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4章捉奸在床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桃露丝圣女闭上眼睛,默默感受着她柔滑玉手抚过自己的肌肤,如情人般的温柔抚摸,让她娇躯微颤,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与蕾莉安交欢的时刻。

    微微抬起眼睑,在长长的睫毛下面悄悄观看着伯爵夫人雪白诱人的晶莹玉峰,幻想着从前曾抚摸甚至吮吸过它,让桃露丝圣女身体发热,仿佛有火焰在心底渐渐燃烧起来。

    隐藏在她体内的黑暗力量,又一次勃发起来,势头之猛,几乎让她无法控制。暴虐的**在心中升起,桃露丝圣女默默地盯着伯爵夫人裸露的玉体,心中幻想着将她拖入桶中,激烈交合的昼面。

    但作为强大战士的自控力,让她咬牙忍耐着,承受苦玉于抚过香肩玉背的触摸诱惑,当那双美妙玉手抚上酥胸,清洗揉弄着那一对暴乳时,**上传来的强烈刺激终于让她压抑不住地低吼起来,突然从桶中站起来,立于伯爵夫人的面前。

    健美至极的**从水中站起,傲然暴露在空气之中,带起晶莹剔透的水花,雪白暴乳挺立在伯爵夫人的面前,让她看得失神,近距离欣赏着这健美性感的美妙**,美目中现出兴奋迷离的神情。

    黑暗的力量在桃露丝圣女体内已经熊熊燃烧起来,美丽眼中射山**的火焰,健美的圣女殿下伸出雪白玉臂,拦腰抱住木桶边的伯爵夫人,强横地将她一丝不挂的性感娇躯抱进桶中。压得水花四溅。如飞珠碎玉般向桶外洒落,更衬得她们的美丽娇躯完美诱人至极。

    木桶很大,两位绝色美女挤在里面并不觉得狭窄。桃露丝圣女按照和她女儿交欢的习惯,随手布下消音结界,美目已经微微变红,低下螓首,樱唇张开,狠狠一口,咬在伯爵夫人的晶莹**上面:美丽柔弱的被虐女子,仰起头来,发出一声矫弱的呻吟,感受到**被柔滑香舌舔过,贝齿用力咬在**上面,痛楚与快感同时汹涌而来,将她的心彻底包围在这奇异感觉里面。

    桃露丝圣女剧烈地喘息着,强健优美的玉臂用力抱住她的雪躯,分开柔滑美腿,玉指插入腿间,抚上了柔嫩花办,让伯爵夫人又是娇躯剧震,张口欲呼,却被桃露丝圣女抬起樱唇,热烈地吻上了她的性感红唇,将她的娇呼声压回到嘴里,只在琼鼻中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哼鸣声。

    柔滑而有力的香舌伸入她的嘴里,和她的丁香小舌纠缠在一起,桃露丝圣女用力狂吻着她,吸吮着她口中的香津甜唾,将她的性感**强行按在自己的胯部,花瓣紧紧贴合在一起,开始激烈磨动,让花办和**摩擦的快感一起向她们的心里涌去。

    下体感受到圣女殿下的秘处紧贴着自己的身体,伯爵夫人美丽的脸上现出快乐迷茫的神采,美目中渐渐流出感激的热泪,开始主动地回吻着她,吮住柔滑香舌,轻柔**,将桃露丝圣女口中的津液咽下,与她激烈地交换着口中香津,下体的摩擦也是越来越猛烈。

    感受到她在迎合着自己,主积与自己交欢,桃露丝圣女更加兴奋,下体花瓣紧密相贴在一起,用这样最亲密的方式,和她激烈交合,动作渐趋热烈。

    快感一**如潮水涌来,伯爵夫人美目迷离,仰起雪颈低低地娇吟着,修长美腿紧紧盘住桃露丝圣女的健美玉体,雪白臀部用力耸动在她胯上研磨,蜜汁从花径中流淌出来,染上圣女花瓣,融化在清澈温水之中。

    这一对绝色美女,在木桶中激烈地交欢,直干得水花四溅,娇吟不止,最终在最快乐的巅峰中双双娇喊呻吟,将滚烫的蜜汁喷射出来,洒在对方诱人的花瓣上面。

    干完之后,桃露丝圣女心中欲火发泄了一部分,神智变得有些清醒,看着自己怀抱中的柔弱美女:心中忽然有些羞惭,想到自己曾干了她的女儿,现在又和她有了这样的亲密关系,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们才好。

    拿起挂在一旁的毛巾,胡乱擦拭干净玉体,桃露丝圣女迈步走出木桶,却见伯爵夫人也默默地擦干雪白娇躯,跟着她走出来,与她面面相对,抬头看着她完美的玉容,眼中射出感激崇拜的柔弱目光。

    看到这样的眼神,桃露丝圣女心中不由自主地感觉到痛惜,微一失神,却见她盈盈地在自己面前跪了下来,纤手轻轻扶住性感修长的**和柔滑美臀,如花蕊般美妙的樱唇幽幽地贴近大腿根部,轻柔地蜜吻在柔嫩花办上面。

    **上传来的刺激让桃露丝圣女如被雷击,脸颊绯红,茫然不知所措,只能感觉到柔滑香舌在嫩穴上面轻柔舔弄着,将穴门嫩肉舔得湿润一片,蜜汁也不由自主地从花径里面流出来,洒在香舌上面。

    伯爵夫人用力吮吸着,将花径中的蜜汁一滴滴地吸出,含吮着美妙花瓣,舌尖顶开穴口嫩肉,在里面舔弄着,让欲火通过桃露丝圣女的下体蜜道,在她的玉体内熊能一燃烧起来。

    虽然还是稳稳地站在地面上,可是健美修长的**已经微有些颤抖。桃露丝圣女低下头,看着胯下跪伏的美丽女子,是如此温柔迷人,身上充满了高贵优雅的气息,偏又做着这样诱人的柔媚动作,柔滑香舌已经侵入到她的体内,让她忍受不住地低声娇吟,玉胯前挺,将滚烫的蜜汁直接送进美妙樱唇之中。

    射出蜜汁之后,桃露丝圣女的美腿隐隐发软,心中的欲火让她无法忍耐,立即弯下腰,将这柔媚美女抱在怀中,就像抱着她的女儿一样,大步走进内帐,将她放在床榻上面,看着玉体横陈、面露温婉柔媚之色的美丽贵妇,低吼一声,如猛虎般扑上了她的娇躯,健美有力的玉手抬起,并拢葱指,向着美腿中间的**插去。

    蕾莉安曾出生的美妙蜜道,被她情人的玉指插入,快速地**起来。而她年轻美丽的母亲,仰起头来,娇喊呻吟,被她最爱的情人干得淫浪之态毕现,柔媚万端。

    看着她被自己干得露出这样妩媚诱人的神态,桃露丝圣女心中更加兴奋,充满了征服的快感,手上的动作愈发激烈,突然看到她睁开迷离美目,努力抬起螓首,张开樱唇吻上了自己的暴乳,敏感至极的**上传来温暖湿润的触感,在她用力的吮吸中更加充满了兴奋的感觉。

    伯爵夫人心中也充满了兴奋快乐,吮吸着柔嫩**,感觉到一股股乳汁流淌出来,味道甘美至极,让她不忍释口地大力吸吮,喜悦地咽入到腹中。

    感觉着蜜道中的五指正颤抖着**,带来阵阵摩擦快感,她也抬起纤手,抚摸着桃露丝圣女柔滑的大腿内侧,那金毛覆盖下的美妙**,也被她的玉指插入,快速**起来。

    同时感觉到两处的刺激,桃露丝圣女兴奋娇吟,手指插弄的动作更加猛烈,让伯爵夫人的兴奋娇吟声在耳边激烈响起。

    这一对绝色美女,在床上快乐地交欢,颠鸾倒凤,彼此插弄着对方的性器,兴奋至极,眼中都流出欣喜的泪水,彼此轻柔蜜吻着,将泪水洒在对方的美丽面庞上。

    在相互剧烈颤抖的娇吟声中,两个美女双双达到了**,紧紧拥抱在一起,兴奋喘息着,头脑中一片晕眩,充满了不忍与对方分离的感觉。

    休息了一阵,美丽的伯爵夫人撑起柔弱娇躯,脸上流淌着兴奋感激的泪水,伏上了桃露丝圣女的玉体,樱唇轻吻着雪白人腿内侧,渐渐吻到花瓣上面,舌尖向着里面舔去。

    桃露丝圣女**低吟,抱起她的**,拉到自己脸上,张开性感红唇,兴奋地吻上她的花瓣,亲热蜜吻着蕾莉安出生的地方,用力吮吸,舌尖更是灵活地在穴中搅动舔弄,让她情人住过的子宫激烈颤抖,分泌更多的蜜汁,让她大口吸了下去。

    新一轮的交欢开始,绝美的伯爵夫人压在桃露丝圣女的健美玉体上面,彼此都在用力吮吸着对方的美妙花瓣,香舌在**里面激烈舔弄着,就这样畅美地交欢,快乐的娇吟声遍布整个寝帐之中。

    兴奋的快感让她们忘却了一切,只顾彼此紧密相拥,快乐地激烈交欢,迷醉于对方完美诱人的玉体之中,一次次地快乐交欢,蜜汁不停地喷射出来,洒落在牠们的睑和大腿上面。

    和恋人年轻美艳的母亲交欢,对桃露丝圣女是崭新的快感刺激,让她的**来得更加猛烈。在迷醉的晕眩之中,她紧闭美目,清澈泪水从长长睫毛下流淌出来,突然之间,对艾尔华奇异的性癖好有了几分理解,知道他为什么一定要同时和蕾莉安母女上床交欢了,果然这样会更爽一些。

    她们的**持续不断,忘记了时间的流逝,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兴奋地在对方身上得到了多少次**,直到两人都疲惫至极,才在最后一次**快感之中,颤抖地抱紧对方诱人玉体,在极度激烈的兴奋之中晕眩呻吟,最终昏睡过去。

    当她们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桃露丝圣女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怀中的美艳贵妇还紧紧地腻在自己身上,不觉有些羞惭,想着等到清醒过来,该如何相对才好。

    四座玉峰紧密相贴,**相互轻触,在**轻轻的摩擦中,带来了兴奋快感刺激,桃露丝圣女轻轻咬住樱唇,不让自己快乐地呻吟出来。

    下体小腹传来了胀感,昨天洗澡睡觉太过激烈,忘了一切,这么久都没有去解手,桃露丝圣女微红着玉颊,悄悄地想要下床,身子刚一动,伯爵夫人就醒了过来,抱紧她的玉体,腻声道:“圣女殿下,不要离开我……”

    桃露丝圣女苦笑着,脸上带着几分尴尬的表情,幽幽叹息道:“天亮了,我们该起床了……”

    伯爵夫人抬起玉手,按住她的身体,柔声低呼,不忍让她离去。

    不经意中,她的手按在小腹上面,让桃露丝圣女睑色涨红,发出一声闷哼。

    美丽贵妇抬起头来,看着她微红面颊,猜出了她现在的窘境,突然想起艾尔华从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形,不由红着脸微微一笑,娇躯缓缓下滑,如丝缎般的柔滑肌肤相互摩擦着,带来兴奋的快感。

    感觉着她的高耸玉峰在自己小腹、大腿上摩擦过去,桃露丝圣女兴奋地喘息着,心中已经有所预感,却不敢相信,直到双腿被纤手分开,那美丽玉容贴在她的花瓣上,温润樱唇含住了她的私处,才让她明白了她的意图,惊讶地瞪大美目看着身下的美女,有些不敢置信。

    伯爵夫人美丽眼中含着笑意,柔滑指尖在香软**上轻轻按摩,轻抚着她的光滑玉肤,捏揉**,渐渐摸到菊蕾上面按摩着,眼中带有鼓励之意。

    在这样明显的示意下,桃露丝圣女再也忍耐不住,下体花瓣张开,射出一股强劲的水流,直接射进樱桃小口里面,让她大口大口地喝了下去。

    趴跪在床上,伯爵夫人耸动着性感美臀,淫浪地摇晃着,兴奋地喝下圣女殿下恩赐的圣水,暗自比较着金牛军两位圣女味道的不同,最后判断出来,还是这位正牌圣女的好喝一些,里面带着淡淡的奶香,没有一丝让人不适的味道。

    而艾尔华的尿液味道,她也记得,虽然味道不如现在的好,却带着令人兴奋的力量,让她想起来就娇躯颤抖,舔弄的动作更趋激烈。

    桃露丝圣女一边痛快地释放着圣水,一边享受着她香舌舔弄的快感,只觉兴奋畅美至极,没有哪一次放出圣水会有这样快乐轻松,迷醉之中,不由晕眩喘息,轻轻按住她的螓首,仰躺在床上娇吟着,几乎要幸福地晕过去。

    歇息一阵,下体舔弄穴肉的灵活香舌又挑起了她的**,不由兴奋跃起,翻身将伯爵夫人压在身下,四片花瓣紧紧贴合在一起,激烈摩擦着,做起了快乐的晨间欢爱。

    激烈的娇吟声再一次响起,这对绝色女郎沉入**的快感之中,不能自拔,动作越来越激烈,直到一个极为熟悉的倩影出现在床边,才将她们惊醒,迷离美目转向那边,只看了一眼,就双双惊呆,动作都停下来,不敢乱动。

    在床边,清纯美丽的蕾莉安脸上流淌着清澈的泪水,默默地看着她们,颤声道:“你们……”

    床上的两位玉人已经呆住,下体花瓣却仍紧密贴合在一起,就像一具极美的雕塑般,呆呆地凝望着她们的情人和女儿,蜜汁仍在不住地流淌,将雪白美腿**染得一片殷湿,而蕾莉安出生的蜜道更是湿得一塌糊涂,被两位美女的蜜汁所浸染。

    看到这样的情形,蕾莉安更加悲愤,掩面就向帐外奔去,没奔几步,就被醒悟过来的桃露丝圣女从她母亲身上一跃而起,冲过去将她拉住,紧紧地抱在怀中,怎么也不肯放开。

    蕾莉安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扑在她的怀里,纤手握成玉拳,狠狠地打在她温暖的胸膛上面,将酥胸打得一阵胀痛,**都被打得摇晃起来。

    虽然暴乳被玉拳打得很不舒服,桃露丝圣女还是忍耐着,紧紧抱住她的娇躯,樱唇轻柔地在她耳边轻吻,脸上充满愧疚之色。

    蕾莉安的动作渐轻,却还是用小拳头捶打着她,哭得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她昨天放心不下桃露丝圣女,带了一小队骑兵,连夜赶过来,夜里在野地里面露营休息,直到今天上午才赶到双子军的营地,在双子军士兵的指引下找到这里,谁知却看到这一幕。

    与母亲久别重逢的喜悦,被她们这样的行为所冲散,虽然也很关心地,想知道母亲是怎么逃出生天的,可是现在她心里只充满了刚才看到的一幕,感觉如天塌地陷般,对被抛弃的恐惧让她的身体渐渐颤抖起来,哭得更加伤心。

    伯爵夫人在床上坐起,默默地看着她,幽幽叹息,披上桃露丝圣女的长袍站起来,拖着**疲惫的娇躯,摇摇晃晃地走到她们身边,看她哭得如此伤心,忍不住伸手去拭去她睑上的泪珠,自己却流泪道:“蕾莉安,你的弟弟已经不在了,现在,家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蕾莉安正想躲开她的手,突然听到这样的话,不由惊呆,转过头看着她,透过泪幕望着母亲悲伤的面容,颤声道:“怎么会,他还只有这么小……”

    伯爵夫人拥抱住她,伤心哭泣,颤声道:“王子殿下说,他是病死的……我看过了,他身上没有伤痕,可是……”

    她说不下去,放声大哭。

    蕾莉安也忘记了刚才的事情,悲愤地紧拥住她,颤声嘶叫道:“一定是那魔徒害死他的!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把弟弟折磨死了,还做出假象骗你,不然弟弟身体这么好,怎么会这么容易就病死?”

    说着说着,她也伤心大哭起来,让抱住她的桃露丝圣女看得伤心,也紧紧拥抱住她们母女,跟着一同哭泣,想到从前被艾尔华奸辱调教的悲惨生活,更是哭得痛不欲生。

    三位彼此有过**关系的绝色美女,在帐中抱头痛哭,许久之后,才拭干眼泪,穿好衣服,向着帐外走出去。

    桃露丝圣女美丽的睑上,恢复了平静威严的神态。为了消灭魔徒,拯救圣女修道院的大业,儿女私情都可以抛到一边,何况大事结束后,自己总是要自尽殉教的,将这圣女的职位,留给更贞洁的修女来做。

    在她的身后,蕾莉安拉住母亲的手默默走着,眼中流淌着悲愤的泪水,已经不再跟她斗气。和亲人相继被杀的仇恨相比,其他的事情又算得了什么呢?

    伯爵夫人身上穿着一套修女衣衫,是昨天那修女送来的干净衣服。至于她刚才披的圣女长袍。已经还给了桃露丝圣女,让她可以用威严的形象,出现在部下的面前。

    寝帐前面,那一小队新金牛军骑兵正在焦急等待,看到她们出来,松了一口气,慌忙上前施礼道:“圣女殿下,双子军已经开拔了!”

    看到他们,桃露丝圣女本来有些脸热,庆幸自己设下了消音结界,才没有让他们听到交欢**声,可是听到这一句,不由大惊,沉声问道:“怎么回事,快说!”

    领头的小队长,慌忙说了出来。刚才跟着蕾莉安进营时,他们就觉得不对劲,看着营中士兵太少,一路上都没有见到几个人,只有到了这一处营地时,才看到一些士兵,可是总数也不到二百人,怎么看也不像一支大军的模样。

    找些士兵仔细询问,他们才支支吾吾地说出来,原来葛妮圣女已经在昨夜就下令,连夜起程开拔,只留下这一营士兵守护着桃露丝圣女,其他人收拾起程时尽量轻手轻脚,不可惊扰了桃露丝圣女殿下。

    以玫瑰少女的冰雪聪明,自然猜到桃露丝圣女是来劝阻她继续进军的,心高气傲、仇恨满腔的她哪肯就这么放弃即将到手的胜利,而且前方的探报已经报知,爱德华王子已经来到前方几十里外的前沿阵地视察军情,如果轻骑出动,很有可能将他连同部下一同消灭在阵地上!

    更吸引人的是,他这次虽然亲率军队出征,自己却率轻骑提前赶到前沿阵地布置防御,大军被留在后面,由统领凯萨琳率领着向南移动,以步兵的速度,恐怕要过几天才能赶到。

    根据探马送来的情报,他身边所有士兵,只有两三千人,若是双子军万余人合力攻击,敌人一定抵挡不住!

    葛妮圣女相信这样的情报,因为她可以敏锐地感觉到自己妹妹的位置,就在北方八十里外,而且昨天夜里艾尔华还牵着她出来散步,虽然身边还是笼罩住了迷雾,但雾中的迷妮圣女却不被影响,可以看到自己是在一处军营里面,眼中看到的一切都与情报相符合。

    有了一劳永逸消灭魔徒、救出妹妹的机会。玫瑰少女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为了闪电般地疾速出击而不被桃露丝圣女干扰了行军速度,她并不想和她商量,何况昨天的事让大家见面都尴尬,不如不见的好。

    凌晨时分,葛妮圣女悄悄命人唤醒十兵,让他们连夜起拔,不许发出动静,惊扰了桃露丝圣女殿下。

    双子军绝大部分士兵都随军起程,只留下一些辎重,和总数不到三百人的士兵,在营中分布,大多都是在桃露丝圣女营帐附近继续休息,免得脚步声吵到了地。

    其实这是多此一举,桃露丝圣女昨夜干得那么热火朝天,直到多次**后才兴奋晕去,就算打雷也吵不醒她,何况是远处轻手轻脚走路的声音?

    而菲纶睡在较远处的营帐中,也因为这些天疲惫劳累,一直末醒。再加上修女们奉命给她喝的水中加了些助眠的药物,更是让她直到现在,还在帐中昏睡,都不知道她最敬爱的桃露丝圣女殿下来到了此地。

    听了这样的话,桃露丝圣女大惊失色,心中羞惭悔恨,暗怨自己昨天没有多留心,果然是红颜祸水,自己得到了这名绝色美女,兴奋地干了一整夜,结果就被淫欲误了大事。

    “立即准备起程,给我备马,去追赶双子军。”

    向着部下发出命令,桃露丝圣女扭过头,神色复杂地看着那对容貌肖似的美丽母女,叹息一声,沉声道:“我就要走了,你们两个先留在这里,和金牛军的士兵待在一起,不会有事情的!”

    蕾莉安脸现惶急忧色,冲动地上前,拉住她要求一同去追双子军。桃露丝圣女阻不住她,又想到经过自己亲自训练,她现在的武技足以在乱军中自保,骑术也很不错,也就不再多言,两人一同上马,率领着新金牛军的骑兵,向着北方疾驰而去。

    美丽的伯爵夫人站在营严口,望着自己的女儿随同情人一同疾驰离去的身影,面色复杂,幽幽地叹息着,清澈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崇山峻岭,遍布大地之上,却没有多少树木,果然是穷山恶水,杀人越货的好地方。

    艾尔华站在高高的山峰上,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四周的景色,并没有因为山岭上光秃秃的而对它有不好的印象。

    这一带地势险峻,正好适合布防,而且附近少有人烟,不管做什么军事行动,都引不起当地百姓的太大惊扰。

    他所处的这一处山峰,是附近山岭的主峰*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比别处都高一些。更让他高兴的是,山顶还有一处平地,恰如为他准备的一样。

    王子殿下的奢侈习惯被他带到了荒山野岭之中,整个山顶,大片的平地上,都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并铺满了厚厚的地毯,在眼中看起来,一片鲜艳颜色这些地毯,都是他新建的纺织厂里面制造出来的新产品,按照他的要求,整条地毯呈红白双色,上面绣着大朵的剑兰与玫瑰,各种颜色的剑兰玫瑰都有。

    最让他欣喜的是,在这鲜艳灿烂的地毯上面,还有着双子宫所有的修女,都被抓了来,将手臂捆缚在身后,跪坐在地毯上悲愤哭泣着,举头对艾尔华咒骂不休。

    如此宽宏大量的艾尔华自然是不会在意她们的诅咒,只是在心里默默思量等会儿该把哪对美女干得更狠一些,让她们用下面的小嘴来偿还上面小嘴的欠债,唇边露出了一丝惬意的微笑。

    迷妮圣女一丝不挂地跪伏在他的身边,玉颈上套着黄金项圈,上面嵌满的珍宝玉石灿然生辉,在阳光下放射出绚丽迷人的光芒。

    被他牵着颈上金炼,如美犬般跪伏在他脚下,将雪臀玉峰都**暴露在这些属下眼中,这样的事实让剑兰少女羞惭至极,趴跪在地毯上幽幽哭泣,同时努力夹紧美褪,希望属下们不要看到自己覆盖着细密绒毛的贞洁下体。

    玉颈上传来拉扯的感觉,迷妮圣女不敢反抗主人的牵扯,含泪跟着他向前爬去,低头不敢看前方的修女们,泪水涟涟,洒落在昂贵的地毯上面。

    艾尔华惬意微笑着,在地毯上漫步走着,穿过那些孪生美女的身边,时而伸手去摸摸头发,捏捏**,听着她们愤怒的叫咒声:心中快乐至极。

    在他身后,迷妮圣女含泪屈辱爬动,在向前爬行的过程中,妙处隐约毕现,让那些修女们看得心中剧痛,张口结舌地流着眼泪,连叫骂都忘记了。

    牵着这美丽少女在人群中走了一圈,就听到骂声渐息,艾尔华心中得意,又牵着她走回去,站在人群前面,看着这五十多对孪生美女:心中兴奋至极,对又一次的百人斩充满了渴望。

    豪情在他心中升起,艾尔华站在高高的山峰上,望着天空中的烈日,心中自豪地想道:一次能弄来这么多孪生美女进行破处,谁能有我这么伟大!

    在他的身边,曾被他破处的那两对孪生美女,分为姑侄的依莎和露娜等人,在默默地流泪抽泣,手脚都被缚住,一丝不挂地躺在地毯上面,嘴里塞着内裤,连骂都骂不出来。

    艾尔华回过头,望着那些流泪哭泣的孪生美女们,微笑着抓过依莎,挺起**,向着她的雪股间插去。

    惊恐悲愤的凄厉嘶叫在修女丛中响起,这些孪生姐妹们都瞪大美目,惊骇地看着他的粗大**狠狠地刺进依莎姐妹的**,大力**起来。

    这样的情景让她们悲愤至极,尖叫声凄厉悦耳,响彻在山峰顶端。

    已经布下消音结界,并用迷雾封锁住周围,艾尔华并不担心她们的模样和叫声会被山腰和山下的部下们看到听到,还是痛快狠干,一边微笑欣赏着她们各不相同的美态。

    同时有这么多孪生美女众在一起,实在是难得,让他看得赏心悦目,**干得更是猛烈,直到依莎剧烈地颤抖痉挛起来,被他的魔电龙枪干得达到**,喷射出蜜汁,他才拔出**,转向她的妹妹。

    她们姑侄四人,被艾尔华按在厚厚的精美地毯亡痛快狠干,蜜汁不住地滴落在玫瑰和剑兰图案上面,泪水也一同流下来,将地毯渐渐浸湿。

    迷妮圣女跪伏在一旁,纤柔玉体现出美妙的曲线,流泪看着自己属下修女被奸,却无法相救,只能默默哭泣,期待着自己的姐姐前来搭救自己。

    她已经可以感觉到,姐姐正在率领大军疾速前行,接近了自己这边,只在十几里外,很快就要赶到了!

    现在的她,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向生命女神祈求,希望能得到她的庇佑,让姐姐快些赶到,顺利击败这强横魔徒,使属下的修女们都能得到拯救,并且最好都能免于被魔徒侵犯了她们的贞洁。

    就像看穿了她的心事一样,艾尔华大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将**从露提的**里面抽出来,漫步走到她的身后,突然抓住她曲线柔美的纤细腰肢和雪白**,粗大**破空刺去,噗地一声刺进粉嫩菊蕾里面,撑开紧窄嫩菊,直插到菊道最深处。

    那些孪生修女本来都在悲愤哭泣咒骂,突然看到这一幕,都不由张开樱口,放声嘶叫起来,人人都瞪大美丽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圣女殿下的**,头发都悲愤得要立起来一般。

    在百名美女的悦耳尖叫声中,艾尔华轻车熟路痛奸着迷妮圣女的菊花,**被紧窄菊道夹得极爽,不由伸手向前握住柔滑**,赞赏道:“迷妮圣女殿下,你的后庭越来越让人爽了啊!”

    对他的赞扬,剑兰少女充耳不闻,悲愤委屈地跪伏在地上流着眼泪,后庭菊花被粗大**深深插在里面,屈辱至极,感觉到****摩擦着自己的菊道,痛楚干涩,心里在默默地流着血,悲痛地暗自叫着:“姐姐,快来救我啊!”

    十几里外,葛妮圣女心中听到她的痛苦叫声,菊中痛楚难耐,让她几乎从马上跌落。

    紧紧握住缰绳,侧骑在战马上的玫瑰少女头晕目眩,眼中悲愤得流出泪水,颤声暍道:“加速行军,所有将士都朝那个方向前进!”

    她的手坚定地指向远处山岭,颤抖的手挥起马鞭,用力打在马股上,驱策着战马向那边驰去。

    一名副将脸上露出忧色,犹豫了一下,终于催马赶上去,拦住她的马头,躬身拖礼道:“圣女殿下,这里地势险要,还足该稳妥一些,多派些人查探附近地形再进军为好。”

    葛妮圣女勒住战马,环顾四周,果然看到山岭渐多,而且渐趋险峻,不利于速攻。

    可是后庭菊蕾中一阵阵的剧烈痛楚传来,而且心中还充满了妹妹的悲痛哭泣声,葛妮圣女痛彻心肺,再也顾不得那许多,怒喝道:“胡说!情报都已经探查清楚,那贼子身边只有两三千人,还有什么可说的,快让开,不然斩了你的首级,以正军法!”

    军官吓得脸色发白,慌忙拨马让开,别人看到这幅情景,都心中恐慌,不敢去触怒圣女殿下,只能指挥着自己的部下,跟随着她快速行进。

    侧骑在战马上,葛妮圣女夹紧菊蕾,感觉到后庭中的**剧烈颤抖跳动,射出滚烫的精液,玉体内部深处能够感觉到精液的滚烫感,让她悲愤地流出了眼泪。

    从圣女紧菊中抽出**之后,艾尔华含笑走向那些双子宫的孪生修女,软绵绵的**随着他的步伐晃动着,洒下滴滴精液。

    藉助妹妹的眼睛,葛妮圣女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幕,心知他要去侵犯自己属下修女们的贞操,不由大急,挥鞭痛打战马,同时大声娇叱,呼唤所有骑兵跟随着自己,立即加快行军步伐,以赶去解救自己的妹妹。

    这个时候,远在后方的桃露丝圣女也在纵马疾驰着,和蕾莉安并驾速行,带着小队的骑兵,前来追赶她的部队,心中在默默祈祷,希望她走得慢一些,能够让自己赶得上她,而不至于让她在与敌人的交战中,贸然吃了大亏。

    可惜她不知道,艾尔华这次所选的山峰,比他原来所在的军营,还要靠南十几里,葛妮圣女想要躯军赶到那里,比她预想中要快得多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