔华回过头

    ,看着她坚定闪光的眼神,不满地叫道:一边去,你那里很怪的,插进去就会

    阳痿,我才不上当!回过头,他又向双子宫两位圣女殿下催促道:快点决定

    ,不然就一下干两个!两位美丽少女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叫道:干我吧!艾尔华愣了一下,玫瑰少女抢着说道:当初在假山洞里,和你亲热的是我:

    後来说要杀你的也是我,不管是爱是恨,你都冲着我来吧!说着这话的时候,

    她美丽的面容上现出迷离神色,目光似爱似恨,牢牢地盯在艾尔华的睑上。

    她的身边,剑兰少女出抽泣叫道:不对,你第一个得到的是我……还有我

    的、我的後面,也是被你无干的,既然後面是这样,那麽前面、前面也……

    玫瑰少女转过头,大声呵叱道:不许胡说!我是姐姐,理应我先来!

    剑兰少女却不肯听话,抽泣着叫道:可是,你从前总是让着我的啊……

    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我是姐姐,你得听我的!

    不要,这一次,就让我……

    看着她们姐妹情深,争执不休,艾尔华感动地走上前去,伸手握住她们的柔

    嫩**,劝解道:不要这样吵啦,都是亲姐妹,何必如此……我来想个办法,

    嗯,怎麽办才好呢?他在捆绑这对孪生姐妹的时候,用上了绳缚技巧,将她们

    的美乳用绳圈套住,显得更加坚挺诱人,握起来十分合手。一边思考,一边下意

    识地拽住她们的柔滑**,揪了一阵,突然有了主意,叫道:我想到啦!

    三个圣女都在眼巴巴地瞅着他,艾尔华兴高采烈地叫道:你们比力气好了!我想看看你们谁的腿张得更大,说明她很想詖干,我就先干谁,另外一个,留

    到以後再干!

    圣女们听得都脸色发白,说什麽现在才想出来,看他刚才绳缚的时候,就已

    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显然是刚才就有了打算,想看看她们比力气的样子。

    艾尔华快乐地欢笑着,向着她们宣布道:我现在喊开始,然後数一百下,

    到了一百下的时候,谁的腿张得更大,我就先干谁!

    双子宫两位圣女殿下瞪大美目,还没来得及说什麽,就听他乾脆地喊道:

    开始!

    玫瑰少女心志坚忍,脑子转得也快,见他这麽说,知道无可挽回,立即抬起

    左腿,用力向左边顶去,希望能让自己的腿张得更开一些,来保住妹妹的贞操。

    可是她们姐妹心意相通,她微一动念,剑兰少女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假思索

    ,连忙做出同样的动作,右腿狠狠地向她顶去,希望能将她顶开。

    这两位美丽少女,就这样拼命地用腿顶着对方,玉容憋得通红,几乎无法喘

    息,耳边还在听着艾尔华残酷的声音响起:一,二,三……笑咪咪地报着数

    ,艾尔华仔细欣赏她们的美态,只见两位美丽少女都在奋尽力气向旁边顶着,修

    长美腿都张得很开,矫红绒毛下面覆盖的嫩穴纤毫毕现。

    一边念着,艾尔华还不甘寂寞地伸出手,抚摸着她们的嫩穴,啧啧称赞,时

    而轻捏阴蒂,让两位美丽少女**发软,羞愤得差点哭出来。

    可是艾尔华还在不停地报着数,她们也就下敢停下来,甚至下敢出声斥责艾

    尔华,於是身上被艾尔华高高兴兴地摸了一遍,**香臀,菊蕾嘴唇,没有一处

    没有被他的手指伸进去过。

    手指伸进樱唇,捏住她们的柔滑香舌,看着两位少女还在拼命较劲,憋得满

    脸通红,艾尔华快乐地念到九十,然後一边报数,一边向下摸去,摸摸玉颈

    香肩,捏捏**,抚过光滑小腹,一直伸到嫩穴里面,手指顶在两片美妙处女膜

    上,慢条斯理地叫道:一百!

    一百的报数到了,两位少女却还是不敢停下,努力顶住对方,都用尽小时候

    一起吃奶的力气,想让自己的腿张得更大一些。

    可惜的是,她们本是一母同胞,孪生姐妹,就像把一个人分成了两个,都是

    对方的复制品,力气当然也一样大。就算稍有差别,在艾尔华有意的控制下,看

    谁的腿张得开一些,就多捏两下阴蒂,保证她会腿软无力,被对方顶回来。

    因此,到了最後,她们还是双腿张得一样大,谁也不能把对方顶开分一毫。

    看到这样的结果,艾尔华兴高采烈地叫道:我明白了!你们是想让我一起

    奸!

    胡说!玫瑰少女瞪圆眼睛,悲愤地叫起来:你不讲道理,说话不算!刚说到这里,艾尔华的**已经顶在她的嫩穴上面,**撑开穴口嫩肉,向着

    里面插去,痛得她香汗从额头上流淌出来,虽然屈辱悲愤,还怀着一丝希望,颤

    声道:干了我,就会放过我妹妹吗?

    才不会!先干你,再干你妹妹,谁让你们腿张得一样大,害我不能判断谁

    赢了,因此只能算你们平手啦!艾尔华不以为然地说,随手解开她绑在墙上的

    右腿,**前挺,撑大穴口嫩肉,摩擦着它插向嫩穴里面,渐渐地顶在处女膜上

    面。

    玫瑰少女痛楚地流着眼泪,转过头来,勉强微笑道:迷妮,这一回,是我

    先了…

    剑兰少女悲伤哭泣着,颤声叫道:让我先来吧,我这里好痒,你先来干我

    ……违心地说着这样淫荡的话,她羞辱难耐,放声大哭起来。

    艾尔华看得怜惜,安慰道:别急别急,我先给你姐姐止止痒,然後就轮到

    你了!说着话,他左手抓紧玫瑰少女的纤美腰肢和柔滑**,让她的**盘在

    自己腰间,另一只手还插在剑兰少女的嫩穴里面,指尖顶着处女膜,突然腰部用

    力前挺,粗大**轰然破开处女膜,撕裂处女花径,用力刺到了嫩穴里面!

    花径嫩肉被撕裂的痛楚,如闪电般在两位圣女脑海中划过,让她们都痛楚地

    仰天尖叫起来,虽然只是一人破处,嫩穴中感觉到的痛苦却都是相同的。

    艾尔华兴奋地向里面插去,另一只手还在按摩剑兰少女的嫩穴,捏揉阴蒂,

    指尖在里面**着,让她们在痛苦之中,还能感觉到更多的快乐。

    做着这样的善行,艾尔华胯部前挺,粗大**将娇嫩花径撕裂得更大,鲜血

    从里面奔涌出来,流过玫瑰少女的雪白美腿,越过玉膝,一直流向足尖。

    两位圣女痛苦地呻吟抽泣,泪水奔涌过两张完全相同的美丽容颜,洒在高耸

    的玉峰上面。

    艾尔华一下下地在花径里面**,低头欣赏着她们美丽的模样,暗自赞叹果

    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瑰宝,即使是哭泣美态,也是一模一样,几乎连泪珠落下的

    速度轨迹都完全相同。

    花径里面,紧窄至极,几乎要将**夹断一般。这样的剧爽,让他差点忍不

    住就要射精,慌忙压抑住这个冲动,决心要让她们在初破瓜时,就达到**才行。

    **插进去,在嫩穴里面插弄着,摩擦着娇嫩的肉壁,催情力量从魔电龙枪

    发出,透过少女花径,一直传到她们的心里,与此同时,手指也在发出催情力量

    ,点在阴蒂上面,让她们的阴蒂和身体,都迅速地变热起来。

    绮念在心中涌起,简直无法抵御。玫瑰少女终於忍不住矫吟起来,仰天颤抖

    流泪,悲愤屈辱之中,却有着无尽的快乐,简直要让她疯狂。

    在她身边,剑兰少女也做着同样的动作,仰头流泪娇吟,幸福得快要飞上天

  *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  去一般。

    艾尔华抱紧身前少女,兴奋地狠干着,粗大**渐渐插入最深处,将处女花

    径撕得裂口更大,**顶在子宫上面,一下下地撞击。

    两位少女却已经不是很在意疼痛,反而是剧烈的痛楚更增加了她们的快感。

    子宫上面传来的撞击,两个人都能感觉到,痛楚屈辱中,兴奋感却在不断地提升。

    艾尔华兴奋大干,喘息声与两位圣女的娇喘声混在一起,在处女宫圣女的卧

    室中回响。

    葳儿圣女被缚在柱子上面,悲愤地流着眼泪,看着这一切。即使再坚强,看

    到圣女修道院中的圣女一个个地沦陷、堕落,心中的悲愤还是让她痛苦至极,几

    乎压抑不住。

    她美丽的眼睛,眼睁睁地看到如此纯洁虔诚的两位姐妹,就这样被艾尔华插

    入嫩穴,刺破了处女膜,干得娇吟**,神智恍惚,最後都忘了一切,沉浸到无

    尽的快乐狂欢之中。

    艾尔华也越来越兴奋,听着这一对美丽姐妹的淫喊声在耳边回响,神智渐渐

    模糊,左手用力提起玫瑰少女的美腿,让她抬得更高,**在最後一下猛烈冲撞

    中,狠狠地插到最深处,开始猛烈喷发,将滚烫的精液,激烈射到纯洁娇嫩的子

    宫上面。

    受到这样的轰击,两位圣女殿下都剧烈震动,颤声娇吟,泪水不可抑止地从

    玉容上奔流下来。即使是没有被干的剑兰少女,也能清楚感觉到子宫被精液激射

    的快感刺激,恍惚之中,已经忘了那是姐姐的感应,只是直觉地以为自己被精液

    射到体内,夺去了贞操,而悲伤兴奋地哭泣尖叫着,沉入到最激烈的**之中。

    艾尔华的**,插在圣女嫩穴里面激烈射精,在昏沉之中,自己也不知道射

    了多少,直到射无可射,他才趴在玫瑰少女的玉体卜面,颤抖喘息,爽得六神无

    主,浑然忘厂自己身在何处。

    玫瑰少女玉背贴在冰冶墙壁上面,绝望地流着眼泪,理智一点点地回来,让

    她对自己刚才的淫**喊感觉到羞耻。

    更绝望的是,她已经感觉到艾尔华的手指在剑兰少女的嫩穴里面缓缓活动,

    捏揉阴蒂,**花径,显然是已经将目标转向她了。

    艾尔华的**还插在她的嫩穴里面,双手已经开始在剑兰少女的玉体上抚摸

    捏弄,解开她身上的绳索,让她跪下来,迷茫的美丽面容,对准自己的**。

    **呈半萎缩状态,上面还沾着处女落红。剑兰少女茫然抬起头来,看着上

    方的艾尔华,却看到他微笑着抚摸她的长发,柔声道:来,这是你姐姐的处女

    落红,吃下去!说着话,他随手捏开玉颊,将**塞到里面,缓慢**起来。

    沾满了精液、蜜汁和处女落红的**,有着奇异的滋味。性情柔弱的美丽少

    女无法可想,只能低声啜泣着,轻柔含吮**,默默地品味着这一生只有一次的

    处女落红味道。

    玫瑰少女的口中也嚐到了这种滋味,气得险些晕过去。可是她现在还被吊在

    中空中,後背贴着墙壁,无法下来,只能流着泪看妹妹含鸟,还把她的处女血一

    点一点地喝下去。

    下体被舔得乾乾净净,艾尔华兴奋地欢笑着,抱起这位双子宫仅剩的处女,

    将她放到床上,压上了她的身体。

    葳儿圣女的卧床,就在玫瑰少女面前几步远的地方,让她可以在最近距离看

    到艾尔华的每一个动作,同时能够感觉到妹妹心中的屈辱与兴奋,以及**插入

    嫩穴时心跳的激烈感觉。

    粉红色的嫩肉,被**顶开,紧紧地套在**上面。**缓慢前挺,顶在处

    女膜上,艾尔华猛地一用力,就在葳儿圣女温暖的大床上面,破了这位圣女殿下

    的处女膜,让她流满蜜汁的花径,被粗大**撕裂,鲜血从创口中奔涌出来,将

    葳儿圣女乾净的精美大床染得一片殷红湿润。

    刚才的情形,又一次重现。只不过这次的场所,不再是冰冷的墙壁边,而是

    温暖的大床上。美丽柔弱的剑兰少女,默默地哭泣着,被艾尔华抱在怀中大肆奸

    淫,娇柔纤美的**被摆成各种姿势,用无数屈辱淫秽的动作迎合着他,被他花

    样百出的**手段弄得心中迷乱,不由自主地做出淫荡的动作,来满足他的需要。

    紧窄的处女嫩穴,牢牢地束住粗大**,套弄着它,让艾尔华爽极,干起来

    更是用力。

    在床边,玫瑰少女悲愤地流着眼泪,眼睁睁地看着孪生妹妹在自己面前被奸

    污,还在不停地变换着各种姿势,让她就像在看一场**大片一样。可是她同时

    还能感觉到妹妹的各种感受,这种滋味,就像在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自己被奸

    淫,感觉十分奇异。

    剑兰少女也是同样的感受,藉着姐姐的眼睛能看到自己各种淫浪形态,虽然

    羞耻至极,可是却因此而更加兴奋,下体花径颤抖痉挛,更加猛烈地套弄挤压肉

    棒,终於让艾尔华承受不住,在她的下体中猛烈**无数下後,深深地插到娇嫩

    子宫上面,顶住它开始猛烈喷发。被热精一烫,这对姐妹同时兴奋尖叫哭泣起来

    ,只是玫瑰少女一边**还在一边诅咒痛骂,哭泣着对这位给予自己**的少年

    进行猛烈抨击。

    滚滚的圣力,和刚才一样奔涌进魔电龙枪里面,让艾尔华的身体迅速地吸收。快感如潮水奔涌,让他神智模糊,嘶哑地叫了一声,就扑倒在剑兰少女的玉体

    上,晕了过去。

    在门口,一个美丽少女幽幽地飘飞进来,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玉瓶,看着床上

    的**情景,唇边露出一丝兴奋的微笑。

    当初她被十三个圣女联手擒下,严刑拷打,并关押在地牢里面一百年,对那

    些圣女恨之入骨,尤其是那对模样完全相同的孪生姐妹,记得清清楚楚。现在虽

    然不能抓到那个时代的圣女,可是现在能看到她们的後辈,同样是双子宫的孪生

    圣女被艾尔华夺取了贞操,还是让她兴奋至极,泪珠都从眼中溢出来,晶莹剔透

    ,闪闪发光。

    南北双方的战斗,进入了胶着状态。南方的两位战斗圣女,指挥着军队沉着

    应战,并不时派出骚扰小队,对北方的军队後动进行骚扰,让他们不能毫无顾忌

    地大举进攻。

    与此同时,北方的军队也在源源不断地组织起来,藉助庞大的财力,建立起

    一支支强大军队,朝着南方推进,展开猛烈的攻击,一点点地蚕食着南方的土地

    ,进而还要被敌军反击,不得不退出刚占据的地盘。

    艾尔华不耐烦做这些琐碎工作,更讨厌拉锯式的游击战,就把莱欧圣女从北

    方调回来,将大部分的军队都交给她,让她与凯萨琳一同南下,率军攻击南方各

    行省,而他自己则坐镇王都,提防後院起火,每天除了政务军务之外,就是调教

    圣女取乐。

    小魔女成为了他最得力的助手,常拿一些她亲手制作的器械用到各位圣女身

    上,将她们绑在各个样式奇异的美人椅之类的器械上面,进行操练,让艾尔华从

    各个方向对她们进行奸淫,干得她们尖叫哭泣,在羞辱悲愤之中,却感觉到无上

    的甜美快感,常在**之中,满足地哭叫着晕过去。

    在南方,桃露丝圣女率领着新金牛军,不停地与勤王军作战,时而消灭敌军

    一两支小股部队,或是率军突袭敌军後方,让他们不能轻易取得胜利。

    在这样的战斗之中,她的指挥才能彻底显现出来,以较少的兵力,来对抗越

    来越多的敌军,苦苦撑持着,不让兵败如山倒。

    随着战斗的持续,她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排遣压力的唯一方式,就只有每

    天夜里,蕾莉安对她的抚慰了。

    现在的蕾莉安,就像她的小娇妻一样,对她体贴入微,有时候还要耍耍小性

    子,在夜里却激烈地与她缠绵交欢,好得彷佛蜜里调油一般。每一次的交欢,她

    都努力榨乾桃露丝圣女的体力,让她没有心思出去打野食,做出让自己不高兴的

    事来。

    她的母亲也作为随军家属,住在金牛军的军营里面。虽然她那一次与桃露丝

    圣女有了亲密的关系,畅美地交欢整夜,此後却一直没有**生活,就像一个失

    偶的贞妇般,在军中过着平静贞洁的生活,对於女儿与桃露丝圣女的奇异**,

    也只作视而不见,平时见到她们时,也是十分平静从容,丝毫没有异样神态。

    在她的默许之下,那一对爱侣更是无所顾忌,每天夜里都要交欢缠绵,吸吮

    着对方的蜜汁,甜蜜拥抱着睡去,到第二天早上,还是神采奕奕地醒来,处理军

    务,或是指挥军队进行战斗,没有一点疲态。

    莎琪特莉丝圣女新建立的射手军,也从最南端的行省拉了出来,在大陆上纵

    横驰骋,攻击着南下的北军,时而和莱欧圣女率领的军队作战,而在莱欧圣女的

    麾下,除了她本宫新整编出来的狮子军之外,还有艾尔华下令由她指挥的金牛军。

    圣女修道院下属的战斗三宫,彻底分裂为两半,斩旧金牛军与另两宫的军队

    相互攻击着,生命女神虔诚信徒的血洒遍各个行省的土地。

    战乱在圣安王国的中南部持续,北部却是一片平静祥和,甚至越来越繁荣,

    大量的纺织品和当地特产被运到北方,在其他国家卖掉後换成精良兵器盔甲,又

    运回来配备军队,建立起一支支的军队,向着南方开拔。

    大陆上的流浪佣兵组织,都在向着南方移动。爱德华王子出了很高的佣金,

    作为佣兵们的卖命钱,雇他们南下攻击里尔家族的叛逆,以及各个堕落圣女率领

    的军队。

    不论那些佣兵是信仰什麽神的,都不会跟钱过不去……支支的佣兵军队都在

    为了高额的悬赏而南下,到南方的圣安王国去,为了金钱与荣誉而战。

    巨大的财力,组织起强大的军力,渐渐压得南方军队支持不住。即使有各个

    圣女殿下不停地鼓励士气,虔诚的战士们还是一个个地战死在沙场上,实力逐步

    削弱。

    随着北方经济的发展,工商业带来的利润越来越多,南下征伐的军队也随之

    变得更多。胜负的天平,逐渐倾向北方,而里尔家族内部,一片悲戚,对於未来

    不抱有什麽太好的希望。

    北方的德里王国,一直在与西努王国对峙着,时而有激烈的战斗发生。

    但当两国终於订立合约,让德里王国可以抽调出大量军队南下助战之後,局

    势已经十分明显,在两国的合力之下,南方的军队不管有多麽顽强,也无法再坚

    旨多久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