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章 讨还公道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在王都南门,无数臣民聚集在街道两旁,放声欢呼,目送着爱德华王子率大军出城,向着南方驰去。

    艾尔华骑在战马上面,面色冷峻,率军一路南行,准备去迎击来势凶猛的南方军队。

    看起来,敌人也知道一旦自己拥有了足够的财力,就可以建立起庞大的军队,并在一段时间的训练之后,挥军南征,将他们彻底扫平,因此,他们才会迫不及待地发起进攻,兵锋直指王都,时至今日,已经不能再忍耐下去了。

    现在他的心中,已经被军情所占满。其他的事情,对他来说都不过是小事,可以将来再行考虑。

    在遥远的南方,双子军也在向北行进,他们年轻的统帅带着冷酷的笑容,骑马走在军列中央,幻想着逮到艾尔华之后,该怎么处置他才好。

    这些天里,她率军向北突击,攻陷许多城堡,将那些拒不投降的贵族清灭殆尽。但是越往北,当地肯服从南方六圣女的信徒就越少,让她感觉到一丝困扰,幸好军事行动还没有受到阻碍,双子军一直在快速地向着北方推进着,朝着她的目标逐渐接近。

    纵马驰向前方,现在最让她高兴的是,她的妹妹这个时刻没有被淫辱,而是昏昏沉沉地在睡着觉,葛妮圣女能够感觉到她的梦境,还是在做着春梦,自己和她一起的梦境。

    在梦里,自己和她甜蜜拥吻着,然后被她舔弄着下体,让葛妮圣女心中幸福带着羞惭,虽然身体上没有这样的感受,可是妹妹能有这份心,做这样的好梦,她也就很幸福了。

    可是一到晚上扎营时,她的美梦就破碎了。因为她的妹妹在梦中感觉到身体痛楚,后庭被一根粗大的火热**插入,痛得当场醒了过来。

    葛妮圣女也痛得坐不稳马背,从马上摔了下去,一疠一拐,感受着后庭的剧痛,心中悲愤至极,因为这个时候,艾尔华已经安营扎寨,在王都南方的山野中扎下寝帐,把她的妹妹带到帐中肆意玩弄,插完菊蕾又插小嘴,将精液射得她胃中和菊道里面满满都是。

    这种情形下,葛妮圣女也没有心情继续赶路,悲愤地咬紧玉牙,喝令部下立即扎营,而她自己由几个新收的修女搀扶着,向着寝帐位置走去。

    在南方也有些修道院,里面的修女荣幸地被圣女们挑选出来作为贴身修女服侍她们,虽然带在军中的人数不多,勉强也够照料生活起居的了。

    出于对双子宫传统的尊敬,葛妮圣女从里面到处挑选,总算挑出了一些美貌的孪生姐妹作为自己的贴身修女,虽然远比不上从前在圣女修道院时的景象,倒也还看得过去。

    看到统帅生气,将士们慌忙安住营寨,同时四下搜索,提防有敌人的探子出现。

    葛妮圣女躺在寝帐的床上,一个人生着闷气,感受到妹妹受到的淫辱,更是难过得流出了眼泪。

    原来出征之时,艾尔华舍不得丢下迷妮圣女。就把她也带出了王都,藏在马车里面,可以随时供他淫辱玩弄。今天在行军过程中,他要考虑一些重要的军事计画,现在扎营后无事可做,就把她弄出来,进行奸辱调教,训练她吸吮**的本领。

    实际上,迷妮圣女的箫艺已经很好了,不过艾尔华喜欢让她做些高难度的动作,比方说把她倒吊起来,自己躺在她的身下,让她倒悬的小嘴含住**,再转动吊住她的绳索,让她的小嘴可以在自己**上面旋转,给**带来不一样的畅美快感。

    爽了一阵,艾尔华畅快地将精液向上喷射,让剑兰少女含泪咽了下去,虽然是被转得头晕目眩,还是不能放出一滴,将他的喷泉都咽下去,接下来还要承受另一股喷泉,被那温热的尿液灌得美目翻白,却还要努力吞咽,这一次是要违抗重力法则,向上吞咽进腹中,比从前还要困难得多。

    在军营中,玫瑰少女已经被气得晕过去许多次,漂亮的长发都化为灿烂的明黄色:心中嫉妒得快要燃烧起来,直到一声轻呼在帐外传来,将她从悲愤中惊醒。

    圣女殿卜,有两个女子从王都逃出来,说要求见圣女殿下!葛妮圣女和衣躺在床上,有气抚力地说道:带她们进来…帐外的侍女答应一声,去将在外探索的士兵们发现的两个女子带进了她的帐中。

    听着细微的脚步声传来,葛妮圣女无精打采地睁开眼睛,看着进来的两个美丽女子,眼睛突然瞪大,头发几乎都要悲愤得竖立起来。

    因为她眼中看到的那张脸,十分熟悉,虽然从未亲眼见过,可是自己的妹妹已经见过了无数次,甚至还吻过她的艳丽红脣,相互交换过唾液。

    又何止是唾液,就连她**里面流出来的蜜汁,她的妹妹都曾含泪吃下,玫瑰少女现在对她的体液味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鼻中只飘过来一阵幽香,就知道来的确实是她本人,绝对不会错!

    伯爵夫人也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疑惑地看着这张极为熟悉的面容,一时间还以为是迷妮圣女在自己之前逃了出来,赶到了这里。

    但很快,她就醒悟过来,想起迷妮圣女还有一个孪生姐姐,这显然就是双子宫的另一位圣女殿下了。

    在她身边,菲纶慌忙拉着她一起恭敬行礼,虽然长途跋涉,疲惫至极,还是不敢有丝毫失礼。

    自从逃出淫窟之后,伯爵夫人拿出自己身上的首饰,还有小心存下的部分积蓄,去和附近的住户换了件衣服,而那个时候,菲纶只能含羞忍辱,一丝不挂地蜷缩在灌木丛中,就像一条丧家的小狗一样。

    靠着伯爵夫人的积蓄,她们一路躲藏奔逃,向着南方逃来,路上所经历的艰险困苦,说都说不完。

    幸好,她们正路上遇到了这支军队,又被搜索士兵发现,看着是打着双子宫的旗号,这才放下心来,向士兵诉说自己是从王都逃出来的,要求见圣女殿下。

    实际上,她们是很想见到桃露丝圣女,可是这里并不是新金牛军,那些士兵听说是圣女修道院的修女,不敢怠慢,慌忙引她们去见葛妮圣女殿下。

    因为奔跑躲藏了很久,她们身上有些风尘,为了表示对圣女殿下的尊敬,侍女们引她们去洗了个澡,才带她们进来,这一段时间里面,艾尔华已经在迷妮圣女的菊道和小嘴里面各射精三次了。

    葛妮圣女也被源源下断涌来的精液气得火冒三丈,正巧伯爵夫人撞上门来,怒火不由进发出来,坐在床上怒视着这美艳女子,想起当日所受的凌辱,头上的怒火几乎要燃着营帐。

    菲纶看着不对,陪着小心含泪哭诉自己这些天的经历,葛妮圣女倒也认得她,知道她是桃露丝圣女的得力助手,随意听她说了几句,知道她们逃出来的原因,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些天自己的妹妹没有再看到伯爵夫人,也没机会喝到她的**和尿液了。

    自己妹妹舔过的女人,现在落到了她的面前,葛妮圣女决心为自己亲爱的妹妹讨还公道,于是咬牙下令,让菲纶出去休息,自己有重要得事情要询问伯爵夫人。

    菲纶不敢违拗命令,只得恭顺退下,临走前担心地看着伯爵夫人,因为葛妮圣女殿下的怒火而很是担忧。

    她的担心很快就变成了现实,当寝帐中只剩下她们两人时,葛妮圣女就从床上跳起来,打开床边的匣子,去拿了一根崭新的皮鞭,眼中怒火熊熊地向伯爵夫人走去。

    这根皮鞭,是她在最愤恨的时候,亲自下令制造的,并亲手清洗干净放在匣子里面,发誓将来一定要用它来对付爱尔莎,让他在自己的鞭下打滚告饶,来赎清他所犯下的罪孽,现在,爱尔莎一时抓不到,神却将这淫恶的帮凶送到她的面前,这是让她拥有报仇雪恨的机会!

    在北方的军营里,剑兰少女如狗般屈辱跪伏在地上,承受着从后面插入后庭菊蕾的粗大**暴烈**,兴奋地哭泣着,心里感受到姐姐的心意,少女心房不由也激烈地跳动起来。

    姐姐不过是感受到舔弄伯爵夫人**的滋味,而她却是真的喝下了伯爵夫人的蜜汁和尿液,现在体内都有着她的味道积存,能看到姐姐替自己出气,让她不由感动兴奋,菊蕾肉环夹得更紧一些,让艾尔华**几乎要被夹断,剧爽地在她玉体深处喷射出了滚烫的精液。

    美丽的伯爵夫人跪倒在地上,吓得娇躯酥软,看着圣女殿下喷射着怒火的美丽双睛,心中充满了不祥的预感。

    毕竟她是做过亵渎圣女的行为,甚至还在艾尔华的命令下,不得不松开尿关,将自己的尿液喂给迷妮圣女喝。现在看到这名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美丽少女持鞭走来,哪还不知道,这是她姐姐来为她报仇了!

    虽然不明白葛妮圣女是怎么知道自己闺房秘事的,可是事到临头,她也无暇多想,只能颤声娇吟道:圣女殿下,我…

    话未说完,葛妮圣女已经高高地举起了皮鞭,带着满腔的怒火,狠狠一鞭抽在她的身上!

    在洗澡之后,那几个年轻的修女给她换上了一件修女长袍,让她可以不用穿着被巖石刮破的褴褛衣衫,可是当皮鞭重重地。打在身上,这件新衣服还是被当场抽破,在雪白柔滑的玉肌上,留下了一道鲜红的鞭痕。

    伯爵夫人痛得大声尖叫起来,扑倒在葛妮圣女的脚下,娇躯剧烈地颤抖。葛妮圣女却还不肯甘休,举鞭凌厉抽下,在她玉背上留下鲜红鞭痕,衣衫被抽破,玉背肌肤露了出来,莹润诱人至极。

    看着这熟悉的冰肌玉肤,葛妮圣女心中不由燃起一丝欲火,喉咙里面有点发干,努力咽下一口唾沫,强自压抑着心中的欲火,并将它化为动力,狠狠一鞭打下,让伯爵夫人柔弱痛楚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军营。

    帐外的修女们都听到这声惨叫,面面相觑,震惊至极,却也无人敢于入内察看,都四散离开,生怕惹怒了圣女殿下。此后,帐中虽然时有异声传来,也都装作听不到,甚至越走越远,希望能离发怒的圣女殿下更远一些,让这座大帐外面,空无一人,只有凄厉风声在营房外呼啸。

    想起自己妹妹从前遭受的凌辱,葛妮圣女怒气勃发,举鞭一阵乱抽,打得伯爵夫人满地乱滚,痛楚的叫声都变得有些嘶哑。

    看着她衣衫破碎,露出了雪白的玉体,上面鞭痕纵横,玫瑰少女怒气稍息,坐在椅子上气呼呼地看着她,突然抬起玉足,喝道:过来,给我舔脚趾!

    伯爵夫人流着痛楚的泪水,抬起美丽面庞,震惊地看着她,却见那极为熟悉的纯真面容上面带着冷笑,轻咬贝齿,恨声道:你从前怎么对我妹妹的,现在就该我怎么对你了!

    伯爵夫人大惊失色,恐慌至极,连忙手足并用地在地上爬过来,如小狗般伏在她的脚下,哭泣着低下头,美艳樱脣轻吻着她的足背,纤美玉手握住她的纤足,小心地将鞋脱了下来,温软嘴脣颤抖地吻上了她的脚尖。

    曾经亵渎过迷妮圣女的秘密被发现,而且面前高居上位的还是她的孪生姐姐,伯爵夫人又惊又旧,下敢违拗她的任何命令,在慌乱之中只顾把从前服侍人的那一套本领都拿出来,希望能藉此逃过鞭打惩罚。

    散发着香气的丝袜被她小心地褪下来,露出了洁白莹润的玉足,纤柔诱人,让伯爵夫人呼吸一滞,心也跟着乱跳起来。

    葛妮圣女的脚和她妹妹长得一模一样,诱惑力却犹有过之,伯爵夫人绝美的玉容小心地贴近她抬起的玉足,优美红脣颤抖地张开,将白玉般的趾尖含了进去。

    大脚趾塞在她的嘴里,感受着她的柔滑香舌在殷勤地舔弄,湿润口腔还在轻柔吸吮,葛妮圣女低头欣赏着她美丽容颜上塞进自己脚趾的奇异模样,心中怒火渐渐化为欲焰,让她的玉颊染上了一层红色,娇躯也微微颤抖起来。

    美丽的伯爵夫人如犬奴般跪在她的脚下,捧着玉足温柔舔弄,将每一处都舔得干干净净,又跪地捧起另一只脚,替她除去了鞋袜,用心舔弄起来。

    她温柔的香吻,遍布整双玉足,还在悄悄地掀起圣女长袍,向着上面吻去。

    感觉到她的温软香脣吻上了自己的小腿,玫瑰少女娇躯颤抖得更加厉害,玉颊绯红,美丽的眼睛里面也隐隐燃起迷离的欲火。

    伯爵夫人跪在椅子前面,捧着她的双足,轻吻着柔滑如玉的小腿,小心地向上看去,见她如此模样,不由心中窃喜,知道只要将她服侍满意了,大概就可以不用再挨打了吧!

    香脣轻柔地吻向膝盖,伯爵夫人的美目掠向她**根部的秘处,眼中也不由掠过一丝异彩,琼鼻中娇喘息息,自己的**里面也暗暗流出几滴蜜汁来。

    正在兴奋地期待着接下来的事情,葛妮圣女突然抬起玉足,一脚将她踹翻在地,涨红着脸喝道:滚开!

    伯爵夫人倒在地上,美目仍在盯着她美腿中间的美妙秘处,脑中一阵阵眩晕袭来,让她神智迷乱,恍惚间仿佛回到了艾尔华的胯下,不由自主地颤声娇吟道:主人,只要你愿意,我可以给你舔任何地方…

    玫瑰少女听得玉体震颤,虽然心中有兴奋的绮念升起,却不肯轻易堕入淫欲的陷阱,红着脸举手指着她,怒斥道:贱人!到了这种地步,还要这么淫荡下贱!

    这些天里,藉着妹妹的身体,体验了那么多种**方式,她对同性之爱已经并不陌生,想起自己妹妹从前与伯爵夫人做过的事,现在亲眼看到她美丽的身体,不由心中大乱,身体更热了几分。

    为了压抑心中旺盛的**,玫瑰少女立即去拿起鞭子,狠狠一鞭打在伯爵夫人身上,将她抽翻在地,随即一阵乱鞭,如疾风暴雨般打下去,让那如花蕊般的娇嫩美女痛得满地乱滚,痛楚的尖叫声远远传了开去。

    在帐外百步之内,已经没有人敢停留在那里。更多的人远远听到隐约的惨叫声,都掩耳离去,走到更远的地方,不敢去触及圣女殿下的怒火。

    窈窕妩媚的**,已经衣衫破碎,如片片蝴蝶般飘落地上,剩下的衣服已经不能遮蔽玉体。玫瑰少女怒火未息,赤足踩住她的**,露出了美腿间的娇嫩花办,低头怒视着那一秘处,想起自己的妹妹曾被迫**那里,含泪承受那无比难堪的耻辱,心中怒火立即如万丈烈焰般燃起,举起皮鞭来,朝着那里就是一鞭!

    鞭梢准确地击打在娇嫩花办上面,穴口嫩肉被鞭梢刮破,一缕血痕涌出来。娇弱的伯爵夫人凄声嘶叫着,伤痕累累的玉体挣扎扭动,却挣不开她的玉足踩踏,只能颤抖哭泣,耳边还在听着她愤怒的声音响起:想想你逼着我妹妹舔的地方,该不该挨打?

    如雷霆霹雳震响在脑中,伯爵夫人恐惧地娇吟道:不,我没有…

    话末说完,葛妮圣女又举鞭劲抽,雪白娇嫩的丰臀立即浮起一道鞭痕,鲜血渗出,与雪白晶莹的肌肤相互辉映,惨烈凄美至极。

    看到这样的凄美画面,葛妮圣女的玉体激动地颤抖起来,仿如虐恋般的快感涌入心中,让她不用堕入淫欲的陷阱就可享受到这样激烈的快感,兴奋的目光从美目中射出,这美丽高贵的圣女殿下,再一次举起皮鞭,快乐地向着身下女奴狠狠抽去!

    伯爵夫人大声嘶叫着,痛苦扭动着迷人玉礼,身上的布片再也遮不住娇躯,一片片地落下来,已经接近了一丝不挂的程度。

    在残酷的痛苦之中,兴奋感也不由自主地在心底涌起。仿佛从前被艾尔华性虐折磨时的快感又一次回到了自己心中,让她的尖叫声掺杂上了几分兴奋快乐,玉体扭动的姿势变得更加**诱人。

    玫瑰少女也沉入到兴奋激情之中,举起皮鞭抽打在她的身上,欣赏着她挣扎扭动时的美感,和兴奋悦耳的尖叫,一时间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只顾不停地鞭打着足下的女奴,刺激快感迅速涌来,让她的**中也渐渐流淌出来蜜汁,染湿了可爱的内裤。

    帐中一对玉人,都沉浸在异样的快感刺激之中,没有人还能注意到,在帐外有人轻轻地走了过来,将帐帘挑起一点,在帘缝中默默地看着她们的举动。

    敢于这样做的,是与玫瑰少女身分相同的桃露丝圣女殿下,看着帐内的奇异美景,让她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她的新金牛军,还距离这里很远,一时不能赶到。这次她轻骑出去,脱离开自己的部队,亲身赶到双子军来,是为了劝说葛妮圣女,让她放慢进军速度,以免被敌军所乘,施展各个击破的阴谋诡计。

    玫瑰少女对艾尔华的痛恨,和希望能斩杀魔徒救出妹妹的渴望,桃露丝圣女十分清楚,就是她本人,又何尝不恨那夺去了自己贞操、喂自己喝了大量精液、尿水的可恶少年?可是行军打仗,不能随心所欲,一旦走错了一步,就可能踏入万劫不复之境!

    一路走进来,在外营没有人敢于阻拦她,到了内营中,又看不到一个人,更不可能找到人给她通报。于是桃露丝圣女一直走到大帐外面,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心中好奇惊讶,这才掀起帐帘来看。

    此次前来劝说葛妮圣女,她已经预想到了可能会有的艰难处境,可是却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能看到这样的奇景!

    难道葛妮圣女殿下也受到了魔徒黑暗力量的侵袭,所以才有这样古怪的癖好吗?心中升起这个念头,让桃露丝圣女不由感觉到恐惧。由于被葛妮圣女的身体遮挡,她没有看到被踩在脚下的那个女子的面容,只当那是被葛妮圣女抓来的一个普通女子,甚至有可能是她奇异行为的合作者,虐恋的性夥伴。

    在艾尔华那里住了那么久,见识和经历过那么多的畸恋性行为,桃露丝圣女已经习惯性地对所看到的一切进行深层思考,并不在意自己的想法已经脱离了一个纯洁圣女所应该想到的地方。

    事实的一部分,正如她所猜测的那样,葛妮圣女曾喝下的精液已经进入了她的玉体,成为了她的一部分,对她的思维和性趣爱好也有了一定的影响,虽然平时看不出来,但在现在这样激动的情形下,她的思绪混乱狂暴,黑暗力量的隐约影响,就让她的行为更加狂乱。

    如美丽女王般,高举着皮鞭痛打着身下美貌女奴,葛妮圣女美目闪闪发光,玉颊泛起兴奋的绯红色,低头欣赏着伯爵夫人雪白玉体上的鲜红鞭痕,兴奋地颤声叫道:你就这么喜欢挨打吗?真的是一个贱女人!皮鞭凌厉抽落,鞭梢在空中疾速划过,打在嫩红阴蒂上面,让可怜的阴蒂被抽破了皮,伯爵夫人的尖叫声更加凄厉柔媚,娇躯在剧痛中扭动的力量之大,让玫瑰少女几乎都踩不住她。

    差点被掀翻之后,葛妮圣女索性跪下来,一双**压住她遍布鞭痕的修长美腿,低头盯着她的嫩穴猛瞧,兴奋地颤声叫道:果然是淫妇,这里都流水了!玉手不由自主地抬起来,握紧鞭柄疾速向着**插去,葛妮圣女美目泛红,咬牙叫道:既然这么饥渴,那就让你满足一下!

    樱脣中吐出淫秽残酷的话语,葛妮圣女丝毫未觉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这些天里激烈频繁的性体验,虽然是发生在妹妹的身上,还是让她大大地消除了羞耻心,脱口而出的。也是艾兰华经常对她妹妹等美貌性奴说的话。

    刚制好不久的崭新皮鞭,坚硬的鞭柄突入**之中,痛得伯爵丈人尖叫一声,窈窕性感的雪白玉体剧烈颤抖,努力蜷缩成一团,却还是被葛妮圣女牢牢按住,分开雪白美腿用力抽送,看着嫩穴里面流山来的渗红蜜汁,兴奋得眼中都在冒火。

    鞭柄这样粗暴的**,让蕾莉安曾经走过的蜜道禁受下住,被磨破了皮,痛楚至极。美丽的伯爵夫人凄声哭喊着,倒地哭泣呻吟,被那剧痛中掺杂着的被虐快感弄得快要疯掉一般。

    葛妮圣女兴高采烈地鞭奸她一顿,意犹未尽,跪到了她的身边,将她翻过身来,高高翘起雪白晶莹的**,染血的鞭柄向着菊花猛刺而去,噗地一声,直透入了菊道之中。

    虽然是曾被艾尔华的大**破处过,可是那根**头部圆润,不像鞭柄这样粗糙有棱角,伯爵夫人不由玉体剧震,伏在地上仰起头来,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凄厉嘶喊。

    葛妮圣女兴奋迷乱的眼神,紧紧地盯着那一处曾被妹妹含泪舔过的菊花,心在快乐地飘荡飞舞,仿佛为自己妹妹报了仇一样。

    住手!一声清朗断喝在帐中响起,桃露丝圣女大步冲了进来,站在牠们身边,望着这副情景,已经紧紧地握住了玉拳。

    刚才葛妮圣女从伯爵夫人身上下来,跪到一边替她翻身,不再挡住她的脸,让桃露丝圣女看到这张熟悉的面容,不由呆了一下。

    只是这一呆,就让她的动作慢了半拍,未能救下伯爵夫人的可怜美菊,回过神时再冲进来,后庭已经告破,再难挽回。

    葛妮圣女惊讶地抬起头来,突然看到是她来了,不由大为羞惭,呆呆地跪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帐中的情景,奇异至极。桃露丝圣女握紧玉拳站在帐中,而在她前方几步外,美丽的玫瑰少女披散着明黄色长发,跪在地上,颤抖的玉手上面还滴着几滴蜜汁和鲜红血迹,抬起玉容看向她,羞得面颊绯红如血。

    而在她的身前,绝色美丽的伯爵夫人跪伏在地上默默哭泣,高高翘起的雪白**中央,一柄黑色的皮鞭插在美丽菊花里面,鲜血从被刺破的菊花中流淌出来,在雪白晶莹的大腿上面向下延伸出一道长长的殷红血痕。

    被强奸蹂躏的柔弱贵妇,用这样屈辱的姿势跪伏在地,扭过头看着冲进来的桃露丝圣女,默默地流淌着清泪。香臀中央高高翘起的黑色皮鞭,看上去就像她长了条长尾巴一样。

    看着她这副惨样,桃露丝圣女心中一阵剧痛涌起,玉体也不禁颤抖起来。

    不管从前如何,毕竟她还是蕾莉安的亲生母亲,看着那酷似蕾莉安的美丽容颜,桃露丝圣女紧咬玉牙,转头看向葛妮圣女,沉声道:葛妮圣女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葛妮圣女满脸通红地站起来,颤声尖叫道:你可知道这贱女人是怎么对我妹妹的?她对我妹妹的羞辱折磨,我永远都忘不了!

    桃露丝圣女怎么可能不知道,从前艾尔华也曾将她和迷妮圣女、伯爵夫人弄到一起玩弄淫乐,甚至一次射出来的精液都分给她们三人喝,让迷妮圣女舔弄淫洞也不止一次了。

    想起那些屈辱悲惨的日子,桃露丝圣女心中一阵悲愤,再看看葛妮圣女那与剑兰少女完全相同的美丽容颜,突然感觉到无颜面对这张含泪**过自己**的熟悉面孔,只能低下头,幽幽叹息道:她也是被迫的,一切罪责,都在那邪恶魔徒身上,想想她的丈夫被那魔徒杀了,家破人亡,她也是可怜人啊…想到自己经历过的屈辱生活,被迫以精液尿水为食的悽惨处境,桃露丝圣女不由美目含泪,声音暗哑,再说不下去,哽咽地弯下腰,伸手轻抚柔滑**,抓住那支皮鞭,小心地将它拔了出来。

    伯爵夫人剧烈地颤抖着,口中喃喃娇吟,在皮鞭拔出的过程中,菊道受到摩擦,让她痛的厉害,眼中流出得清澈泪水,滴滴洒落在大帐地面上。

    桃露丝圣女幽幽叹息着,脱下自己的圣女长袍披在伯爵夫人的凄美玉体上,将她横抱在自己怀中,转身向着帐外走去。

    葛妮圣女泪光盈盈地望着她离去,并没有试图阻拦,只是等她走出去以后,才扑倒在自己的寝榻上,悲愤羞惭地放声大哭起来。

    桃露丝圣女抱着柔弱美丽的纤美女子,一路走出营地,向着外营的士兵们下令,要他们立即准备一个寝帐给自己用,并叫些修女们来服侍自己。

    虽然并不直接受她管辖,但圣女殿卜的命令,没有人敢于违抗。双子军的军官立即行动起来,在最短时间内准备好了一个大帐,恭请桃露丝圣女住进去,同时疑惑地看着她怀中的伯爵夫人,暗自揣测她的来历。

    柔弱的美丽女子,默默地依偎在圣女殿下温暖的怀抱中,眼神悽楚迷离,惹人怜惜,让低头看着她的桃露丝圣女也不禁隐隐心痛起来。

    双子宫新收的修女们应命而来,被桃露丝圣女下令立即去弄些热水,还有浴桶,以备洗澡之用。

    修女们慌忙去了,不一会儿就准备好了一切,又在她的命令下,低头退了出去。

    桃露丝圣女取出一个水瓶,在木桶之中,加入了几滴泉水。这是取自南方一座修道院中的圣泉,虽然疗伤效果还比不上圣女修道院中的圣泉,却也不错了。

    做好了这一切,桃露丝圣女抱起伯爵夫人,将她身上的浴袍扯去,拥着她柔嫩诱人的性感玉体,轻轻地放到大木桶中,让温水浸过她玉体上遍布的鞭痕,看着她的肌肤上因痛楚而升起细小的皮疹,心中更是一痛。

    年轻美艳的柔弱女子,用温水浸泡着饱经蹂躏的玉体,默默地撩水洗去身上的血痕,动作柔媚悽楚,让桃露丝圣女看得心旌摇荡,想起她女儿在床上的风情,更是心中狂跳,脸颊微红,不得不扭过头去,以止住心中遐思。

    这时她才突然想起,刚才自己光顾着救她出来,却忘了对葛妮圣女说,不要再加快进军,以免深入险地。据情报系统传来的消息,爱德华王子所率的大批敌军已经接近了这一带,若再向前,说不定会提前遇到敌军主力。

    想到此处,桃露丝圣女匆匆出帐,去找葛妮圣女,同时心中尴尬,不知道该如何相见才好。

    走到她的营前,却被双子军的军官挡住,说是葛妮圣女殿下已经休息了,请桃露丝圣女殿下先回,有什么事以后*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再说。

    桃露丝圣女知道她是脸嫩羞惭,也无可奈何,想想刚才的事情,自己也羞惭起来,红着脸退回去,坐回到自己寝帐的外帐里,沉思一会儿,又唤了修女过来,另拿一个大浴桶装满温水,来让自己也洗一个澡。

    她纵马疾驰来追赶双子军,在长途跋涉之下,风尘仆仆,正需要洗浴。

    恰好双子军中有这样的条件,自然要洗干净一些,好早些休息,考虑该怎么劝说葛妮圣女才好。

    那些修女都被她遣退,正一丝不挂地坐在浴桶中的温水里,动手洗浴着身体的时候,从内帐中,一个同样身无寸缕的窈窕倩影幽幽地走了过来。

    在伯爵夫人美丽至极的玲珑玉体上,细细的鞭痕杂陈,在圣泉的治疗作用之下,血痕已经变浅,却还是分布于雪白肌肤上面,令人触目惊心,充满着凄凉残酷之美。

    她默默地走到木桶边,盈盈伏下身子,伸手到桶中,轻轻撩起水来,放到桃露丝圣女的身上,替她清洗着健美的玉体。

    桃露丝圣女微微地震动了一下,虽然想要拒绝,可是看到她美丽面容上哀婉的神情,却又不忍说什么,只能默默地接受了她这表示谢意的方式。

    只是想起从前在艾尔华的胯下时,她们也曾**相对,并被迫有了**关系,现在重新面对,总是有些尴尬,让桃露丝圣女睑上发烧,低下头,不敢多看她。

    伯爵夫人却是一脸平静凄婉,默默地替她清洗着迷人**,动作温婉柔顺。

    这一对绝色美女,身无寸缕地在木桶内外,裸露着性感诱人的娇躯,渐渐贴到一起,让空气中仿佛都充斥着暧昧的气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