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5章久别重逢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所有的修女,双腿都被分开,玉足捆在别人的脚上,每一个人的脚都和另外两个修女捆在一起,除了两端的修女们。

    一百名处女,被分成十排,每排十人,各有五对孪生姐妹,按年龄先后排序,双手反绑,还被绳索连接在脚上,让她们无法站立起来,只能被捆着跪在地毯上,整整齐齐地排成了方阵。

    第一排的孪生姐妹们,都是十几岁的女孩,年龄最轻,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看到圣女殿下被男人干破了后庭,大**插在菊道里面,羞愤绝望之中,只顾哭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直到后面年长修女们的愤怒尖叫声传到她们耳中,这些美丽少女才醒悟过来,彼此对视一眼,坚定地呐喊一声,同时膝行向前,玉膝撞在地毯上面,发出整齐的声响。

    双子宫特有的心灵联系,在修女们的心中催动起来,整整一百名修女,结成一个紧密的整体,同时抬起玉膝,以整齐划一的动作,向着前方膝行,脚上捆缚的绳索根本不能阻止她们的行动,坚强美丽的修女们膝行向前,人人脸上都有激昂愤慨的神色,只想着冲上前去,围住那可恨的魔徒,将他身上的肉一块块地咬下来,艾尔华站在她们前方,看着这支方阵整齐至极地前行,简直比世界上任何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前进时还要整齐,不由叹为观止,对双子宫的心灵联系有了新的认识,同时对双子军的战力感觉到惊悚。

    这些未曾受过军事训练的修女们,都能在心灵联系的帮助下,形成统一的动作,而那些精锐战士若能心心相通,该会爆发出何等恐怖的战力?

    美丽修女们昂首前行,愤慨激昂的脸色表露着她们绝不后退的坚定决心,看着圣女殿下菊蕾里面流淌出大股的黏稠精液,更让她们悲愤莫名,膝行得更加迅速。

    由于山顶空地广阔,她们本来离艾尔华比较远,这样迅速膝行而来,很快就接近厂艾尔华,整齐的方阵第一排化为了扇形,向他包围而来。

    这个时候,缓步前行的艾尔华也走到了空地中央,看着一排排的美丽修女形成一个个整齐扇形,弧度在迅速变大,向自己围过来,就像每一场奥运会的开幕式一样形成盛大而美妙的阵列,不由大为赞叹,欣赏地看着那一张张相互极为肖似的美丽面容:心中想着:“要不要干了她们以后,再训练她们去当仪仗队,每天排演阵形让我看得高兴?”

    正想得高兴,腿上疼痛传来,那些如花般美貌娇嫩的少女们部已经围到他的身边,张嘴狠咬,幸好他还有魔功护体,才不至于被她们咬下几块肉来。

    第一排十个美丽少女围在他的身边,自然有人挤不上。其中一对孪生姐妹幸运地跪在他的身前,却被旁边的修女们咬住他的大腿内侧,自己挤不上,相互对视一眼,心意相通地上前狠咬,洁白贝齿咬住他两边的睾丸,死也不肯放松。

    艾尔华大叫一声,却不是痛,而是爽得厉害,对这样美丽少女的纯洁心灵大为赞叹,**也直立起来,从她们的鬓边穿过,将精液染在她们的云鬓上。

    修女们听到他的叫声,都大为兴奋,只当他被咬得痛了,都用尽力气狠咬,让后面挤不上的修女们看得眼热,却只能齐声痛骂着艾尔华,来为自己的姐妹们呐喊助威。

    后面第一排的少女,看着第一排的少女都在咬得高兴,自己也努力挤向前去,希望能咬他一口。只是双手都被半长的绳索连在足踝上面,无法站起来咬更高的地方。

    其中一对孪生姐妹,最是聪明,看到一根粗大**从前面那对姐妹螓首中间伸出来,正是刚才用来侵犯圣女殿下的坏东西,不由心中大愤,心灵相通地同时上前,贝齿张开,从左右两边,整齐地咬在**上面,在魔电龙枪上留下两排细密齿痕。

    虽然以后这齿痕会渐渐消失,现在却深印任**上面。艾尔华爽得大呼小叫,兴奋得泪水都快要流出来。

    看着他喜悦的泪水,这些孪生姐妹们只当他是痛得流泪,心中也很喜悦,对他的咒骂声更加悦耳动听。

    被两张完全相同的美丽娇容贴在**上面,从左右两边咬住**,看着她们的樱红香唇经常碰到一起,就像镜像一般,艾尔华心中升起奇异的快感,欲火旺盛燃烧起来,伸手抓住她们的头发,**向前狠狠一挺,从两张美丽容颜中穿过,将她们的脸紧紧挤在一起,**兴奋地**着,藉着两张睑之间的狭窄空隙,来满足自己的**。

    这两个美丽少女,痛得叫了起来,比不上他的巨力,被他轻易摆弄成各种角度,两张玉容紧贴在一起,对他进行着睑交服侍,时而还被捏开玉颊,四唇相贴,含泪感觉到粗大**在她们嫩嘴合成的洞孔中穿过,不管她们怎么拼命狠咬,还是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第一次进行这样奇异的脸交,下体睾丸还有另一对孪生少女在咬住含吮,艾尔华兴奋快乐,动作越来越快,粗大**在两张紧贴在一起的柔滑玉颊中快速**,最终兴奋地低吼一声,将大量的精液喷射出来,一半喷在这对孪生姐妹的脸上,另一半从她们玉容中间穿过,如雨点般漫漫洒落在后面那些年长的美貌孪生姐妹头上、脸上。

    **疾速喷射着,艾尔华喘息着抓紧夹住**的那对美丽容颜,把她们当成了炮架或是机枪架子,架着他的巨炮向前发射,一滴滴的精液漫天射出,在他精准的操控下,噗噗地洒落向那些美丽修女的面容,让跪在地上的修女们,都接收到了精液的润泽,鼻尖、面颊和张嘴大骂的樱口中,都落上了味道奇异的液体,并被她们在惊慌愤怒之中,不小心咽了下去。

    黑暗力量在体内澎湃咆哮,催动着下体的精液向外射击,艾尔华不停地转身狂射着,虽然是头晕目眩,还在努力控制自己的射击精准度,滴滴精液向着美丽的修女们扫射,让周边的每一个修女都能被他的精液射中,在愤怒咒骂时品尝到落入口中的精液滋味。

    即使是围在他身边的修女们也不会被他忘掉,艾尔华轻松转身,摆脱开她们咬在自己身上的贝齿,用手操控**角度,向下扫射,噗噗地射在她们脸上口中,谁都不会被错过,一个都不能少。

    咬住他**和睾丸的四位美丽少女,也被他双手抓住头发,**左右晃动,来回扫射着,使她们在最近距离内,被精液喷到脸上、口中,慌乱之中咽错了口水,被呛得连声咳嗽,泪水不住地从美丽容颜上奔流下来。

    最后,艾尔华转过身,向着身后的依莎那姑侄四人射出精液,让她们在默默哭泣流泪时,脸上还有奇异的液体落下,将她们流泪的美目糊住,视线中更是一片模糊。

    即使是这么远的距离,艾尔华也能射中,这让他心中充满自豪,最后面对着剑兰少女,噗噗地射出大量精液,射入她的樱桃小嘴里面,脸上、头发上也都沾满了精液,悲伤羞耻地哀哀哭泣,却在艾尔华的严厉目光下不敢闭上嘴,只能微张小嘴,将射进来的每一滴精液都含泪咽下。

    在达到顶点的爽快之中,艾尔华仰起头,向着南方放声大吼道:“葛妮圣女殿下,就只剩下你了!”

    虽然隔音结界挡住了他的声音,但十几里外的葛妮圣女还是藉助妹妹的耳朵听到了这大逆不道之言,气得几乎要从马上摔下去。

    自己宫中百位姐妹,就这样被他一炮射光,每人脸上口中都沾到了精液,那味道现在还在她的嘴里,无法抹去,葛妮圣女愤愤地啐着口水,厉声娇叱,喝令部下再奔驰得快一些,千万不要被敌人逃走了!

    她属下万余军队,其中有三千是精锐骑兵,此时正以整齐划一的动作跟着她疾速向前奔行,闻言不敢怠慢,立即加快步伐,跟随着她朝北方奔去,却是顾不得山岭地形,只朝有路的方向疾驰。

    射完精液之后,艾尔华兴奋大笑,突然纵身跃起,从人圈中跳了出去。

    在那百名修女的最周边,他随手抓起一个美丽女子,将她用力抱起来,随手撕裂她的修女衣衫,粗大**顶在未经人事的嫩穴上,狠狠地剌了进去!

    虽然已经有二十五、六岁,正是女子成熟妩媚的年纪,可是处女嫩穴被粗大**撕裂,还是痛得钻心,让这美丽修女痛苦地嘶叫起来,感觉到**插到最深处,狠撞在娇嫩子宫上面,让她的心都快要被撞得跳出来一般。

    她的孪生姐妹,也在痛苦地尖叫,左脚被捆在她的右脚上,艾尔华抱起时将她带倒,高高地抬着左足,躺在地毯上悲愤哭泣,下体也感觉到痛楚,让她痛得脸色惨白,说不出话来。

    双子宫修女的心灵联系,是在越近距离感觉越清晰,而且她也不想遮罩掉心灵上的连接,宁愿含泪忍受和孪生姐妹一样的痛苦。

    可是很快,这痛苦就化为了猛烈的快感,让她颤声娇吟,感觉到蜜道里面有热力传来,舒服至极,让她的娇躯都忍不住**颤抖。

    她真正被**插入的姐妹,得到的快感更是强烈,颤声娇吟渐渐化为淫**喊,让别的修女们听得面红耳赤,愤怒地啐着口水,对她的淫荡本性颇为不齿。

    只有她的孪生姐妹,能够感觉到她的快乐与悲伤,倒在地上痛苦兴奋地哭泣着,蜜道不住地颤抖痉挛,将大量蜜汁喷洒在紧闭的花瓣外面。

    ****的速度越来越快,催情力量的奔涌也更是猛烈。突然间,这一对双生姐妹同时大声尖叫,却是在艾尔华的暴插下,一起达到了**,兴奋地尖叫哭泣着,魂灵都像要上一般,泪水与**一同流淌出来,浸湿了身下的地毯。

    大量的精液射入体内深处,这一对姐妹同时感觉到,被烫得娇躯剧震,哭泣娇吟声柔媚至极,让艾尔华都忍不住动心,向那美女子宫中喷出的精液更多了几滴。

    颤抖喘息着,艾尔华将**从美女**中抽出来,将她放到地毯上,和她的孪生姐妹靠在一起默默抽泣。

    他一扭头,看到了她同胞姐妹也在颤抖娇吟,看向他的眼睛虽然流着泪,却不可抑止地散发出渴求的神情,还夹杂着羞耻与痛恨,让他心中一动,忍不住想要上去干她。

    但艾尔华终究非同一般人物,如武侠小说的主角一样定力非凡,能轻松压抑住自己的**,不去干女人。他只深吸了一口气,就把欲火压制下去,转而向另外一边,抱起一名青春少女,撕开她的衣服,粗大**迫不及待地刺进了她的处女蜜道里面,大肆**起来。

    两声清脆娇啼同时响了起来,这对少女也开始伤心哭泣,很快却又兴奋娇吟,在眩晕之中,真切体会到了刚才那对姐妹的想法,开始明白她们为什么会不顾羞耻地发出淫浪喊叫了。

    虽然是贞洁修女,还是未经人事的年轻少女,淫叫声却比刚才那对成熟美女更加高亢激烈,听得四周的九十六名修女都脸色绋红,愤愤地啐着,为自己宫中出了这样的败类而痛惜。

    很快,她们的数量就变成了九十四人。艾尔华在其中一个淫叫少女**深处射出精液之后,又转向了另一对姐妹,随便抓住她们当中的一个,直接就把**插进了菊蕾里面,替她的后庭破着处,心里思量,就算是不小心插错了,也得把她弄得菊道**才行!

    在菊道和**里面接连射了两发,这位受到特殊优待的美丽女子倒在地毯上默默地流着泪,而她的孪生姐妹和她挤在一起,前后两处又痛又爽,哭泣着睁开美目,用渴望目光看向艾尔华,却被他直接无视,走向了另一对美丽修女。

    身为当代青年的艾尔华,十分有道德和睿智,深知不能涸泽而渔,一对姐妹总得留一个慢慢干才好,因此这一轮交欢,只是干每对孪生姐妹当中的一个,却能同时让她们姐妹二人都达到极爽的**境界,达到了速度效率的完美统一。

    一次次地射着精,他越来越是兴奋,神智也渐渐模糊,到后来自己都忘了到底干了多少美丽修女,射出多少发精液,破了多少菊蕾和**,让多少对孪生姐妹一同兴奋哭泣着达到**,直到山下傅来了喊杀声,他才有些清醒,抱着一个美少女猛干着,转头看向那边。

    在远处的山谷中,烟尘扬起,人喊马嘶声远远传来,似乎是有大股骑兵来袭。

    艾尔华试图抱着那少女到山顶边缘处去看个清楚,却抱不动。她们十个人是被牢牢拴在一起的,要抱一个,得把十人美女同时抱起来才行。

    没有办法,艾尔华遗憾地在她的菊道里面射了精,看着她兴奋地哭喊着**晕去,温柔地把她放到她孪生姐妹的身体上,摸摸这一对同时昏去的姐妹的**,纵身飞跃,越过那大批修女的头顶,漫步走到迷妮圣女的身边,将她裸露玉体抱在怀中,走到悬崖边上,向远处眺望。

    凭藉超强的目力,他越过重重烟尘阻碍,看到在疾驰而来的数千骑兵之中,双子宫的大旗下面,正是熟悉的美丽圣女,和他怀中的剑兰少女容貌一般无二,让他突然间有了错觉,仿佛被自己**顶住的美丽少女飞去了前方军中一样。

    很快他又回过神来,想起那就是久违的葛妮圣女,心底的痛楚与甜蜜一齐涌起,当初的恋情仿佛又回到了自己心里。

    在纵马疾驰的骑兵大军之中,葛妮圣女也在远远眺望,虽然影影绰绰,还是能够看到重重迷雾中,仿佛有人影在山顶上,向着自己这边看来。

    即使自己的眼睛看不到,她还是可以借用妹妹的感知,确定那就是可恨的爱尔莎,以及自己那可怜的妹妹。

    亲眼看到他们的身影,热血一下子都涌上了玫瑰少女的头顶,让她美丽面庞变得通红,愤怒地大声嘶叫,下令部下立即疾速驱驰,冲上山顶,将敌人统统杀光,彻底扫灭这些可恨的魔徒。

    就在这一刻,她突然感觉到妹妹的身体被翻了过来,看到艾尔华咧嘴一笑,粗人**破开嫩菊,用力直插到底!

    剧痛与快感一齐涌来,玫瑰少女头上的热血又多加了一倍般,让她脑中轰然剧震,脸红如血。

    强烈的刺激自菊道直传脑海,在悲愤痛苦与兴奋快乐之间,葛妮圣女不由涕泪交流,几乎无法再指挥大军进行作战。

    但她终究是实力非凡的圣女殿下,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心魔,从牙缝中用力挤出两个字:“攻山!”

    部下军官围护在她的身边,闻令立即催动部下骑兵,向着山峰疾驰而去。

    艾尔华所在的目标十分明显,已经在半山腰处扎营,而且还打出了爱德华王子的大旗,隔着这么远,他们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既然主帅带领着他们准确地找到了敌部首脑的位置,他们也就只有信任主帅的判断,相信圣女殿下有着别人都没有的非凡预测力,能够带着他们对敌人的最薄弱处进行致命的一击,彻底击灭北方魔徒的势力。

    战马如飞奔驰,向着那一处主峰疾攻而去。而山峰处驻扎的两千士兵也都发现了远处驰来的敌军,发出了怒吼咆哮,举起长弓,排成严密的阵势,等待着敌军进入弓箭射程。

    大批骑兵,穿越山谷,飞驰到土峰下面,看着坡度平缓,就催马直冲上去,希望能马踹连营,将敌军彻底冲垮。

    但终究是以下临上的冲锋攻击,还未跑到一半。马力不足,速度就慢了下来。

    与此同时,远处的敌营中传来轰然暴响,漫天箭雨越过长空,从头上浇淋下来,将大批骑兵射翻倒地,战马的惨嘶声激烈响起,在山野中不住地发出回音。

    漫天箭雨之下,双子军的骑兵们就算有心灵相通之术,也难以有什么作用,唯一的方法就是拼命地打马疾驰,希望能冲过这一段路途,给予敌人沉重的打击。

    奔到一半处,冲到最前面的骑兵突然马足失陷,轰然摔落到陷坑之中,战马在里面的岩石上摔得骨头断折,再也爬不起来。

    骑兵们在心中接收到前面传来的讯息,慌忙绕路而行,却还是避不掉那长长的陷阱,纷纷摔落在里面。

    最终,许多人都发出了绝望的叹息,他们发现,那并不是敌军挖出来的陷阱,而是山上原有的一处深深的大裂缝,嵌于山石之间,而艾尔华只不过是下令将这一处原有的小天险加以改装,在上面铺上伪装,做得像地面一样,引着那些骑兵冲过去,然后就摔落到裂缝中,让战马摔断腿骨,再无力上攻。

    上方的军营中,艾尔华麾下箭手依然在不停地放射着箭雨,覆盖在下方骑兵们的头上。随时都有战友倒下去,他们临死前的痛传到了余下骑兵的心中,让他们悲愤恐惧,身体都有些颤抖起来。

    但对于生命女神的虔诚,和对葛妮圣女的信任让他们不肯后退,立即找寻道路,希望能从别处绕过去,继续上攻。

    就在这时,收兵的鸣金声却响了起来,悲愤无奈的骑兵们只有丢下同伴们的尸体,纵马疾驰,一直逃出箭雨的覆盖范围,方才松了一口气。

    在中军处,葛妮圣女气愤填胸,贝齿紧紧咬住樱唇,鲜血从唇中流下,将雪白莹润的下巴都道道染红。

    这一段攻山的时间里面,她的妹妹一直在受着艾尔华的淫辱。他从正面抱住美丽少女的躯体,插弄着她的嫩菊,让她将美腿盘在他的腰间,干了一阵,却又将她翻过去,让她站在悬崖边,手扶巨石向下看,亲眼看着她的部下——至少名义上是她双子宫属下的军队——被乱箭射杀,死无归所。

    赤条条地站在山石边,一丝不挂地暴露着雪白柔美的娇躯,后庭菊蕾还被粗大**插弄着,剑兰少女悲愤迷茫,却从上向下看清了形势,知道艾尔华部下虽然只有两千人,防守却十分严密,无法骤然攻取。

    骑兵的威力虽然很强大,但那只是在冲锋中来说的,在这山岭阵地战中,战马的力量可以忽略不计,以三千人自下而上攻打两千训练有素的敌军,取胜的可能实在足太小了。

    因此,她只有在心里劝告自己的姐姐,千万不要逞一时意气,要尽可能地保有军队的战力,才有希望一举攻上山峰,斩杀魔徒首领,达成复兴圣女修道院的大业!

    玫瑰少女虽然对自己部下的战力有信心,但看敌军也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也只有强压怒气,喝令收兵,等到后面的步军赶来时,再行攻山。

    可是就这么一次冲锋,就有大批骑兵掉入陷阱,或足被箭雨伤到,战力损失了七八百人,令玫瑰少女既怒且痛,泪水混着樱唇被咬破的血水,一同流淌下来。

    她也知道这不是迷妮圣女的错误,毕竟她被人运上山的时候,是昏迷不醒的,而那些修女也都是后来被送上山来的,没有一个人能看清所处的环境,与经过的路途。

    幸好,有妹妹在山上看清敌军的布防,玫瑰少女有信心在后续部队赶到之时,将敌军一网打尽,彻底杀尽在这山峰之上!

    就在下着这样决心的时候,蜜汁也一同流淌出来,浸在内裤里面。因为这个时候,剑兰少女已经被干得达到了**,疯狂扭动着娇躯,让**更深地插在菊穴里面,射出大量滚烫的精液,让她的兴奋达到最高点。

    同样接收到妹妹传来的**资讯,玫瑰少女在同时也被迫达到了**,却被她超凡脱俗的极强定力压制下来,表面上只是脸色显得十分红润,咬住樱唇的动作更猛烈了些,用以压住口中兴奋快乐的娇喊。

    她这样的表现,被部下们当成了对敌军的愤怒。这个时候,她忽然羡慕起自己的妹妹来了,因为迷妮圣女可以在空旷飘逸的山峰顶部尽情扭动身体放声娇喊,丝毫不用顾及到别人的眼光,比她这样苦苦忍耐要舒服了无数倍。

    但剑兰少女的行为还是引来了修女们惊诧恐惧的目光,对于圣女殿下也这样淫浪娇喊感觉到不可思议,颇有末日来临的恐怖感觉。只有那些被艾尔华干过后庭菊蕾、靠着菊道达到**的修女们才默默地流着同情的泪水,刚才的屈辱羞惭仿佛因此而减轻了一些。

    **过后,迷妮圣女如同死狗般瘫软在悬崖边上,艾尔华喘息着低笑两声,抱着她走回到地毯中央,免得她一时想不开,跳崖自尽,害他来不及去抓住,抱憾终生。

    不过,在下面他已经埋伏好了一着暗棋,小魔女除了要化身修女,在暗中指挥士兵防守作战之外,还要负起高空接人的责任,不让修女们跳下悬崖摔死。

    就在这个时候,真的有十名修女相互对望一眼,在心中做下决定,带着毅然决然的神情,向着悬崖边冲去,希望能摔死在山下,免得被魔徒玷污,更不想看到圣女殿下如此淫浪的神态,害她们心中的偶像因此而破碎。

    可惜她们的冲锋,只不过是快速膝行向前,而且离悬崖那么远,艾尔华很轻松地踏住其中一个美貌修女的小腿,就让她们无法离去。

    天空中,落下一个大锤和尖尖的铁桩,同时传来小魔女的兴奋欢笑声。

    艾尔华轻松接住,挥起巨锤,将铁桩狠狠地钉在峰顶,穿透厚毯和岩石,牢牢地钉在地里,无法扯松。

    那十名修女被绳索系在铁桩上,艾尔华又拿了更长的绳索,将其他九队修女都系在铁桩上面,虽然是一根铁桩,却通过十根长绳,系了百名修女,做完之后,那些被缚住手足的修女就再也逃不动了。

    完成了艰苦的工作,艾尔华丢下铁锤,随手抓住一个美貌修女,看看她的脸,在回忆中确认没有干过与她容貌相同的修女,于是就快乐地将她按在地上,撕破衣衫,粗大**直接刺入嫩穴里面,让她悦耳的惨叫声,凄厉地在白云飘荡的峰顶响起。

    山峰下,骑在马上的葛妮圣女又有了以头撞墙的冲动,若不是旁边有大批部下眼睁睁地看着,她就要冲过去抱住一块山石,把自己活活碰晕过去了。

    没有办法,她只能待在山下,悲愤地流着眼泪,痛苦地感受到自己双子宫中的修女一个个地被破处,将来就算把她们救出来,也将有好多人无法再待在圣女修道院里,因为她们已经不再纯洁,而她们的孪生姐妹,也将和她们一同离去,因为双子宫的规矩,必须是孪生姐妹,才能更深地感受到生命女神的圣力。

    通过妹妹的眼睛,她看到一幕幕淫荡的画面,原本纯洁至极的修女们,都挺动着胯部激撞艾尔华的下体,兴奋地激烈淫喊,花径中射出大量蜜汁,而旁边还有一个可恨的魔女,拿着黑色玉瓶,将她们嫩穴和菊蕾中流出的处女血、蜜汁和精液都收集起来,准备用作邪恶的用途。

    直到眼泪几乎要流干的时候,她终于等到了援军的到来,美丽的眼睛里面,射出了兴奋激动的残酷光芒。

    一万三千名步兵,气喘吁吁地从远处奔来,冲入山谷,稍作休整一下,就对敌军盘踞的主峰发起了攻击。

    冒着漫天射来的凌厉箭雨,步兵们举盾冲向敌军主峰,将大量的沙石袋扔进天然堑壕之中,填平了敌军设置的壕沟,向着前方冲击而去。

    上方投射下来的箭雨、巨石、滚木越来越多,无数坚强的战上被击中,惨叫着轰然倒地,身上血肉模糊,骨断筋折,剧痛和恐惧向着同伴们的心中传去,让他们也都悲愤地战傈起来。

    如果是在平地上面对面地冲锋交战,双子军战士可以凭藉彼此间的紧密合作,来将人数多于自己的敌人轻易击杀。可是在攻打山岭的过程中,他们只能在箭雨和木石攻击下逐一倒地,形势十分不利,完全无法发挥彼此联系合作的长处。

    但为了伟大的生命女神,和他们崇拜信任的葛妮圣女殿下,战士们还是只有咬牙猛烈冲击,希望能将敌军彻底消灭,让他们用血来洗清自己的罪孽。

    在付出了重大伤亡之后,双子军战士终于冲到敌军的营寨边,与里面的敌军开始了白刃交战。

    惨烈的战斗终于展开,木栅内外的战士都在凄厉怒吼着,拼力刺出长矛,挥舞着钢刀,与敌军进行着残酷的对攻,惨叫声不停地在山中响起,鲜血顺着岩石流淌下去,就像红色的山泉一样。

    在更高处,一道道的防线之中,更多的勤王军战士手持长弓,不停地向下放箭。虽然不能向着自己同伴的方向无差别漫射,但用不了多少力气,就能射到攻山敌军的中部,让大量士兵在箭雨中惨叫倒下,伤亡极为惨重。

    天空中,有飞鸟聚集,凄厉地鸣叫着,向着下方的军队俯冲下来。可是在接近他们十丈之内时,却都收翅飞起,发出莫名其妙的鸣声。向远处飞去。

    每一个双子军战士身上,都佩戴着护符,用以抵消控兽术的影响,让那些鸟兽不能在敌军控兽师的命令下,对他们发起猛烈进攻。

    赤身**站在悬崖边,施展着控兽术的艾尔华惋惜地叹息一声,不过也并不出他的预料,摇头走回去,又抱起一个美貌修女猛干起来,同时注意看着她们姐妹的脸,确定自己没有把她的孪生姐妹破过处,以免坏了规矩。

    山下的葛妮圣女悲愤地流着眼泪,看着自己部下士兵接连丧生,而属下很熟悉的修女也被干破了嫩穴,同样地流着鲜血,双重的打击让她几乎晕去。

    接下来,身体又传来了熟悉的刺激。艾尔华好像是在故意激怒她一般,又抱住了她的妹妹,用粗大**狠插樱桃小嘴,**直入咽喉之中,噎得这一对圣女殿下美目翻白,几乎窄息。

    几重的打击压在葛妮圣女的身上,她却只有依靠强大定力苦苦撑持,流血的樱唇艰难地下令,要部下不顾一切地猛攻山峰。一定要一鼓作气攻上山顶,免得敝人的援军到时,那就功亏一篑,此后恐怕再没有这样好的机会了。

    前方的双子军士兵伤亡已经很惨重了,而在两翼,又传来了惊恐愤怒的大叫声,有战士在大吼传讯,说是已经发现了埋伏的敌军!

    虽然葛妮圣女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她部下的军官却总是担心会出问题,悄悄地派出了搜索队,向着两翼搜索而去。

    果然,就在搜索队走到山岭中一处密林前时,突然从林中射出利箭,将他们大批射杀倒地,让凄厉的惨叫声宣示着伏兵的存在。

    剩下的搜索队战士们大叫着,躲在山石后面努力避开箭矢袭击,却在最后一刻看到大批的敌军冲出密林,挥舞着战刀,将他们团团围住,乱刀砍为碎块。

    激烈的战鼓声,在山峰顶部轰然响起。艾尔华已经迅速穿好了外袍,在悬崖边的大鼓上挥锤奋力敲击,向着部下发出总攻的号令。

    震天的喊杀声,在四面*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八方激烈响起,无数战士呐喊着从埋伏地点狂奔出来,挥舞刀枪,疯狂冲向前方的双子军。

    在他们中间,是勤王军的统领凯萨琳,率领着二千骑兵,后面还有上万战士,冲到敌军之中,放手大砍大杀。

    大批的骑兵越过较为平坦的山野,带来的冲击力令人恐怖。纵然双子军战士们拼命反抗,还是被大批地冲撞倒地,在乱刀下死伤无数,鲜血将大地染得通红。

    在另一边,金牛军战士狂奔而出,挥舞着沉重的战斧,怒啸着冲向堕落圣女所建立的伪双子军。在他们心中,只承认爱尔莎圣女的命令,而不肯承认任何一个堕落圣女,或是伪装成为圣女的可恶魔女。

    作为虔诚的双子军战士,面对着这些被魔徒控制的旧金牛军战士,只有拼力苦战,斩杀着这些强壮的敌兵,来保住自己的生命。可是敌人实在是太强悍了,而且人数众多,呼啸着狂奔而来,战斧疯狂劈下,以他们的力量,实在是难以抵挡。

    依靠心灵相通的力量,常常是几个双子军战士合力抵挡一个敌兵的攻击,另有一人从侧面对他发起致命攻击,希望能够奏效。

    但金牛军战士之间的彼此配合,也十分默契,虽然比不上双子军心灵交融的程度,可是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战斗磨合,要互相配合给子敌人更大的打击,已经成为了他们本能的一部分。

    激烈的战斗,在圣女修道院名下的两支军队中层开。凄厉嘶喊与愤怒狂吼声,混杂着金铁交鸣的厮杀之声,四面播散,整个山谷都陷入了狂烈的战意之中,鲜血到处喷洒,溅得岩石上点点斑斑,形势惨烈至极。

    天空中,乌云滚滚,劈下大量冰锥冰刀,向着被围困在中央处的双子军疾斩而去。大批的士兵被冰锥击中,身体被利锥穿透,鲜血迸射而出,痛苦地倒在地上,挣扎抽搐,却再也无力爬起来。

    在金牛军的后方,大军严密保护的位置上,巨蟹宫岑瑟儿圣女已经出现。她高高地站在马车高台上面,双手上举,喃喃念诵着咒文,美丽的面容上一片冷酷,有冰冷的杀意在眼中掠过。

    而在另外一边,天秤圣女也率军堵住了南方,将双子军的归路牢牢封住。随着她咒文的念出,离她不远的大批双子军战士摇摇欲倒,脑中如有巨锤敲动般,让他们痛苦不堪。

    虽然事先佩戴的护符对这样的精神魔法有着抵御力量,伹身为天秤宫圣女,所拥有的强大力量是这些普通士兵无法抗衡的。脑中痛楚传来,让他们眼前模糊,虽然还在拼命抵挡着敌军的攻击,战力却在无形间被削弱了几分,无数敌军呼喊咆哮而来,冲进双子军中放手砍杀,将手脚无力的敌军砍翻在地,白骨断韧现出,又迅速被鲜血染红。

    四面八方的攻击凌厉展开,将双子军挤压到一处,疲于应付敌军的猛攻,而难以反击,更不能找到机会突围逃亡。

    尽管在心意相通的优势之下,双子军没有溃散,但被占优势数量的敌军挤压到一处,兵力无法展开,反而在不停的攻击之下惨死无数,随时都有人战死,数量在迅速地消耗下去。

    山峰顶部,艾尔华已经拨开迷雾,现出了自己的身形,穿着王子外袍奋力轰击着战鼓,眼中精光暴射,健美的身体散发出强大的力量,令人望而赞叹。

    山下被围攻军队的中央处,葛妮圣女仰起头来,悲愤地流着眼泪,怒视着他,心中明白,自己这次是中了他的诡计,利用自己的妹妹和本宫修女的贞洁将自己引来,才导致今天的败亡。

    抬起手来,手中握着一柄匕首,葛妮圣女满脸绝望之色,朝着自己的咽喉狠刺。既然不能斩杀魔徒救出妹妹,那就只有一死,也免得受到他的淫辱!

    这个时候,剑兰少女已经感应到了姐姐的心情,绝望地大叫着:“不要!”

    痛苦地跌倒在地,放声哭泣,为自己即将只剩一个人孤零零生活而恐惧万分。

    她的双手,也被反缚在了地毯中央的铁桩上面,无法脱离。而在四周,则是上百名美丽修女,被十根长索连成长串,成放射状向各个方向伸展而去,看上去十分壮观凄美。

    听到妹妹的尖叫声,葛妮圣女纤手一颤,微一犹豫,旁边跟随着她的几名双子宫新收修女都扑上来,紧紧握住她的手腕,放声哭喊着,叫她不要自寻短见,因为生命女神是不鼓励自杀的。

    虽然教义没有彻底禁绝和谴责自杀行为,可是这样做,毕竟是不太好?

    葛妮圣女却不管那么多,只是拼力挣扎,却没有那么大的力气,被强行夺下了匕首,远远地丢开。

    那些孪生少女,紧紧拥住她们敬爱的圣女殿下,悲痛哭泣,看着周围的双子军一个个地被敌军斩杀,人数越来越少,绝望至极,只能向着生命女神大声祈祷,希望能够得到拯救。

    在这个时刻,双子军、金牛军和勤王军战士都在心中默默祈祷着,希望神能帮助他们,打败敌军,将那些被神厌恶的敌人彻底消灭。

    在他们中间,有一部分人默念的却是伟大的魔神。在对神的虔诚信仰之中,所有战士都在拼力苦战,即使被敌军刺透了身体,还是奋尽余力,向着敌人挥刀砍去。

    战局已经十分明显,不管双子军多么顽强,最终还是抵挡不住优势数量敌人的猛烈围攻,在陷入埋伏之后,就已经注定了覆亡的结局。

    在残存的军队中央,葛妮圣女抬起头来,怒视若山顶悬崖上的可恨魔徒,想到自己终究还是败在他的手上,耗费心血建立的军队被他彻底消灭,悲愤狂怒一齐涌来,让她在艾尔华露出微笑的时刻,轰然倒下,在混乱战场的中心处晕了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